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燕京风华录【戏子/痞子】

想写这一对很久了w
会有私设噢噢噢注意避雷QwQ有bug的话………把作者打一顿就行了,不要太在意w
以及我可能会提到一点现实中北大那些时候的风云人物,但时间线可(ken)能(ding)是错的,发现bug的话把作者再打一顿就可以了,还是不要太在意QwQ

正文:
1.
李芳之是民国二十年来到中国的,那时候他甚至还没习惯他的中国名字,只有叫他方济各时,他才会回过头来笑着应你一声。

他的父母是他见过的最虔诚的基督教徒,却罕见的没有把这种信仰也灌输给他。所以李芳之笃信并热爱着科学,也对一切美国同龄人都趋之若鹜的事物情有独钟。他从小没有被太过严厉的管教,唯一必须顺着父母要求的就是他的大学生涯。

不过方济各·李也并不排斥这个选择。他对于中国没有过多的感情,但也知道他父亲有关童年的回忆都是来自那个听上去战火纷乱的东方国家。他有时会听到那些遥远且琐碎难辨的回忆,作为留洋学童之一他父亲只记得自己是皇城根底下的孩子,在阡陌交通的胡同里笑闹着跑过,他甚至记不起那时的自己手里拿着的究竟是花了三天削出来的竹风筝还是胡同口王叔送的冰糖山楂子。

这种每次讲述都会变动的细节于方济各没有任何意义,他也难以像他父亲那样会对着一片梧桐叶突然愣神。但在这一遍遍不厌其烦的描述里他的心里终于还是建起了一座北平城,因为对其了解的匮乏它大部分都只是照片上扁平单调的黑白色,唯一的颜色来源于那听来的点滴回忆,它们给河边的杨柳,地上的树叶和孩子手里的玩物吃食染上了过于鲜亮的颜色。
方济各因这过于朦胧的印象也一直对北平抱着一份好奇,因此当他家人提出要送他回北平读大学时,他唯一的条件就是索要正式考学前的一年间隔年。

他原是打算用这一年把心里的那个北平彻底涂上颜色的。

这愿望听上去太过激励人心,导致方济各在带着行李兴致勃勃地住到早就备好的小院里时,他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第一个遇到的困难,也是所有坎儿里最难过的一关,竟然会是语言问题。

方济各一直觉得自己是会说中文的,诚然他的父母都只会说英语,但是从小带大他的一位奶妈可是地道的山东人。他跟着她学会的那一口流利的青岛话,再加上从父亲那里习来的零碎口语足够他在学校里向那些对“神秘的东方人”大感兴趣的同学炫耀显摆了。他完全没有料到,当他真的被北平话包围时,这种轻快圆滑又老神在在的语言竟会让他在听起来时感到无比费力,再怎么努力去辨别也最多只能懂个五六成。

于是他这一年空闲的目标也就从探索和冒险转为了适应。方济各要适应的确实很多,这里的食物这里的风气文化这里密密麻麻又归置整齐的大街小巷,还有这里弥散在空气里的、哪儿都能听到的京片子。

一年过后,他成功适应了两件事,一个是这里千奇百怪的食物,一个则是这里的语言——这其中也包括他的中文名字。当那些和他住在一条胡同里的邻居们彻底撇开了那个拗口的方济各,改叫他李芳之或是小李时,这位从留过洋的小公子也终于会高兴地应下来,戴着圆眼镜的脸上总是挂着个无忧无虑的笑容。

但是李芳之依旧不会说北平话,他试着学过但那只会让他陷入张口结舌的状态,他那说英语时能够滔滔不绝的舌头一面对京腔就选择把自己打个结,让那个本该口若悬河的年轻人变成一个脸红脖子粗的小哑巴。所幸他的青岛话只要说的稍微慢些,也基本不会造成误会,而标准语速的北平话也难不倒自己,李芳之对于自己在这个既是故国旧乡又是异国他乡的大学生生活又重新充满了信心和期盼。

然后这份信心在他的入学日上又受到了不小的挑战。当他拎着包站在燕大校园的门口,一脸茫然地看着周围纷纷扰扰的人来人往时,李芳之又得往自己的认知里加上一条:中国的语言,绝对不止步于北平话和青岛话。

他听着某个角落老乡相逢的欣喜若狂和另一个角落里学长学姐对于新生的热情指点,这些发音陌生的南腔北调蹦跳在空气里再被他足够敏锐地捕捉到,可是李芳之却不能从中得出任何有用的信息,来帮助他找到卧室和负责生物系新生接待的人员。他把放在地上的箱子又提了起来,叹了口气后决定一点点问过来,希望自己的运气能够好到撞见一个同自己一样从美国而来的留学生,或是老家在青岛的老学长。

这就是周一桐第一次见到李芳之时的情景。这个一头雾水却分寸未乱的新生在他的面前晃来晃去,不时礼貌地拉住一个人连说带比划地问些什么,然后在对方的一脸茫然下抿嘴笑着挥挥手走开,毫不气馁地寻找着下一个提问的对象。

周一桐替一个本系的新生指了路后一转身就看到了离自己近了很多的对方,他听到了飘来的几句对话,很快就意识到造成那个年轻学弟这种困扰的,是他那一口语速太过流利的英语。周一桐自己的英语也没有学得更好,根本比不上他的德文,但他很肯定自己的水平比正在试图理解那个新生的男孩要好很多。

于是他在对方放弃交谈转向下一个目标时走上去几步,客气地开口问他:Anything I can help you?

这年轻人抖了一抖像是被吓到一样,但下一秒自己就被扯进了一个热情的拥抱里。周一桐有些尴尬地拍了拍对方的肩,思考着是不是应该提及一下自己英语水平的寒酸。

但是在他开口前那个男孩就抢先截断了他,而即使在很多年以后当他们已亲如一人之时,周一桐还是会被对方这样的说话方式惊到哑口无言。

“哎哟我亲娘咧,”李芳之快乐地抓住他的手上下摇着,“可算是find somebody to help me了!”
———————————————————————
TBC

评论(1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