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尬故事——《这个还叫小片段》END(白昊现代AU)

小片段好久没出现了!大家鼓鼓掌欢迎一下这次比较难产的它!!

以及我是不是说过这一更可能有肉?

所以虽然这是一个可以肉的场景,但是全文是没有肉的,我成功地诠释了可能这个词了呢!【被打

那就,随便看看吧w

情节是白昊第一次w

正文:

白元芳见过岳昊最脆弱不堪一击的时刻,是在他们两人终于决定把彼此睡了的那个晚上。

他在那之前断断续续照顾了他男朋友将近半年,从对方手里夺走的从酒瓶到刀片再到玻璃碎片应有尽有。可哪怕当时岳昊再如何满面狼藉双目赤红,小白都只懵懂觉得自己像是在痛心于一头困兽的挣扎和自伤,他非常心疼人家还因此对自己的孪生哥哥气到难得想主动打人,可是他从未觉得岳昊是可怜的。

直到此刻,他手忙脚乱地从对方身上让开躺回到他身边,而他的男友大口大口地做着深呼吸浑身肌肉紧绷得像要下一秒就彻底垮塌,可是还硬撑出一副笑意,像是在徒劳地掩饰已经开始皲裂的平静伪装。

“怎么了小白?”岳昊近乎是慌乱地发问,“我刚弄疼你了?”

白元芳嘴拙,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近乎荒谬的问题。他着急又呆滞地牵起了身边人稍稍发颤的手握在掌心里,想告诉对方他刚才的推拒无力又虚弱根本不会伤到自己。可是小白脑子再笨,也知道这不是他们两人想要的答案。

他第一次触碰到了这个不再张扬真诚的岳昊最致命的伤口,二十多年过于顺遂单纯的生活让白元芳也开始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自己内心的慌张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自己看到岳昊这般痛苦后的愤怒与他从不熟悉的酸楚。

所以这个过于单纯的年轻人只会更加笨拙地亲了人家的手指,然后紧盯着对方开始闪躲的眼睛不敢眨眼:“岳昊,你看看我嘛?”

岳昊没有立刻抬眼,可是他听出了白元芳句子里的恳求。这个小男孩在任何时候都只会直呼自己的名字,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最亲密无间的时刻,从他口中蹦出的永远只有“岳昊”这两个字。

没有昊哥,没有昊儿,没有亲昵虚假的爱称,只有自己的名字和背后坦坦荡荡毫不遮掩的情感。高兴时便带笑,恳请时便低落。

这一点韩——秦欢便做不到,岳昊用力地咬了嘴唇自罚,不能再将他与秦欢比较了,秦欢不配。小白有一颗赤子之心,它不能被这样怠慢。

然后他被自己咬出血的嘴唇就被轻轻抚摸,这回岳总终于抬起了头撞上依旧炽热的眼神。白元芳担心地看着他傻笑,手指动作轻柔得让自己都觉得发痒,岳昊想起自己弟弟一直在抱怨他室友从小习武的重手重脚,还想起曾无数次亲眼见证过对方的粗枝大叶。

白元芳在自己面前平地摔过、撞门上过、胳膊肘磕桌角上过……他连切个菜都有断指的风险,身上因冒失造成的伤痕早就多到让这个一向心大的年轻人毫不在意的地步。可他从未弄疼过自己一次。

自己胳膊上的疤曾经都是血淋淋的伤,而白元芳料理了其中的2/3。岳昊还记得小白被扎破手心的鲜血居然能一点都没有沾上裹住自己伤口的白纱布,他那时差点溺毙于痛苦和恨意之中,现在回想起对方与此刻无异的微笑岳总的感激里开始掺进了逼他要落泪的酸楚。

“是不是有点疼啊嘴?狄仁杰以前老撕唇上的死皮然后疼得嗷嗷叫要我给他拿点润唇膏。”

“这他老毛病了,改都改不掉小时候撕得还厉害,好几次还拿满嘴血过来吓唬我。”

他们就这样在床笫之间谈起共同的亲友,谈论他弟弟能让岳昊放松,这是小白难得靠自己的推理能力总结出的规律。他现在一下下拍着他男友的肩膀又时不时小心翼翼地抚摸对方弓起且依旧有点僵直的脊背,白元芳什么都不去想去顾,他只盼望能让面前这位才俊重新柔软下来甚至还能发自内心地朝自己微笑或是恸哭。

