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尬故事系列——《求婚篇》END【名狄&西涯xover,现代AU,方狄/白昊/涯双/前欢昊】TBC

这篇本来是情人节特辑的
所以不是太尬太好笑,但应该比较腻歪w
bdsm和尬故事都是用来给我调整情绪的,调好了才有劲写字里行间啊23333
希望能搏诸君一笑OwO

正文:
1.
求婚这件事,有时候最缺的不是天时地利人和,而是当事人的一点点勇气。很多人为了这在他们眼中最为重要的一刻提前构思加策划安排了好几年,偏偏就是提不起最后的那一点点胆儿将那个宏大计划付诸现实,最终只能拿准备不周当借口,一拖再拖三拖四拖最后活活拖到分手,然后在狐朋狗友面前哭嚎着为什么当初不能稍胆肥一点。这种走向虽然致命然而常见,基本上十对功亏一篑的情侣里九对都败在了这个剧情上。

然而白元芳这个人仿佛天生自带了反套路人设一样,世事人情到他手上往往会翻个面儿来。就比如求婚这件事,天时地利人和他一概都没有,在拿出手机发消息时白家的蠢儿子只有一肚子被酒壮得要膨胀上天的怂人胆。

见过交往没半年就求婚,还是拿微信求婚的么?

2.
狄仁杰这次见到了。

3.
方起鹤手机提示音响的时候他正搂着狄仁杰在沙发上看一部无聊至极的悬疑片。他一向对这种垃圾片子兴趣全无,无奈他心智未全开的男友就有这份纠错的劲头,智商超群的方精英只能心甘情愿给对方当人肉抱枕顺便揩两把油当做报酬,在今天这种闲到发慌的时候还兴致大发地和他老板弟弟一起挑刺。

结果两人刚开完一轮嘴炮消停一会儿时就有人给方起鹤发了条微信。他侧过头看了眼后颇有兴趣的挑了挑眉,破天荒地坐直了身体滑开了锁屏。正瘫在老方怀里当废人的狄仁杰也觉得不太对劲,于是撑起身凑过去光明正大地侵犯自家男票的个人隐私。

花了两秒读完信息后他抬头看了看方起鹤,又低头再读了一遍,然后又抬头看了看方起鹤。

“你和小白这进展……曲速啊?”

4.
屏幕上一句“我要和你扯证!!!”气如破竹,配上白元芳那个咆哮的哈士奇头像简直效果超群。

方起鹤斜眼看了看快要绷不住还假装一脸寒叶飘零凄凄切切的狄仁杰,伸手捏了他的脸:“脑洞够大啊,怀英。”

“这不都木已成舟了嘛,你看看人家都求婚了,我和我哥怎么这么惨我们岳家就是这遇人不淑的命唉呀呀呀……!”

“那照你的意思,我该答应咯?”

“不知道,不想说,不要问我,我心如死灰了。”

看着狄仁杰一个人在这边实力尬演怨妇自我陶醉得不得了,方起鹤知道此时此刻只有一个办法能堵住这张开始没皮没脸的嘴了。

5.
做事一向不拖泥带水的他也立刻照做了。

6.
“还玩吗?”

狄仁杰喘着粗气从沙发上爬起来坐好,揉了揉下唇后白了身边人一眼:“没劲,你就跟他说真心话大冒险别瞎玩小心被我哥罚跪键盘呗。”

“哦,你就这么肯定不是他发错了?”

“发错?他还能发给谁?”狄侦探满不在乎地说完后突然顿了顿,随即猛地跪坐起来两眼放光,“卧槽他大爷的不会吧??!”

“怀英,注意措辞。”

“这两人才他妈几个月啊?”

“岳总之前那任倒是谈了三年——”

“行行行知道你意思了别提那人膈应我成不。”狄仁杰现在想到秦欢还是会感到头皮发麻一样的尴尬,“可我看小白最近也没什么大动静,他总不会傻到真拿微信跟我哥求婚吧?”

“你那位白同学的智商,我也是有所领教的。”

“所以……?”

