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走心(六)【潘肖/高博;徐朗/高博】

更新啦wwwww~
这章交代了点事情,所以特别啰嗦+不好吃QwQ

正文:
6.
潘肖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是到徐朗那里去拿的,徐朗的父亲和他们共同的母亲觉得把钱打在一张卡上更加方便(后者可能还存着些关于他们兄弟之间感情增进的妄想),而在决定谁保管这张卡时潘肖毫不犹豫地把它给了徐朗。
他和徐朗是同母异父的兄弟,自己的亲生父亲去世后妈妈就带着还在襁褓中的他一起改嫁到了徐家,不久后就有了徐朗,因此两人算是一起长大的。
小时候两个人也有过亲密的时候,但关系再好也总感觉隔了一层。其他家庭里孩子一多就容易互相争抢吵架闹得举家无一宁日,到了他们这儿虽然没有兄友弟恭,却是各管各的几乎没有冲突。
等到日后潘肖长大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便更心安理得地与徐朗保持了距离。只是与其说他是因为自己身份的揭露而陡生隔阂,不如说是那个被他妈妈苦心隐瞒了十多年然而早就被他看穿的秘密终于给了他一个不把时间浪费在家人身上的正当理由,让他得以躲避餐桌上母亲偶尔的苦口婆心。
潘肖没去想过自己这种疏离的脾气是继承了谁,他对亲爹一点印象也无,而母亲对于经营一切关系的热心在他身上自然也是留不下任何印记。或许归根结底他的性格和徐朗一样,还是被他那个常年不着家的“父亲”带上了一条同他一样物质现实的道路。
徐朗的父亲非常平等,他给予了兄弟们一样富足的条件和一样贫瘠的关怀,徐朗因这种被忽视而在心中多少留下了些不服气的种子,似乎总是在攒着劲儿要在他的亲生爸爸甩出一个巨大的成功博得他的另眼相看。他从来没有像潘肖那样,被这个一年都见不了几次面的男人潜移默化出自己独特的冷漠。
也正因为潘肖在14岁时就有了40岁的心态和视角,导致徐朗在他眼里简直比教科书上的典型案例还要典型,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每一句话背后的潜台词都在潘肖的预料之中。
尽管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在潘肖面前,徐朗没有任何秘密。
因此当他敲开徐朗宿舍的门,并且被请到屋内在高博的椅子上落座时,潘肖就知道今天的自己绝对不可能拿了钱就走。
于是他把装着现金的信封打开数了数,低头点钞票同时顺便先发制人朝还没坐下的徐朗抛出个问题:“你和小博还挺好?”
“嗯?”
“小博,高博。”潘肖抬起头耐心地重复了一遍——他是一个极讨厌把话说两遍的人,但在面对他弟弟的时候总会多一点点耐性。
徐朗把平时用的茶杯推到潘肖面前,自己拿了个保温杯心不在焉地转着玩。听清这个问题后这个高博送的杯子刚刚倒下在桌面上磕出一声巨响,他扶直杯子用指腹蹭蹭敲到的地方,抬眼看着潘肖:“我还不知道你会问这种问题。”
“我不会,可如果你想和我谈及的话我还是更偏向于先了解情况,职业病。”
徐朗叹了口气,盯着手里杯子的眼神里有点无奈的笑意:“又是看出来的?”
“你也确实是想和我谈谈高博。”
“错了。”
潘肖喝水的动作顿了顿,他被杯子遮去大半张脸,从徐朗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挑起的眉毛。
“我错了?”潘肖把马克杯严丝合缝地盖住之前留下的水印,向椅背靠去仔细地打量徐朗:“你知道怎么对付高博?”
“对付?律师用的词就是精妙。”
“你是说高博不值得你去认真对付?”
“无所谓,”徐朗摆摆手放过这个话题,“语言是你的武器不是我的。我和高博之间没有任何事情需要让你知道,你怎么会觉得我会需要和我的潜在情敌谈论我的男友?”
潘肖理了理自己的刘海,再开口时带了点他自觉会令人生恶的循循善诱:“因为你对付不了他,或者说你摆不平他,又或者是留不住他。词语怎么换都可以,但结果就一个,你想慢慢来打开他的心扉,可却越来越觉得他已经被掏空了。”
“被谁,你么?”
徐朗这句话里的讽刺意味多少有点藏不住了,但是他的哥哥根本没有理会他的回应继续说了下去。就像往常一样他们之间的谈话几乎没有任何沟通交流的作用,纯粹就是一个给双方表明立场的平台:“这想法不错,真的,有你的特色也很美好。你一向不觉得以浪费在他人身上的那些精力时间作为成本去占有一个人是件无谓的事,我也一直对此也没有意见。只是你现在开始有点犹豫了,你想问问我高博是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在步入一段关系后会变得越来越模糊不定,让人永远无法精确地捏住他的七寸,甚至让人猜不透他有没有七寸。”
“你把我们的男友比成了蛇,”徐朗把保温杯放到一旁,直视高博,“他与你而言就是一个难缠的,有毒的,美丽的猎物?”
“那他在你眼里是不是从来不止一个人?他身上到处都是我的影子不是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已经把他掏空乐然后把自己硬塞了进去?你在因此而憎恶我么?”
“潘肖——”
“对不起,我的错。”哥哥打断了开始激动起来的弟弟,无害地举了举双手,“最近刚刚打了人生中的第一场官司,我确实有点咄咄逼人了。”
然而话到了这个份上也的确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潘肖把钱放进公文包里后拍拍衣服站了起来,他向来喜欢在临走前轻轻地丢下一句结束语,这不仅会更有效地说服对方,还能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对峙中的胜者。
“事实上你看看他的眼神就知道,高博确实是被掏——”
这次他的话被打断了,随着开门声出现的是他们谈论的中心。高博背着书包有些疲倦地走了进来,看到潘肖后他稍稍愣了愣,然后礼貌但傲慢地点了点头:“下午好,我得把包放下,麻烦让开好吗?”
 潘肖从善如流地从桌边撤开,甚至还做了个小小的“请”的手势。徐朗见他确实要离开了,说了句再见后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
于是他在高博疑问的视线下就这样忘记了自己哥哥从未变过的习惯。潘肖在拧开门把手往外走的时候还是把那句话说完了,徐朗清楚地看到面前正低头掏书的高博因此而起的僵涩和停顿。
“徐朗,小博还真就是已经空了,但至于这到底是谁掏的,你心里非常清楚。”
TBC


————————————————————————————












【看出水仙感的………这锅我不背QwQ【逃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