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是不是傻【白狄&方狄,架空,更新至15完结】

All stories must come to an end 
正文:
15.尾声
“呜呜呜呜呜方方哥哥你到了荷兰一定要每天给我打电话啊啊啊那边听说有好多色色的人你要是一不小心被勾搭走了我怎么咱妈交代啊啊啊啊Q口Q!”诸葛王朗完全抛弃形象地搂住方起鹤在机场大厅里干嚎,听上去情真意切但一双干涸的桃花眼里完全看不出与那些词句相符的哀愁,还隐隐的透露出了“既然方方你都要走了不如陪我在祖国母亲的土地上再丢最后一次脸”的王朗独家恶趣味。被他八爪鱼般抱紧的青年一首拎着个旅行袋一首抱着盆盆栽,腾不出手把对方撕开于是只能一脸无奈地任由对方抱着。
而察觉到这一点的王朗吸吸鼻子,转了个调后嚎得更加凄厉了一点:“你说你为啥这么狠心啊啊啊!!我们二十年快三十年的情谊啊啊啊!!在你心里就那么不值钱啊啊啊啊!这荷兰有什么好的啊啊一定要去呜呜呜呜我离不开你啊啊啊该怎么办啊啊啊QQ口QQ!!!”
这回在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也都被王朗哀婉动人的表演吸引住了目光,有好管闲事者甚至开始交头接耳猜测起两人的关系,言语之间飘向这里的目光大有谴责那个高个子太渣之意。眼看着王朗捉弄自己的目的终于达到了,方起鹤稍微挺挺身向后仰了仰腰:“闹够了啊?”
诸葛王朗于是一秒松开对方云淡风轻地摇着扇子仿佛刚刚抽风的是他的孪生兄弟而非他本人一般。他似笑非笑地伸手拍拍对方衣服上被自己刚刚作出来的褶皱,再开口时声音也恢复了平时的柔声细语。
“我又没闹,说真的呐。你这一去不复回的是让我怎么办呀?还昨天才告诉我你今天要跑路万一我今天来不了是不是咱俩下半辈子就不见面了啊?!好歹寝食同步了那么多年呢你还真说走就走,这人与人之间的情义啊真是啧啧,越来越不值钱了唉…”
诸葛王朗这话听上去有点阴阳怪气,但毕竟当了二十年最交心的朋友,虽然不是再也不联系了,但看到对方走得如此坚决彻底自己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难过不舍。方起鹤也自然察觉到了他的这点小情绪,笑了笑后把手里的盆栽塞进了对方手里。
“这是我替你养了六年的那盆花,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他趁着对方端详这话的时候斟酌了一下语句,然后柔和地继续,“小学的时候你不会吵架,初中的时候不会谈恋爱,高中的时候化学一团糟上了大学养啥死啥。但现在你什么都会了,也什么都有了,小朗,你真的还需要你方哥哥陪在身边吗?”
王朗在方起鹤说话时努力地揪着一片长歪的叶子,在他说完后叶子也跟着掉了下来,于是王朗抬头看了眼对方,演技到位地打了个寒颤:“唉呀真是酸死人了!”
“好!他要真把你酸死也算是为民除害了!”刚刚跟白元芳一起去帮方起鹤办托运的狄仁杰适时地出现在了他们旁边。他把行李牌给了方起鹤后也用手拨了拨王朗怀里的植物,顺便也揪掉片他看着碍事的叶子。
“这草还他啦?我刚还在想你怎么把它带过去呢这玩意儿多半过不了边境检疫口。”
王朗拿手挡了挡剩下的叶片,送给狄仁杰一个大大的白眼:“你不要祸害我花花好不好,手要贱得闲不住回去拔你家白元芳头发去。”
狄仁杰条件反射地想反驳,但脑子里转了两三圈也没想出什么好词,只好撅着个嘴挥手把他赶走了。
等王朗的冷嘲热讽跟着他一起远离后狄仁杰转了回来正对着方起鹤,最近三四个月里他们虽然一直帮着武月空忙李瑶的案子,但总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好好见过一次面,这次算是他们这段时间里最正式的一次会面了,拿它作为道别两人都觉得还挺合适。
“你给我的药我吃着呢,效果还不错现在不怎么头疼了。”
“不痛就好。”
“你……这次去了就不回来了?”