方起鹤摸了摸自己的刘海,比较客气地回答:“这种事还没傻到他的极限。”

“唉……两个小傻子谈恋爱,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狄仁杰泄气地嗷了一声,葛优瘫进沙发背里。他男友揉了把他乱糟糟的头发,凑过去亲亲他的耳朵。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还玩吗?”他在对方眼前晃了晃自己的手机。

7.
方起鹤看着面前这双乌黑好看又略有些鸡贼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一扫方才好像被人放了气般的颓废。

“玩啊!”狄仁杰一把抓过手机开始精雕细琢起回复的语气,“这种助人为乐的好事,我干嘛不玩?”

8.
那边跟自己一群狐朋狗友喝到七八分醉的白元芳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发错了消息,他的微信一向不知道该如何备注,偏偏最近岳昊公司要做一个线上项目所以他们几个高层的头像都一模一样,于是等到那边的消息来了后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发错了人。

作为从小生活环境和人际圈都非常优渥的白家老大,白元芳从来就不会后悔过自己的言行,对他来说做了就是做了,犯了错就努力弥补,在没觉得自己犯错就继续持之以恒地头撞南墙直到把墙撞塌。

所以哪怕之前他的微信求婚完全就是被那帮朋友撺掇出来的豪气干云,这股胆大包天的勇气在等对方回复的过程中也非常持久地没有任何动摇。在屏幕姗姗来迟地亮起后周围的围观群众个个都比他更紧张,只有小白同学非常爽快地直接点开就看根本没给自己和他人一个走内心戏的时间。

“小白?你在玩什么游戏么?”

“没有!!我认真的!!我要娶你你嫁不!!”这几个字打得啪啪作响,喝高了的年轻人在此刻很有自知之明地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酷炫最干脆最有男友力的男朋友。

“嫁什么啊,都是男的,再说天朝政策还没开呢。”

看着自家开始扯走话题的男友白元芳索性按了语音用分贝彰显自己的诚意:“那我们就出国扯证!!你答应不!!!反正我这辈子就你了岳昊!!!这次你不答应我下次继续求!!”

9.
狄仁杰皱着眉把手机拿远了点,看了看身边同样不堪其扰的方起鹤。

“他特么还真挺喜欢我哥的,喊那么大声不怕扰民啊?”

“那你要语音回他么?”

“我得准备一下,虽然听声音这哥们儿八成喝高了,但小白好像对我哥声音特别敏感,我怕诓不过他弄巧成拙。”

年轻人一脸认真地说完后站起来嗷呜了两嗓子又唱了半首香水有毒,原地深呼吸完十次才从憋笑的人手里接过手机,还不忘用眼刀剜对方一眼。

“小白,咱能明天再聊么?”

这一句简单的回避愣是被狄仁杰说出了三分羞涩五分宠溺两分无奈,方起鹤印象深刻地给他鼓了鼓掌后一把将他拉到自己怀里。

“怎样?听不出区别吧?”

“不知道,岳总从来没有这么跟我说过话。”

“那当然,作为他手下一个小员工,方先生你享受不到小白那种待遇的,可别有心理落差啊。”

小员工把脸半埋在他老板弟弟的颈间,很是享受地闻了闻对方惯用的香水:“我享受的,不比他差,怀英不必妄自菲薄。”

狄仁杰则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非常徒劳地掩盖一下自己没见过世面开始咚咚乱撞得有点丢人的心跳声。

10.
接连收到的两次回复都是搁置问题,围观的朋友们已经开始劝当事人之一稍安勿躁来日方长不急这一时不要尬求,然而小白倒真的是越挫越勇。他把运动衫的袖子往上一挽后又换成了打字,表情倒是非常配合地真诚了起来。

“你没在拒绝我吧?我脑子笨,你要是不想的话直说就好!!”

这回对面的消息晚了很久才发来,像是也经过了很深刻的思想斗争一般。

“……没有。”

然而白元芳的一声欢呼还卡在嗓子里没说出来,下一条消息立刻弹了出来,开头的“但是”两个字在这个语境下格外触目惊心。

“但是你刚才发条微信求婚,我一下子没吃准你是不是认真的。”

卧槽?对啊!!谁会拿微信求婚啊?!!又不是已经交往了十年八年扯不扯证没两样的情侣,自己怎么这么混蛋啊?!

