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问心有愧【狄仁杰&西涯 xover!AU,欢昊/方昊/方狄】(三)TBC

本章大量欢昊对话写的我蜜汁痛苦,就……两个人谈话尺度始终都特别客气,但是我也无法做到不ooc的情况下让两人热络起来orz

不过说起来西涯侠里的两人好像对话也是蛮客气的呢23333

正文:

4.第三章

  秦欢那一日刚刚练完晨功回到自己房间,还未换上日常衣物房门就被叩了好几下。他本能地伸手捞过自己放在桌上的配剑,但下一秒岳昊的那声“韩师弟”就让他多少卸下了几分防备。

来苍穹这些时日不长不短,却足够他摸清这个名门正派中不为外人所知的势力纷杂。老掌门闭关多日明显已不闻世事,岳少主虽在门派中颇有威望可毕竟年少,本就城府不深再加上刚正直白的性子也得罪了许多苍穹老人,要没有那位方姓谋士护着怕也是命途多舛。或许这也是为何自己明明身为代掌门的好友,却依旧在这苍穹内饱受猜忌的原因之一。

这些猜忌中有几分是嫉妒私情,有几分是为门派大事。前者秦欢无需在意,后者却是会切切实实绊住他寻得法宝的脚步。所幸这岳少主倒是满腔赤诚热血不懂任何掩饰,秦欢知道自己当务之急仍是尽力同他交好,只盼这苍穹代掌门的拳拳之心不仅可以替他解决掉许多绊脚石,还能将那玄幻玉洞内的神农灵玉奉于他面前。

他深吸一口气换上韩欢的温文尔雅,把手中的红色罩衫抛至几上,便前去应了门。

“不知是岳师兄光临,应门迟了些,还望海涵。”

“不碍事,我不过是刚刚命伙房那边做了些补身体的粥食,想着韩师弟你大伤初愈就着急给你端来了。”岳昊提着食盒跨了进来,上下打量了一番韩欢后笑容里掺了好几分歉意,“我可是扰师弟休憩了?”

“师兄多虑,小弟刚练晨功回来,还未来得及梳洗。”秦欢接过食盒放置妥当后才拿过罩衫披上,“倒是劳烦岳师兄,将这等小伤都牵挂于心,韩某真是惭愧。”

岳昊不以为意地拍拍韩欢手臂示意他坐下,自己在对面落座后则打开了食盒依次取出其中的吃食和碗筷,颇为殷勤地在小案上布好:“韩弟这伤是因我而受,我若还不放在心上,那简直不配做这苍穹掌门。”

“岳师兄仁义。”

“师弟这话说的,便还是拿愚兄当外人了。”岳昊抓抓梳理整齐的头发,动作虽不甚雅,却是真性情所露,“想我岳昊为人定是有大弊漏,这身边引为亲近之人近几日都同我疏远得很,如今韩弟也如是,想必是我行事又欠妥当了。”

秦欢伸手拍了拍岳昊放在桌上的小臂以示安慰:“只是怕耽误岳兄料理门派大事罢了,若师兄愿意,可否拨冗陪小弟说些闲话?”

这一邀请让他岳师兄的情绪又高涨了回来,对方抬手婉拒了他递过来的糕点示意自己已经用过早膳,倒真的开口絮絮地同他聊了些帮派最近无关紧要的轶事。

秦欢安安静静地小口喝着温度适宜的甜粥,不时回应下对方的话头,语气在不似方才那般客套后也似乎更助了岳昊的兴致,气氛便甚是融洽。然而在他快用完这餐时,岳昊却突然转了话题。

“前几日一直没时间提,但若韩师弟有任何亲眷的话也大可一并接来苍穹,只要你不嫌弃我苍穹地界太过偏僻,我自当以贵客之礼相待。”

秦欢放下了碗筷,不动声色地在脑内过了一遍韩欢的背景故事后决定在那些矫饰伪装的背景中稍微掺上几分实情:"曾有一小妹,但生来就身体虚弱多病,没能活过髫年 。”

“这……师弟节哀。”

“许是她命数如此,再加上也有些日子了,只在想起她音容笑貌时才倍感思念。”秦欢努力忽略心头闪过的一丝不安和悲凉,“至于我师父年事已高,确实是经不起这番路途波折,韩某平素寄些银两回去赡养便好,还是谢岳师兄费心了。”

