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尬故事系列——《旅行篇》END【现代AU,名狄&西涯xover,方狄/白昊/涯双/前欢昊】TBC

最近身体不好+事情多所以这次拖得比较长,写得也就不好笑,麻烦大噶原谅+尬笑一下qwq

然后这次的梗会有政治不正确的地方,如有冒犯请多包涵,一切都是为了不好笑的笑果QwQ

最后,老方ooc预警!!!


正文:


《旅行篇》 


1.
有一个资产过亿不把钱当钱花的哥哥最好的好处是什么? 


对于狄仁杰这种从小富二代的人,其实好处已经缩小到很少几件了,比如耍狠时可以拿钱砸晕人家,比如通路子的时候不用把自己都搭进去,比如可以办个年年亏空的事务所还能心安理得。要是还得继续比如的话,大概就是可以蹭免费的旅行到处去浪。 


最后一项对狄仁杰这种站着不如坐着坐着不如躺着的死宅来说诱惑力其实不大,但毕竟难得也会发出门看看这个世界的三分钟热度,再加上这次身边有一个整天帮老狄查案子资料快发霉的多动症小傻子,在岳昊发消息问他要不要一起去袋鼠国浪浪的时候,本来就消极怠工的侦探看看小白快要发光的眼睛,还算是比较果断地歇业回家理包。 


至于后来发现的这趟出差连方经理也得跟上的额外福利,也更让狄仁杰天真地相信了这次旅行将成为他散心休憩外加提前度蜜月的绝佳时机。 


2.
也就是说,他又罔顾了他们四人在一起必出岔子的大自然规律。 


3.
当然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一个智商超群的大侦探没有任何预见性,因为事实上这种玄学的应验直到他们进宾馆后都没有任何迹象。 


岳昊和方起鹤为了这次会议通了两三个宵做足了功课,狄仁杰和白元芳也把手头的案子尽量阶段性收尾,甚至还非常敬业地随身带了一部分资料想着空余的时候再努力一下。当小侦探拍着自己的行李箱骄傲地说这里面可都是无私奉献的精神时,可以说连方起鹤都差点相信了。 


去悉尼的飞机要坐十多个小时,共享一条晕机基因的岳家兄弟登机后就搂着自家男票三秒入眠睡得踏实,所以下飞机后也异乎寻常地精神。 


在坐上来接他们的车后小总裁就矜矜业业地开了平板递给后座的方起鹤,一项项分析起上面的数据。狄仁杰被他老哥的手挤到贴窗后看看装满资料的包又看看身边正在按摩脖子可怜巴巴满眼都是“放过我”的小傻子,还是比较仁慈地掐灭自己的敬业精神,决定有什么工作还是到了房间再说。 


4.
然而在袋鼠国地广车稀袋鼠比人类多的大地上飞快地开了又两个多小时后,他们才终于到达下榻的地方。 


狄仁杰从车里挤出来边舒展筋骨边皱眉打量这座幽静雅致但实在太僻静得能吓活鬼的别墅,方起鹤跟在他身后非常方起鹤地帮忙按了男友的肩,顺便在他耳边低声挑衅:“怀英,你得承认,从大学开始,你带出门的资料唯一的作用就是增重。” 


日常生活中的小侦探果然非常轻易地咬了钩。 


“老方你不要低估我的智商和优良品格好不好!再说了这种案子也就是我懒得弄,要是认真弄我——” 


“唔,有这份自信是好事情。狄侦探既然胸有成竹,我们不妨打个赌,看看今天过去,是我帮岳总拿下这桩生意,还是你和小白解决你们客户的隐忧。” 


“方起鹤,没有赌注的赌我是不玩的,太无聊~!” 


“那我们,就赌上那件东西,看看它最后得戴在了谁的身上,你意下如何啊?” 


“有意思,我赌了。”狄仁杰把拎在手里的双肩包甩到自己身上,仰着头对他的精英男票笑得很索吻。后者于是在笑意里掺了几分饥渴,从善如流地低头吻住了他。 


5.
和司机一起把最后一件行李搬到屋内的小白有些疑惑地看着门口越贴越近最后终于粘上彼此的情侣,又犹豫地回头看看自己的男友:“他们俩这是在演戏嘛?” 


