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合身(一)TBC【双黄】

没写过双黄啊没写过双黄QwQ总是害怕自己把磊磊写得像沈西林一样QwQ
从来不写RPS的我这次也算是破戒了QwQ
放着旧坑不填我开新坑我是不是作得慌😂😂

注意:我的企图就是把整个电影的故事变成严肃向,因此我也会去掉穿越什么的,把每一关的消失都变成活生生的便当QwQ六个人的身份也会有所改变w

黑化磊磊注目,bdsm情节注目!

正文:
1.
黄磊一直觉得自己最大的优点,除了能掐会算还烧得一手好菜外,就是不贪。他不贪钱,也不贪情,唯一放松克制的地方约莫就是自己的口腹之欲,除此之外一切都是有节有度,做不出竭泽而渔的蠢事儿。

这个优点帮他挣来了今天的财路和人脉,圈内一点儿不妨事儿的名气权力还有一个他满意得不行的好情人。黄磊有时候坐在自己精心打理的小洋房里边揉着小渤的头发边听着厨房里汤将滚未滚的咕嘟水声,就觉得这日子简直像件量身定制的上好衣服一样,自己过得是真心舒坦,全然忘了他家那老爷子当年恨铁不成钢时咬牙切齿的责骂。

黄磊始终不觉得自己的适可而止可以和父辈口中的胸无大志划上等号,尽管小渤在这点上也跟他略有分歧。

“我说黄磊,你这脑子再不转转也就快生锈了,”他的小渤跪在他面前,抬头看他的眼睛里戏谑也多少掺着点认真,“那小破公司交给孙红雷那傻子都倒闭不了,你还真不给自己再找点新鲜玩意儿琢磨琢磨?”

“我找了,”黄磊拨着人家项圈上的字母吊坠笑得一脸温良,“我琢磨你啊小渤,我琢磨你呢。”

这句话他在不同的时机对小渤说了不下百遍,有时是像这样在闲聊的时候当笑话说出口,有时又是在床上一遍遍地重复并且训练要求着对方给出自己想要的回应,小渤也自然会根据不同的场合给出不同的答案。
于是这种来往一多,也就分不清这话里还有几分真意了,更多时候它甚至被当作黄磊的那些指令之一,处理起来也没什么不同之处。

只不过在黄磊心里这句话无论说多少遍,它的意思都摆在那里,从来没有变过。他自认为是一个不错的支配者*,和小渤的关系也健康得堪称圈内楷模。黄磊把自己的占有欲妥帖地收拢规整,然后塞进了这一句不知真假的话里,既不会太过漫溢压得小渤喘不过气,但也能货真价实地不时敲打对方一下,让他一直记着自己对他的心思。

连控制欲都能做到恰如其分的黄磊曾经对自己的定力真是无比自豪,他不太想去限制所有的细节也不愿意去强迫小渤太多,只要两人之间情意还在,这日子他就乐意这么继续过下去,滋滋润润也毫无野望。

所谓日子宽了心气也自然会散,黄磊也有过能被称为年轻气盛的岁月,那时候他机警锋利每日自省,削尖自己的利处拔掉无用的旁枝,把所有想要达到的目标通通握牢于掌中。现在年岁上去了,腰围和心气一样日渐放宽,老气横秋的派头还没上来,但机敏自律确实比不上以往了。而那些一直被他的好定力框着的东西,也就如同水滴穿石般一点点磨穿了他的节制,把根蔓悄悄缠遍了他那引以为傲的思绪的每一个角落。

黄磊在这场算不上斗争的斗争中从头到尾就没有占过先机,他甚至都没有过猛然惊觉的机会。当一种意图牢牢扎根后人就无法否认他的正确,而如果这根花了数载功夫才真正扎稳了下去,那任何人都只会以为这是自己人生阶段里必经的转变。惊觉需要的是疑心和回顾,自信永远都不会是它的好助手。

现在的黄磊还是觉得自己过着知足常乐的快活日子,他甚至觉得自己越来越爱自己可爱的恋人。他总是像抱着宝贝一样搂着人家,他的小渤有巧克力色的眼睛,嘴唇尝起来像蜜糖。黄磊把项圈链子的另一端扣在自己的手环上,于是他走到哪儿小渤就得跟到哪儿,笑着骂骂咧咧又心甘情愿。在屋里的时候小渤只会穿着最宽松舒适的衣服,赤着脚在松软的地毯上走动时发不出一点声音,黄磊有时会突然回头,看到对方在链子的另一端平静地顾着自己的事情时才能按下陡然加快的心跳。他们的床头柜里有一个装满了皮质的缚具和项圈眼罩,黄磊喜欢用这些柔软的皮革让小渤动弹不得眼前一片黑暗,然后自己会因这种全然的信任与奉献而欣喜得要落泪。

黄磊一点都不想欺负小渤,他不想弄痛他也不想看他皱眉,也不用他对自己有多么的恭敬顺从,他就想把小渤拢在手心里爱着护着疼着,就如同那是他最不敢离身的一件宝贝。他用了八年的时光在小渤的允许和信任下一点点实现着自己的欲望,每一小步都进展得十分克制,每次一块地逐渐拼出这庞然大物的轮廓。

现在只要小渤回了他们的家门,他就完完全全地属于黄磊。他们全身心地爱着彼此,小渤在尖牙利齿外送上了他所有的信任和坦诚,黄磊则把事情做得十二万分的周全和体贴,这让他的服从者*有时都会有些不好意思地主动取悦回报。黄老师认真说的话便会认真做到,他琢磨着小渤揣测着小渤,在拥有对方的每一天里心底都惴惴不安地开着小花儿。

他快乐,是因为他已经拥有了他最在意的人,那个人在自己面前是如此地自适悠然,和自己一样快乐;

他不安,是因为每次小渤在外面和他们的朋友斗嘴、打闹、放声高歌开怀畅饮的时候,那颗扎根的庞然大物就开始在他平和的外表下不满地抗议:不够,还不够,一点儿都不够。

这声音越来越响。

TBC

*支配者:dom;*服从者:sub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