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是不是傻【白狄&方狄,架空,更新方狄番外】

这几天上班略累,群里接文完后就更新不动啦抱歉QwQ
所以趁着明天不上班不早起,麻溜过来把这个番外一口气更掉吧w

正文:

“王朗?你拿过我国史概要没?我写论文急着用呢,王朗问你话呢?王朗?理我一下啊死娘炮?!”在叫了对方三遍后狄仁杰终于忍无可忍地把手里的矿泉水瓶子朝对面上铺丢了过去,而之前一直戴着耳机不知是在装睡还是真睡的王朗也麻溜地坐了起来躲过了这记准头欠佳的攻击。
“干嘛平白无故骂我帅娘炮啊你个小胡子学渣!”大波浪一脸不爽地把瓶子丢了回去,“谁拿你书了啊人家论文早800年前就写完了好伐!你那张狗窝一样的桌子里翻过了嘛说不定被你藏在那箱过期牛奶后面了咯!”
“滚你妈的老子牛奶刚买的!再说我特么要是没有翻过三四遍你以为我稀得叫醒你听你叨逼叨啊?”狄仁杰每次找不着东西时都会异常烦躁,再加上没有这本书他根本交不出明天就要上交的中古史论文,这么一来他现在的怒气值简直是满点的。
“你自己记忆力衰退冲人家发那么大火干嘛啦!”王朗瘪着嘴一脸委屈,但还是仗义地从床上爬下来翻出了自己的那本,“喏先拿着用吧,还有我跟你打赌你那本放在方方那里忘记带回来了,要实在不行让他送来呗。”
狄仁杰接过王朗的书时已经平静了点,多少也意识到自己方才的乱发火确实有点不道德,他本来打算回敬对方一包巧克力作为谢礼和赔罪,但他室友的后半句话让他停下翻找食物的举动,转而有些惊讶地看向对方。“你为啥这么说?”
王朗毫不客气地给了面前的人一个大大的白眼:“狄仁杰你是不是真被期末死线们逼脑残了啊?你自己数数这一年半来你在方起鹤那里已经安置了多少东西,上次你那kindle还是我给你带回来的呢。”
看着他发小的暗恋对象带着一脸既困惑又惊讶还有点隐隐不安的便秘表情,“哦”了一声后背对他坐回去写论文的怂样,王朗的八卦欲望再次被点燃。他也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跷着二郎腿抱胸摆出一个绝对优雅的姿势,开始津津乐道地盘问:“诶我说狄狄啊,你都把我家方方的小房子当自己仓库使了,还不肯放弃傲娇和人家在一起啊?”
“你在说什么鬼?”
“别害羞呀,来来来告诉我你打算先表白吗吗吗??”
“我求你让我赶完这篇东西吧诸葛小姐……”
“小姐你姐夫,”王朗抄起桌上的东西想砸过去,发现是自己的宝贝扇子后马上怜惜地放了回去,“我告诉你择天不如撞日,你不如让他现在就把这本书送过来然后你趁机跟他表白??”
狄仁杰看着面前只打了一个标题的论文,听到后面王朗越说越兴奋的语气和他大开的脑洞,觉得自己连气都生不起来了。无奈地叹了口气后他合上电脑,胡乱地把参考书目和电脑都塞进包里打算远离这个八卦起来惨无人道的男人去某间通宵教室赶完作业。
结果一转过身他就看到王朗摆出了他那个经典的“老娘刚刚把自己脑洞付诸现实”的无辜微笑,眼睛还极其不怀好意地朝自己的裤兜乱飘,狄仁杰心里警铃大作差点连“你很好但我们还是做朋友吧”这种不符实际的蠢话都要冒出来了。
结果仿佛是应了对方的炙热眼神一般,他裤兜里的手机欢快地震动起来。狄仁杰掏出手机时非常警惕地看了眼王朗,然后在看到来电人姓名后立刻明白他室友到底坐了什么。
他咽了口口水,在王朗的无比期待下低着头接通了电话。
“喂是我……我就知道他绝逼会跟你说……真搁你那儿了?那我明天——不不用,没那么……诶那样你太麻……不是你家大波浪都借………你确定?…那好吧真是太麻烦你了……好老地方见,拜拜。”
王朗在听到半途中时就已经雀跃地在位子上做出各种“victory!”的手势了,在狄仁杰带着浅笑把电话挂断后更是兴奋地捅了他一下:“这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你看关键时刻我多靠得住啊~你今晚再回来就彻底变成一只脱团狗啦!唉你说我现在这心境是该伤心你这棵白菜被拱了呢还是该高兴方方终于会拱白菜了呢?我说你别玩手机了还不快来谢谢你诸葛学长~”
狄仁杰把手机放回裤兜里,依旧保持着那个笑容抬起头,朝正在沾沾自喜的大波浪扑了过去。
“诸葛王朗!!我特么谢谢你全家!!”
————————————————————
方起鹤因为在校外租了房子,所以等他到了他们平常一直碰面的教室时在靠窗角落里的狄仁杰已经是一副在里面坐定下来并且用功很久的样子了。
照理说期末季所有通宵教室都几乎会人满为患,但这间教室由于楼层太高很多学生都懒得上来,一来二去每次反而都只有他们两个人霸占整间教室,在这种时刻也不例外。
他轻轻地走过去在对方身边坐了下来,狄仁杰在他进门时就已经听出了他的动静,但由于论文正写到关键时刻因此他只是偏了偏头表示问候,进而继续专注地盯着屏幕敲字。
方起鹤从包里掏出那本有点卷边的国史概要推了过去,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地侧过头看着身边人的侧颜。教室的大灯并没有打开,可能是狄仁杰嫌它太刺眼也可能是单纯地因为他太懒。现在所有光源就是电脑屏和那个狄仁杰插在电脑上的小夜灯,将摊开的书页映得一片暖黄。