白元芳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很有诚意地往自己脑门上招呼了一下。

“我的锅!!!你说!!你想要怎样的求婚!!!我再好好求一个!!!”

“??”

“大晚上的我哪想得出这个啊?”

“没事!!你随便想!!我肯定都给你整出来!!!不整出来我不姓白!!”

11.
方起鹤很少见自家男票如此兴奋过,他在自己怀里一刻不停地扭来扭去时不时还笑成狗,盯着手机两眼放光迫不及待的傻样和他们家以前养的猫在饭点时的样子如出一辙。

“哈哈哈!!这小傻逼果然上钩了!!”

狄仁杰整个人都散发着奸计得逞的狂喜气场,他老不客气地给了老方胳膊一巴掌:“快跟我一起想想那种恶俗又麻烦的求婚方式!叫岳昊克扣我生活费哈哈哈哈遭报应了吧!!”

对于这位年轻有为的侦探的啃老恶习方起鹤已经没有兴趣再去吐槽了,他把自己手机拿过来看了眼后耸耸肩随口说了几个他印象中可以触发尴尬癌晚期的场景:“放烟花?或者是当众摆蜡烛求婚。”

“烟花这个可以岳昊心智不成熟还挺喜欢这个的,摆蜡烛听上去不像是老哥的风格, 我给他换成玫瑰花吧花收拾起来还麻烦。”坑哥的弟弟不是很满意于这有限的成果,在怎么捅老方后者都表示无能为力超出他知识领域后他只能随便点开一个视频app,输入关键词后从高到低看了几个视频寻求灵感。

在说了不下五十次“卧槽”和“辣眼睛”后狄仁杰终于一拍大腿在那两个稍显平凡的提议后又加上一项:“再加个快闪,我不信尬不死我哥。”

“白元芳知道快闪的意思?”

“你这也太小瞧他了,”小白的好室友咬着嘴唇又开始认真坑人,“他还特喜欢这个,非常符合他人设。”

方起鹤难得在两人合谋干的坏事里担当了一回捧哏和围观的角色,虽然他本人性子一向是对外人的事情没有半毛钱兴趣,奈何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狄仁杰对八卦隐秘却浓烈的热爱导致他现在竟然也生起了几分想要合伙看热闹的冲动。

所以为了让这场热闹更加好看一点,他很是无辜地贡献了一点自己的看法:“依你来看,白元芳会是那种一鼓作气一定要在今晚求婚成功的性子么?”

狄仁杰缓缓抬头看向他,眼睛亮得有点吓人。

12.
“你相信我,”他缓慢地回答,“他就算不是,这次也会是的。”

13.
“我是真的没想过这种事,我都没见过身边人求婚。”

“我怕我想出来的都不靠谱。”

“不怕!!没啥不靠谱的!!!你要啥我都给!!你要月亮的话我现在就托我航天局的哥们儿想办法!!”

“乖,别这么亢奋,都这么晚了你也准备不了啥好东西,快回去睡觉去。”

“再晚都能准备!!我可能耐了!真的!!”

“行行行你是能耐,可你再能耐人家花店不开门啊。”

“快回去吧真的,你这样我怪担心的。”

“不担心!!不就是花么!!我肯定搞得到!还有啥!!”白元芳难得读出了潜台词,高兴又不依不饶地耍起了无赖。

这回对面回复的又是语音,小白有些晕乎地凑过去听,他岳哥的声音似乎因为无奈而低了几分:“你自己说还能有啥,求婚不就送送花放个烟火顶多了,我们又不比外国玩什么快闪,你要是真想求婚明早清醒了再来,现在听我话快回去睡觉,知道没?”

“花!烟火!快闪!简单!!都知道了!你等着啊!”

白元芳高兴地把手机揣回了兜里,一高兴又喝了半瓶酒。他转过身有点费劲地点了点房间内还比较清醒的哥们儿,满意地一拍桌子:“哥几个,先陪我买花去!”

