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少儿不宜【少云刹车一发】TBC

根据真人真事改编23333333等更完了我会放聊天记录w
大师是@68号黄桃罐头 家的w名字:不闻
云梦是我的w名字:林亦
我们在弹剑作歌日常菜鸡w欢迎来找我们玩呀w!

以及没错后面会有假车【诚恳

正文:

一.

“大师!此地风水如何,还请帮忙参详!”

“依山傍水,林木森森,虽不太偏僻,却也可称是佳地。”不闻大师一个犹豫,四下又环视了一遍,“只是……林施主,你究竟在何处?”

“在你面前……吧?”
“施主莫要戏弄贫僧了。”
“啊,没错了,现在真在你正面前,一点儿没偏!”

耳边的传音入密消失了,眼前的墙却无缝衔接上了刚才的对话。不闻一秒打消掉“卧槽这墙成精了?!”的荒唐念头,心平气和地说出他明智的猜测:“你又卡墙缝里了?”

“没有没有,这可是小女费尽心机才找到的埋宝佳处呀!”
“那施主埋完之后就快些出来吧,贫僧自会在村外等候。”

“……大师要不进来看看?”
“你先出来试试。”
“你先进来试试嘛!”
“施主请出来。”

“……………………………大师我不。”

果然是给卡住了。
自己媳妇儿什么德行他能不知道?

不闻叹了口气,还是跳上屋檐后翻进了墙与山石之间的细缝。

他在一片漆黑里奋力前行,新换上的僧袍不时被勾勾挂挂的,让不闻只好像女子那样提着下摆朝林亦的方向摸索。

等到这地方变得几乎无从下脚之时,大师也终于看到了黑暗中的点点萤火——林姑娘的南华灯都在这儿了,她人能不在么?

………还真不在。

这下不闻真的有些担心了。

摸了摸怀里没发现火折子后他把禅杖往地上一立,刚想后退几步捏诀唤出护体金光,身后就响起一把慌乱的女声:“大,大师别往后退要踩到我手了!”

大师于是像被火燎了般一个跳开,脑袋直接嗑在了某块山石上。

咚得无比响亮。

他揉着脑袋朝发声的地方看去,云梦萤火和少林金光的双重加持下不闻总算看清了林亦的身形举动。

这姑娘,文雅点说,正在刨坑。

用手。

所以手上全是泥、脸上全是泥、快卷到肩膀的袖子和本来踩满脚印的裙摆也全是泥、连胸口都全是——

唉呀。

大师转开眼睛颂了声佛,耳尖有点红。

在凡尘里洗了个火山泥澡的云梦小仙女连头都没空抬,刨土的姿势无比熟练,估计是师从了江南那只爱拉人去挖宝的小黑狗。

或许是毫无形象蹲地挖土的云梦弟子太过少见,不闻由衷地欣赏了许久,才决定柔声问上一句:“林施主……你铲子放旁边……当摆设么?”

“…………实不相瞒,小女不太会用。”
“你用用看?”
林亦犹豫地站起身,对着自己刨得小有成就的坑吧唧就是一铲子。

给拍平了。

……………

“我来,我来。”不闻主要是觉得再让她刨下去,可能两人都要无声无息地折在这里。

平日里帮师兄干的活总算没白费,不闻很快就挖好了坑。林亦在裙子上使劲蹭手上的泥,间或给出一些非常捧场的喝彩:“哇大师你好厉害!”“不如下次教小女农具的用法吧!”“出门在外若没了大师,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嘴还是一如既往的甜。

“不知施主是想埋什么宝?”
“埋你。”
“…………”

“开开开开玩笑的大师不要禁疗小女!”

不闻有些好笑地看着对方的秒怂,索性把禅杖也放在了南华灯的旁边。林亦送了口气,谨慎地四下张望一会儿后,从随身的包裹里翻出了一匹青铜马。

色泽光鲜,形制独特,一看就是刚做好的。

“你要埋它?”
“对啊。”
“为何?”

“大师,小女最近打听到一个秘方,”林姑娘很是神秘地凑近了些,“把这匹马埋上四个时辰,拿出来后跟古董无异,据说卖至金陵商贩处可换各色奇珍呢!”

“………施主,贫僧以为这不是很妥。”

“小女也觉得,毕竟这普通铜马难比那些爵鼎,说不定根本卖不出去……”
“施主,这不是它卖不卖得出去的问题。”

大师揉揉眉心,一个忠言逆耳。

“这是犯法啊!”

TBC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