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总之,先气沉丹田【陆花尬车一发】TBC

你们以为油门是这么好踩的么!
现在还在技术磋商和心理疏导阶段呢233333

正文:

十六.

花满楼顿了一顿,慢慢地抽回自己的手。

他微微低着头,无神的眼睛此刻看起来像是在深思一些无比重要的问题。

和他侧对而坐的陆小凤则向后撑着身子,抬头看像床帐顶端的眼神,竟然比一个瞎子还要黯淡无光。

他们沉默了一盏茶的时间。

十七.

“嗯……花兄博学多识,小楼内藏书成山,对此事竟也………一无所知?”

“确实一无所知。”

“小楼所收丛书中竟没有——”

“你若指春宫画本,那确实是有的。”

陆小凤重燃希望:“花兄不曾看过?”

“不曾。”

“为何?”

花满楼善意提醒:“因为我瞎。”

十八.

沉默。
又是让空气都变得滞涩的沉默。

十九.

陆小凤苦笑:“有时候我确实会忘记你是一个瞎子。”
“有时候我自己也会忘记。”

“瞎子看不着,但是可以摸……”陆小凤突然灵光一现,“敢问花兄,摸过那些画本么?”

“……陆兄。”
“请说。”

“我摸书便可习阅,是因为家父托人花重金将这些书籍重新刻印了一遍,让我可以触摸到字的笔画。”

“你觉得,家父会替我去刻印春宫图么。”

二十.

“而且,那些春宫图也都是男女之事。”

“借用一句几百年后很流行的说辞,我和你一样,也是钢筋直男。”

二十一.

无论何时,花满楼都是很有道理的。
陆小凤又一次被他的道理所折服,哑口无言地继续盯牢帐顶。

二十一.

他们又沉默了一盏茶。

二十二.

“花兄,我突然有一个疑问。”

“洗耳恭听。”

“你既然看不见,为什么又会收有春宫画本呢?”
“陆兄,偏题了。”

“那我还有一个更突然的提议,只是略显粗暴,花兄可否赏脸一听?”
“但说无妨。”

“要不等死吧。”

二十三.

花满楼沉思须臾。
然后他在领口犹豫的手突然变得无比坚定。

二十四.

眼看自己的老友已经快脱了里衣,从不屈服、永远充满希望的陆小凤,竟产生了放弃挣扎的念头。

他的手也挪到了自己的腰带旁边,食指和中指勾了一勾。这两根名震江湖的手指夹断过许多神兵利器的锋芒,要过一些人的命,也倒过很多壶好酒,解过很多女人的衣裳。

现在它们却解不开一根小小的腰带。

而花满楼此刻已经一丝不挂,依旧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神色无比坦荡,尽显了一个他该有的刚与直。

这让陆小凤看上去,就很有点怂。

“花兄……要不先披件衣服?”
“陆兄,从刚才起我就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哦?”

“被迫和你的好友上床,确实远非乐事。然而你如此热爱生活、视虚名如无物,也并非是过刚易折之辈,自然知道此时应先解燃眉之急再从长商议;可为何你却迟迟不做决断,如此举棋不定?”

“陆小凤,你究竟在恐惧些什么?”

二十五.

花满楼问得很真诚,于是陆小凤也会答得很真诚。

他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老友袒露无遗的尺寸,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尺寸,无比诚实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主要是怕弄出人命。”

TBC

评论(23)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