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30天试用期【高语/报告老板奇才小编剧】(二)TBC

虽然这篇更得慢,但是每次更新的量多呀w
所以就原谅我的频率吧w【被打
本篇有一丢丢柯墨柯,就不打tag了w
正文:

二.
“行了行了马上开门别敲了行不……”罗宏明用力锤了锤宿醉后仿佛爆炸的脑袋,眯着眼睛一脸痛苦地开着门锁。他往常只有菁菁才会上脸光临的狗窝连着两天被人敲门敲得门板要穿,有两个分手都分不利索还和对象一样轴得不行的哥们儿就是这点要命,一旦感情出现危机他永远都会莫名其妙变成三夹板和传话筒,说不定到最后还两头都不讨好。子墨那次分手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还没消退呢,没想到现在他一向情路稳定的浩哥也给他来这出。
唉声叹气地拉开门后罗宏明对面前的大高个一点都不意外:“就知道是高哥你,要进来不?“
高语穿了身运动服拎着袋子局促地往屋内张望了几眼,这样子还真和刘浩昨晚借着酒劲大肆数落的一摸一样:“没事儿,就是给你们两个买了点早饭,你过会儿……盯着小浩让他吃啊。”
罗宏明接过对方手里的塑料袋打开张望了几眼,发现里面不仅有刘浩吃惯的面包牛奶还有自己尤其钟爱的那家包子铺里的包子。回想起上一次高语帮自己带早饭还是大学时期追刘浩那会儿,一向吃人嘴软的明明同学内心那杆秤已经有丢丢向高老师倾斜了。
“谢谢高哥,就是浩哥现在不在,他去医院看我们一同事去了。不过您放心,医院也不远,小区门口坐12路公交两站就到了!”闻着包子的香味罗宏明一秒钟抛弃了刘浩贴在冰箱上的嘱咐,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他的动向全部据实以告。
这也让高语原先勉强压得住的那点担忧全部翻到明面上来了,他着急地前倾了身子再次越过他家小浩铁哥们儿的肩膀去打量那屋子里的一片狼籍:“昨晚都喝那么多了今早还出去?他怎么也不知道照顾自己啊?”
“呃……那什么,浩哥酒量没我厉害那大部分都是我喝的,他宿醉不严重的。”
“那他秋水仙碱带了么?”
“啊什么?”罗宏明三脸懵逼,“秋水,水仙碱是什么啊?”
高语这会儿已经急得都抓起了头发,他一边再次拿出手机打给刘浩一边开始絮叨:“这是治痛风的药,他昨天晚上喝了那么啤酒今天膝盖绝对会痛的,这平时给他饮食注意得也没可能犯,昨天他又走得急肯定是没把药带上,唉小罗我跟你说这都怨我你说我没事儿我跟他提什么外遇不外遇的,可不就把人家气成这样了吗……你看他现在电话也不接,就算再生气也不能不接电话啊这让人多担心啊,再说了拿自己身体撒气干嘛呀跟小孩——”
“不是不是高哥!高哥!”罗宏明连叫了两声才止住对方的碎碎念,“您对着我再急也没用啊,要是真担心他您索性去医院迎他一下嘛?“
刚刚还气势如虹的高老师听到这话立刻蔫了下来,很是局促地挠了挠自己的耳朵,眼睛也瞥向了别处:“我这不是,怕惹得他更生气嘛……”
“唉其实我也蛮奇怪的,你说你们俩这恋爱谈了这么多年都好好的怎么突然说崩就崩了呢?”
“小浩昨儿没跟你说呐?”
身为耿直的直男,罗宏明没太好意思地清了清嗓子,但还是诚实地坦了白:“说……倒是说了,但呃……没,没太听懂反正。”
高语因为这句话倒是被逗乐般地笑了笑,这种不带任何嘲笑抑或是暴躁意味的友善态度让罗宏明内心对他的评分又蹭蹭地上了好几个等级,并且开始真情实意地怀疑起刘浩的人生选择。
“没事小罗,哥跟你说句实话,其实我当时也没怎么弄明白。昨天晚上小浩在你这儿喝了一宿的时候,其实我也在家里喝了一晚上闷酒,但这酒喝得再多也理不通事儿,还不如过来好好和你浩哥谈一谈,弄清楚事情针结在哪儿你说是不是?”
“说太对了高哥!真不愧是当老师的!看问题太透彻了!”