6.
进入工作模式开始对外界事物不闻不问只会怼的岳昊给了点面子地抬头看了一眼,立刻又重新埋首手机拇指如飞。 


“破锅配烂盖,辣眼睛。”


被九个字打发了的白元芳认真地思考过后,很是惊恐地看了一眼六亲不认的小总裁。 


“岳昊你这么说的话不就变成破锅的哥哥了吗!” 


岳老板被自家男友丰富的联想能力震了一下,破天荒地不仅在工作间隙抬头看了眼小白还和颜悦色地安抚了他几句:“瞎几把乱想什么呢?过会儿上了楼好好跟着我弟混,等明天没事了我们出去好好溜达啊!” 


“嗷!” 


“还有这地方虽然漂亮但挺有历史的,花大价钱租下来的过会儿帮我管住你自己还有我那倒霉弟弟的手知道不?” 


“嗷!” 


岳昊揉揉对方的脑袋,在他笑眯眯的狗狗眼注视下还捏了记软软的脸颊:“小白你真可爱。” 


习武快二十年能徒手干翻十个人的战斗力爆表年轻人完全没有觉得这个夸奖有任何问题,他很是欢快地吧唧了自己男票一口,就非常积极地拖着行李蹿上楼梯去找房间了。 


“养个小狗感觉就是不错啊。”路过的老狄很轻佻地拍了下自己哥哥的腰背,然后被毫不留情地扇了脑袋。 


“之前你说好下午要办案的,没办好还出来骚扰我的话看我不削了你!” 


7.
综上,在内心久违的冲动、男票充满颜色的威胁和哥哥真情实感的恐吓这三重动力下,狄大侦探很罕见地一进房间就反锁上门打开包把资料铺了满床,不管在一旁大箱小箱脖子上还挂了一个包的白元芳,飞快地摆了个非常酷炫的姿势就地思索起来。 


任劳任怨地整理完行李后在破案前期一向没什么帮助的武力担当也乖乖地坐到了他哥们儿旁边,虽然没有办法帮助人家梳理案情,但是多年练就的默契让他还是可以尽责地成为一个人形自走文件归档机,还算比较称职地把狄仁杰随手乱抛的纸张分类整理起来。 


两个人虽然平时消极怠工不务正业能不倒闭全靠啃老,但真的难得认真起来后效率竟然也不低。等到狄仁杰推开最后一张档案后,他们已经在短短四个小时里基本搞定了一个本可能花上两三天的案子了。 


名侦探很舒爽地伸了个懒腰,打开手机给一下午都蜜汁寂静的男朋友发完各种冷嘲热讽才懒洋洋地推了把身边的搭档。
“出门吃饭吧?” 


“不等岳昊他们啊?” 


“他们俩肯定有饭局的,赶紧的吃不吃啊?白元芳我只给你这一个请客的机会哦!” 


“不是小狄狄,就我们俩这个英语你不怕喝到一桌汤啊?” 


狄仁杰很是嫌弃地看了眼突然很有自知之明的小白:“没错,我确实没点上英语的技能点,但是我有智商啊!” 


失智青年服气地点了点头,屁颠屁颠地跑去门口鼓捣门锁的样子像极了一条想出门遛弯的金毛。 


智商担当满意地得出这个结论,晃晃悠悠地起身也朝门口走去。但他还没有走到门廊的地方就看到这个活跃的背影很是具象地僵硬了一下。 


“小白,怎么了?” 


白元芳也是难得地没有直接回答,他维持这个背对朋友的体位仿佛又努力了一下才一格格地转过身,举着钥匙的手和无辜的表情也很像一个撕完家的金毛。 


“诶狄仁杰,你说钥匙断在里面的话门还能开吗?” 


8.
“不行,好像还是打不开来着?” 


“白元芳,理性讨论一下——” 


“你说我听着!” 


“——我能把你塞锁眼里么?” 


“塞不下吧……?” 


“……来来来去把桌上房东的联系方式给我不然我真的怕会失手掐死你。” 


“那不太可能你又打不过我!” 


“白·元·芳——” 


“号码在这里可是你会说英语嘛?” 


“所以你来打啊,做错事情不付代价怎么行?” 


“我雅思口语4.5。” 


“我也才5.——你特么打不打?!” 


“…………” 


“…………” 


“狄仁杰它怎么没——he……hello!we,we are,呃,guests!your house's guests……yeah yeah 嗯we……we……哎算了the key!the key break!然——then,then then then we still in the room,we can't go out!we are hurry!” 


