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沸点番外】遇人不淑(徐峥/黄渤)END

答应给 @阿馨 的《沸点》番外,断断续续拖了一个多月了吧……尤其是这段时间睡眠不好晚上不能写东西因此进度更是神慢orz战线拉得太长导致自己都忘了当初设定是什么了………QwQ
总之原文超棒,本番外超渣QwQ大家看完不要打我QwQ
P.S. 看题目就知道肯定是BE…………

正文:
黄渤正儿八经的男朋友,其实一共有过两个半。

黄磊算是那半个,现在咬死自己不放的大傻子孙红雷算一个,还有一个则是鲜少有人知道的。

遇人不淑这种糟心事谁年轻时没遇上过,但毕竟不是什么高兴事儿,黄渤就算没到讳莫如深的地步,也不想老挂在嘴边提。

他知道要是黄磊或是孙红雷任何一人问了自己都会毫无保留地告诉对方,但是在情史这件事上两人却都很有默契地选择了绕过不讲,一个是太聪明知道那些历史根本没什么意义,一个则是太傻,害怕知道自己缺席的那几年到底给他们的关系会添加多少不确定性。就连唯一知道的小猪都选择避而不谈,总觉得这是他渤哥心头的一块心病。

久而久之黄渤也叫这帮人给整出毛病了,原本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事生生变成了他的一处忌讳,偶尔听到另一位主角的名字心口都能砰砰乱跳几下——无论自己听到的是哪个名字。

没错,他唯一的正牌前男友在和自己交往时用过不止一个名字。要隔现在黄渤肯定要揪着这点大笑他矫情虚伪有胆做没胆认,但当时他却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这一现实,还觉得没什么不好的。

大概人在心甘情愿地扎进泥潭的时候,也会觉得这泥潭是舒适如温泉的。

前男友第一次用的名字是潘肖。当时黄渤正帮着新来的小猪摆平了一桩不大不小的麻烦事,前来打砸抢的一帮人看在“小波”的面子上还是放下了手里的板砖酒瓶,一口台湾腔的年轻店主也终于免去了重新装修的花费,整个过程中除了黄渤在刚开始混乱之时被不小心揍了一圈的嘴角外,没有任何人见了血。

他问这个台湾小朋友要了一条毛巾后就在对方的歉意里晃出了门,朝自己惯常站街的地方走去。今天这个样子估计是接不了客了,黄渤站定后一边倒抽冷气用毛巾捂着伤处,一边懊悔自己身上花了点心思搭配的衣服。要不是觉得今晚状态不错肯定能做成一笔交易他才不会在大冷天里穿这么少,在寒风里还要演出一副一点都不冷的从容样子。

当面前有人停下时黄渤正盘算着再站多久才能对得起身上这套装配,他抬起头挪开了嘴边的毛巾,在仔细打量了下面前大晚上还戴着墨镜衣冠楚楚的光头男人后略带疑问性质地轻咳一声。

对方还是毫无反应地站在那里,黄渤只能站直身子展现出自己的职业素养和职业操守:“先生,今天实在不好意思,这脸您看平时就挺磕碜的了这儿还破了点相。您要是乐意的话就往前走两步,我也谢谢您照顾我同行生意了。”

黄渤知道自己在这条鱼龙混杂的Z街能定得下来还攒得了各路人脉,除了好说话外最主要还是得归功于这张能说会道的嘴。因此当墨镜男微微笑了一下的时候他并没有特别惊讶。但是他下一秒的动作却实打实地吓到了黄渤。

“你好,我叫潘肖。”对方伸出了手,声音和措辞都彬彬有礼,好像他们是在一场酒会上彼此相遇,而不是在一条脏兮兮的花柳街上。

黄渤难得无措起来,他伸出自己的左手却发现自己还拿着毛巾,只好连忙换一只手握了上去,但引以为傲的嘴皮子却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连句问候都憋不出来。

