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这个叫小片段》(一)END【现代AU,前欢昊/微白昊】

这个是太严肃而写不进尬故事的小片段,可以看作是对原作背景的补充
跟正篇文风很不一样,会很狗血且非常ooc,可以说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脑洞了
本篇warning:self-harming, mild suicidal attempt, implied violent breakup
有缘搜到的大噶真·想清楚再看啊😂

正文:

岳昊是真的害怕秦欢,害怕到会字面意义上发抖的地步。

他在害怕之前恨过人家很长一段时间,这种情感虽然比较爷们儿但是也更加伤身,因为为了表达自己的恨意他那段时间三天两头把自己关在家里把红白啤轮着灌进身体,试图溺毙体内每一个叫嚣着痛苦和绝望的细胞。

此外,除了这种慢性伤身喝高了的他还会采用更高效率的伤身措施,用碎玻璃片自残。

他作为岳家大少爷从小到大留下的疤除了小时候太皮作的就只有上初中前为弟弟抗的那些揍,可认识了秦欢后他不仅背上都是藤鞭抽过的痕迹,那双本来甚是好看的胳膊也铺满了大大小小纵横交错的疤,偏偏他还是疤痕体质,导致它们不仅密集,而且几乎每条都疙瘩不平,因此分手后,岳昊再也没有穿过短袖。

日后终于摆脱这段旧日阴影的岳昊偶尔回顾一下自己的憎恨时期都会觉得后怕,要不是他弟弟他弟夫还有小白在那段时间轮流过来照看,他很有可能就会被一道过深的伤口直接带走,没有刻骨铭心不共戴天也没有性命了。

而他就算在最混乱最不堪的阶段都没想过自尽,疼痛对他来说和酒精一样不过是转移注意力的良方,毕竟憎恨烧心。

在如此爷们儿地摧残了自己好几个月后岳昊基本放弃了寻找出路的冲动,方起鹤从来就一直是在冷眼旁观这一场大型的自暴自弃,有时甚至会陪他喝上几瓶;狄仁杰对他的态度则从最开始的劝慰阻拦到现在甚是悲伤的默许,他不再试图拉走自己的酒瓶甚至都不再夺去那些划开皮肤的玻璃,只会在这阵躁动过去后默默地替他包扎流血的伤口。岳昊在半醉半醒之间会试图把他的小弟弟搂进怀里,自己挂着满脸的泪但还努力像时候一样拍着人家的肩告诉他哥哥没事儿牛逼得能上天,流着血的双手在对方肩上留下一个又一个血手印。

这个场景他每次酒醒后想想都觉得悲惨得略不忍猝睹,但也蛮欣慰于狄仁杰的兄弟情深不离不弃这么多年没白疼,至少他撒出去的那些真情还能被他亲弟弟好好收着。

此时距离他意识到这辈子还能有非亲非故之人待他一如珍宝并再次鼓起勇气真心换真心,还有好几个月。

在那几个月里,白元芳没有少努力,而岳昊也没有少逃避。

从头几个月怕他被刺激到因此每次来看他都带着口罩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到之后总算不会被喝醉的岳老板丢着酒瓶子赶出大门但还是得装作没看见他每次对上自己目光后的瑟缩,小白一直逆来顺受傻傻呵呵的没有任何怨言,哪怕差点被酒瓶子破相都还是先急着把染血的玻璃片从岳昊手里抢下来,事后清醒过来的人“对不起”刚说出一个字就消失在他毫无芥蒂的傻笑里。

咱们给你手换个绷带好不好?

你饿不饿?

想不想吃点啥我给你做去?

白元芳每次都用这些问句回应岳昊的歉意,他在人家支离破碎的家里笨拙地拾掇地上的狼藉,在替人家做早饭的时候被热油烫得嗷嗷直叫,在人家的目光转开后不以为意地继续笑脸相迎。

对一个从小放养的小傻子来说,可以算是非常细致入微了。
当然,那时他越是百依百顺温柔体贴,岳昊就越想把自己埋进那堆积如山的酒瓶子底下,永远都不用去看那双他再熟悉不过的眼睛。

因为在憎恨秦欢之前,他是真心实意地爱过人家。

当初分手的时候被打裂的是他的肋骨而不是脑袋,所以再多的酒只会让他手抖如癫痫头痛得想砍头呕吐到得脊椎病,但不可能让他忘记当年的哪怕一分一秒。

当秦欢还被称为小欢的时候,他对岳昊也是很好的。

他也温柔,他也体贴,他也做过让岳昊开怀大笑的傻事。

他也捧过一束花假装快递在公司楼下硬着头皮等他日理万机的总裁男友下班还假装自己一点都不局促,他也系着围裙在厨房里面对一个火龙果如临大敌最后成为同样五谷不分的情人朋友圈里的笑料,他也会在早上揉乱自己爱人的头发叫他快点和被子离婚去为国家GDP做贡献。

他叫“昊哥”时也会眉眼弯弯,岳昊觉得自己当时是瞎了才会觉得那笑意进了他眼里。

遇人不淑还连带交往三年的下场就是两人之间多如牛毛的回忆都会变成穿心万箭,一不当心触景生情胸口就好像被捅了个对穿,所以岳昊那时只要看到白元芳,就觉得自己已经被扎成了刺猬。

他不仅是个明白人有不殃及池鱼的素质,还要死死攥住这最后的一点底线,他绝不能允许自己把对秦欢还剩下的一星半点幻想投射到全然无辜的白元芳身上。

岳昊当时无比恐慌于自己会在某次喝高后拽着小白衣领问他当初是否有半点真心这一假想,他最后想出的解决办法则是每次想起三年里的好时就不断在脑内回放他们俩分手的场景,用当时胸口的疼痛感去盖过一切近乎卑微的妄想直到给大部分印象比较深刻的甜蜜都打上“假货”的烙印。

这样做的好处是这把太过锋利的刀子终于被岳昊那自己的精神健康磨钝了,麻木感让他至少不再喝那么多酒留下那么多道疤,让他至少敢像个正常人一样和小白说话,也进而让他慢慢学会去直视另一个人的好意。

坏处就是他每次想到秦欢和他的初恋史就觉得肋骨处痛得不要不要的,进而就会有些害怕,而且一怕就怕到了如今和可估计的很久以后,成为这场荒谬故事在他生命里留下的最后一道疙瘩不平还会不时红肿瘙痒的疤。

这道疤隐隐作痒的时候就会推着岳昊去好奇一下现在的秦欢,他在发现自己那么害怕他的时候会不会也有点意外?毕竟这听上去太不符合和他交往时那个名副其实连天都敢怼的小岳总裁的人设了。

现在学会害怕的小总裁也只敢好奇到这一步,他不会去好奇秦欢的意外里会不会有几分失落,因为这就意味着他当初也会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过岳昊。

只不过这一点点情谊秦欢当初哪怕真的舍得给,岳昊现在也不想去猜了。
END

评论(19)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