“………完了咱们要出不去了……” 


“yeah……yeah……哦okay okay okay thank you thank you thank you!bye bye!” 


“???你怎么就挂了???他说什么了你就瞎几把乱谢??” 


“反正叫我们不要担心!” 


“他会来修?” 


“……………啊!” 


“………我要跟一个傻子饿死在一起了。” 


“诶其实狄仁杰我突然想到!我们可以打电话给岳昊方起鹤他们嘛,岳昊这里肯定有我们的备用钥匙啊?” 


“来,小白,过来。” 


“唔唔!” 


“我们!!是!!钥匙!!断在锁里了!你!!要个备用钥匙!!有个卵用?!” 


“那他们也可以帮我们想办法撬锁!” 


“呵呵我们四个人里会这手艺的……不就只有我嘛!!” 


“那……那……对啊可是为什么你也没撬开啊?” 


“……” 


“狄仁杰?” 


“………把电话给我,反正我也好几年没丢过人了脸痒着呢。” 


“没事的!我觉得我能踹开!” 


“然后把你卖了都赔不起——等等现在市场上的金毛寻回犬多少钱啊?” 


“嗷?” 


“电话,快,求你了。” 


9.
岳昊下午的生意是他近五年来谈得胃最疼的一单,期间有一半时间他在强行按下老方的辛辣讽刺,另一半时间则在方起鹤城恳的眼神提醒下努力抑制自己把对方假牙拔出来插他就秃头上的冲动。 


不过和他的晚饭相比,那简直就是场超友善的小聚会。 


他知道不论在哪个国家只要对方是中国人就绝对有被灌酒的威胁,所以这次岳总也算是有备而来。不仅拖着公司酒量名列前茅的老方给自己助攻还带上各种治疗宿醉头痛的小药片,基本可以保证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不会想撞墙。 


但就算这样他们还是被对面那个年轻的经理灌到怀疑人生。

 
岳昊自从那事儿过后对酒精的大量摄入就有了点心理和生理抵触,所以每次应酬都只是象征性喝几杯,遇上实在不讲理的主他的得力干将方总经理也可以出面把那人喝下桌。 


因此他对于酒桌上可能会出现的意外状况多少有了疏忽,比如这次就压根没想到对方的酒量已经达到能干酒精灯的高度了。 


所以这次虽然小总裁在身边人照例的挺身而出下还留了七分清醒,但方起鹤人生中第一次真真实实地被人家灌趴了。 


10.
在彼此扶着歪七扭八的队友挥别后小总裁把开始不走直线的副手用尽一切办法塞进了后座,然后又出于真情实感的担心和隐隐作祟的好奇拒绝了司机坐在前排的提议,在老方身边安顿下来。 


他替对方扣上了安全带,后者眨眨眼睛笑了一下算是道谢。


车子发动后开得平稳,岳昊用余光打量这个正在安静合眼休息的醉汉,深度思考是不是酒量好的人酒品也会跟着不错。

 
下一秒司机一个急刹车就让方经理倒在了他上司身上。 


这程度的冲击没有闹醒好像已经睡着的醉汉,岳总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他几秒发现对方只是不舒服地动了动脖子,决定更小心翼翼地替他把领带扣子都松松不至于憋死人家。 


在他解完两个扣子开始拆领带的时候,方起鹤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然后岳昊非常惊恐地看他一边笑得邪魅狂狷一边越凑越近直到能在自己耳边低语。 


“宝贝儿,着什么急呀?” 


11.
岳家兄弟的双胞胎式心电感应什么时候最碍事? 


打电话的时候。 


第五个电话终于不再因正在通话中而被挂断,狄仁杰听到自己哥哥的声音后恰到好处地表演一个当场崩溃。 


“哥救我我们被你家傻男票锁屋里了钥匙堵了门锁连我都掏不出来而且房东的意思应该可能也许是明天早上才能来修然而我现在饿得能生吃了小白你会撬锁嘛???” 


12.
岳昊的问题则简单得多。 


13.

“狄仁杰,我能打你男票嘛?” 


14.
“……讲真我以为我是会先说出这句话的人,只不过我现在饿得没力气打他了——老方怎么了?” 