尽管这般安抚,可岳昊脸上还是有些许慌乱和不知所措:“这,岳某还真是愚笨,竟这般贸贸然勾起你伤心往事,实在是对不住了。不过,想来令妹定同你感情深厚,虽是缘浅但那段相守日子她应是无甚憾事的,那样便已是万幸了吧。”

秦欢假意勾起一个微笑,内心却还是从方才的短暂思绪中拔了出来转而去思考岳昊提起这一话题是否有甚深意,尽管以他对岳昊性子的了解这也极可能又仅是他的一腔好意:“岳兄所言极是。说来韩某也不曾知晓师兄的家况,可也是有手足同胞?”

“不管他有是没有,不都是岳某一人打理这泱泱苍穹。”岳昊罕见地既没承认又没否认,他只是揉了揉眉心一副不欲多谈的样子。秦欢见状也不再追问,只是在心里暗暗记了一笔后,便给他师兄倒了杯茶推过去。“师兄确实辛苦,只是能将武林第二大门派治理得如此秩序井然,也离不开这份日夜操劳。”

“过奖了,我是素来不擅那奇谋诡略之事,也是辛苦那身边的方先生为我处处担待。”岳昊欣然以茶代酒般一饮而尽后突然笑得爽朗:“不过现在韩弟你来我苍穹,无疑有如猛虎之翼,待你伤好之后我定领你好好熟悉派内各部,还望你日后能助我一臂之力,光大我百年苍穹!”

“师兄寄以如此重任,小弟安敢有半分推脱。”

秦欢像模像样地拱手行了一礼,可做到一半便被岳昊按住了手腕。他看向对方满脸热忱,竟也不自觉地还了一个真心微笑,恍然间真将自己当作那个出身清寒却为人正直的韩欢了:“能在侠考中结识岳兄,实乃韩某人生一大幸事。”

“我同你也是相见恨晚!只可惜令妹福薄,不然我定能于苍穹这玄幻玉洞中寻得治病良药,若能再觅良医诊治一番,定可行回天之力。”

岳少主本就一腔赤诚热血,此刻想到新结交的挚友竟惨受丧妹之痛不由替他心生惋惜,除此真情实感外也并无他意。然而说者虽无心听者却起意,秦欢从离家起就只盼能早日为其妹秦双拿得那神农玉秘宝,此刻听闻苍穹藏宝地的名字被岳昊提起,自是打消一切杂念谨慎应对:“先前于江湖中闯荡之时便听得我派玄幻玉洞内无奇不有,然都是奇珍至宝,纵使小妹有命活至今日,韩某一普通弟子怎可贸用。”

“这苍穹秘宝自是为苍穹人所用,你如今既已是我派一员,便不必这般见外了。”岳昊起身收拾起空了大半的碗碟,顺便颇为豪爽地拍拍韩欢的肩背,“再说你此次舍身为我挡镖,于门派是大功,于我更是大恩情。岳某虽只是一届武夫无甚学识,可也知道知恩图报的道理。”

见对方已将话题扯开且并未有深聊玄幻玉洞内外的意向,秦欢也就及时止住了话头帮着他一起收拾食盒,在听到“知恩图报”字眼时也只是低头浅笑不置可否,只因深知自己这番牺牲并非目的单纯,故而岳少主这番感激也多少有些担当不起。

岳昊在推门离开韩欢居所前突然想起了今日安排,故又停了停脚步有几分兴奋地邀到:“今日我武堂为例行检校之日,你若身体好些了可过来看看,一可熟悉熟悉我们苍穹的武功路数,二也能让那帮兄弟们见识见识你的武艺。”

秦欢低头思忖了片刻后还是婉拒了对方提议,他做出一副疲乏模样同岳昊话别,转身关上门后却径直走至书案旁翻找出纸笔,研了点墨开始细细勾画起来。

——————————————————————————————————————————————————————

这边岳少主将手中食盒交与路边小厮后,转身朝武堂没走几步就见其贴身谋士也从韩欢住所的方向悠然走来。

方起鹤见到他后倒并未躲避,而是以他一贯姿态微微躬身行礼:“少主一早便去拜访韩少侠,不知是有何要事不方便说与方某啊。”

“行了,真当我不知道你方才在门外听得一字不差啊?”代掌门斜眼扫了对方一下,却不见多少愠怒,“你和圼儿,一个让我同他聊些兄弟事宜,另一个却不让我透露半分我胞弟身份,这可又是什么你二人商量过的奇策了?”

