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龙舌兰与探戈TBC【戏痞】

你可以把他看作是燕京风华录的番外,但我个人觉得除了西皮外什么都应该是不一样的,甚至包括年代?
然后本文题目……来自作者去年参演话剧时搭戏演员的某句口误233333
p.s.会提到一个原创人物,大概是小针笔记本上照片里的妹子~

正文:
李芳之和周一桐一点都不般配。

从根儿上来说他们确实都是北京人,但前者身上找不到任何一点儿京城小孩的痕迹,而后者又少年老成得多少让同辈有点望而生畏。

比起彼此,他们似乎跟学校里各自玩得最好的女孩更为般配一点。密斯赵百无禁忌,柳田小姐优雅安静,跟他们这两个高材生又都说得上话,一起出去玩时旁人也大都只会感慨艳羡于这两对情侣的年轻愉悦。
只可惜两对情侣虽是不假,但究竟是哪两对就只有老三和红英才知道端倪,若是放在路人身上,绝对是猜上一个时辰都出不了答案的。

因为没有人会觉得李芳之和他的学长会是一对儿,人们甚至都还没琢磨透他们是怎么就成为朋友了。
不过处对象这种事情还是讲究个如人饮水,再者说就以李芳之那闲不住的性子来看,若两人真过于相像,那这对象才真叫处不下去了。便是要越不像,才越能觉出趣味,也越迷恋这与自己迥然不同乃至天差地别之人。

而他觉出那些趣味的法子,是个顶个的别出心裁,也让周一桐多少有些提心吊胆的。他这小男友别看是生物系的高材生,这天大的玩心还真不知道是娘胎里带出来的还是父母娇惯的,总而言之,没少给他惹麻烦。所以这次他跟着小针回美国的时候,一路上多少都在提防着身边人的突发奇想,一旦发现苗头立刻岔开话题聊些其他无关痛痒的事情。

这法子刚开始还多少有点用处,小针每天也就乐乐呵呵地带着他师兄四处参观介绍自己印象里值得一去的地方。只不过等兜兜转转得差不多了后,他那些心思就再没什么能分得了心了。住在他家里的周一桐看着已经开始把自己关房间里瞎鼓捣的李芳之,不无担忧地猜测着那个小天才即将出炉的新玩法。

果然,某天下午周一桐正坐在房间的窗台边儿看着本从家里带来的书时,李芳之便带着他的新麻烦隆重登场了。

“师兄!在这儿看书呢?”年轻人笑着探进个脑袋,一口带着青岛味儿的京片子让周一桐放下了手里的书籍。把这个动作当作默许的李芳之立刻侧身溜了进来,嬉皮笑脸地把手里的托盘放到了桌上,敲了敲。

“Try this!”他朝对方招招手后便兴高采烈地跳坐到沙发上,穿着宽松裤子的双腿随意晃悠着,时不时露出一小截脚踝。周一桐才发现小针又无视了他的叮嘱,还是喜欢赤着脚在多少有些凉意的地板上走来逛去。不过这毕竟是他的家,自己似乎也没什么资格阻止对方在这儿彻底解放天性。

所以周一桐什么扫兴的话都没说,只是拿起其中倒满酒液的小杯子闻了闻,然后重新放了回去:“以前好像没见过这种酒啊,叫什么名字?”

“tequila.”

“What?”

“te-qui-la”李芳之拖长了音调字正腔圆地又念了一遍,拿起了离自己近的那杯酒比划着,“我跟我朋友打牌赢来的,你不尝尝嘛?”

周一桐不像他的两个好友那样对酒精有着天生的热衷,连期末备考时都要边背着公式边来上一瓶。他相对而言还是更喜欢喝上口好茶,随身带个小壶的习惯也不止一次被李芳之嘲笑为胡同口晒太阳的老太爷。
然而小针这几天看上去也实在是憋得慌,这让“周老太爷”多少觉得自己有这个责任陪他消遣消遣,不能让人家好不容易回次家还过得比在国内时更束手束脚的。
他于是学着对方的样子拿起了小杯,却看着托盘里的柠檬和盐瓶犹豫起来。周一桐在国内的时候没怎么喝过洋酒,知道他们懂行的玩起花样来跟调配药剂一样什么都能往酒里放,但要是个像自己这样的外行瞎摆弄的话,结果只能是浪费一杯好酒。

他只好无奈地抬头,正对上李芳之看热闹般自鸣得意的眼神后笑着轻拍了拍对方的脑袋:“胡闹,仗着在自个儿地盘了就欺负你大哥。”

“我才不欺负我兄弟呢,”后者立刻理直气壮地反驳,“tricks are for lovers!”

他也没有管人家有没有捕捉到自己的后半句话,直接抄起了盐瓶在自己虎口上撒了点盐,然后指指柠檬示意对方去拿一片:“现儿给您表演一戏法,让您知道知道这tequila的正宗喝法嘿!”

他竭力模仿着那些走街串巷靠君子养活的人的口音,这在土生土长于北平的周一桐听起来有种近乎可爱的违和感,让他在大笑和揉揉对方脑袋中间有些犹豫不决。李芳之看着他的表情,大概是从中多少读到了些期待,于是也不再卖关子而是动作利落地舔掉了虎口上的盐粒。

接下来他一气干了玻璃杯中的酒液,周一桐拿着柠檬片多少有些发愣,他还真没见识过这样的喝法。还没等他问对方自己手里这柠檬有什么用,就看到李芳之突然弯下腰来,凑着他的手就咬了一口这酸涩的水果,还好心地舔掉了流到手指上的汁水。

小针的刘海没有像做实验时那样扎起来,现在有些发丝长得几乎要刺进眼睛,可又像是某种欲盖弥彰的遮掩,把那永远热情而现在更是充满了暗示与狡黠的眼神割裂开来,是隐是现只能他舌尖的动作。

但周一桐知道这小子是在一直盯着自己的,当他想要撩拨自己去做任何荒唐大胆的事情时他都会凝视着自己,同时把那些企图毫无保留地揉进眼色里。

而周一桐也太知道他李芳之到底是要什么了,他有时会顺水推舟遂了他的愿望有时则不动声色地用些手段来脱离困境。在他眼里李芳之除了是他爱人外也像是他的弟弟,而做哥哥的总该宠着他由着他点。这也是他从未真正地主动去掌握主控权的原因,那样这个小天才能玩得痛快点。

但这次不会了,周一桐稍稍抬了抬手指,李芳之立刻很敏锐地捕捉到了意图,舔吮地更卖力了些,湿滑的舌尖在他的指缝里来回游走打转,痒意简直像是直接从心里滋生的。

和以往一样,做大哥的还是一眼看穿了做弟弟的意图,而且还和以往一样,他还是非常乐意完成对方的愿景。

更何况,尽管周一桐确实比同龄人老气横秋了不少,但是鲜少会有一个20来岁的小伙子,在面对心爱之人慷慨地想被你主导摆布时是能够把持得住的。

就算真的有,那也绝不是他周一桐。
TBC
———————————————————————
本来想写pwp的,结果发现自己屁话真多orzzz
下一更绝逼有肉!!!
大家不要打我QwQ
p.s.爱我就多评论我哦w【滚蛋

评论(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