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是不是傻【白狄&方狄,AU,更新白家兄妹番外篇(一)】

一直想写一个白家兄妹的故事,今天就先写掉吧w里面说不定会有一丝丝白狄,所以占一占tag吧w
这个故事也叫《三次白元芳帮妹妹打架,一次妹妹为他1v5》~~【感觉瞬间就把文内容给剧透光了
然后里面年龄万一有bug的话就无视吧qwq
正文:
1.
白元芳第一次帮他妹妹打架时他才8岁,还处在自己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熊孩子阶段,再加上他父母从小让他跟着师傅习武,导致这只熊孩子的破坏力和他的同龄人相比绝对不在同一个水平上。
不过也算是老天爷照顾白家二老的心脏和钱包,白元芳自打记事起就比他的那些同学玩伴要懂事很多,而这很大一部分归功于他过于纯真的头脑和他的亲妹妹白洁。
在白洁出生的时候白夫人曾经担心过自己过了四年独生子女生活的儿子会不会讨厌这个妹妹,然而在看到时年四岁的白元芳踮着脚尖努力地把自己最喜欢的玩具往婴儿床里倒的时候她和她丈夫便安心地继续外出闯荡事业,把刚出生不久的小女儿全权委托给了保姆和她的小哥哥。
然后在白洁慢慢长大的过程中保姆是因为各种原因一换再换,但身边的哥哥却是一直都不离半步,到哪儿都带着她看好她,用一个小孩能有的所有细心去确保她不会有一丝闪失。
白洁因此在跟白元芳无比亲近的同时也被动培养了许多她哥哥的爱好特长甚至习得了他那乐呵不记仇的性格和同样记不住啥东西的头脑,而白元芳则在这长年累月的护妹行动中失去了很多给爹妈添堵的机会,这在一心期盼着自己女儿能够成为一个乐观坚强的白家夫妇看来,可谓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
所以在听到一向懂事听话要折腾也只折腾自己的儿子把别人家的小孩打得要去医院缝针时,身在异国的他们第一反应不是想着该怎么把白元芳好好教训一顿,而是火急火燎地一边买机票一边跟家里亲戚打听自家两娃情况如何,有没有被欺负得太惨。
事实证明这对心比天大的夫妻在关键时刻还是能对自己孩子有一个准确的判断的。白元芳这次破天荒的打人确实是事出有因,只不过受欺负的不是他,而是白洁罢了。
8岁的他已经是个两年级的小学生了,在他们班里也自然有了些朋友和对头。大部分同学都非常喜欢他,觉得他老实开朗又为人仗义,每次下课还能特别大方地请人吃遍门口的零食摊,更何况他还会踢得一脚好球,这在他那个年纪的人眼里已经算是男神级别了,纵使不是班中最受欢迎的那个人,但也算是有不少玩得来的小伙伴。
然而班级里却也总有那么一两个格外熊的孩子,在喜欢欺负老实人的同时就是看不惯白元芳这副因头脑太过单纯而显得格外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三天两头就要找他茬。经常下课有事没事就把人家堵巷子里要求翻裤兜,或者干脆指着鼻子含混不清地骂点什么。
白元芳平日里一般能记住他师傅的教诲,知道自己万一真一动手的话绝对会给爹妈添大麻烦,于是一般情况下再怎么火大也只是在对方的拳头招呼上来前麻溜地翻个墙头跑路,反正以他不记仇的性格回去路上买串糖葫芦高兴地啃一会儿气也就消了。那帮蠢小孩也因此每次都自讨了没趣,肚子里那股莽撞火气也就越憋越旺,每天就光变着法儿想着挑衅的办法,想让白元芳好好跟他们打一架。
在各种物理或语言层面的攻击均失败后,他们把矛头对准了时不时会来校门口等哥哥放学的白洁身上。
于是那一次,当幼儿园早放的白洁再次兴冲冲地跑去校门口找白元芳时,早在一旁候着的熊孩子们呼啦一下子冲上去围住了她,把她逼到了校门旁的一个不太引人注目地小角落里。
说句实话,这些小孩把一个小姑娘围住后也确实没那个胆量和脸皮去对她拳打脚踢。在手足无措了一会儿后他们只能再次选择语言攻击,把平日里奚落白元芳的那一套说辞改了个主语,原封不动地砸在她面前,也不管一个四岁的小孩能听懂多少。
白洁也真的听不懂什么,她只知道自己像往常一样高高兴兴地等哥哥,然后就被一群长得很高的坏人拖到了一边,现在他们又都凶巴巴地朝自己大叫就像保姆有时候会做的那样。但和在家里不同白洁这次根本想不起来自己犯了什么错误要被人家大叫,也就越发地感到不安和慌张。她来回看着那些坏人,小手把裙子越揪越紧,想要说些什么却不敢开口,连眼泪都被吓退回去。
最后她好不容易从那些纷乱的话语中辨别出一句“你哥哥是尿裤子的胆小鬼”,白洁立刻抓住这句话疯狂反击。她瞪大眼睛原地蹦跳着,发现自己挠不到人家的脸后就努力去咬说这话的人的胳膊,边咬边叫边哭。“他不是!!不是不是不是呜呜呜!!”
