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百食记【狄仁杰中心,主方狄】

狄仁杰中心主方狄,出现白狄的时候我会在篇名前标注的~
本篇原著向,篇与篇之间没有联系,就是想写一写两人好好谈恋爱而已。
另外,虽然题目叫百食记,但不代表我做了任何数量上的承诺嗯QwQ

正文:
1.酪樱桃
方起鹤在黄昏辞别时候被武皇赐了些西域新贡来的樱桃。同他议完朝中大小事宜后的皇上终于闲适下来,外加今日诸事颇顺,故心情亦是上佳。她看了看不露疲态行礼告辞的新任刑部侍郎,无端想起那位因病修养多日未见的狄少卿,便命身边侍臣择些品相好的樱桃赐予了他的同居者。
“臣代怀英谢过圣上。”
方起鹤毕竟心思缜密,一眼便看出武皇这赠礼真正相送之人。他再一拜谢后便拎起面前樱桃,淡然离开御花园。
武皇念身边侍臣均为亲信,便也无所顾忌地卸了几分帝王架子,一手托腮望着她重臣离去背影,虽面色威仪,然眼中却泛了些忍俊不禁的笑意。却原来那方起鹤今日为议事自然一身是官服挺刮威严,然许是侍臣取贡品时未考虑周全,竟用一朴素草筐与他装了许多,同他锦服华袍相较更是格格不入,甚是有趣。
那边已踏上回府之路的方起鹤对此也自是心下了然,然而他还是谢绝了马车相送,怡然自得一派闲适模样踱步回家。路上他还在几处商贩摊位停留片刻,在摊主愕然目光下随意挑拣了几样家常物事后才慢悠悠朝方府走去。
推开大门后方大人并未在院内发现狄仁杰的踪影,那把他坐惯的椅子上留着件自己的外衫,许是下午小憩时盖在身上避寒所用。方起鹤把手里的草筐放于院内石桌上,走至椅旁拿起外衫细细折叠起来。
“都回家了还装得一手诚恳耐劳模样,方大人真是好演技啊。”
不是没听见对方从屋内走出的动静,但被这般奚落的人还是背对着来人不紧不慢地叠着衣物,只在嘴角微微噙上了一丝笑意。
手持书卷靠在门框上一副懒散样子的狄仁杰自是无法看到那抹笑容,见人这副无动于衷的模样本打算继续拿言语撩拨下去,余光却瞥到了石桌上那草筐和其中隐约可见的艳红樱桃,整个人于是蓦地站直了起来。
这时方起鹤才抱着外衫转过身来笑看对方,正正把他目光发直又极力掩饰的样子看在眼里。“方某言行如何怀英最是清楚,又何来'演技'一说?”
狄仁杰晃晃悠悠地下了台阶走到他身旁,打量了这筐子一会儿后便抓了几个樱桃于手中。他一边细细挑选一边漫不经心地应了对方:“看你衣袍冠履,一眼便知你今日是从那御花园徒步回府的。怎么,方大人若不是为了在百姓眼里留下个平易近人廉洁简朴的形象,难道还是为了锻炼轻功脚力不成?”
“不愧是大唐第一名侦探,一眼就看穿了真相。”方起鹤将怀中衣物放至一旁,也不嫌石凳冰凉便在石桌旁坐了下来,单手捋发饶有趣味地看着认真择水果的狄仁杰,“那么方某得拿什么才能买通怀英,不让这真相公之于众呢?”
狄仁杰终于挑中一个品相个头皆称心的樱桃,轻嗅后满意地放入口中,再回应时有些口齿不清:“也简单,将这筐武皇赏与你我的樱桃全赠予我便是。”
这般调笑之余他也确实喜爱这西域贡果的甜美口感,在啧啧赞叹皇上送礼质量就是高的同时又择了好几个,只是还未送入口中手腕就被轻柔又不由分说地捞住,随后抱病在家多日的大理寺少卿就只能不甘心地看着那些红艳欲滴的樱桃被重新放入筐中。
“方起鹤你就那么小气嘛?”
看着对方不太满意的表情方起鹤脸上的笑容更是有了几分得意之感,不过他还是在他的怀英开始言语攻击前用一个极其正当的理由把那些快言快语堵了回去:“你脾胃尚未养好,这樱桃虽贵为皇室贡品然在方某回程路上终究沾了些扬尘,若未清洗便贸然食用,只怕怀英又得在家多赋闲几日了。”
这话情理具备,然在因胃疾多日食欲不振、现下又好不容易开了胃口的狄仁杰听来自是多少有点扫兴意味。他不情不愿地用手指拨了拨筐里的樱桃,暂时听从了对方的意见。
“不过这樱桃也太多了,就算是一日三餐也得要上两三天才吃得完吧——这样,我去给白府送上半筐,就当上次葡萄的回礼了。”原来这武皇资金终于周转过来后,送礼赏赐也越发阔气起来。这要是金银珠石自然是多多益善,然若碰上赠礼是奇珍异果的,则要对着一筐难以久放之物愁上半天。方狄二人现如今虽住于一处,但偌大府内人丁却少的可怜,每次收到这等礼物也只能送与朝中其他交好的大臣,索性皇上也不介意赐物被分之事,就权当做人际交往的流通之礼了。譬如这次狄仁杰也是想起白洁素好甜食不逊自己,又觉多日未和白少将叙旧也有些想念,便想着将这半筐樱桃送去联络联络感情。旧日侦探事务所三人组若是能再次同桌闲话,也不失为消磨夜晚的良方益法。
方起鹤对狄仁杰这心思自是一清二楚,他招一招手叫了一个下人过来,当着狄仁杰的面命他把这筐樱桃带到东厨清洗干净后,分出半筐给两条街外的白府送去。
难得被使唤的下人立刻兴致勃勃地应声而去,小算盘再次落空的狄仁杰不免更为不满,他拍拍衣摆一屁股坐在方起鹤对面,单手托腮后死死盯着对方云淡风轻的脸,一副找茬模样却偏偏在嘴角挂了个不怀好意的浅笑:“你这是……还介怀我与白元芳的旧日情谊么?”
