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两个生日【徐朗/高博,祝柴生日快乐w】

生日就要吃甜食!
再不好吃………那也是甜的!!!!
【一个写甜文hin苦手的我默默哭
柴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wwww总算赶上了你们那边的10.26,也没有太晚w

正文:
我是立志要写甜文的qwq
里面会有一点点二设,看了就知道了w

正文:
高博是一个不喜欢过生日的人,但是他却有两个生日。
———————————————————————
高博在走进寝室的时候就觉察到了徐朗的不对劲。
作为一个大二的转降生他和自己以前专业的室友闹得非常不愉快,因此这次看到对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条件反射地就觉得一场抱怨和争吵在所难免。
他一言不发地把包在椅子上放下,然后走向对面空床的衣柜去换下身上的衬衫西裤。这件四人寝是专门留给转降生的,然而今年却只有他和徐朗两个人来霸占这四个床位,他们都理所当然地征用了多余的所有空间。
高博甚至把自己的床位都调到了徐朗的斜对面,一个逼仄寝室里能达成的最远距离。他不讨厌这个礼貌又清高的男生,事实上,高博很喜欢这种性格,这可以保证他们之间永远不会有任何不必要的对话,他也自然不会因为性格原因在此被告到辅导员那里被迫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这种距离不过是他不算隐晦的表态,而徐朗在开学后的这段时间里果然也心领神会。两人索性连日常的寒暄都省了过去,除了账单上的交接外几乎没有任何交流。
因此,当高博第一次从这位理想型室友脸上看到这副表情时,他的反应只能是准备迎战和感叹几个月的完美宿舍生活的终结。
他毫无必要地对着贴在衣柜门内侧的镜子整了整帽衫的两条带子,把眼镜重新戴上的同时也是在不着痕迹地从镜子里打量身后那个紧盯着自己看的光头。咳嗽一声后高博关上门,转身靠在了衣柜上。
“有事么?”他语气平淡地发问。徐朗挑挑眉好像终于得到了开口的许可一样明显地松了一口气,他侧对高博坐着一只胳膊圈住了椅背,搭在桌上的另一只手在他说话时一直敲击着桌面:“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前天下午闲着没课把班级同学的资料整理了一下。”
高博哼了一声不动声色地等对方继续,徐朗是他们新班级的班长,而自己则是副班长,这么看来他似乎是打算抱怨自己几个月里对班级事务的毫无作为。
“然后我发现今天是你生日。”
没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高博怔忪了一下后又被对方的话弄得更加茫然。他挺直了背,把抄在帽衫口袋里的手拔出来环胸抱着,表情倒看不出什么端倪。
“所以?”
徐朗把桌上的小盒子捞了过来,手一长递给了对方。
“生日快乐。”
接过礼物的人并没有立刻拆封,而是把它在手里掂了几下后又还了回去,附带上一句毫无波澜的话。
“今天不是我的生日。”
高博走到徐朗桌前把表格拿起来看了一眼,指着自己的数据给有点愣怔的人看:“你把10月写成11月了,我的生日是一个月前的今天。”
徐朗接过表格,转过身去抽了一支笔在桌上的好几张表上涂涂改改起来,高博在旁边站了一会儿探查着他的表情。他的室友看上去倒没有因此而太过尴尬,这让高博多少松了口气。
他有些僵硬地拍了拍人家的肩后低语了一声感谢,然后就重回旁边自己的区域。结果他刚刚坐了下来就被徐朗拿笔戳了戳,高博微皱着眉抬头看他,发现那个盒子又被送到了他的鼻子底下。
对面的徐朗翘着椅子,笑容难得看上去不那么疏远:“那就当是我晚送了一个月。收下吧,我挺希望你能用得上它的。”
