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双生【三满三&三娟满嫚亲情向】

*文中娟子是三林的养妹,小嫚是满仓的养姐
*小志更像是娟子的小弟www
*会有水仙百合么?我也不知道w
*这只是一个想搞三满三的三娟党的平衡之作😂

正文:
田三林有点烦躁地又猛地仰头干完了手边的那一大杯酒,眼神一直跟着面前舞池里翩翩起舞的宋雅娟没有离开过一秒。后者正挂在某位权贵的身上,对在自己腰上揩油的那双手毫不介意。

“妈的……”在接收到那姑娘的挑衅眼神后三爷火大地站了起来,踢了脚椅子后小志就自觉无比地从一边儿溜进舞池赶走了越发放肆的王处长。他手叉腰站在舞池边看着宋雅娟妖妖娆娆地走了过来,脸上笑容依旧甜美敬业但眼神倒是毫不掩饰的挑衅——整个北平城里敢这么看梁家帮帮主的估计也就只有她一人了。

宋小姐手一伸就勾住了三林的脖子,后者于是不管之前气得再如何牙痒痒都被逼得没了脾气,不仅没有立刻把人从身上扒下来还让她就这么搂着重新坐回桌边,只是在对方笑眯眯地坐在自己腿上时神色略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两个手垂着不知道往哪儿放:“好了好了不要闹了,你你你快下去别老坐我身上。”

宋雅娟平素最喜欢看田三林的局促样儿,现下心情自然也是好了大半。她看着自己哥哥四处乱飘的眼神索性更往他怀里钻了点,就差对着那泛红的耳朵吹气了:“哟三爷,来北平城混了那么久连个女人都不会抱啊?看您这架势也不像是缺人陪啊?怎么着,三爷您是不是有那土豹子心没那土豹子胆儿呀~”

话说着涂了红色甲油的手指就要往人家鼻子上招呼,田三林赶快把那手拽下来,做贼似地四下看了看后又把她往外面推。

“叫你别玩了别玩了还不听话了怎么,这这要让老大老二看见了再给捅到咱娘那里去你晚上就等着被收拾吧。”

“要收拾也是收拾你。”玩够了的宋雅娟终于他身上跳了下来,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后拿起酒瓶立刻给自己也倒了满满一杯子,“咱家老太太现在可喜欢我了,家里那么多人她就是看你不顺眼,说你是汉奸,不学好。”

田三林抽走他妹妹手里的酒杯,多少有些郁闷地又一饮而尽。自从当上了梁家的老大,他就知道自己“大汉奸”这顶帽子一时半会儿是脱不掉了,但这并不代表他被家里人这么骂时还能平心静气地赔笑脸:“我跟你说啊老太太我是没法儿劝了,你他妈可不许骂我是什么狗屁汉奸,听到没有?你知道我这么做都是为了谁的啊!”

“是,我是清楚三哥你的德行,但我还是要告诉你,这日本人的勾当你能少沾就少沾,推不掉就敷衍过去,不要对不起你心里那杆破秤——唉我说话呢你听了没啊?”

宋小姐见她三哥又开始不耐烦地东张西望,有些不悦地推了他一把后也没了继续教训人的心思。她从小就跟田三林最亲,中间两人分开的那么多年也没能影响两人的心意相通。所以她知道三林做事有分寸不该沾的东西就不会去碰,三林也知道她可能是整个北平城里最信他的人,哪怕连他老娘有时候都会气得揍他叫他去跪牌位。

而两人对于彼此不厌其烦的说教提醒,与其说是将给对方听的,倒真不如说是在这个乱世里送给自己的一些劝慰之语,至少人心惶惶之时还能抓住根稻草。

这边田三林的余光其实一直没离开过宋雅娟身上,见她闷了下来心事重重的样子就把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儿抛到脑后,伸个懒腰站起了身顺便把她也拖了起来。

“走走走,三哥陪你去逛逛街。你看看你这穿的都什么东西,合着什么料子到你身上都一股子八大胡同味儿。”

“嫌我丢人啊?嫌我丢人你就当没我这个妹妹呗!大不了我回头就跟人家说说咱三爷的风光事儿嘛,一成了爷连妹妹都不要了也不知道那两个穷兄弟还能认多——”

“打住打住,小姑奶奶我说不过你啊。”田三林一脸无奈地举着雅娟的大衣帮她穿上,“麻溜的给句准话,你这裁缝店料子铺水粉摊儿什么的是去还是不去啊?”

宋雅娟把自己收拾挺当后勾住三爷的胳膊笑得既机灵又鸡贼:“去,当然去,花你的钱我最乐意了!”

等三条街逛下来后,田三林发现宋雅娟难得对自己说出的话言出必行了一回。他看看身后大包小包累得半死不活的麻雷子再看看身边兴致丝毫未减的姑娘,佩服她的脚力之余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耐烦,反而还挺乐呵的。毕竟他田三林在北平城过这种刀尖儿上讨生活的日子就是为了让家里人过上好日子,现在至少能讨得娟子的欢心,那些刀山血海也算是没白趟。

这边宋雅娟也能觉出这位爷的好心情,于是更心安理得地挎着他朝前面没几步的一家银饰店走去。结果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穿着朴素的男人遮着头从里面有些狼狈地跌撞出来,满口支支吾吾地也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像是在回应店内那个正在发脾气的女声。

这样一来两人的道儿多少被挡住了点,田三林刚想开口让人家让个路就被宋雅娟在自己胳膊上的紧握压了下来。他有些疑惑地撇头看向她,却见自家妹妹皱着眉一脸认真和紧张,仿佛是在努力辨别那个中气十足的女声到底在说什么一样。

田三林于是抬头向门里看去,正好看到那个姑娘气冲冲地从店里走出来,毫不客气地戳了戳那个男人的脑袋:“王满仓!都怪你!我快被你笨死了笨死了!!”

“小嫚儿姐咱,咱先让开别挡人家店门口影响人,人进去……”

“让啥啊?!钱花出去了怎么能什么事都没问出来啊?!王满仓你傻大方不心疼钱我还心疼呢!”

被叫作小嫚儿的姑娘气呼呼地又揪了揪那王满仓的耳朵后才意识到自己正杵在大街上容易招人注目的事实,她赶快尴尬地想把同伴拖走,一抬头却对上了一脸惊诧的田三林和满脸泪水的宋雅娟。

“这么多年了,”宋小姐开口时嘴唇都微微颤抖,“我妹子终于回来了……”

TBC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