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是不是傻【白狄&方狄,架空,更新至9】

于是可能是报应吧QwQ我番外也卡壳了😂😂😂所以打算两者交换着写QwQ
除了那个番外之外我打算再写一个白家兄妹的和一个方狄表白的w
然而我并不知道正篇走向是什么QwQ
当时根本没想过自己能写这么多章以为自己早坑了23333结果你们的回复资瓷了我一路编下去了23333
于是这张是方vs白,算是把话搁到台面上了吧w
可能根本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火药味儿十足噢w

正文:
9.
要是再往前推个几年,少年时期认为自己曲高和寡终将孤独一生的方起鹤绝对难以料到自己也会落为今天这个地步:站在并不明亮的公寓走廊里和他前男友的现情人也就是他的准情敌对峙摊牌抢对象绝对不是他人生中最闪光的时刻。
事实上光是抢对象这个词就让他觉得好笑得不行,他方起鹤极少有看得上眼到要去用抢夺这种毫不高逼格的行为来占有的人事,而万一真的出现了这样的对象,他也深信自己的能力绝对能把对方护得滴水不漏,根本不存在需要去“抢”的风险。
然而饶是他方起鹤逼格再高再处变不惊,也不得不承认生活中的不安定因素确实会远超他能预料到的水平,而狄仁杰的出现可谓是目前为止他所经历的最大的一个波澜之一。
他是真的喜欢这个智商不逊于他的青年才俊的,如果愿意承认的话方起鹤甚至可以说自己对他就是一见钟情。然而很多时候两个彼此欣赏甚至喜爱的人最终也就是怎么都走不到一处,这种喜爱也因此而终究无法长久。
以方起鹤的智商和情商他不会固执到连放手都学不会,更没有无聊到去因不甘心而去挣一口气的地步。
所以他现在甘愿让自己沦为这出狗血剧的主演之一的原因也无关乎面子或尊严,只跟他心底还剩下的那点动心和喜爱有关。
这也是为什么方起鹤在两人依旧沉默地互相打量思索语词之时就知道自己肯定赢不了那个有些冲动和无比直接的白元芳,因为从一开始这场较量再他眼里就无关输赢,他也从来没想把狄仁杰再重新带回他自己的生活。
先前表现得那么咄咄逼人和威胁力十足只不过是他性格里喜欢欺负弱小和弱智的恶劣部分在作祟罢了,方起鹤这次的突然出现理由其实非常单纯——他担心狄仁杰的身体,仅此而已。
如果说之前把那两人玩得心惊胆战还能让他有点乐趣的话,此时站在过道里的方律师却意外地没有了继续玩下去的兴趣——这种玩法对双方都是有智商要求的,像白元芳这种谁说话都能信的人还没有拿到入场券的资格。
“白先生无需多——”“先说好这次我们不是来——”
两人同时开口让这个本来就非常吊诡的气氛变得更尴尬了点,方起鹤清了清嗓子朝对方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先来,于是白少爷终于不再盯着他自己的鞋尖而是直愣愣地看着他对面的人,在这种昏暗光线里眼神尤其像一只护食的犬科动物。
“方起鹤,我智商不高,你说话太绕我听不懂那就没什么意思了,所以这次我们大家都敞开了说话,谁也别绕谁,把事情真的说清楚了而不是还留一团乱麻给狄仁杰解决,你觉得怎么样?”
这番乍一听像是让步的话让方起鹤难以控制地低笑了一声,但最后也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他。
白元芳并没有被那声低笑所惹恼,他看上去除了因正在动脑而显得有些苦恼外,竟然还维持着从方才要求谈话时就有的冷静理性,只有稍稍弯曲的手指透露出了他此时全身心的紧张。
“好,还有一件事也得说在前面,我们这次来不是来抢狄仁杰的。”
方起鹤因这句意外符合他观点的话和对方在提到“抢”字时流露出的烟厌恶表情而略微有些惊讶:“没错,怀英——我是说狄先生——”
“你不用改口,愿意那么叫就那么叫吧。”
“好,那么怀英他绝对可以独立做出他个人的选择,恐怕我们俩达成的任何协议都有可能成为他眼里的废纸一张。”
“没错。”
“既然白先生认清了这一点,”方起鹤捋了捋自己的刘海,越发觉得对方有意思了起来,“那这场对话的意义又在于何处?”
白元芳这回沉默了下来没有立刻接他的话茬,他抿着嘴向后靠去倚在斑驳的墙上,方起鹤便当他正在思考这场发起时稍显的冲动的谈话的目的,也就一脸耐心地抱胸等待他的回复。
等终于回答时白元芳的声音听上去依旧沉静而直接,这种他一贯具有的说话风格也无形中使得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显得更有份量:“我就是想弄明白你到底有多喜欢他。”
“噢?那你弄明白了么?”