“诶那真要看问题透彻能把人气走吗?”高语摆了摆手,笑容变得更无奈了点儿,“昨天晚上也是被他吓懵了问了个傻问题,还问他外面有没有人。唉你还别说这根筋岔的时间还挺长,当我猜到他肯定去你那儿的时候这心里还真是唰地一凉——”
“大哥我直的!!!笔笔直的!!!”
“相信你相信你,我这不是当时轴住了嘛。”高语拍了拍对面急得要起飞的小直男,语气突然坚定了许多,“不过现在我是真弄明白了,确实是我的不对。他之前那么多次跟我明示暗示我都当他是在耍小孩脾气只知道哄,这根本就是教师职业病嘛,老把人家当小孩一点都不尊重他。不过既然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我就得赶快改,不然也没资格再追他一次你说是不是。”
这番自省和决心下得让罗宏明快要热泪盈眶了,他把早点袋子勾到手腕上腾出手,热烈地握住高语的双手上下摇晃:“别说了哥,你就勇敢去追,我这次还当你助攻!”
再次获得当年队友支持的高语也是突然信心大增,两个人像是长征会面般握了快一分钟的手后又一次确定了同进同退有配有和的战友情谊。
而在高语告辞前罗宏明甚至热心且义气地送上了去那家医院的详细地图和病房信息,可以说是以非常迅猛的速度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
——————————————————————
“分啊,绝对要分!我支持你分!”
刘循子墨豪气干云地挥了挥自己依旧打着吊针的手,然后大呼小叫地喊起了疼。
刘浩看着这个前几天上吐下泻差点脱水的小导演此刻又活蹦乱跳地重回八卦之神的宝座,有些欣慰的同时也有些想翻白眼:“你给我娴静点行不行过会儿手背再挣出血柯达回来肯定会把我从窗口丢出去。”
“噢他绝对做得到的,超man的对不对~”
“我好心给你送饭就这么报答我啊?”他把手里的保温瓶拧开了一点,食物的香气让他好友的眼神立刻发直了起来,“昨喝了一晚上完了还特意大清早起床给你煮了粥呢,良心呢大波浪?”
子墨一秒乖巧地坐直后朝对方疯狂抛媚眼:“就知道你最好了啦么么哒!被高语那家伙养了这么多年还这么贴心你果然是真贤惠ww”
“刘循子墨啊刘循子墨……你这嘴里怎么就吐不出好话呢?”
“谁说的啊,我刚刚那句分手不就说的挺好的嘛?难道罗宏明那个蠢直男也会劝分不劝和?他不重蹈你们当年覆辙再度被高语收买就不错了。”大波浪病人一脸的痛心疾首诚诚恳恳,都忘记眼巴巴地去张望那壶被重新拧紧盖子放在床头柜的粥了。
刘浩锤了锤开始隐隐作痛的膝盖,看着对方不正经中又透了几分认真的脸,也不禁开始深思起来:“你真觉得我该和他高语一刀两断?没觉得我昨晚做的那些有点太狠太绝了?”
“好来,不急,我来先给你点出一个非常明显的现实:你在这件事情上过来咨询了我的意见对不对?”子墨头发一撩往刘浩那儿倾了倾身子,将自己的情感专家状态搬了出来,“那你也认识我这么多年了,早知道我这个人一向支持一拍两散一刀两段能不劝和绝不劝和的路子了是不?”
“可不是呢你个看热闹不嫌弃事大的主儿。”
“诶对,没错,我就认了。但是问题是你知道答案了干嘛还来问我呢?”
“我不是——”
“你别不是,你先想想再说话。”
刘浩听对方的话沉默了下来,子墨端详了一下他颇有几分回避的脸色决定先换一个话题:“咱们也可以先不管这个啊,我们来看看你为什么要和他分手好伐?”
刘浩揉了揉脸,颇有些疲倦的顶了回去:“不是之前几次和你聊的时候就说过了嘛。”
“对啊,而且我觉得你说的理由特别充分,充分得不要不要的!”大波浪耐心地掰着自己手指给他逐条分析,“我之前就真的,早看出来你们俩之间这关系有隐患了,之前我和我那个渣前任分手原因就和你一摸一样的!”
“滚,那个人渣能跟高语比嘛?!”下意识地反驳完后一向说话三思的刘编剧就有点后悔,所幸子墨也没有揪着这点不放而是继续说了下去。
“没错,人品才学什么的你们家高语确实是要好很多,但是犯的错误的本质是一样的。你跟我说的话已经很清楚了其实,高语他根本没怎么尊重过你对不对?”