只可惜这片暖黄没能过多得打到他的怀英的脸上。方起鹤看着对方的侧脸有些遗憾地想到。冷光多少将这张自带社会大哥气质的脸衬得有些生硬,尽管换个角度光源或者笑起来时狄仁杰的五官其实可以变得非常柔软。
而方起鹤自然是更喜欢后者,在他看来这也是狄仁杰和冷漠到骨子里的自己的最大区别。
“别盯着我看啦,被你看得都有些发毛了。”狄仁杰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右手在桌上摸索时无意间蹭过了方起鹤的左手。
“你还差多少?”
“15分钟,你要无聊下去帮我买杯咖啡吧。”
方起鹤于是起身去楼下便利店买了两罐咖啡和一包烟,他站在狭小店面的旁边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烟,每次还剩一半的时候就掐掉重燃一根。等他折腾完半包烟后方起鹤看了看表, 开始爬5层楼的楼梯。
这次他进教室时狄仁杰已经完成了他的作业,正在玩手机。电脑和夜灯都关上了,然而手机屏幕也还是冷光。
“麻烦你了啊这么晚给我送书还陪我熬夜。”狄仁杰像开啤酒一样拉开了易拉罐的拉环,一脸拒绝地喝了一大口咖啡,“王朗的笔记根本不能看,你真是帮大忙了。”
他把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打开后放在了桌上,和以往两人心血来潮时的夜谈一样把它当作唯一的光源,避免只能在黑暗里聊天。
方起鹤看了看窗外,3点的天还处在黑夜,月亮星星都被污染物挡住了放不出光,唯一能传进教室的只有校园里路灯昏暗的光线,几乎没有什么卵用。
他突然很想再把那盏夜灯开起来,这念头一闪而过后方起鹤从兜里掏出了烟,塞了一根进嘴里。身边的烟枪立刻坐直起来有些殷切地看着他。“给我来一根?”
一点火光在黑暗里亮了起来,方起鹤把自己嘴里的烟点燃后递给了狄仁杰,后者马上接过近乎贪婪地吸了一口,然后满足地吐了口烟。
方起鹤看不见烟雾在逸出对方嘴角后弥散在空气里的景象,他只能靠着自己的脑补尽可能地还原出他最喜欢的场景之一。狄仁杰在飞快地结束这根烟后把烟头揿灭在窗台上,非常自然地捞过桌上剩余的半包替自己又来了一根。
这时候方起鹤终于开口说话了:“我知道王朗叫我来到底是做什么的。”
“要你连他想什么都不知道,那你们这快20年的朋友也算白当了。”狄仁杰叼着烟嗤笑了一声,一下下地玩着打火机。
“你也是知道的。”
“我是没你聪明,但我不傻。”靠着窗的年轻人突然把烟一扔转过头来,方起鹤猜测他现在的眼神应该不会激动到哪里去,“我们事到如今,还差了那么一句话。”
“也就只差那么一句话了。”方起鹤朝狄仁杰凑过去了点,一只手撑住桌子另一只手握住椅背,利用身高优势把对方圈在自己和墙之间。“怀英,你觉得那句话,还有必要说么?”
狄仁杰大概是除了王朗外唯一一个对面前人的压迫气场无所动容的人了,此刻他也只是笑了一下,然后尽量精准地抬起头想要吻上去。
他第一下吻的是方起鹤的嘴角,但很快就被轻轻地扳正,然后两人就这样过于顺理成章地丢掉了彼此的初吻。
在分开后狄仁杰用手把方起鹤往后推了点儿,但这么近的距离已经足够让后者看见前者脸上莫名胸有成竹的微笑:“当然有必要,你这笔债我可记下了。”
“那既然如此,怀英你也得先做一件事。”
“那好吧,总得有人先来的。”狄仁杰收了收笑容认真地看着对方:“我确实非常喜欢你,方起鹤。”
方起鹤勾起嘴唇笑了笑,握住了狄仁杰指尖冰凉的手:“怀英……”
“你说。”
“你烟快烧着你书了。”
“啥——卧槽麻痹麻痹麻痹要死要死要死!!诶方起鹤你快去开灯啊啊我草草草我文选一定不能有事啊啊啊!!!”
———————————————————
然而方起鹤终究是记住了,他还欠狄仁杰一句表白。
———————————————————
他是在狄仁杰的毕业典礼上还上这笔债的。
那时他已经在律师界混的日渐风生水起,而小他一岁的狄仁杰还处在怀才不遇的阶段,不过刚刚从实习单位辞职的他也没打算火急火燎地立刻去找工作。
两个人的社会阅历经验多少差了一小截,但这并不能影响两人若即若离却又异常坚挺的感情(鉴于方起鹤还欠着的那笔债,狄仁杰两年里拒不承认自己有了男朋友,然而他们之间却几乎从没出过乱子,这一奇观也已经被王朗啧啧称奇了两年了),反而让他们一路还算顺畅地走到现在。
狄仁杰收到短信时正好和柯达拍完合照,他在这位演员的13种道别中匆匆跑去了那栋破旧的教学楼,然后往楼上冲去。
等他累得半死终于推开教室的门后,里面站着的是手里拿了一枝桃花的方起鹤。
他把花朝狄仁杰递过去,后者有些发愣地接过,掉落的花瓣粘在他毕业服的衣襟上。
“我也确实非常喜欢你,怀英。做我的男朋友吧。”
—————————————————————
在狄仁杰的印象里,这大概是方起鹤笑得最真挚柔和的一次了。

END

——————————————————————
希望大家喜欢嗯www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