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锦绣良缘【方狄&微白狄,AU,更新3】

这里要对前一章的结尾做一个修改w所以我就把修改过的结尾贴在本章前面了www
本章老方可以上线吧w以及本文的一些人设要慢慢揭开了~
正文:
“小白啊,”他笑吟吟地拍拍对方手背,“你啊,知道你家那个狄仁杰他不是人吗?”

3.
对于这句话,白元芳第一个反应是:“唉你怎么能骂人呢?”
脑子一向快得飞起的诸葛王朗此刻也极其难得地愣了一愣,等终于理解了对方的脑回路后他狠狠地甩开了白元芳的手:“你是不是把躺喝脑子里了啊?!怎么比那时候还傻啊真是快气哭我了,讨厌!”
“啊什么汤?”
“孟婆汤。”一直在旁边静观其变的狄仁杰回答了一声,他看着表面撅嘴卖萌实则眼睛发光不知在盘算什么的王朗和一脸呆滞完全状况外的白元芳,转过身用力地把头在墙上撞了三下。
前一秒还把白元芳从头到尾嫌弃了一遍的诸葛王朗立刻拉住白元芳的袖子一脸八卦地用扇子捂住了嘴:“诶诶你看看他这个样子,哎呀不是自己的身体用起来就是不心疼哦啧啧啧…”
狄仁杰撑着墙低着头,眼神锐利地从胳膊底下扫了他们一眼:“行了你们俩到那边坐着去,死娘炮你先别逼逼让我想想这事儿该怎么跟小白说。”
白元芳在被王朗从门口一路拖到沙发边再被摁下坐好的全过程中眼睛没有离开过他的室友一分钟,他努力地回想着平日里室友教过自己的那些读人技巧,但任凭他怎么解读都看不透这个看起来略显烦躁的背影里的种种情感思绪,只能再次认命于自己的智商期待他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摆脱目前的懵逼状况。
狄仁杰挠着脑袋把自己翻了个身背靠在墙上,他抬头对上白元芳期翼目光后的第一句话就是:“王朗说的没错,我确实不是人。”
“那你……那你呃……”白元芳余光瞟到了身边王朗看好戏的表情,咽了口口水,“是妖精么?”
狄仁杰站正了点直直地盯着他那个热心善良又永远缺根筋的朋友,一字一句地回答仿佛怕他听不懂一样:“我到底是人是妖,敏明你难道不清楚么?”
“敏明…?”白元芳有些愣愣地把这个名字又重复了一遍,对方略含期待的目光像是把这两字当成打开自己某个阀门的按钮了一般,但他对此却一点感觉都没有:“这是你给我起的名字…?”
“这是你告诉我的名字。”
“呃什么时候?我说梦话的时候吗?”
狄仁杰扶着额摇了摇头,还想解释什么却被王朗打断了:“行啦别试啦这都多少年了,那么多碗汤灌下去他能记住些什么啊真是。”
这位看上去就一肚子坏水的年轻人放下扇子给了白元芳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无视对方猛然瞪大的眼睛露出了自己青色的尾巴和耳朵。
“白少将军,你这表情还是和当初一模一样诶!你这算千百年后又一次被我萌到了吗?”
而被“萌到”的青年此刻正手脚并用地试图把自己塞到长沙发的另一端角落里,总之离开那个狐狸尾巴露出来的人越远越好。“你你你你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把这儿当婚房然后天天折腾我的那那那个狐狐狸精?”
“这话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啊。”狄仁杰一边试图把白元芳从沙发角落里抠出来一边一脸无语地看着不知为何莫名兴奋的青毛狐狸,“小白,小白你放心天底下狐狸精好几窝了不止他一个啊,这不是你房里那只行了出来吧他不会指挥袜子打你的我保证行了吧?”
终于被劝停当的白元芳拉了拉自己的西装勉强把之前的悲惨经历统统赶出脑海,他看着挡在自己和狐狸精中间的狄仁杰,决定先把整件事弄清楚然后再对这个诸葛王朗做出进一步的判断,虽然极不可能但如果对方没有恶意的话说不定自己还能和这个狐狸精姐——兄弟搞好关系,然后让他跟自己屋内那两个妖精好好谈谈。
“狄仁杰你们俩认识啊?”
“认识一千多年了吧,”狄仁杰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夺过王朗的羽毛扇给自己扇了起来,“不过也有好几百年没见了。”
“谁叫这小胡子离家出走啊不然我才不想跟他见面呢。”王朗皱了皱鼻子有点警惕地看着对方手里自己的宝贝扇子,却没有动手抢回来。
一千多年,白元芳没有费神去推算他们的初遇是在哪个朝代,而是直接用一种更加惊诧的眼神上下打量着狄仁杰:“那你是什么精啊?”
“你猜?”王朗不怀好意地撺掇起来。
“……烟斗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烟斗哈哈哈哈哈哈再猜——”
“行了别猜了。”狄仁杰黑着脸拔了根羽毛,把扇子丢到了笑瘫的人脸上。他在身后人喋喋不休地抱怨着自己差点被毁容的噪音里侧过了身子正对白元芳坐好,一只手稍微举高了羽毛,左右晃了晃。