“小少爷向来只同少主通信,方某除了前几次奉命前去护佑外,并无其他接触。”

“哼,方先生不会加害我胞弟这是自然,只是这接不接触的,还是不要将话说得太实了吧。”岳昊冷哼一声拆穿了这句太过明显的谎话,眉峰微皱严厉起来:“只是我前几日便同你说过,岳昊不愿同那单雨一般只知道钻营心计,此为我最后一次行试探韩弟之事。往后我同他如何交往便是岳某自己的事,还望方先生莫要再插手了。”

“方某莽撞,望少主见谅。”

他方先生道歉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陈恳,这也让岳昊自觉太过严苛,缓了缓语气才开口嘱托:“倒不是怪你,只是盼你将心思放至别处更要紧的事上,至于我日后是福是祸,全是我一人因果,定不会牵连苍穹。”他语至此处后顿了顿,四下看了看才继续下去,话语间关切之情油然而生,“那神农玉……可有破解之法了?”

在外人面前一向有问必答的方起鹤此刻却迟迟不发一语,他只是伸手轻柔地替岳昊拂开一片飘至他肩头的树叶,在对方愈发焦躁的眼神里勾着嘴角高深莫测地笑了片刻,才低声作答:“无论结果如何,我方起鹤自当视死如归,无所怨悔。”

——————————————————————————————————————————————————————

秦欢在写完寄回元教的密信后耐着性子又等了半日,直到正午过后才假意赏景散心漫步踱至一处偏僻花园的石林中去。

他面上继续一副赏玩四周造景的样子,手指却时不时敲打着经过的石山,直到发现他和手下事先约好的假山才停了下来,从怀中掏出折叠成小块的信纸。

他这次在信中除了汇报目前进展和询问双儿病况外,还额外委托他义父去彻查岳昊家世背景,尤其是他是否和外界所认为的那样,一直都是苍穹老掌门的独子。

今天早晨岳昊的谈话虽然和他往日一般随心随性,可是突然提及他的亲眷这一疑点始终让秦欢放心不下。即使这一查到的信息对他寻找神农玉而言可能没有任何帮助,然而多年替元教肃清叛徒执行任务所积攒的直觉让秦欢对此始终心神不宁,冥冥中总预感这次若不查明,便极可能在日后紧要时刻前功尽弃。

他将信妥善藏好后留下了标记示意手下日后来取,又细细检查了一遍确保没有任何痕迹纰漏后才起身离开这几无人迹的清静之处。

只是秦欢刚刚踏上通向主道的小桥,就有一把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朗声叫住了他。

“秦公子再不留步,在下方才拾得的这份密信可就无从交还与你了。”

这一声“秦公子”犹如一盆凉水从头灌下,惊得秦欢楞在原地一时无所适从。尽管决心潜入苍穹之前他就做好了最终被识破的准备,只是万没想到竟然如此早便暴露了身份,还是被岳昊亲自戳穿,一点回转余地也无。

仓促间他一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得握住剑柄横下心转过身去直面对方,却发现面前所站之人虽是面容与岳昊无异,可却一身文人打扮笑容狡黠轻慢,举手投足间更是带着几分慵懒同岳少主的雷厉风行绝无半点相像。

更令秦欢不解的是,来人侠骨至今未开一丝内能也无,可在打量自己半露锋芒的雷切剑时却反而笑得更为张扬。

“不过秦公子真是操劳,不仅要日夜关心令妹的病情,连自家掌门的家长里短都要打听得一清二楚,这爱主之心比那方起鹤倒是强上好几分了。”这位书生抬起了之前背在身后的手朝他扬了扬手中的信纸,好似这其中的晦涩密文同白话无半分差别。

“公子既然这般殷切关心狄某境况,那怀英就先替胞兄谢过你这腔拳拳好意了。”


岳昊的胞弟按文人之礼躬身作揖,可微微抬起的眼角里却满满的都是轻蔑笑意。

TBC

———————————————————————————————————————————————————————

恭喜老狄在问心里的第一次出场!并且还成功地装了一个大逼!!!


评论(1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