“是的。”
“以后安定下来了还是回来几次吧,我就不信你能放得下我大天朝的美食。”说到了食物狄仁杰想起白元芳出去停车前叫自己带的话,于是他一脸玩味地打量起方起鹤:“对了,小白还叫你以后回国来我们家吃饭。我发现你们俩这关系扭转得也太神速了,我是不是该担心啦?”
方起鹤勾起嘴角露出他最擅长的那个让狄仁杰捉摸不透的笑容,把旅行袋放到了地上:“我和白元芳志趣相投,而且毕竟也算患难与共过了,关系融洽是自然的。倒是你,这是在吃谁的醋啊?”
“诶诶打住,不和你聊这个了太容易被你带坑里了。”狄仁杰挠挠头发一脸拒绝。两人便又换了话题,聊了会儿荷兰的风土人情又一起吐槽了下李瑶案子里的种种槽点和白洁在审理过程中的粗暴凶残,直到狄仁杰无意中看了眼表后才意识到时间不早,于是感觉推推方起鹤的肩提醒他时间不早快去候机。
后者接受了他的建议拎起了地上的旅行包朝安检处的队伍走去,狄仁杰在原地站了会儿后也转身打算离开。
他没走两步就被叫住了,方起鹤一向习惯低声说话,这回为了让自己在嘈杂的机场里能听到他的声音他特意提高了音量,这导致狄仁杰有一瞬间没能反应过来那究竟是谁在叫他。
他有些茫然地转过了身,正对上方起鹤笑意盈盈的眼睛。
怀英,他继续用那个音量说着,我们后会无期。
狄仁杰有些发愣地挠挠头发,总觉得这个场景有些似曾相识,既像是电视里循环播放的“你的益达不是你的益达”那个广告,又像是他们初识时的场景重现,那时一脚跨出教室门的自己被对方的一声“同学”叫住,也是犹豫地转过身看着面前比自己身材智商都高一头的陌生人有些发愣。
方起鹤顺着队伍的挪动倒退着向后走了一步,对方脸上的茫然呆滞怎么看都有点好笑,这让他的笑意不禁更深了些。
这个微笑就好像是一个开关一样突然触动了狄仁杰的某个思维回路,因为他也放下了抓头发的手朝自己笑了起来。
错了,狄仁杰开口时也一样提高了点音量,是来日方长!
————————————————————————
方起鹤大笑着转过身,他心情甚好地看着前面人的后脑勺,眼前却仿佛还留存着点狄仁杰的那个笑容。
这大概是他见过的最不要脸的笑容了。
————————————————————————
“唉你刚刚跟方起鹤说啥了?”白元芳一个变道插到了右边一辆的士的前面,罔顾身后的喇叭声甚是好奇地发问。
狄仁杰照例坐在副驾驶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啃着面包,他早就习惯了身边人的野蛮驾驶,不过还好这个路况让白元芳提不了速,不然就算天天坐他车的自己都不一定能做到把刚刚吃下去的小半个面包维持在胃里。
“没啥,”他懒洋洋地回答,声音听上去有些犯困,“就是些我跟他才懂的梗,来日方长什么的。”
“啊?”
“来日!方长,懂了么?”
“呃……?哦,噢噢噢!!噢怪不得你当初叫他方长!”又一大疑惑解开的白元芳打算选择用超车来庆祝,在被狄仁杰用白眼狠狠地剜了一下后明智地放弃了这个决定,转而诚心诚意地试图“劝和”:“不过你也别欺负人家了,我觉得方起鹤挺好的真的你看人也挺真诚的狄仁杰你别因为人家比你聪明比你帅就整他啊咱没那么小心眼。”
“不是,他你男朋友还是我你男朋友啊?”
“你啊?”
狄仁杰把面包袋子团了个团往白元芳肩上一丢:“白元芳你这胳膊肘往外拐得快畸形了去看看医生吧,怎么还帮情敌说话了。”
这话说完他自己都觉得听上去醋味还挺浓,于是在白元芳语无伦次的解释中安静地笑了一会儿,在对方放弃地闭嘴后才重新开口,换了个话题:“唉白元芳你说我是不是傻?”