“请问你如何称呼?”潘肖又一次发问,黄渤深吸一口气,这不是第一次问他姓名的顾客,但往日里惯用的切口此刻却全都烟消云散。“黄渤。”他老老实实地回答,因为手还被对方攥在手心里而依旧紧张。

潘肖笑着点点头,他终于放下了对方的手,却转而从自己怀里掏出了一包纸巾和一张百元大钞,有礼但不由分说地塞进人家手里后,道了声再见便转身离开了。

黄渤站在原地看着手里的东西,脑袋发懵得几乎要停止运作。而且这股子懵劲儿一直到他在三天后再次见到潘肖时都没有消除。
他干这行有些年了,见过各色各样的人也是不在少数,他满足过最纯粹只想要欢愉的,也安慰过情场失意的,当然也拒绝过许多不怀好意或者好意太过的客人。但潘肖这种无比礼貌又充满优越感的欲擒故纵,让黄渤真觉得有点摸不到头脑。

第二次的相见他们依旧没有上床,潘肖给了他颇丰厚的一笔钱后只是和他站在街边聊了会儿天。黄渤本以为这场交谈可以让他知道对方到底要什么,但从始至终都只是他自己在滔滔不绝,对方甚至连话都很少说,只是恰到好处地微笑着,把黄渤吊在不安和反感之间。

到头来口干舌燥的敬业人士看着那个光头逐渐走远,回味着整个对话却发现自己只知道对方是个律师。黄渤舔着嘴唇,手里的支票被自己的手汗打湿又被他在无意识间揉成一团。他是只收现金的,他也不喜欢更不习惯只和人纯聊天不干正事儿,因为话语总是要暴露一定的自我,无论在谈话中他有多么顾忌,黄渤都相信那个社会精英对自己的了解一定比自己对他的要多很多。

然而尽管他们才见两次面,黄渤就预感到自己在对方面前会不自觉地打破自己的许多规矩,甚至会主动地去迎合他的意愿。他害怕这种不由自主的吸引,但又必然有些期盼着下一次相聚。

他觉得这个潘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曾是自己最欣赏的那一类人。

第三次见面的时候他们终于上了床,这让黄渤觉得自己好歹不是白拿了那么多钱。他任由潘肖把自己放倒在酒店的床上,肆意地打开四肢展示还算流畅的线条。潘肖的西装整整齐齐地叠在床头,而那副墨镜则是黄渤用牙齿帮他咬下来的。

在去掉墨镜的那一刻黄渤就明白了对方这一怪异习惯的理由。他认识这个正试图拉开自己裤链儿的男人,他知道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律师,更不叫潘肖。

黄渤在电视上不止一次看到他,不温不火但一直都占据着银屏,不曾真正离开过观众的视线。

他叫徐峥,是一个有点小名气的演员。

在得到这个发现后黄渤居然多少轻松了点,他抱住了对方的肩膀,声音软糯地在这个小明星的耳边开口。
“潘大律师,你倒是快点儿啊。”

第八十六次见面的时候,他们成了彼此的男友。

黄渤不记得是第几次的时候自己不再和徐峥一见面就直接了当地开房上床,两人开始一起去酒吧喝上几杯,再到一起吃饭一起漫无目的地溜达,一起在对方的房子里留下越来越多的私人物品。虽然每次徐峥都会像个讲理的客人一样留下金额不等的钱,但等到了他把那层窗户纸捅开的时候,黄渤也猛然意识到自己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和面前这个大光头发生过任何肉/体上的关系了。

他看着自己被演员轻轻握住的手,对方好听的声音正低沉地说些什么,黄渤却只听到血液撞击耳朵的声音,好像全世界唯一能知觉到的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就只有对方手心微凉甚至有些潮湿的温度。

