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说咋整【煜爱身体互换AU】

设定如图w
是之前西涯播出的时候答应微博上一个妹子的梗w
现在写了个一发完的小段子就当情人节礼物吧w
我并没有很细地打磨这篇,大家也就当看个乐子得了w

已经脱单的我真诚地送上一个迟来的祝福hhhhhh

正文:
“………这他妈是不是太超现实了点啊??”
“世界上倒确实是有很多事情是科学解释不了的。”
“这他妈已经超过科学范畴了吧张本煜?!卧槽韩剧都没这么玩的!!”
“韩剧有啊,事实上很多剧都有,网文也有互穿这种题材的,好像有段时间还是挺火的,之前那个你的名字不也是这个主题的。”
“我要知道这个干嘛?!你说现在怎么办吧?!”
“我觉得吧小爱,不管接下来怎样,你先不要急,先拔出来再说。”
张本煜看着压在身上的自己这张再熟悉不过的大脸突然露出了小爱特有的炸毛害羞表情,强装出来的冷静也差一点就破功了。
小爱躺到他旁边后从床头柜上摸出了一盒烟,给自己点了根后别过头把烟盒和打火机朝身边的人那儿一丢,非常坚决地不去看他。
两个人在烟雾缭绕里低着头看向自己熟悉又陌生的躯干,觉得比互换身体更魔幻的事情应该就是在滚床单的时候互换身体了。
虽然拜平时看得那些乱七八糟的漫画和电视剧所赐两个人都很迅速地意识到了现状,但在头几秒的茫然里他们还是都留下了自己艹自己/被自己艹的可怕阴影。
所以现在他们就像那种男科医院广告中经常可见的夫妻一样背对背侧坐着,谁都暂时没有勇气多看对方一眼。
在手里的烟快燃到尽头后沉不住气的小爱再次发难,尽管说话时那把很有张本煜特色的低沉嗓音把他自己吓了一大跳:“这情况估计医院他妈也不收吧?”
“一般按照剧里的套路,我们要么睡一觉要么完成之前未竟的事业后就能恢复正常了。”本煜顶着小爱那张头发凌乱的脸说得异常诚恳。
身体的原主人听完后燃起了一丝将信将疑的希望,他条件反射地转头去看人家,结果瞬间又红着脸炸了毛。
“那什么小爱,你稍微克制一下,我这张脸红起来的样子有点禽兽。”
“你他妈,先穿上衣服再跟我说话。”
本煜低下头拉开被子往里面看了看,然后继续非常诚恳地拒绝:“你好像还硬着呢。”
“硬着怎么了你也硬得跟木头一样啊?”刘小爱梗着脖子不甘示弱,直接一把掀开了自己这边的遮盖,“你自己看看,硬得绝对比我厉害啊张本煜。”
“那是因为你里面舒服。”
“你滚蛋!”
“我过会儿再滚。”张本煜顺口安抚的同时又没怎么敢抬头,自己平时比较平和的面部表情现在突然变得丰富且傲娇,这直视的感觉比审自己演技失常的片子还要耻度爆表。
既然不敢看自己的脸,他只能调转目光盯着自己那活儿了。
唔,从小爱这个角度来看,似乎确实蛮壮观的,难怪平时做那么长时间准备工作都快憋软了人小爱还是会可怜巴巴地喊疼。
人只有在绝对客观的立场上才能真正做到将自己作为客体来审视观察,张本煜摩挲着下巴思觉得自己目前的体验似乎可以解决很多哲学上的疑惑。
然后他的脑袋被自己的手轻轻推开,随之而来的是极不搭调的小爱的怒吼:“张本煜你他妈是自恋还是变态啊盯着我——你——我——反正盯着自己那儿怎么还盯到眼睛发直了卧槽,不要拿我这张帅脸做这么痴汉的表情成不?”
没错,他被张本煜身体没消退的欲望折腾得有点烦躁不说,方才还目睹了对方用自己那双眼角还泛红的眼睛紧紧盯住老张下面的全过程。刘小爱看着自己的脸露出了一种蜜汁饥渴的表情,一时也不知道是该打上去还是该扇现在自己呆的躯壳几个耳光权当还击。
“烦死了,我去冲把凉水澡再说。”
小爱越想越烦用力揉了把头发后从床上跳了下去,然后因为不适应现在身高的缘故踉跄着差点摔在地上。
张本煜坐在床上非常关切地看着人家的一举一动:“诶你当心一点不要磕着碰着啊……洗冷水澡的时候要注意保暖不要感冒了我最近还有好几个通告要赶——”
对方之前胡乱扔在地上的T恤被丢到了他的头上,本煜把它拽下来后看着只穿着条松垮睡裤的自己——小爱——特别不爽地抱胸站在面前。
