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北山【双黄AU】TBC

大佬磊/副手渤
一个双黄一起打拼的故事w
好久没有写文了目前正在积极复健中,然而真的…………收效甚微………
写出来的东西我自己都嫌怎么办😂😂😂
大家随便看看我的复健过程吧QwQ

正文:
1.
黄渤是黄磊从北山的野草堆里捡回来的,背上车的时候人已经气息微弱人事不省,等一路颠簸开去黄磊认识的一家私人诊所后更是连剩下的半条命都快没了。
和他相熟的医生大方地免去了本该先交的保证金,直接把人推进了用一个屏风隔开的所谓手术室。难得开一次善心的黄先生站在诊所门口的寒风里玩着手里的烟,偶尔和来去认识的兄弟打声招呼,表情和善大眼睛笑咪咪的,要不是袖口的血迹还真看不出他正多少经历着一些人命关天的大事。
“黄先生,你这是又折了谁啊?”
终于有好事的人停下脚步问上了一句,明明身在黄磊地盘口气却一顶一的挑衅轻蔑。孙红雷手下的人确实都叫黄磊一声先生,但真正尊敬他的人除了那位顶头大哥外可谓寥寥无几。就连这个尊称也可以算得上是某种意味深长的讽刺,毕竟一个原先的教书先生来道上混,这怎么听都像是个笑话。
黄磊抬起头嘴角依旧有着笑意,他揉着手里有些烂软的烟嘴不温不火地回答:“没,北山捡来的。”
“也是,先生你最近人手确实缺了点儿。”来人不怀好意地走了过去,把他手里的烟拿走丢在了地上,“这烟都被揉成这德行了,丢了算了。”
黄磊拍拍手也不着恼,斯斯文文地蹲下去把这根烟捡了起来,拍拍干净后收进自己口袋里,“是根好烟,不能浪费了。”
对方因这种不卑不亢的回应而多感自讨没趣,揉了把头发打两句哈哈后也就讪讪地离开了,又留下黄磊一个人在这十二月的夜晚里裹紧大衣,瑟瑟发抖直到被他的老朋友叫了进去。
“人多半是没事儿了。”姜医生脱下血迹斑斑的手套,口罩在一只耳朵上松松垮垮地晃荡着,“但不排除接下来两天熬不住挂了。怎么着?这块肉你是丢在这儿呢还是领回家?”
黄磊拉开那层不太干净的隔帘,他救回来的人躺在床上面色惨白,不过擦掉那些鲜血和污渍后五官终于可见。他凑近了点细细打量,目光在那颗眼角的泪痣逗留了一会儿像是要确认身份一般。身后的姜医生拿着本简陋的记录册还在絮絮叨叨个不停:“这回病人的名字你要我编黄什么?是排成你七大舅呢还是你三小叔啊?”
“黄渤,我的学生。”一张条子已经顺着书页飘到了医生眼前,他挑挑眉抬起头,看到黄磊已经在整理对方那套被血染得看不出原来颜色的衣物了,“人我带走,钱老规矩,三天后拿着条子去上次那地方领。”
他破天荒地没有把这套衣服丢进垃圾桶里,而是扔进了一个装医用垃圾的大口袋,在走出诊所前超他的老室友笑得温良谦恭:“又麻烦你一次了,但这人他最好得活下来。”
姜医生翻了个白眼示意他快点走人,然后低下头去继续完善着自己的记录。在他今晚的新病人被杂工从身旁抬走时他侧头瞥了一眼。再平凡不过的长相和身形,就连身上的伤势也重得普普通通。他叹口气,没有费神去猜测是什么让自己处变不惊的老同学如此上心,只是暗暗在脑子里把这个黄渤的相貌滚了好多遍,提醒自己得离这张脸要多远有多远。
———————————————————————
黄渤醒来的时候黄磊正坐在他身边看书。他听到床上的动静后就找了个书签夹上正翻看的一页,把椅子朝床又拉近了一点。
“你醒啦?”
“怎么回事?”他捡回来的人皱着眉头像是要把喉间的粗粝连同身上的疼痛一起咽回去,然而再次开口时声音还是粗哑地像是生吞了一张砂纸:“你是黄磊?孙红雷的人?我为什么在你手里?”
黄磊自然地捂了捂黄渤的嘴,对方明显被这个过于亲昵的举动吓住但他毫不在意地侧身拿过了棉签和水杯,在那发干的嘴唇上一点一点地抹上水。
“来,舔一舔。你现在喝水肯定会被呛到,舔舔也能解渴。”
“黄磊你什——”
“我想我还是能当得起你一声'先生'的,对吧小渤?”
黄渤皱着的眉在停到这句话后突然松弛下来,他有些费劲地歪了歪头像是在思考该如何应付这个要求,眼神因失血过多看上去还是有些涣散。黄磊耐心地继续润湿对方的嘴唇,仿佛他也认为这个问题只是句调侃而已。
“何止是先生,”黄磊旧时的学生闭上眼睛但突然笑了起来,这个突如其来的笑容让他手上的动作为之一顿,手指堪堪蹭过对方的嘴角,“那我得叫您声'师爷'啊。”
黄渤看着自己暗恋了四年但早就断了念想的人在自己身边温温柔柔地笑得高兴,眨巴着眼睛觉得疼痛乏力的身体仿佛又更怪异了点,胸口处被打了个对穿的伤口像是裂开般疼得愈发厉害,不知道是希望把自己拉回现实还是索性被按住脖子一头栽进这幻觉之中。
这当然是幻觉,这是目前黄渤几乎转不动的大脑唯一能给出的确定答案,他早就知道他的好老师只会是他人生里的又一个妄想,并且对此接受良好了许多年。他只是惊讶于这执念竟深到会让自己在命悬一线之时还能再次看见对方。
黄渤觉得自己的眼皮又沉重了起来,他控制不住地想再次回到之前无痛的黑暗中去。他不知道再次睁眼时身边的床被会不会回归为杂草和野木,他甚至都不太清楚自己还有没有再次睁眼的机会。
他咬了咬嘴唇想维持点神志,但还是支撑不住地失去了意识,而在滑入昏迷的同时他眼不能见,口不能语,也只能听到黄磊先生的遍遍轻语。
他的声音在说“小渤,你没事的相信我。”,但黄渤却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确定这声音是在他的耳边还是心底。
 
TBC
————————————————————————————
最后替黄曲社卖发安利w来黄曲社,有粮吃,有腿抱,还不快上!
群号:450368722

评论(8)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