被小姑娘用牙齿攻击的小孩乱了手脚地挥舞胳膊,于是白洁被他重重地推到地上后哭得更是声嘶力竭震天动地,一些在远处等孩子的大人听到这动静后也纷纷转过头来张望,有几个热心的更是朝白洁的方向走去。
然而有一个人比这些大人们还要快地到了白洁的身边。就在那帮子男孩被白洁的哭声吓得手忙脚乱商量对策时,刚刚那个推她的男孩突然大叫了一声,呲牙咧嘴地捂住了被狠狠砸了一下的背。这个突如其来砸中他的水壶让这个小团伙转移了目标,他们纷纷四处张望试图找出这个水壶的主人。
“你们干嘛欺负我妹妹!”这声愤怒的童音让小孩们齐齐转过了身,看到了挡在白洁面前的白元芳。作为一群把激怒白家老大当作人生目标的人来说这些孩子算是终于夙愿得偿了,但是面前这个发起火来面无表情又眼睛发红的白元芳实在和他们一直脑补的那个急得跳脚又毫无还手之力的小白兔形象简直是天壤之别。
白元芳没有问第二遍,他只是从地上拿起了块石头,然后一言不发地冲上去把那个被他用水壶砸了个趔趄的带头男孩给狠狠地揍了一顿,中间还能空出手揍翻一两个胆敢过来帮忙的跟班,直到大人们把他拉开时才攥紧拳头乖乖站好,抿着嘴一言不发地看着他妹妹。
后来白洁被姗姗来迟的保姆送回了家,而她哥哥则跟着一群大人走掉了,直到很晚很晚的时候才回来。
她甚至都不记得对方到底是什么时候被送回的家,只记得自己怀里抱着平时偷藏的零食糖果,因为不知道怎么开门所以只能在对方门口迷迷糊糊地蹲等。期间她还睡过去好几次,最后还是头磕在门板上磕醒的。
然后在她又一次咚地撞上木板清醒过来的时候,白洁看到她那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傻哥哥正咧着张缺了颗门牙的灿烂笑容蹲在他面前。
“我回来啦,小洁不怕。”白元芳笨手笨脚地接过白洁塞过来的食物,努力再凑过去点像是要给白洁吹吹膝盖上的擦伤。
白洁则这边完全没把那么帅气的话听进去,她的注意力全被对方花猫似的脸吸引了。于是她便笑着伸手戳着涂红药水的地方,玩得不亦乐乎。白元芳痛得直抽气,但也就乖乖地让白洁这么倒腾自己脸。
在白洁终于玩够了后保姆也终于打完电话有空过来管他们了,她一手抱起白洁一手替白元芳开了卧室门,在叮嘱他早点睡觉后抱着又开始犯困的小女孩回了她的房间。
在替小姑娘掖好被子的时候一向都挺偏爱她的保姆有些后怕地隔着被子轻轻抚抚白洁的膝盖,轻声关心了一下正在揉眼睛的她。
“小洁痛不痛?”
“唔……痛痛飞了。”
“嗯嗯,小洁最勇敢了!”
被表扬的小姑娘睡眼朦胧地甜甜一笑,搂过床边的布偶后口齿不清地回答了一句。
“哥哥才最勇敢了,有了哥哥我什~么都不怕!”
————————————————————————
TBC

啊啊啊果然写不来小孩子!
以及从小都是家里老大的表示………好想要个哥哥啊QwQ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