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中度青年危机【煜爱相关,大学生AU】TBC

它的内容是《字里行间》的平行篇,形式是《尬故事》的姊妹篇,出场角色可能不止是煜爱,还会有他们的角色,然而只是可能

比《字里行间》更私人,比《尬故事》更ooc,你如果喜欢看,我会很开心

在一个世界里他们厮守了,然而没有梦想和诗歌,生活供给的只有丧。

又名:如何放弃一个丧逼。

在我觉得很丧的时候,这篇文就会更

正文:

《我们的肺里齿间都是废渣,而世界已经聋了*》

他们终将一事无成。

张本煜把烟掐灭又丢到对面的墙上,看它弹开被地板吞噬。他有的是比这句评论更刻薄的话,可是躺在身边的小爱转过眼神,他只能也躺下,闭嘴,陷入沉默。

“很吵。”

五分钟后刘浩翻身埋进了被子,留下一蓬黑发背对他的男友,“而且没唱在调上。”

“那是你的朋友。”

“这不能帮助他们的音准。”

“所以我说了,他们终将一事无成,以为能在宿舍楼前嘶吼就没有虚度了大学光阴。”

外面的一首歌结束了,在两首歌的间隙中音响发出了刺耳的噪声。无论如何都是吵闹,没有人会去问电器想呐喊的是什么。

这不太公平。

张本煜醉得不知道自己是在思考还是唠叨,小爱的闷哼给了他一点线索——他不必太在意这点混淆。

“确实不公平,我只说了他们吵闹你就突然上升到了人生预判。张本煜,你喝醉就爱乱逼逼的习惯可以改正了。”

“我什么时候安静了?割断了舌头我还能咿呀呢——也没有人会去问我想说的是什么。”

“你写出来了。”

“没人关心,所以无事发生。”

本煜掏出另一根烟,他眯起眼睛弹开火机,世界在眼前摇曳出重影,嘴里的烟不知道在瞄准哪一丛火苗,鼻尖倒感到了热气。

在点燃自己的头发前他的手腕被抓住,小爱抿着嘴挖走火苗给他点上了烟,靠在床板上看本煜松松垮垮地试图咬住他清醒的克星。他戒了酒,也在戒烟,这得力于面前对一切上瘾的男孩。

这男孩一手抓过床头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就拿它当了烟灰缸。他的手指和烟雾一起摇晃抖索,碰掉了灰烬的同时隔着喷出的废气看重影的男友。

他的男友是比他更小的男孩,正抱着胸垮了嘴角,可爱的刘海融化掉锁住的眉头,连无奈都温柔的眼角去融化掉其余。
外面的噪音换了一个调子,声音扭曲的贝斯旨在从心口锤出眼泪。

张本煜看着这个模糊的小男孩又哭又笑,眼睛都挤在一起要把视界缩小到只一个人。

然后他把烟丢进了杯子,向前倾去抱住小爱的腰把头埋在心口。他被隔了玻璃和水泥的声音震聋了,什么都听不到,就只能挤得再用力些,挤到这个拥抱从矫情变成了最急切不过的必需品,手腕被自己的手指捏出一圈青紫,再好不过的镣铐。

刘浩的手扶上男友沉重的脑袋。男友的身体沉得像一袋石头,他被拖着下坠下坠无法呼吸,空气从腰部被挤压出身体。

再重重地叹出口气,彻底去变成真空。

“小爱啊……”他在窒息里听到窒息的攀附。

小爱没有解开缠紧脖颈的藤蔓,他手指绕着本煜的头发,室外的闷响让他想咳嗽。

“小爱…………”

刘浩现在是一个溺水者的爱人,可他要变成的是稻草还是铁锚,他并不知道。

他记得自己以前开心得很频繁,而张本煜弯起的嘴角边也似乎没有眼泪。

人为什么要去爱呢?他们也并不知道。

但他们去照做了,变成稻草和铁锚,还有不快乐的人哭泣的人,为了至少不要一事无成。这是年轻在捉弄男孩和小男孩,把纪念偷换成再溃烂五年的疤。

*:译+改自hozier的《sedated》歌词


评论(10)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