“……就,尊重这个词是不是有点太重了?”
“不重啊?这就是问题所在嘛O^O!我跟你说不尊重的表现形式可不止渣男那一种,有时候对你百依百顺大包大揽其实也是不尊重你的个人选择。你说你刘浩一个一米八大高个儿成年人智商正常工作也……也也也能混口饭吃,你凭什么事事儿都要人家帮你做主,你自己早能对自己负责了啦!”
刘浩一听终于有人说到自己说到自己心坎上了,特别兴奋地一巴掌糊在了刘循子墨打着吊针的手背上。他在人家咬着嘴唇热泪盈眶的注视中用力肯定:“没错!就是这么回事儿,我知道你们眼里这都是小事儿毕竟人高语确实不坏对吧,但时间长了我就觉得特别烦躁,感觉自己和他已经没法儿沟通了,人家永远不把你当回事啊。”
“首先说清楚啊,不是你们,是他们,我不要太能理解你的心情哦!”子墨擦了擦眼角的泪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明明那种小傻子或许会觉得这一点问题都没有,他自己还很有可能就是那么对待自己女票的。问题是我们俩都经历过类似的困境——不许反驳,都说了本质是一样的,所以就特别能觉到对方的傲慢嘛。你那个高语他嘛就是那种老是低着头居高临下地跟你说话的不尊重,根本没意识到在一段感情里两个人位置就应该是平等相互的。这种男人外表再怎么嘘寒问暖老娘都是不会稀罕的哼Ծ‸Ծ!”
刘循子墨用撅嘴和一个比刚才更大的白眼结束了这通激情四射的长篇大论,并且在抱胸未果后义愤填膺地单手插了腰。刘浩回味着这通话使劲地咽口水清嗓子,可是开口时却还是干巴巴的毫无底气:“是啊所以我这不是跟你说的那样,那什么,干脆利落地分掉了嘛。”
本以为病床上的人会再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以资鼓励,结果情场老手只是颇有深意地打量了他一会儿后突然变了副嘴脸,朝他的身后大呼小叫起来:“达达!!!我手刚刚抻到了超痛der呜呜呜Q口Q”
刘浩一个触电一样地迅猛一闪,将将避让开了大步走到病床前的柯达。他看着这个肌肉发达的汉子挂着一脸特别喜剧的微笑笨手笨脚地替子墨查看手背的情况,再任劳任怨地拿过床头的保温瓶旋开打算给人家喂饭,一时间觉得自己身上痛的不仅是膝盖,还有眼睛。
“老实交代,你旁边那几床是不是被你这样逼走的?”
“怎么,心里难受啦?”子墨揉了揉柯达的脑袋,笑得有点高深。
“这叫单身狗的怒火!”刘浩一秒反击后确实觉得自己有点多余,于是把带来的一些营养品跟这俩狗男男交代完后就准备收拾东西走人。
结果他刚刚拎起之前挂在椅背上的外套还在到处找自己的包时,就被子墨拉了拉衣角。刘浩有些奇怪地回头发现柯达已经识趣地端着粥跑去窗口那边眺望风景,而自己朋友脸上一贯浪得不行的表情也消了大半,这让他不适应的同时还有点隐隐的不知所谓的害怕。
“是不是还没想通我之前的那个问题啊?”
“啥问题?”