“若是又何妨?”
准备了一堆奚落就等着方起鹤否认的狄侦探再次被他噎了回去,他抿抿嘴唇最后也只留给人一个白眼,便从怀里掏出看到一半的书,侧了侧身半背对着方起鹤:“看来方大人几年来官位虽节节攀升,这气量反而还难比三岁小儿了。”
说完也不再理睬,自顾自地靠着石桌研读起来。然而还没将这一页上的案情记载看完,就突然感到后背一沉,随后那把温润低沉嗓音便在自己耳边响了起来:“虽是晚春,然石凳仍颇为凉寒,怀英这般恐是又要受冷了,不如回屋再看?”
“我倒觉得此处微风宜人,正是读书审卷佳地啊。”
方起鹤知是他故意与自己唱反调,便将桌上外衫拿了过来将人一把裹进怀里,作势要抱他起来:“既然如此,方某得多有得罪了。”
果然狄仁杰在被揽入对方怀里时还尚能不发一言,但真到自觉那方起鹤要抱起自己之时还是稍有慌乱地挥了挥手:“哎哎哎大庭广众注意言行——!”
这句话对于视他人目光如无物的方起鹤而言可谓毫无作用,既然他已起了逗弄狄仁杰的念头,他便真的一不做二不休,手上一用力就硬生生抄起对方横抱怀中,朝内室书房走去,全然罔顾怀里人诸如“方起鹤你个流氓快放我下来!”这般手舞足蹈的抗议。
短短几步路的时间里被迫搂住他肩背的怀英已经用目光剜了自己好几刀,方起鹤清楚他肯定在密谋着“报复大计”,也不点穿只是任由他挣扎着跳下来逃进书房,自己回味着狄仁杰脸上方才的表情,便背着手走开了。
而直到了晚餐时分,方起鹤才终于迎来了来自狄仁杰的独家报复。
晚膳过后,似乎已经忘记下午诸多事端而与他相谈甚欢的狄仁杰突然停了话头要方起鹤稍候片刻,随后便起身朝东厨走去。须臾后他便端着一托盘小心走出,盘上呈着一大盘樱桃、一碗奶酪和一碗冰蔗浆。
“这是白元芳不知是从西域还是何处学来的吃法,”他一边解释着一边拿起奶酪,手势纯熟地朝这堆樱桃上浇了上去,“说是这酪樱桃比单食樱桃更为可口,这奶酪肥浓滑顺,樱桃汁水充盈,再加点蔗浆自是更加香甜。”
方侍郎看着他最后毫不犹豫地把琥珀色的冰蔗浆全部盖在了樱桃上面,仍是他平素再处变不惊,此时眉头还是微微抽搐了一下。
这一细微表情自然是被狄仁杰看得一清二楚。方起鹤厌恶蜜糖之切同他自己嗜好甜食之深一样,都是亲朋皆知的秘密,然而方起鹤对甜食的反感却只有狄仁杰一人清楚。今天他让人嚣张了整整一个下午,也是时候扳回一局了。
“起鹤,这可是我学了一下午才将将学会的,”他笑着指了指面前这毫无技术含量的菜品,故意叫得亲切许多,“你可不要浪费我一片苦心啊。”
“怀英一片心意,方某自当倍加珍重,又何来浪费一说?”方起鹤从善如流地拿起一颗看上去稍微清爽点的樱桃,然而它拉起的糖丝还是让他的手顿了顿。他拈着这个小巧水果,一抬眼就对上狄仁杰过于热切的眼睛,仿佛就差在脸上贴两个字:快吃。
于是知道今天注定逃不过的方大人咬掉手里的这颗樱桃后,又挑了颗被奶酪和蔗浆裹满的樱桃,递到了对面正在看好戏的人面前。
狄仁杰自是把这当作是方起鹤的挑衅,于是毫无压力地咬了下去,还因这从未尝过的甜度而满意地眯起眼睛细品美食。在吃完这颗樱桃后他为了证明在吃甜上自己的绝对优势,还趁胜追击舔了舔对方沾满浇料的手指。
只不过在他舔上的一瞬间,狄少卿明察秋毫的本能就让他注意到了方起鹤突然暗了些许的眼神。
然而事已至此,两人便向这被糖浆鲜奶黏在一起的樱桃一般,谁也抽身不了了。
而至于第二天方大人是如何一番往日得体常态,捂着高肿的腮帮子向武皇替大理寺少卿狄仁杰再请几日假期的事情,那也统统都是这粘腻缠绵抽身不得之后的后话了。
酪樱桃  完
——————————————————————————
这短短一篇花了我好多天QAQ预感这个坑会蛮难填的qwq
然而早知道会拖到今天我就写月饼了QwQ
无论如何,还是祝大家中秋快乐~~~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