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高山仰止【巍澜短篇】TBC

我对写短篇还要tbc的自己绝望了

没有车,只是一个简单的脑洞!

因为我真的挺喜欢那个突厥造型的,有一种非常原始又荒廖的美感,无所顾忌,无所拘束,也没有任何矫饰。

感觉是很符合天地初开时的形象的。

所以写一写就这样还招小鬼王喜欢的昆仑君w

原书背景剧版造型!

对原作的初遇昆仑君情节做了相当程度的修改噢w

正文:

见过神明么?

赵云澜以为自己见过。

他每天要和阴差打交道,地府的判官官僚得宛如他又一个姐夫,后来结识了神农的药钵,发现天上的神也不过如是。

唯一一个让人敬之畏之顶礼膜拜的,他用打持久战的大无畏精神拐回了家当老婆。

他老婆长得秀美端方,显了原形后一头长发比得过飘柔广告,完美贴合赵云澜的童年幻想。他还有一屋子自己的画像照片,两个人搬家搬到哪里这些图像资料就会被一起裹带过去,以彰这位上仙的情义无价。

赵云澜第一次见到的时候百味杂陈。第二次见便心有酸楚,现在每天起床对面就是自己万年前的一张大脸,激荡是激荡不起来了,勉强还能自恋一下。

但再如何自恋,大荒山圣也不认自己的仙气飘飘。昆仑君的记忆理论上是回来了,可总是隔了层雾看不清晰。赵云澜凭借历史常识推断,那时候生产力水平和生产资料都极度匮乏,纵是知晓前后五千年的先圣应该也没能培养出符合后世想象的主流审美,画像上这青袍宽袖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九成是高于生活了。

于是心里能担得上神明一词的,还是只有沈巍。

而沈巍只要是听到了,无论是不是调侃,都会认认真真地反驳说不是的。只不过他起初还会执着地继续回忆当时被砸烂的心弦,然后再惴惴地解释自己从未厚此薄彼;到后来了,也明白这不过又是爱人惯说的胡话,便只是笑笑,然后视情况选择后续动作的分级:大部分时间还是pg13,不过也有几次成功NC了一把17。

然后有一天,赵云澜一手扶着腰一手指着画,随意得好像是要开口问沈巍要不要给它裱个框:“宝贝儿,我那时候真的长这样么?”

“你的相貌历经百世轮回了,几乎从来没变过。”

“不是问脸,是问……气质。”

沈老师肉眼可见地开始慌神,或许是之前办正事儿期间因为屡教不改的扯谎承受了赵云澜仅有的几次真肝火,他现在已经对任何没在第一时间据实相告的事情产生了心理阴影。

小谎怡情大谎才伤人的拿捏,沈巍估计是不会懂了。

赵云澜赶快用一个死乞白赖的贱笑安慰了开始捏被子角的媳妇儿,像吃了软骨散一样地往人身上腻歪。

“我这是出于对自己本性的合理猜测,像你那时候那么个小美人儿放在我面前还对我各种星星眼,我怎么着也维持不了这个高冷男神的表象的。”

“你………毕竟是洪荒时期的至圣,我再怎么丹青圣手,也还原不出你的气宇。”
“所以?”

“………这是你在接纳人、妖二族,受他们膜拜时的模样。”

“懂了,相当于我年底去部里述职时的人模狗样。”赵云澜了然地点点头,在沈巍的怀里有些困难地仰头去看人家,“没想到我视察工作的时候都那么帅气,让你这年轻的小鬼王都一见钟情了?”

聊到这里,沈巍也知道这只是赵云澜无伤大雅的好奇,况且短暂的慌神之后迅速回归的理智也告诉了他这不过是一件陈年轶事,并没有什么必须矫饰或坦白的道理。于是沈老师放松了下来,不由自主地去抚摸怀里人柔软的黑发:“不是的。我们邓林初遇,你并非是这样的。”

“比这还好看?”

出乎赵云澜意料的是,沈巍居然没有一秒点头,而是抿起嘴唇认真思考起来。这让习惯被对方夸出花儿来的赵处也有些意料之外,不由自主地想要调戏一下他撒敷敷的老婆。

“沈老师你这求生欲一般啊?”
“求生欲?”
“这种堪比老婆妈落水的经典问题,你不应该一秒给出正确答案吗?”

沈教授用纯良无辜的眼神传达了他无比诚挚的疑惑。

赵云澜于是坐直了起来,盘腿面对沈巍笑得漂亮又不怀好意:“你把同样的问题问我。”

“怎、怎么问?”
“问我你现在和小鬼王时期哪个更好看?”

沈巍老老实实地复述了一遍:“我现在和小鬼王时期哪个好看?”