羽毛立刻凭空被点燃了,在不疾不徐燃烧的过程中它突然散发出的烟雾大得有些夸张,劈头盖脸地朝白元芳脸上扑去。后者有些狼狈地挥手散烟却收效甚微,索性这烟除了遮挡视线外没有任何副作用,无色无味不刺眼健康无公害,只是让白元芳看不清楚眼前的人,总觉得他看起来和那个同自己朝夕相处那么久的狄仁杰有点不太一样了。
烟雾的散去和出现一样突然得有些诡异,然而白元芳还是觉得身旁的狄侦探形象有些模糊。以为自己被烟雾迷了眼的他低头一顿猛揉,果然再次抬头时他眼中的狄仁杰就一点都不模糊了。
他变成半透明的了。
半透明的狄仁杰身上的穿着也产生了极大的改变,现在的他一身墨蓝色长炮,头上戴着旧时书生惯戴的方帽,腰间零零碎碎系了一堆物件,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从某本史书里走出来的幽灵一样。
狄仁杰稍微摊了摊手“如你所见,不是人,也不是妖,我是俗称的鬼魂,当然现在也有人叫我幽灵。”
白元芳此刻却并不是很在意对方的物种身份,他能看见狄仁杰背后那只狐狸的鬼脸,好像已经猜出自己将要问的问题是什么了一样。
他自己也知道这个问题应该是此刻最不重要的问题之一,但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让它冲口而出,毕竟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也是这整个21世纪版聊斋故事里唯一能确定的东西了。
所以白元芳发问了,带着他目前满腹的纠结疑惑和碎尽的三观:“不是,狄仁杰,那你那个那个……你嫁给——?”
“——不才方某,小字起鹤,前来向白少将赔不是了。”
他一个“谁”字随着客厅中央凭空出现的男人消失得一干二净,然而在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浪后白元芳对于这又一违反物理规律的奇观只是象征性地被瞎了一下而已,比看到王朗露狐狸尾巴时要冷静多了。
而且这次他甚至是沙发上所有自然/超自然生物里最淡定的一个了。青毛狐狸高兴地跳了起来给了对方一个飞扑,而狄仁杰也猛地站起身一副想趁机穿墙跑路的架势。
称呼自己为方起鹤的男人穿着年代与狄仁杰类似,他挂着那个让白元芳有点不太舒服的微笑把王朗从身上扒了下来,然后开口叫住了一半身体已经陷入墙壁的鬼魂。
“怀英,如若这般不情不愿,方某也无意强加催逼,却不知怀英当日为何偏应下这秦晋之好?”
狄仁杰僵硬了一会儿后,一点点地把自己从墙壁里拔出来,这个动作在任何生物看来都多少带了点硬着头皮上的意思,但当狄仁杰转过身站在方起鹤对面时他的脸上却不见一点局促,反而有着白元芳从未见过的笑容。
“夫君言重了,”他的话语和笑都有些太过用力,却让方起鹤脸上的高深莫测多少退散了一点,转变为一种深觉有趣的表情,“狄某不过是有旧债未还,如今时机方好,前来还了便是。”
“噢?那怀英旧账已清,可否同在下归去了?”
方起鹤朝狄仁杰伸出手,他的掌心里似乎用金色的笔墨勾画了些图案。狄仁杰有些犹豫地看了看,还是把手搭了上去。
于是他的身体变从半透明状态重新回归实体,只不过身上的衣服还是那套长袍,在21世纪装修风格的客厅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方起鹤握紧了狄仁杰的手,朝白元芳微微一欠身:“白将军能容怀英在府上叨扰数日,方某感激不尽,日后定当登门拜访。这番先别过了,告辞。”
被他牵着的侦探也上下打量了眼自己的室友,随后抿了抿嘴笑了笑:“这几天确实麻烦你了小白,租金我会给的你不用慌啊。”
狄仁杰将自己空闲的手伸给微低着头的对方想用现代人的方式握手告别。白元芳配合地伸出手握了握后,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狄仁杰因这一下而有些惊诧,方起鹤也转过头来挑了挑眉看着白元芳的那只手,一旁的诸葛狐狸已经兴奋地恨不得去找桶爆米花边吃边看了。
白元芳慢慢地抬起头,今天第一次看上去不那么茫然而慢半拍。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男人,握着狄仁杰的手劲不小却不会伤到他分毫。
“方起鹤我早就说过,这次见面我不会让你动怀英分毫。”
“若是在下执意要带走狄公子呢?”
白元芳看了眼脸色又开始不太好的狄仁杰,毫不犹豫地把后半句狠话给放了出来。
“方大人须知,我这白府可不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之地。”
TBC

评论(1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