子墨语重心长地拉起刘浩的手拍了拍手背:“你就装傻吧没事儿,但我要点醒你一件事情。你这次明知故问地跑过来问我,其实就是想有人跟你说一声你做的决定没错,可对了。然而以我这个情路不知道比你们这些小基崽坎坷多少的老司机来看,一个人如果真觉得自己做了个特别正确且绝不会后悔的决定,他是没必要去问任何人的。”
“小刘浩啊小刘浩啊……”他老气横秋地叫了几声比自己还要大个一两岁的人的名字,“我之前说的再多那也是我的人生路线,我能做的也只是支持你的每一个决定而已。”
“但要是想吃定心丸想要不后悔,你还是得问问你自己,这日子啊从来没有问出来的,只有一条条岔道自己走出来的噢。”
————————————————————————
刘浩提溜着塑料袋走到医院大厅的时候发现已经快12点了。
他方才满脑子都是刘循子墨最后谜一样的发神经整个人都有点晕乎乎的,现在快走到了医院门口呼吸到了一点外面世界的新鲜雾霾才终于清了清脑子,发现自己不仅腿疼得有些站不住,而且肚子还特别饿。
于是他一瘸一拐地走到了角落里一张比较僻静的椅子旁重重地坐下,一边歇着一边盘算着过会儿午饭是在外面找家小馆子顺便给罗宏明带份午饭呢,还是在医院便利店随便买个面包对付一下。
前一个决定在他腿部的疼痛终于变得明显且尖锐后被立刻否决,刘浩有点追悔莫及地掐着自己的膝盖,决定万一过会儿站不起来的话还是顺便挂个号再配点药来。
正在他有点心疼家里那几盒还没吃完的秋水仙碱时,那几盒药就突然裹在塑料袋里在他面前晃荡着出现了。
刘浩有点被吓到地往后一退,抬起头后第一眼看到的是高语那个经典的“虽然我很焦虑但我还是要冷静”的扭曲微笑。
第二眼就是他脸上的小小淤青。
刘浩抿抿嘴,觉得尴尬逃避愧疚烦躁和一丢丢踏实安心的情绪混合体有点太过复杂,他一下子比较难以应付。
高语则把他的沉默理解成了一种半拒绝半默许的状态,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在刘浩身边坐下,把手里的袋子递了过去:“你昨天走得急没带药,我今天早上去小罗家问了下发现他那儿也没有秋水仙碱,就给你送来了。”
“刘循子墨没说错,他还真是又投靠你了。”刘浩在心里鞭挞了一百遍罗宏明的叛徒行径后,低下头翻了一下袋子里的内容,发现除了药以外还有他喜欢吃的面包牛奶,这牛奶的外壳甚至还有点温热。
“小罗说你早上一早就出门了,我猜你没吃过早饭就顺便给你买了点。”
高语的声音温柔得让他无比熟悉,以至于当那双骨节分明手指灵巧的手揉上膝盖时刘浩都因为这股子熟悉感而没有躲避。
等到反应过来后他多少有些懊恼,但是这时候再躲未免有些刻意矫情,于是只能闷闷地靠进椅背一言不发。
医院的大厅里面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犹如市区里的那些购物中心,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角落的气氛有多么尴尬。
高语在专注按摩的同时也是在一直打量着他家刘浩的脸色,因此当对方终于受不了这蜜汁寂静想要开口说点什么时,他近乎仓促地赶在他前面叫了声“小浩”。
刘浩有些飞快地眨了几下眼睛,在冬天从来不负责制热的阳光透过玻璃打在他的半边脸上使得他本就纤长的睫毛更是根根分明,整个人年轻得像是又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个爱写东西的小少年。
这让人已中年却还要追回男友的高语也有了当年的勇气,他侧了侧身面对身边他爱的人,有些冰冷的双手包住了他的膝盖。
凉意透过布料传到那对肿痛的膝盖上,刘浩却发现痛感似乎真的被镇下去了许多。
“小浩,我知道我之前错在哪儿了,我真的知道了。”高语没能对上人家低垂下去的目光,可他还是一鼓作气地说了下去,“我也没打算求你就这么原谅我,那样这道歉也太廉价了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但是小浩,我昨天晚上我就在想,当年读大学的时候你长得这么好看,又那么厉害那么有才华,写出来的本子让半个系的同学都觉得他们就是个文盲,我这么一个人却还能追得到你,这大概是我做过最厉害的事情了。”
“所以现在,虽然我这条件比之前还磕碜,只是一个混不出头的小老师,然后你还是那么好看那么棒,但我……我就还想再厉害一次。”
他深吸一口气后伸了一只手去碰碰刘浩抓住袋子的手指,没被甩开后就胆子更大地把那只手攥在手里:“就,你不用原谅我也不要给我制造任何机会,你甚至都不用再搭理我,但我请你再给我个机会,我想再追你一次。”
终于把自己最想说的话说出口后,高语像是聆听判决的犯人一般在那张铝制椅子上坐立难安。他不敢再有任何进一步的举动,就只能颇为无措地看着低头不语的刘浩,不知道对方的表情如何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30天。”
“什么30天?”他等待的判决结果落地了,可是高老师却一下子没能明白过来。
“你当初第一次追我用了三十天……”
“不是一年多——”
“没有,只有三十天。”刘浩抬起头看向高语,脸上的笑意让他更像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小伙子,“刚刚我那朋友给我讲了句挺有道理的话,所以我打算再给我们俩一个机会。”
“我还是给你三十天时间,你要是能再像当初那么厉害,我们就还在一起。

“而且再也不分开。”
TBC

评论(1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