“你也给我把衣服穿上,明天一堆配音任务呢嗓子要是哑了信不信我拍你的裸照发微博!”
“……有腹肌的感觉不错吧?”
小爱低头看了看属于人家的腹肌,不得不认命点头摸了摸:“你怎么练出来的……?”
“为了拍戏练出来的,还能怎么练。”本煜看到眼前自己的脸正深思熟虑般揉捏自己的腹肌,觉得这个场景还是太过魔幻。他男友捕捉到他的窘迫后突然起了点坏心,马上用他的脸扭出一副无比自恋的表情准备拿手机自拍几张。
“来来来张本煜我帮你红啊。”
于是为了报复+制止自己莫名其妙上头条,本煜非常熟练地捏了捏现在这具身体腰间的软肉。
“小爱你还真有点长肉啊最近?刚刚艹你的时候还没觉得呢。”
果然后者立刻甩了手机嗷嗷叫着扑了过来:“你他妈不许趁机玩我!”
“你直视一下现在的状况,我还真没有兴趣玩我自己啊。”
本煜灵巧地翻滚到一边避免被自己的体重袭击,然后他的手指犹豫了一下后就往下探去握住了自己的——小爱的——下面。
“张本煜!!你还要不要脸!!!”要不是舍不得自己那张帅脸刘小爱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把对方这个没脸没皮的揍成狗,“你手给老子挪开!”
“唔?你以前从来没帮自己弄过啊?”
“……你他妈觉得那可能嘛?!”
“小爱,我们来冷静一点分析这个形势。”张本煜一边有点费劲地按住乱动的对方一边告诫自己日后千万不要傲娇不然肯定会被当成家暴渣男,“就像我刚刚说的那样,想换回去的话可能是有触发条件的,而且你不觉得触发条件很可能就是继续把床单滚完么?”
“不觉得!”
“那至少值得一试吧?”
“我他妈可不想日自己!”
“你以为我想嘛……”张本煜闭了眼脑补了一下两种情况,觉得每一种都很难接受后更加坚定了现在的想法,“所以我们就不如,diy一下?”
爱总难得地噎了一下:“你详细定义下diy?是我搞你还是我搞你?“
他完美地将两个不同的指代用音调表现了出来,但被诘问的对象还是沉默了一下,然后小爱看着自己脸上露出了极不匹配的“一肚子坏水儿”表情。
“你觉得那种好接受?”
“哪种都不好!”看着面前这张脸被迫露出这副不安好心的表情刘小爱一下子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终于狠下心肠把垫子砸到这帅脸上。“我先去洗澡你再去洗!我就不信这邪了!”
知道自家男票又炸了毛犯了脾气,本煜隐隐有些后悔没有及时抓住机会调戏到底的同时也识相地放弃了之前的念头。他老老实实地套上了边上的T恤,但还是趁小爱转头找毛巾的当口又飞快地摸了摸现在身体的胸。
嗯这个动作大概在任何其他人眼里都十分变态,但是让他舍弃这么绝佳的上下其手的机会,张本煜还是觉得略亏。
然而当他看到自己的背影有些磕磕绊绊地朝浴室走去的时候还是非常担心且尽量语调无辜地提了一句:“小爱,这要是明天换不回来的话,你可得替我去上打戏啊。”
这个高大的身影明显顿了顿,刘浩在把门甩上前不情愿到恶狠狠地补了一句:“反正今晚先睡,明早没换回来我他妈就算要把自己艹翻也干,行了吧?”
老张同志笑眯眯地表示以自己的身体素质来说早上一般艹不翻小爱,但艹哭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还是很期待被你上一次的。”
而浴室里开始冲凉的人甚至都不怎么想还嘴了。
——————————————————————
在闹钟响了第一遍的时候刘小爱就已经醒了,但他掩耳盗铃般地闭紧眼睛不想去面对现实。
张本煜则非常耐心地等到闹钟响完第三遍后才关了它并把背对自己的人尽量温柔地扳了过来。
刘浩在内心喊了一万遍的老天保佑,都没能阻止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爱,我们现在可能真的得比较严肃地考虑一下上下问题了。”

END
【应该是不会有后续了w一个逗乐的段子而已w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