当眼前出现岳昊后,心无旁骛对小白来说简直易如反掌。他条件反射地想凑上去亲吻舔舐那个伤口,可是对方眼里的惶惑和愧疚如同房间里的大象,藏得蹩脚也无处可藏。白元芳的单纯在此刻也没有突然变得复杂而细心起来,他只是想着心上人的疼,就把自己的胳膊伸了过去:“那这么疼的话就不要去咬它了!你可以咬我胳膊的!”

岳昊看看面前的手臂又看看他大义凌然得可爱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笑容像是给他年轻的小傻子莫大的鼓励,他此刻笑得更傻更坦荡,手也伸得更起劲了点。

“坏毛病而已,不用惯着我的。”

“我没有惯着你啊?让你接着咬自己才是惯着你呢不是嘛?”

岳昊笑得更加开心了点。小白因此高兴但也茫然了起来,他伸手继续小心翼翼地触碰那上扬的嘴角和弯起的好看眉眼,动了动嘴唇还不知道自己想说些什么就被突然凑上来的人吻住了唇。

岳总的这个吻有好几分决绝的色彩。他用力地紧闭眼睛又用力地要去和小白交换彼此的呼吸和气息,伸手去搂对方的脖颈但手指又不争气地在颤抖。从小到大岳昊最擅长的就是逼自己去克服内心一切会阻挡自己的情绪,他在遇到秦欢前可以做到所向披靡无所畏惧,那他现在也自然可以完全无视心底环绕不去的阴影和惶然。

他必须做到。

然后小白终于回吻了,这个理应血气方刚一撩就着的男孩子非常温柔地用舌头濡湿抚慰了那处唇上的伤口。他的手在岳昊的腰背上安慰地上下揉抚,然后他便结束这个吻,将绕在自己脖间的手摘下来重新握在手里,低头一下下亲着指尖,非常不好意思地开口:“那个什么……,我们要不换一天再试吧,我好像不、不太行今天。”

岳小总裁一言不发地低头看了眼对方的下面,再抬眼时表情已经有些着急:“小白,我刚刚真的不是——”

“没没没,岳昊你不要误会啊真的是我的问题,我今天白天赶作业太累了,这个脑力耗完了体力也不太好了,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你千万不要说出去啊。”

白元芳撒谎的时候脸上的坦荡荡会比平日更加变本加厉,此情此下就更显得义薄云天。这让岳昊在焦急的同时又克制不住笑意,于是在再次笑出声后他发现自己终于不再感到害怕。无论是旧日阴影,还是怕失去现下的恐慌,都在小白强行的坦诚里烟消云散。

“你还会撒谎了啊?”

“啊?我没有撒谎?真的没有撒谎!岳昊你要信我呀!”白元芳一脸无辜地松了口气,然后笑得更开心了点。他像一条小狗一样凑上去,亲人又热切地吻了岳昊的额头,鼻息喷在岳昊的眼睛上让他有些发痒,“诶你笑起来真的好好看啊,你说你明明跟狄仁杰长得一样,但你比他笑起来好看多了!”

岳昊把脸埋进对方的肩膀,隔着衣服也亲了一口对方:“那既然不想做就睡觉吧。”

“那我能抱着你睡嘛?”

“小白……”

“啊怎么了?”

“谢谢你啊。”

肩头的湿意让白元芳本已放下的心又唰地吊了起来,他心急如焚又提心吊胆却只会傻乎乎地揉着岳昊的头发再拍拍他的背,本来就不太会说话的舌头更像是打了个解都解不开的死结,只能轻声地叫了几声对方的名字再问个傻问题。

“我又什么都没做,你谢什么啊?”

他的男友这时才抬起头来,脸上没有湿渍和泪痕,只有一个白元芳许久未见过的笑容,非常的意气风发,非常的岳昊。

“还能谢什么?谢谢你是小傻子白元芳啊。”他难得说了句小白听不懂的话,发现自己脸上再无芥蒂的笑容终于没了消失的理由。

END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