高博看着他甚至都蕴了些笑意的眼睛,抿了抿嘴眼神在这个包装精良的礼物上游走了一番。
“没事儿,10.22号也不是我的生日。”
———————————————————————
那天晚上这个盒子还是被摆到了高博的桌子上,那张一尘不染的桌面还多了好多空酒罐和酒渍。从来不喝酒的高博那天晚上和徐朗一起空喝啤酒喝到了晚上十二点,然后在第二天早上的头痛欲裂中试图回忆起自己昨晚到底跟他关系陡然亲密不少的室友说了些什么。
或者说试图摆脱掉自己脑中关于昨晚的过于清晰的回忆。
这不是说有什么过于烂俗的桥段发生在了二人之间,然而高博确实破天荒地说了很多话。他告诉了徐朗自己的身世,告诉他这个10.22号其实是他那比自己大了10岁的哥哥“借”给自己的生日,还告诉他因为小时候的拮据导致每年这时他哥只会给他庆祝,这让自己过的每一个生日都像是从沈西林那里抢来的一样,所以他根本不喜欢过这本就属于人家的生日。
高博还借着酒劲把他与同母异父的哥哥如何互相拉扯着成长的故事也一股脑地倒给了徐朗。他记得自己的叙述混乱又细致,架构看似完整地可以写完一本自传,但在讲的过程中却又不停地走上了某条细小的分岔,揪着兄弟之间的一件小事妄图以冷静客观的口气把它理顺讲明。这期间徐朗一直安静地认真倾听,在需要回应的地方却只是按按高博的手示意他少喝一点。
于是高博更加满意地达开了更多的酒罐,并且几乎要把自己都掏空了放在徐朗面前,让他好好认识一下这个严谨高傲到有些神经质的外壳里究竟装了些什么内容。
他最后是被徐朗背着上床的,酒精并没有弄混他的脑袋,却彻底拆掉了他嘴上的开关让他不受控制地侃侃而谈,同时心里还能有个声音冷静地预警着明天可能的追悔莫及。
果然,当他今天早早地苏醒在宿醉造成的眩晕和反胃中坐起身时,高博感到了懊悔造成的恐慌。他勉强坐起身来看着对角线上的那个还在酣眠的身影,更加恐慌地发现心中的懊悔竟然因为这种凝视慢慢平息下去。
高博和他哥哥一样,对于交友这件事有着不怎么积极的看法。然而沈西林好歹还懂得如何虚与委蛇地维持他的交际圈,高博索性就拒绝了社交这项苦差,把精力放到了更值得他关注的地方。
所以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种主观上的封闭,只是因为没有遇到一个值得交心的朋友而已。
———————————————————————
徐朗起床后条件反射地瞄了眼对角,那张床上捂着脑袋的身影不出所料地戳进他眼里。
他沙哑着喉咙问候了一声,然后爬下床打算收拾收拾前去上课。在经过高博铺位后徐朗顿了顿,看着上面眼神放空的人真诚又略带调侃地开口:“对了,我保证我会记得在11.22给你过生日的。”
“啥?”
“你昨天自己说的,”徐朗抱着面盆耐心地解释,“你说你其实很想要一个自己的生日,我说那今天也算是圆了你的夙愿了,你却还嘲笑我说没人记得的算个屁。”
“………醉话你也当真。”
“我昨晚答应了你我会记得,但我看你睡着了,所以我今天早上再来承诺一——”
他后面的话被一个贴着耳朵飞过的纸盒打断了,徐朗摸摸耳朵看了眼地上散开的盒子,里面倒是已经空空如也了。再抬头就发现高博有躺了回去,背对自己呼吸平稳。
徐朗笑了笑朝门外的盥洗室走去,一只脚刚刚踏出寝室门背后就传来了他室友闷闷的声音。
“下次再乱提这事儿,你这把刀就派上用场了啊。”
———————————————————————
然而后来,高博虽然还是一个不爱过生日的人,他却每年都能收两次礼物。第一次的礼物来自他的哥哥沈西林,第二次的礼物则来自他的室友、兄弟、爱人、仇敌、陌路、朋友、爱人,来自与他永远纠缠不清永远心灵相通又永远拳脚相加恶语相向的对象,哪怕前一天他们还争吵到满室狼藉,11.22的早上高博总能在门口发现他今年的礼物。
这些只属于他的生日礼物和这个只属于他的生日,全部都来自他的徐朗。
END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