“我箱子里可能有点吃的——他喝醉了。” 


“小白快去你金主箱子里翻一下——多醉?” 


岳总把手开始不老实的人狠狠甩在床上,再把手机开成免提面对着他。后者眯着眼睛观察屏幕,然后很明显把这当成了视频通话。 


“你是想让他也加入我们么小甜心?然而很遗憾,尽管他很迷人,可我只对你有胃口。” 


“我懂了,没事儿的你别理他。” 


“现在是我不理他就能解决的事情么?!他在电梯里的时候都想让我看他的宝贝了?!!” 


“噢他的宝贝在这个状态下硬不起来的,你让他去洗个澡喂他点水然后无视他就行了。” 


“我弟弟的男朋友!喝醉了!在挑逗我?!然后我弟弟让我无视他?!岳圼你是不是他妈饿傻了???” 


狄仁杰叹了口气换只手继续鼓捣门锁:“真的没事,老方喝到这个状态的时候他看谁都是我不信你自己去问他,他这个嘴确实会更欠扇点要实在听不下去你拿个胶带给他贴上?” 


“……既然你也这么随便的话我是不是可以打他了?” 


15.
岳昊看着开始坐在床上以一种非常内涵的姿态一件件脱衣服的弟夫,觉得自己在这个问题里掺进去了好几分真诚的期待。 


然而他唯一需要征求许可的人却突然离开了通话,小总裁依稀听到了一些叮铃桄榔的动静,几声从手机和门外一起传来的吼叫,还有自己男友非常有特色的无辜语气。 


所以当弟弟气喘吁吁地再次回来后,他通情达理地率先表态:“他如果想要翻窗来我这边的话你是可以打他的。” 


“呵呵呵呵呵,你真的一点都不懂你男友。” 


“……他干了什么?” 


“他想用茶杯煮我们的泡面,然后先把调味粉倒杯子里了。” 


“我跟你说过每个人都有泡泡面的顺序——” 


“茶杯里有喝剩的咖啡。” 


“……吃了他吧我不会怪你的。” 


16.
兄弟俩在这场尴尬又情感激烈的对话后都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坏消息:他们彼此的男友得让他们照顾一晚了; 


好消息:在动手的时候可以不用顾忌深厚又脆弱的兄弟情谊。 


所以狄仁杰毫不犹豫地把小白踹去以身犯险那个年龄不比这屋子本身年轻多少的热电水壶期望在不着火不出人命的情况下再烧点开水,而岳昊则以壮士断腕的速度把正在试图裸着上身打领带的方起鹤剥到只剩内裤后推进浴室暗暗希望房东至少在里面放了件浴袍。 


两个人一个啃着方便面面饼一个坐在最角落的椅子上胆战心惊地等着结果,最后岳昊的男友成功地烧出了一壶温度合格的开水,狄仁杰的男友也没有摔昏在浴室里。 


17.
当然,如果小白没有让整个房间断电,而方起鹤也没有一丝不挂的话,这个晚上就终于可以消停了。 


18.
“白元芳你走过来的时候当心不要踩到我的脚嗷嗷哦啊哦啊!!” 


“方起鹤!你给我站在把裤子穿上!!……诶卧槽这他妈不是你裤子快脱——不不不算了穿上穿上先特么穿上!!!” 


19.
“对不起对不起小狄狄,我马上坐下来——嗯我坐什么上面了?” 


“……我……的……手……” 


“抱歉抱歉嘿嘿——那现在呢?诶这床怎么咔擦咔擦的??”

 
“……你坐我们口粮上了。” 


“呃……没事你等下啊!来我把它们都扫手里了,你开个手电咱们分了吧?” 


“丢垃圾桶,谢谢。” 


“狄仁杰你不饿啦?” 


“我还没饿到这个份上——去丢掉,快,求你了。” 


“好吧OwQ” 


“站起来的时候不要再他妈踩到我的嗷嗷啊嗷哦!!!” 


20.
“怎么了?难道我的小可爱想玩捉迷藏?可我怕,小怀英你会,弄伤自己呀。” 


“我他妈是岳昊!!” 


“我不喜欢这个名字,怀英更衬你——乖,别跑椅子后面,当心磕到。” 


“你他妈——你他妈把这个换上!” 


“一会儿,不都是要脱的,小东西,你害羞啦?” 


“害你麻痹——信不信我揍你啊!!” 