14.
岳昊今天一整天过得非常非常累。

他最近一直在忙一个比较大的项目,结果今早一进办公室秘书就告诉他宣传部门那边出了点幺蛾子。他花了一上午加大半个下午才搞定这个突发事件后发现自己本该处理的事情居然一件没动,于是只能以身作则地留下来加班到快凌晨才离开公司,好不容易回了和小白一起住的公寓却发现自己没带钥匙,敲了半天门没人开后他过于疲倦的大脑也给不出什么机智有效的建议,他只能叹口气把车开出市区朝前几年和韩欢——秦欢——在城郊买的别墅驶去。

这套房子虽然地段好装修棒占地面积大可毕竟也算是伤心地,自从两人分手后岳昊还真就是没再回来过。这次勉强回来凑合一晚上,打开灯后却发现当年的狼藉不仅没有收拾过还在时间的摧残下变得更不忍卒睹,岳昊本就疲倦不堪的内心好像瞬间又被压了个秤砣。

他随后把包往茶几上一丢,拉开罩着沙发的白布就往上倒了下去。灰尘的味道呛得他咳了半天,但总算是彻底盖过了这客厅里在那三年里积攒的所有气味,岳昊几乎是内心毫无波动地就这么昏睡了过去。

15.
五分钟后他就被外面震耳欲聋的炮声吵醒了。

起床气随着睡眠质量和疲惫度会有大幅度变化的岳总裁咒骂着从沙发上起来朝外走去,不管是哪个煞笔在外面撒欢也不管他是什么理由,ta这次绝对算是撞在自己枪口上了。

一把拉开房门后岳昊气壮山河地吼了一声:“哪家煞笔大晚上不消停啊?!!”

16.
然后他发现这群煞笔不仅是在他正门口放鞭炮,而且领头的那个煞笔他还特别熟悉。

因为那是他自己家的小煞笔。

岳昊面对白元芳的时候往往会比对待旁人甚至比对待他弟弟都高好几倍的耐心。此刻他深呼吸了一口鞭炮炸出来的雾霾,竟也能冷静地微笑发问:“小白,凌晨三点跑到这里来在我门口放炮,你是不是他妈又喝假酒了?”

被淹没在炮声和烟雾中的小白像条亢奋过度的小柯基一样蹲在地上抬头看他,咧开嘴笑得没心没肺完全没发现岳昊的黑脸和他那帮兄弟们的惨淡脸色。

“你要的烟花!我给整来了!”

17.
烟花?哪有烟花?

我要过烟花?

我要那玩意儿干啥?

岳昊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18.
白元芳在锲而不舍地把手中的两串二踢脚都放完后从背后掏出了一把看上去蔫儿的不行的野花,颠颠儿地跑过来把花塞进了他手里:“你要的花!我也给摘来了!!”

这花虽然蔫儿,但也确实好看,而且确实像他们市区那套房子的邻居家里那株养了好几年的兰花。

岳昊攥着它的遗体,心已经凉一半了。

而为了让他的另一半心凉得更快一点,白元芳很是时候的打了个不响的响指让他的朋友从挎包里掏出了大功率音响和电脑。

然后那帮直男朋友们继续维持着那些半青不紫的脸色在他的指挥下随着婚礼进行曲的节奏零零散散地挥舞着上肢。

再独栋的别墅也是有邻居的,荒郊野外本来声音就传得广,随着周围其他住户的灯一家家亮起,岳昊真心实意的意识到这里真的不能再呆了。

“你要的快闪!也搞定了!!这次是不是很有诚意!!”小白清醒的时候就不太会察言观色,喝高了更是耿直到置生死于度外的地步。他对着岳昊马上就要发飙的脸笑得特别开心,自顾自地把最想问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那你现在能不能和我去结婚了??!”

19.
岳昊的心唰咚一下又热回来了。

20.
“我要是不答应的话,你是不是打算一直让那群哥们儿杵这儿?”岳小总裁靠在门框上朝白元芳身后那群已经很讲义气依旧在试图摆出pose的兄弟们扬扬下巴。

“我不知道!”对于计划外的问题他的男友也很实在地给出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这么多都是你一晚上搞出来的?不嫌麻烦?”