“你?你还傻的话我和我妹可能得算残废了。”
“错了,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能看上你和你过一辈子说明咱俩群分时是分成一类的人,这智商高矮估计差不离。”
白元芳完全无视了最后一句颇有意思的讽刺,而是因前面的那句一辈子兴高采烈地又一连变了几个道,一直到狄仁杰忍无可忍地打算抢方向盘时才稍微收敛了一点,但语气之间的狂喜还是一点没减下来。
“狄仁杰你说咱们要不挑一天去荷兰结个婚呗?”
“咱们不是连兰州去不起么你哪儿来的这雄心壮志?。”不是第一次被求婚的狄仁杰现在已经能非常冷静地在白元芳间歇性地异想天开时给他兜头浇点冷水,“再说你爹妈那边怎么交代啊?谈恋爱这事儿你妹搪起来就已经吃力了真结婚了她不得疯了?”
白元芳还是不死心地试图再劝服几句,结果被对方百用不烂的一句应对给堵了回去:“再说你求婚也得给戒指不是?我那8克拉钻戒呢怎么没见你掏出来啊?”
“不是,我这不手头紧吗?”名义上的富二代一脸痛心疾首地拍了拍方向盘,然后更加心虚地转头瞥了对方一眼:“再说之前不是给过你一个戒指嘛是你自己嫌弃啊。”
“狗尾巴草编的不算还编那么糙,白元芳这戒指连你妹妹都骗不过来好伐!”狄仁杰虽然还在抱怨,但话语里已经有了被逗笑的意思。白元芳虽然傻但几年下来毕竟多少长了点阅历,回忆回忆那时的年少轻狂也觉得既丢脸又好玩,于是也就跟着人家一起傻笑。
他们就这样笑过了一个红灯,在转为绿灯后狄仁杰伸手把对方的脑袋扳了回去,半开玩笑地鼓励对方:“好好开车,等哪天咱们赚了我就跟你成亲去。”
白元芳“嗯”了一声,松了点油门不急不慢地朝他们家开去了,心情甚好的他还在半路中吹起了口哨。
他虽然确实是傻,但眼神可差不到那儿去。刚刚狄仁杰扳自己脑袋时虽然只有一个动作,但他还是看到那只前一秒还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的左手无名指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黄色干枯的草圈儿,看上去一副脱水了很多年的样子。
他嘴角的笑咧得更开了些,然后伸出右手给身边开始迷迷糊糊打瞌睡的人,后者嘟囔了一声条件反射地握住扣紧,十指相缠。
那枚戒指再次跳入了白元芳的眼帘,在阳光的照耀下好像也没那么寒碜了。
它暖黄暖黄的,好看得紧。
                                    END
————————————————————————————
一点点啰嗦的后记:
【下面开始矫情模式,可跳过www】
我当初开坑的时候真的没想过自己会填完这个坑,因为不害臊的说,我之前没有一个长篇的坑是填完的【捂脸
然而这次断断续续地写了一个暑假,从计划的6~7章烂尾,到现在15章一个完整的烂尾,我居然也把这个故事讲完了。
我非常清楚能讲完这个故事离不开你们所有人的鼓励QwQ每一个从第一章陪我到现在的读者,我每次卡文或是质疑自己还能不能继续下去的时候都是你们的回复给了我动力。从那时候军训的时候每天支持我在骄阳底下站一天还能回来写文的动力,到八月份天天实习累成狗但还是努力地更新的动力都是你们给的,认真地谢谢你们!【鞠躬
还有煜爱方狄群里的所有小伙伴们,谢谢你们w和大家一起开脑洞最开心了!
尤其谢谢香菇和猫乙的图!完美地还原了我这个渣想写又写不出的画面qwq这个结尾的狗尾巴草灵感也是来自猫乙的画~
最后想说虽然正文完结了但我还有1.5个番外要更,此外锦绣良缘的吭也会一直填的~所以大家,我们来日方长!

评论(2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