黄渤不是雏儿了,他入行也算有了些年月,干这行之前还有过其他程度相当的见不得光的工作,他的青春时期绝算不上单纯天真,但此刻他只会傻傻地盯住对方,再傻傻地笑。

“成呗,那就试试。”他张开手指和徐峥十指相扣,低着头对着自己面前的茶杯笑得合不拢嘴。

后来在和罗志祥聊天的时候,黄渤总是会恨铁不成钢地捶打自己脑袋,说他那里机敏好使了小半辈子,偏偏就在最关键的时候掉了链子。

黄渤没告诉小猪的是,自己对于第一次的体验是无比看重的。他记得自己第一次暗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打人第一次和人上床,他自然不会随意对待自己的第一个男朋友。

所以其实他和徐峥倒并不是真的无路可走了,更可能是没有在正确的时机遇上。毕竟太过在意的结果并不一定都会如人所愿,反而更可能在一切无可挽回后伤人更深。

但第八十六次见到徐峥的黄渤并没有这么认为,他那天晚上被徐峥压在他家里的墙壁上翻来覆去地吻,从中学生般的小心翼翼到越发的温柔粘腻,但从头至尾都没有任何情欲的成分掺杂其中。黄渤挂在对方脖子上的手一次次收紧,他从来没有在被人亲吻时感到如此安心。

“我说你就别干这个了……”徐峥把那只乱揉着自己脑袋的手从头上拉下来握在手里,“小渤你声音那么好听,去唱歌吧。”

黄渤抿抿嘴又挑了挑眉,他凑过去吻着他男友的指尖然后熟练地顺着徐峥的身体滑跪了下去,开始用牙齿咬开裤链隔着内/裤舔吻他的勃/起。于是徐峥看上去也就把再次劝说的念头抛到了脑后。

那天晚上黄渤没有对这个提议做出任何回应,但第二天当他在徐峥那张大床上悠悠醒转时,跳入眼帘的第一件物品就是一把崭新的吉他。

他坐了起身把它拿了过来,扫了扫弦又调了调音,最后怀抱它盯着床头的“工作手机”,隐隐觉得自己正在和过去做某种告别。

从此以后黄渤从某种意义上捡回了他年轻时的生活和梦想,每天晚上背着这把吉他到酒吧驻唱。他离开这一行太久所以对许多新鲜的花样都茫然不知,不过索性之前站街时和邻近几家的老板都处得不错,倒也算是有地方去唱他那些早已默默无闻的陈年旧曲,也就走上了另一条平平淡淡的正轨。

半年后徐峥的工作渐渐地开始忙了起来,他接到的戏越来越多,其中有些让他喜出望外还有些则是必须得还的人情债。他和黄渤虽然是搬到了一起但是见面的机会反而越来越少,一个整夜整夜地不回家还有一个索性好几个月都得离开这个城市钻进深山老林里音讯全无,难得回来一次遇上的爱人也多半处在刚从酒吧回来睡眼惺忪的状态。黄渤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他一向是知足常乐更没有什么远大抱负,之前的人生被他这么混混沌沌地耗过去了也没有什么后悔,但是他能感到徐峥慢慢浮腾起的躁动。

徐峥和自己完全不一样,他对自己有严密的规划和安排,他有他事业的目标也有感情上的野心,两者目前都只是为了黄渤考虑才勉强压制下来,从未真正从他心里消失过。

黄渤从来没有去片场探过班,但他只用坐在电视机前看着自己男友出演的一部部作品都能感受到对方一次更甚一次的不满,他知道徐峥很快就会有大动作了,而自己势必会被他豪情壮志掀起的浪裹挟进去,抑或是打翻在地。

果然当徐峥拍完一部他在去片场报道前就极不情愿地和黄渤抱怨过的人情戏后,那个他期待又恐惧的浪头终于铺天盖地地朝他打去。

“我要自己当导演了。”他拿筷子戳着碗里的虾仁,语气听上去小心翼翼然而谁都知道他心意已决。黄渤坐在他对面看着他满脸征求的诚恳表情,却总有种自己应该是最后才知情的感觉。