白元芳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弄明白了也没什么用。你喜欢他我喜欢他都是我们自己的事儿,但一厢情愿也没坏处,关键就在于我们得搞清楚他到底要什么。”
方起鹤这回是真的笑出了声,“白先生,和情敌称我们,你可是第一人。”
白元芳一脸理直气壮地承认了下来:“你我喜欢的都是同一个人,也都想为他好,叫声'我们'有什么不可以的?”
“然而恕我愚昧,我还是不太懂,您到底想要些什么?”
“你今天也看到狄仁杰犯病时的样子了吧?”白元芳整个人突然不再那么紧绷了,他靠在墙上搓了搓脸一副犯愁模样,语气里的敌意也锐减下来,听上去更像是在和方起鹤商量一般。
“他这头疼说是心因性,但我觉得实际意思就是连医生都不知道到底该怎么治,也就只能开开止痛药什么的。但这止痛药也不能多吃,对身体半点好处也没有,所以他每次头痛我都尽量陪他身边跟他一起熬,多少心理上能给他点安慰。但是现在很明显我陪不了他了。”
“白先生这是在怪我在不恰当的时候刁难了你们吧。”
“你不给我们案子人家也会给,给了就得查,查就得到处跑,结果还是一样的。”白元芳不以为意地挥了挥手,“现在你也算我们邻居了,我就拜托你一件事,在我出去的时候帮我好好照顾他成不?”
“我明白了,白先生这次其实是想给怀英找个靠谱的免费保姆罢了。没关系,这差事我倒是能做,就是恐怕怀英并不会乐意。”
白元芳轻摇了下头:“你不要逗我,我都能看出来的东西你能看不出来?”
“那您倒也放心让我去照顾怀英?”
“你我都希望他能好起来,在这点上我们之间没有冲突。”
“真的么?”方起鹤突然直起身走近了几步。他用一只手撑着墙,身高优势让他得以用压迫感甚强的姿势稍稍低头看着对方,“那如果我告诉你我根本不在乎狄仁杰的好坏死活,只是趁机想把这只从我身边飞走的金丝雀再关回他的笼子里呢?这下我们之间是不是还能精诚合作?白元芳?”
这时白元芳的迟钝和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再次派上了用场,他丝毫没有觉得被自己情敌壁咚是件多么诡异的事情,常年练武又让他惯于在直面对手的胁迫和压逼的情况下用自己的气场和技术战胜对方。所以他现在也只是简单地抬起了头直视方起鹤那双永远看不出情绪的眼睛,缓慢低沉地回答:“我是不聪明,但看人很准。你不是个好人方起鹤,但你好歹还有点在乎的人,我就不信你能舍得亲手毁了他。”
“但是,”白元芳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凶狠,这固然吓不到方起鹤,却也让高个子的男人有了种陡然陌生之感,好像自己终于窥见了一些这个年轻人平日里连他自己都遗忘到角落里的特质一般,“万一我这次真的看走了眼,那你就得记住你招惹到究竟是谁。我们白家人智商低,但信誉高,到时候说让你身败名裂,就让你身败名裂,我一点情面都不会讲。”
“谁特么要你在这里放狠话?”
门突然被大力推开,正在互瞪的两人多少被吓了一跳,朝声源扭过头去。
只见他们谈论的对象正捂着脑袋一脸难受烦躁地站在门口,眉头紧锁的样子表明他就在发飙边缘。
“叨逼叨这么久什么事情都没谈成,白元芳也就算了方起鹤你这是怎么回事?老年痴呆都没你智商退步得快啊?”狄仁杰又狠捶了一下脑袋,转身朝房里走去。
“都给我滚进来,天大的事儿也不要堵人家楼道。”

“哟,许久不见你怎么脾气变这么大啦?这人呐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干嘛不给自己一个大大的微笑呢。”
这声尖细的责怪让正打算回房的两人又都停了下来侧身看向身后。方起鹤表情看似未变,但熟悉他的人还是可以看出他在听出来人身份后那转瞬而过的“方式独创高逼格蛋疼”的表情;白元芳倒是非常诚实的一脸茫然,不知道面前这个提着袋芒果的大波浪到底是谁。
而已经在屋里的狄仁杰则浑身僵硬地转过身,咬牙切齿地握紧拳头又松开,似乎正在努力忍住往那张露着小虎牙的笑脸上狠揍一拳的冲动。

“诸葛王朗,你特么又要作什么妖了?”
9.完
————————————————————
这次逼撕了一半w接下来王朗会过来搅个局w大家猜猜他和方方是什么关系www
我知道今天的有点短但我实在编不长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明天晚上就回家了,以后可能就不能日更了QwQ
先给支持到现在的小伙伴们鞠个躬w你们都太棒啦w

评论(1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