“唔?怀英,淘气了。” 


“……方起鹤,这样,你穿上裤子,我们再说话怎么样?” 


“我已经照做了,你可不能,言而不信啊。” 


“…………………不,你没有,那是老子的T恤。” 


21.
第二天早上九点左右笑得一脸抱歉的房东大叔才带着锁匠过来拯救活生生饿了一整晚的名侦探组合。 


出于礼貌大叔在进屋之前还是按了几遍门铃,前来开门的是当初跟他交接钥匙的那个哥哥,他虽然一脸礼貌的微笑应对得也和当初一样得体,但是惨白的脸色和浓重的黑眼圈让房东一瞬间怀疑他才是那个被锁了一晚上的人。 


在锁匠终于搞定后岳昊和房东都有点犹豫要不要看看房间内的惨状,然而出乎他们的意料门背后除了脖子里挂着毛巾一脸无辜的小白和一个还埋在被子里例行睡死的老狄外,只有满地的文件和速溶饮料的包装比较碍眼。 


既没有碎玻璃也没有坏椅子,这个房间竟然可以从一个破坏力惊人一个抽风得很高智商的房客们手里安然无恙地幸存下来,岳总裁惊讶之余也心虚了好几分。 


他于是在小白来得及跟房东进行任何交流之前就飞快地把闲杂人等都送出了屋外,折回来后面对男友的招牌疑惑脸岳昊的指令干脆利落得不像一个一夜未眠的人。 


“小白,搬。” 


22.
狄仁杰生无可恋地再次被饿醒后,惊喜地发现身边那张大脸不再是白元芳没心没肺的流口水睡颜了。 


方起鹤看着扁成一滩的侦探对自己眨了眨眼睛后突然蹦起来,觉得突突跳疼的脑袋都好了几分。他笑着揉了揉对方凌乱到不行的鸡窝头把他赶去洗漱。 


“刷完牙有巧克力和早饭,快去。” 


他饿懵了的小男友难得乖巧地点点头后就翻身下了床朝浴室冲刺。方经理于是换了个姿势靠在床板上啜饮着岳总给他倒的热水。他昨天晚上鲜有得被灌到断片,现在怎么努力回忆也只能想起几个零星片段的感觉并不怎么好。 


方起鹤由衷地希望自己是一个安静的醉汉,然而看看这个房间的乱象他也多半知道这只可能是一个美好的期盼了。他叹了口气拿起手机,破天荒地想要跟被自己麻烦了一晚的岳昊道个歉。 


然而岳昊的消息早到了一步。 


怀揣一种不好的预感还在宿醉的人点开了他们的四人群,发现里面有他上司发的一个小视频和一个不能更冷漠的一个笑脸,不用点开就能看到缩略图中自己非常坦荡荡的好身材,下面的回复里已经有了小白的一串问号和自家男友的一大串2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23.
方起鹤叹了口气清清嗓子,抬起头后毫不意外地看到狄仁杰靠在门框上对他挥着手机贼笑。 


24.
“和我哥玩NC17版老鹰捉小鸡的感觉如何啊?” 


“怀英,你知道我那时眼里的是谁。” 


“好吧,那想和我玩NC17版的老鹰捉小鸡结果把我哥逼到角落里又被他揍成狗的感觉如何啊?” 


“……怀英,你说,我现在辞职还来得及么?” 


《旅行篇》END 


——————————一些岳家兄弟的夜间闲(pao)话(xiao)———————————————————— 


兄:“方起鹤!!你给我躺好!什么上不——我他妈是岳昊啊岳昊?!你知道岳昊是谁么??不是怀英卧槽……!!我是你老板啊大哥?!!噢你倒还记得他有个哥哥没错我就他——什么叫你没有老板????不是,等等,好好好你说的都对但是你先回去躺着好不好?不许拉我!!算了算了方起鹤,你仔细看看我是不是你家狄仁杰啊?长得一样……长得一样那是因为我们是双胞——fxxk为什么我和那小兔崽子要是双胞胎——诶诶诶诶再动手动脚我真的打了啊?!…………………………好吧你自找的。”



弟:“小白,白元芳??请你不要啃我的手好嘛???” 


——————夜间闲(pao)话(xiao)END——————————


本次依旧没有选择题环节,细心观众请继续憋着,谢谢合作。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