“只要能让你答应!!”

“你觉得我现在要是不答应的话,你那帮兄弟能让你好过么?”

“大嫂英明!!!”

整齐划一的呼声把岳昊吓得差点原地起跳,他无奈地朝其中的一人示意把录音机关掉,然后结结实实地亲了白元芳一下:“那我答应你了,我和你结婚。”

21.
在一大片欢呼声中,求婚成功的小年轻嘿嘿笑了两下,bia唧掉到了地上。

22.
第二天中午才醒来后白元芳发现自己躺在岳昊以前家中的那张大床上,因宿醉而隐隐作痛的头脑比平时更不好使,他真情实感地担心起自己魂穿到了那三年里秦欢身上的可能性。

所幸推门走进来的岳昊那一脸心疼智障的温和眼神打消了他的疑虑。

“不好意思啊,昨晚散伙饭喝得多了点,你把我接这儿来的嘛?”

岳昊不接茬也不说话,只是带着笑一步步走过来坐在他床沿,白元芳挠了挠头发不由自主地看着对方傻笑,然后笑着笑着他就依稀想起了昨晚的那一大片混乱。

“那……那什么……岳昊,我昨晚干了些啥事儿你能告诉我不?要是损失太惨烈的话我肯定会一个人好好善后的绝不对坑到你的你放心!”

22.
“怎么刚,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床边的人凑过来轻轻戳了戳他脑门,“但是你昨天晚上像个神经病一样撒着酒疯跟我求婚了。”

白元芳的心头一回慌到咯噔一下,旋即疯狂地上下起来:“那……那你答应了没?”

他的总裁男友——现在很有可能已经是未婚夫了——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盒丢到两人中间,然后朝他伸出了自己的手,笑容难得回到了很多年前的飞扬跋扈。

23.
“没戒指的求婚我是不想答应的,所以你现在再求一次吧。”

24.
白元芳把戒指颤颤巍巍地套在自己爱人的手上,发自内心地感谢那帮把自己往死里灌的小直男们。

《求婚篇》 完

——一些晨(wu)间对话——
“所以我昨晚微信其实根本没发过你任何消息?”

“反正我是什么信息都没收到过?”

“那是谁跟我说你又想要烟火又想要花还想要来场快闪的?”

“……你给我放的是鞭炮,花我估计是老张家掐的,快闪我都懒得吐槽了。”

“而且我也没要过烟火花和快闪,我不喜欢折腾的。”

“可你这么暗示我的呀?

“………把你手机给我看眼。”

“…………”

“…………”

“???这什么意思?是方起鹤给我支的招助都攻啊?”

“方起鹤?支招?呵呵,来小白,把我手机给我。”

“呵呵,喂喂喂喂什么喂,狄仁杰,你现在可是厉害了啊!!方起鹤都管不住你了是吧?!……行了别说了,下个月生活费你就别想了,让你家老方养你个废人吧!……老方你也是,我还以为你对小狄挺有一——我干嘛告诉他?!就知道唯恐天下不乱还不学——卧槽小白你把手机还我!”

“喂!方起鹤对吧!谢谢你啊你给我的招真好使!!我们马上就要结婚啦你到时候求婚我也给你当助攻啊!!诶好再见!!”

“他挂电话了好像说要忙——诶岳昊你干嘛看着我啊我脸上有东西嘛?”

“小白,你是不是真的有点傻啊?”

“诶嘿嘿,我也可喜欢你了。”

——晨(wu)间对话 END——

TBC

那么问题来了,小白怎么会知道岳昊住到别墅去了呢?
A.他们俩心有灵犀
B.小白有灵敏的直觉
C.小白在他们自己家门口尬求了一遍被人赶出来后锲而不舍地想去别墅那里碰运气
D.作者写忘了出bug啦QwQ
答对的读者可以获得作者的大力褒扬一个噢OwQ

评论(1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