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黄生吾友【双黄伪民国AU】TBC

上一期鸡条的脑洞!那期太棒了真的!直接把我拖回来产粮!!!
因为不想做太多的考据了,所以是伪民国设定qwq
因为原剧情什么的虽然很棒但是有些设定太魔幻了,所以会有一定修改w
总之,就图个爽OwQ

正文:



上海进了六月,天气就变得不清爽起来。空气里的水分和着热气黏腻在人身上,平白无故就沁湿了一件衣裳。

吴姑娘又掏出绢子抹了额头,眉间很是苦恼的模样,声音倒还轻轻柔柔的:“王阿孃,侬今朝童子鸡有伐?”

菜摊后的老妇人微笑着从身后的小竹笼里掏出一只小母鸡来。她是这菜市里挺难得见的热心人,许是家里没别人那么困窘,为人处事总是要周到一些。

她是记得这上海话说不太利落的女孩的,每每见她就会想起也远嫁的宝贝女儿,故而总是多照拂一下,想的都是自己囡囡在外地的不易。

“小吴啊,侬——你家黄老爷好点了伐?”她抽了根绳子麻利地把挣动的鸡捆扎结实,挺是关心地问了一句。

小姑娘看着她的动作稍稍出神,只随口支吾了一声,目光又转到不远处的鱼摊上去。

“听你们管家的说,他昨天都呕出血啦?”
“……嗯?”
“哎哟,你不晓得啊?”
“不晓得的。”小吴摇摇头,颊侧又滑过粒汗珠,“我们老爷起居不要我照顾的,这种事情没地方知道的呀。”

王阿孃倒好似松了口气,接过客人的竹篮把鸡塞了进去:“你不晓得最好了呀,我跟你讲要呕血的病都是坏毛病,你不要离他太近晓得伐?黄老爷钞票多好拖下去,你沾上坏毛病是治不好的,要死人的!”

吴姑娘蹙着眉认认真真听着,也露出几分害怕的神情来。她把手里的纸币抽了几张塞进孃孃手里,也没拿上找钱就低了头走开去,方才被她打量了好几眼的鱼摊都不去看了。

于是黄鱼阿六便不太高兴地凑了过来,抱着胳膊拿手肘捅捅王阿孃:“人家黄老爷后天明明要大宴宾客庆祝大寿,他那倒霉管家这是信了他侄子的邪,跟着一起存心咒他呢。”

“这我不管的,他们大户人家吵去好来,但是我们小吴总归离黄老爷远一点好呀,”王阿孃把钞票收进口袋里,横了身边的男人一眼后压低了声音,“那个黄老爷,听说跟日本人做烟土生意的。”

“怪不得能住那么大房子呢!”

“又不是好事体,损阴德的!你看他现在身体那个腔调,老婆也讨不到,那个侄子又是个白眼狼,已经吃报应了。”

王孃孃是素来相信这类因果的,便很不齿黄老爷和日本人做这种伤天害理的生意。阿六听到一半的时候也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只是眼神里总带了几分艳羡。

他敷衍地应和着老妇人那些报应不爽的琐琐碎碎,眼睛却早已牢牢盯着摊位上的那几条鱼。它们在狭小的水盆里奄奄一息地挤作一堆,有几条得了运的可以露出水面透上几口气,被挤在下面的怕是已经没了命。

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便叫他很生气,阿六记得黄宅的厨子前几日还托那吴丫头夸过鱼的好。他是指望着再被这些阔老爷的仆从们光顾一次的,可是梅雨天里的鱼总是不鲜活,而黄老爷的身子也确实只受得起最金贵的招待。

想到即将痛失的那些钞票,阿六便肉痛得连表面工夫都再不做了。他哼了一声截断王阿孃的絮叨,三步并两步地迈回了自家摊子。一屁股坐上小矮凳弘后阿六踹了脚脸盆,在嘴里骂起南方的鬼天气和发缺德财的黄老爷,这些污言秽语像是能沾走一些水汽,让人爽利起来。

鱼盆里浑浊的水被他踹出了涟漪,一圈一圈地向盆边漾去,却还是救不活要死过去的鱼的。

序 完

第一章

黄磊今天醒得早了些,他依在床上静坐了一会儿,才按了下铃唤管家的进来。

漱了口擦了脸后,他让管家把百叶窗调出几丝光亮来,又拉亮了床头灯,就着暖黄的灯光细细地看起餐盘里的信函与报纸来。

温热的牛奶和金黄的吐司片一起散着热气,闻着就已经很是惬意,可黄磊却没有任何要动刀叉的意思。

管家在一边站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黄君,请用餐。”

“都说多少遍了,别这么叫我。在中国,下人得管主子叫老爷。除非你不乐意叫,那我也不强人所难。”

“对不起,老爷。”被这么不轻不重地敲打了一记,管家却不怎么生气,只是微微欠身道歉,语气姿态都傲慢又有礼得很有分寸。

黄磊把大半张脸埋在信纸后面,没人能看出他这又是在盘算什么。他们几人在入住黄宅前对黄家家主的才智深有耳闻,所以也早不再去在意或跟上他的思虑,只把手头的任务做到尽了,任由黄磊老爷以一敌百地在他的大宅里自损三千。

应是身体的状况着实跟不上他的思绪周全了,黄老爷越是临近大日子,反倒越是顺从起来。这几日他大多在卧房静养,斜倚在床上看书赏画,间或在笔记册里做一两篇不成形的文章。更多的时候,黄磊都只会盯着被百叶窗片割裂的世界发上一会儿呆,然后静静地睡上许久。

也不过是快四十五的人,却憔悴又疲倦得宛若耄耋之年。外人都道是国难财发得太多,活该招惹上一个败家又好生事儿的纨绔侄子,但黄宅里多的是明白人,他们都知道黄老爷是被什么拖垮成这样的。

管家看他丢在一边的信越来越多,晓得黄磊白天的心情势必不会大好,也就识趣地走进一步,要去收拾丝毫未动的早餐。

他端起玻璃杯的手突然被按了一下,转头便看见老爷直起了身子盯住最后一封信,眼里似是凭空被燃了一把火,要将薄薄一张纸燃个干净。

“把牛奶放在这儿,再叫厨房做份scone来,前几天小许做的莓果酱也要一并配上。”黄老爷是留过洋的,高兴时就会要佣人们做些在英国时的吃食,“这面包也别浪费了,做几份三文治备着,下午许是要当作点心。生菜让小吴去买过新鲜的,鸡蛋和火腿要切得规整一些,别再像上次那么邋遢。”

管家一一点头应了,心里却本能地生出丝警惕——自他们和黄氏合作以来,很少见黄磊这么有兴致了:而那每每能让他提起点精神的,还只有张老板隔三差五来唱的堂会。

于是他趁着收拾托盘的时候瞄了一眼他们早已拆封过的信件,黄老爷只眼角里无喜无怒地斜了一眼,又将目光转了回去,在右下角的那单字署名上流连:“还有,去给孙少爷的报社去个电话,要他今晚回来一趟。”

“孙少爷明天下午便回府为您祝寿了,老爷不用急这一天半载。”

黄磊这回侧了头,赏了管家一记颇凌厉的瞪视:“看来是我素来高看你们了,真当贵处无所不知百无一漏。”

他把手里的信纸丢在床边柜上,缺了血色的苍白指节在那“渤”字上敲了几敲。

“事到如今,黄某人也没什么好避忌的。你们不妨去仔细探探底,好知道这黄渤教授是我的什么人。别在后日寿宴上怠慢了他,弄得大家都不高兴。”

第一章 完

TBC

评论(1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