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冰冻三尺·TEASER【方狄】

这只是个teaser😂😂😂类似于预告一样的东西吧w
会不会填这个坑还难说w
今天晚上在看方狄mv的时候突然好想写方狄,然而真的开始写了又发现也写不出什么sad

Teaser
0.
方起鹤在武则天提审他的前一天和诸葛王朗一起离开了长安。他们两个人大摇大摆地从守备理应森严的监牢里离开时没有一个人拦得住他们——所有守卫都在小卧龙进来时就已经被收拾妥贴了,他能和这个磨叽碎嘴的酸书生成为朋友,必然也是有惺惺相惜之处。
这处事周全不留后患,便是一处。
等上了早就安排好的马车出了城,诸葛王朗一直掩藏在调笑后的紧绷才完全散去,他叫唤了一声后便靠到了身边人的肩上,羽毛扇子一下下地搔着方起鹤的下巴。
“哎呀方方,可算是把你安全带出来了,不然到时候回去被罚的就得是我们两个人了。”
“哦?我倒觉得,不管你能否带出在下,回去后可能领罚的都只有你王朗一人罢了。”方起鹤把羽毛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拨了拨,闭目养神的高深莫测里也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毕竟,没有人会去惩罚一个死人不是吗?”
诸葛翻了翻眼睛拿扇子拍了下对方的肩膀,趣味寥寥地坐直从马车座位的暗格里掏出一个小盒:“这个啊,是老大赏你的。上好的丹药,保管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你看看他对你多好……”他假装不郁地哼了一声,又从怀中掏出一个铜制铃铛,“这个呢,如果在一个时辰后被我摇响了,咱们的马车夫就会换条小道,送你去一个连老大都发现不了的地方。”
“所以方方,也就是说你得在一个时辰里给人家讲个故事,还得讲得好玩又好听,不然啊我也只能送你去三途渡河了~”
王朗捏着铃铛把木盒放到了两人座位之间的空处,轻描淡写地讲着他对好友的安排。此时马车或许是踏过了几个土丘,颠簸得厉害了点诱使铃铛发出了些微的动静。
方起鹤便在此时睁开眼睛,他转过头看着王朗,额边的发丝多少阻住了点他的表情:“你是想知道为何我会负于那狄知逊长子之手?”
“谁要听你自怨自艾啊……”后者不屑地转开目光又扇起了扇子,“人家是想知道,你这堂堂大理寺卿,在老大面前一言九鼎许过不二心之言就差三刀六洞的方起鹤方大人,是怎么就又把心交给了那么个人的?”
“此交心非彼交心。”
“非也,你心神既移,忠义必散,这没什么好解释的我也不喜欢听。”王朗调整了下坐姿,热切表情倒真像是在等说书一般:“人家不过想知道,你早就阅人无数,却为何偏生栽在了那狄仁杰手里?”
方起鹤看了看自己干净的指甲,顺了顺头发后决定还是遂了王朗的愿,他自幼看淡人事,但却向无求死之志。现在旧友念在故交上故意给了自己一个生门,他没理由不去走一走。
于是他抿嘴轻笑一脸玄虚奥妙,可故事真开始讲了,却又只是由一句习语引出:“你须知怀英于方某,实乃三尺之冰,远非一日之寒可为。”

Teaser·End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