“好事儿。”他一贯是支持徐峥的,尽管他的直觉告诉他对方早已不像自己那么坦诚——说句实话,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过,但是他无法招架住这个优秀演员的渴求眼神,他温文尔雅的眼睛里仿佛燃了一把火,而黄渤从未下过狠心去扑灭它。

徐峥的手跨过桌子握住了自己的手,黄渤抬起之前盯着饭碗看的眼睛,又再次一头撞进对方用欣喜和感动织就的一张大网里。
而这应该是他给自己留下的最后一次好印象了。

当导演需要人脉和才华,当然,还有钱。徐峥之前的那点积累很快就变得捉襟见肘,他在外交际的时候还能勉强绷住那一张笑脸,但在精力和耐心都在被渐渐耗尽的当口他无法再做到回家面对男友时依旧维持着那种活力。黄渤一向敏锐的感知不会忽视这种愈演愈劣的变化,但不知是否值得庆幸,他在得知那个决定后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黄渤把自己上班的时间再往后推了好几个小时,就为了抢到薪资最高的时间段。他会在凌晨哑着嗓子从酒吧里出来,把单车骑得飞快穿过大半个城市才能勉强赶得上替对方准备好简单的早饭。徐峥每日的周旋辛苦无比却又一无所获,黄渤就只能拼了命地一晚跑好几个场子,替对方留一笔万不得已时的救命钱。

他每天都绷紧的神经在这样的劳累里渐渐损耗,同样消耗的还有徐峥的斯文温柔。他们都不是喜欢争吵的人,但是冷战有时候反而比大吼大叫更耗费人的精力。徐峥有时候还会挑着时机怒骂几声,但他的任何怒火落在对方身上后都如石沉大海一般,唯一的水花只是黄渤一个把失望藏在包容和宽慰里的眼神。

黄渤确实是失望了。他很清楚自己是在为什么事情拼尽自己的每一丝力气,但是他不再确定徐峥的目标是否还一样明确了。他每日都要清理掉好多对方敲不定的剧本废稿和谈不拢的投资合同,越发觉得当初那个胸怀大志才华横溢的年轻演员可能也难免落入眼高手低的窠臼,最终被怨天尤人磨光了雄才大志。

这是他绝不希望在徐峥身上看到的结局,所以他只能倾尽更多的资源在暗地里支持他,托他那些在相识于酒吧但最终成功出人头地的老同行们去通通路子,尽快帮徐峥找到愿意出资的投资方。

或许黄渤在这新的一行里也干得如鱼得水,他的那些老朋友们多少还是买了他旧日里提携照顾的面子替他寻来了一些条件不错的客户。他看着徐峥再次充满希望地忙碌起来,松口气之余也觉到一丝讽刺,他倒从没想过一个酒吧驻唱歌手的人脉会比一个演艺新星还要管用许多。

他当时还乐观地以为最困难的一步终于被他们一起跨了过去,尽管双方身心都已经精疲力尽但至少每天晚上还都能走进这扇门,好好地在一起,谁也没有和谁分开。

因此当那天晚上两人突如其来地分了手后,黄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哪怕提出的人和最后甩门而出的人都是他自己。

他记得徐峥坐在他面前捧着自己给他煮的一碗面条,自己则昏昏欲睡地差点栽倒在餐桌上——他那个晚上赶了四个场子,嗓子痛到无法发声不说还花了大力气摆脱了某个“老客户”的纠缠。然后徐峥推推肩膀把他摇醒,在自己茫然的目光里问他能不能和他曾经的某位客人再次联系一下,他说那人很可能会对这个剧本感兴趣,这是一个他不可能放过的机会。

黄渤揉了揉眼睛坐直了身子后请徐峥再说了一遍,他微微前倾地听着每一个字,表现平静因为他不想误解对方的任何意思。

然后黄渤看着那张依然理所应当的脸,突然就觉得这一切都特别可笑。他站了起身回房间拿了自己的手机和证件后重新走到餐桌旁,嘶哑的嗓子发不出什么声音,因此他几乎是做着口型告诉对方:“咱们玩完了。”