只见赵处在一秒内换上了一个幼犬般胸无城府又热情洋溢的眼神:“沈巍坠好看!”

“可我从那时候就叫沈巍了啊?”
“对啊,所以沈巍坠好看!”

沈教授沉默几秒,扶住了额:“赵处长这套话跟多少人说过?”

“甭管套路深,只要心意真!”赵云澜凑过去,在沈巍鼻尖儿上亲了一记,“能让我追到手后还心甘情愿讲土味情话的,您老人家是第一个。”

被他追到手的这位君子抿了抿嘴唇,耳尖又烫得像窜上了一捧火。

可嘴角还是压不住地翘了上去,笑起来还是本性里的澄澈:“你想听我也这么回复你吗?”

“要是能的话……我想直接看看,客观比对公平竞技。”赵处长理理自己精致乱的刘海,坚信人类文明的进步发展给现代审美带来的种种红利,“你信不信,你要是一万年前遇到的是我现在这打扮,心弦估计能直接给你烧成心火。”

沈巍的手已经搭上了爱人的肩膀准备同他共享记忆,在听到这种凑不要脸到让人生敬的话后,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阿澜,来。”

他纤长的手指用了点劲儿,一把将爱人搂进自己的怀里。


赵云澜被地上的石头绊了一下,发现自己能闻到雨后草木的清香。

天上雨丝绵密,却够不到瓢泼的程度,落在树叶和远处的群山上,好似给天地笼了层薄纱。赵云澜伸手接了接,意料之中地看着水滴完整地穿过自己的手掌,没入地上的泥草之间。

触目所见都是被润得有些失色的绿意,耳边除了雨声还能听见潺潺溪水,尽管只是一草一木,也是21世纪看不到的美。赵处从小到大一直被后工业时代的种种弊病荼毒,尽管知道此刻不过是在媳妇儿的记忆里,但还是情不自禁地深吸了一口气。

“这天地初开时的空气就是好啊!一点化学成分都没有。”

他颇为惬意地伸了伸懒腰,还没放下的手被一把握住。沈巍安静地和他十指相扣,朝不远处的小溪扬了扬头:“就是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了你。”

赵云澜拖着老婆的手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那个年轻的鬼王正蹲在河边洗脸。他们站在他的背后,因此只能瞧见一点侧脸的轮廓,不过美人骨相倒是已经看了个清楚。

确实是天生丽质,让赵云澜很想昧着良心夸幽冥一句人杰地灵。

小鬼王洗着洗着动作就缓了下来,歪着脑袋对水面上停不下来的涟漪发呆。此时天柱倾塌生灵凋敝,可水里却还是有摇头摆尾的小鱼苗。他像个真正的小孩那样想伸手下去逗逗,指尖刚触到水面却顿了一顿。

然后便倒头栽进了水里。

“这倒是和大神木版本的那个一样啊!”赵云澜兴致勃勃地点评,“不过这个角度看感觉更呆萌一点,难怪那时候我也对你一见钟情哈哈哈哈哈。”

沈巍却立刻有些慌乱地否认起来,神情看不出是喜是忧:“别胡说。”

“我没胡——”
“你马上要出现了。”

难得话说一半被媳妇儿抢断,自认好男人的赵处也就乖乖闭嘴,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这里是沈巍的记忆,他只记得自己在滑下石头前的惊鸿一瞥。于是等到湿淋淋的少年从水里惶惑地站起了身,他们面前才凭空多了一人。

他倚河边巨石而立,林间忽然就起了一阵风。万年积雪的泠冽吹开雨后泥土的清香,他们几乎是站在沈巍冗长生命的起点,却在呼吸之间嗅到了连他都遥不可及的万古洪荒。

然后昆仑笑了,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颈间的毛领也会跟着微颤。

在轮回里洗净前尘的镇魂令主看向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容貌与大笑,他的下属常说自己这幅傻样总有点石乐志的即视感。

可昆仑的笑让这漫天淫雨都停了片刻。

定格的阴云中漏出几丝阳光,马上有草木花树在邓林里生长抽芽又盛放结果;蹭着他衣角掠过的小兽突然便得了机缘,跌跌撞撞地化了形藏起。万里大地洪水翻覆,无数生灵在瞬息倏忽间生灭——然而只因过路的山圣被少年人的笨拙逗笑,邓林就得以在瞬息内蒙了蓬莱一般的福泽。

这话由他说是真不合适,但赵云澜在这一瞬间明白了沈巍所有求不得的恐惧。

他在自己的回忆里只能隐约找到小美人儿看向自己时眼里的光,而现在这幅图画终于合二为一——

他用少年鬼王的眼睛,见过了一位神明。

TBC

评论(1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