徐峥朝他点点头后就转开了视线,没有任何挽留的意思,这也让黄渤的摔门离开变得额外简单。

他在外面的大雪里裹紧了自己单薄的外套,发现自己没有带大衣也没有带车钥匙,还忘记带上那些辛辛苦苦工作替徐峥积攒的积蓄。黄渤甩了甩头后深一脚浅一脚地继续在积雪里走着,他把这些东西和徐峥一起全部留在了身后,自己则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出了他的生活。

他在早上9点的时候裹挟着一身的风雪闯进了小猪的店面,后者看着嘴唇冻得发白却还在如常打招呼的他吓得立马关门歇业,忙前忙后地给他的渤哥找来热水毯子和退烧药。

在小猪那里住的大半年里黄渤依旧出去唱歌,但是他的声音在之前的报废性使用后已经彻底坏掉,最后只能在老板惋惜的道别里离开了酒吧,租回自己房子后又干起了老本行。

那段时间他和小猪断断续续地讲了很多他前男友的故事,从潘肖讲到徐峥,把自己人生里的一大段时间掰开揉碎了给他的朋友看。黄渤在讲这些旧事时真的没觉得自己有多难过,遗憾和不满总是有点,然而他还是愿意把导致这结局的原因归结到自己身上,认为是自己终于无法坚持下去。所以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台湾来的孩子义愤填膺地用软糯的港台腔骂那个人是渣男时还着实愣怔思索了一会儿,不过多来几次后黄渤也就顺着小猪的意思开着类似的玩笑,不再死揪着自己去想徐峥到底应不应该戴上这顶帽子。

而他最近一次看到徐峥,是在电视上。

黄渤当时靠在小猪的店门外面,一边等客人一边替离开的店主看着店面。店里拿台电视机在他的余光里五彩纷呈,而余光替他捕捉到了熟悉的身影。

徐峥衣冠楚楚地站在众多话筒的面前,黄渤知道这是有关他新片的采访。他最终确实成功了,电影一票走红路人皆知,黄渤没去电影院看过,但知道里面的男主角一个叫什么耿浩,另一个叫潘肖。

电视机里的徐峥还在礼貌得体地回答着媒体的问题,黄渤头向后顶着玻璃门,侧过去看他感谢演员感谢编剧感谢同行业给过他支持和指导的演艺圈前辈们,还看他感谢“圈外在自己艰难时期鼎力相帮的好哥们”。

这个说法确实不够有趣,记者们无视了这句多余的献花词开始追着问他和那些大牌演员的事情。黄渤咳嗽了一声有些无聊地转过脸,同时不无趣味地猜想对方到底有没有用自己拿嗓子换来的那笔救急钱。

春天的风多少还带着点料峭,一声咳嗽被这寒意一激就变成了一串。黄渤扶着膝盖咳得几乎要把肺都呕出来,徐峥最后留给自己的似乎也只有这把难以好全的破嗓子和那句轻飘飘的感谢。
若不是黄渤总记得人家的好,他多半会觉得自己还不如把那段不算青春的好年华浪费在狗身上。

他直起身子后看到面前伸过来一只手,那只手上拿了包纸巾朝自己友善地递了递。这过于诡异的即视感让黄渤愣了一会儿后才接受对方的好意,他抹了抹嘴看到面前站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眉目俊秀但多少有点发福,估计可能是应酬惹的祸。

“你好啊,我叫黄磊。”他礼貌地握了握黄渤的手,“如果你今晚还接客的话,我得给你多少钱?”

END
————————————————————————————
确实不怎么好吃QwQ所以大家跟我一起催馨太太更雷渤的番外吧!!!说好的道具play噢噢噢噢!!!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