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方狄bdsm集锦(四)

这是送给蓝蓝的贺礼!【然而没能做到一更完结QwQ
所以今天就来写一个暖一点的故事吧w不一定会有太多的肉,但应该会蛮暖的w
差不多就是探讨d/s关系中最重要的安全感的建立w
正文:
1.
狄仁杰是方起鹤印象里安全感最强的一个服从者了。
说句实话,这个结论有它的不靠谱之处,因为方起鹤并没有认识太多的其他服从者,总体样本非常小。这或许是因为他们并不和圈子里的其他人有任何密集的接触,而且他们的关系也仅仅停留在家里和两人之间,对于出门泡吧或是去各种俱乐部之类的圈内社交也没有任何兴趣。然而在他们都自愿踏入这段关系后的摸索时期时方起鹤和狄仁杰多少还是认识了几个圈内的不错的朋友,一来二去彼此之间也比较熟悉,偶尔也会几对情侣一起简单地聚个餐聊聊近况。
也就是在这几次的交流中方起鹤见识到了其他几对的相处模式,进而逐渐产生还固化了上述印象。况且不止他一个人觉得,他们中的一个支配者也曾在聊天时提过狄仁杰那高得异乎寻常的安全感。
方起鹤已经忘了那姑娘的口气是羡慕还是同情了,不过很有可能也是二者兼而有之,毕竟一个自我确定高到这种程度的服从者对于支配者而言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然而方狄二人毕竟都没有把所有精力全放在经营他们的感情上,因此狄仁杰的这种性格在他们俩眼里看来反而能让生活更轻松省事。
这也是为什么当方起鹤这次回家看到一个近乎恐慌发作的狄仁杰时,他一瞬间也差点失去了一个支配者应有的冷静和控制力。
不过好在天生的性格外加上这段时间彼此之间的磨合使得他极快地镇定下来,非常冷静地走到蜷在沙发上的浑身湿透的狄仁杰身边坐下,既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又没有伸手去触碰他以防将他的不安激得更甚。
“你这是掉河里了么?”
狄仁杰背对着他翻了页手里被他弄得有些潮湿的资料,状似平静地点了点头。
他现在乍一看上去非常冷静,完全一幅敬业侦探不顾个人仪表潜心研究案件的模样,但哪怕没有和对方谈了那么久恋爱,方起鹤也能一眼看到他发抖的背脊和紧捏住纸捏到关节发白的手指。
更何况作为他的男友和支配者,方起鹤清楚地知道狄仁杰对于溺水的深入骨髓的恐惧感,那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彻底击垮对方精神防线的事物。
他又朝狄仁杰稍微倾了一点,这算是一个无声的试探而得到的回应是年轻侦探几不可察地向后挪蹭。于是方起鹤伸长手臂轻柔但不容拒绝地把那份被蹂躏已久的材料抽掉,然后直接从背后把对方整个搂住裹进怀里,任由自己的衬衫被他身上的水渍沾湿。
狄仁杰愣了一愣,然后下意识地向前挣了挣。方起鹤没有强硬地锁住他的动作而是配合地松了松怀抱的力度,在他耳边低声发问:“我就问一遍,希望你能回答我。你真的想要独处么?”
“……不想。”
“那你希望我松开么?你知道我不会也不能违背你的意愿的,至少这类事上不行。”
狄仁杰这回没有回答,只是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方起鹤收到了这一默许的信息,便又收紧了手臂把他圈在怀里。他低下头看着他的服从者湿漉漉的头发身体听着他还是略微急促的呼吸声,询问情况时的声音甚至比他平时的语气还要更波澜不惊一点:“怎么掉进河里的?”
“我不是在追那个,那个案子和白元芳一起,然后,咳咳,在河边,不对,是这样,我们——”
“别急怀英,”方起鹤打算了那有点语无伦次的解释 伸手择掉狄仁杰头发上的一根水草。然后他摸到了那双紧攥成拳的冰凉双手,用双手将它们包在自己温热的掌心里,“你现在在我身边,很安全。深呼吸,慢慢说。”
“我被发现了,发现我的那个嫌疑人有点路子,找来他的两个手下把我反锁进车里,再把车弄到河里去了。”
尽管再不乐意回想,狄仁杰此刻还是非常诚实近乎急切地按照对方的要求去做了,仿佛那样多少能产生些许确实感,能有效地帮助自己认识到现在的安全处境而不是沉溺在那时的绝望和恐慌里。
他知道方起鹤这种看似不近人情的要求背后的真正目的也是如此,此刻的他不用再像之前那般在逐渐稀薄的氧气中疯狂地砸着汽车的玻璃,也不用在让肺部灼烧的憋闷感里越发无力地向着遥远的水面挣去只为把自己无法掌控的无常命运再重新攥回手里。
他今天已经殊死挣扎过一次了,而现在狄仁杰只想把自己全部交给他唯一信任的人,让他的支配者来负责抚平一切解决一切掌控一切,替他挡去所有危险。而自己则可以彻底地放松下来,不用再紧绷着神经再去堤防害怕任何阴谋诡计。
方起鹤的大拇指在那冰凉的手背上打圈,在听完狄仁杰的回答后他轻微地呼出一口气,右手攀上他的脸颊温柔地安抚对方:“那一切都结束了,现在是我在你身边,你可以放心把你自己交给我。”
“我知道。”
“仅仅是'知道'?”方起鹤慢慢地接了一句,“我需要比这更多的,怀英。”
狄仁杰因这句话而偏过头来,再开口时眼神里甚至有些被惊恐和绝望催逼的热切,“我信任你。方起鹤我现在……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你的一切情感判断都可以也必须告诉我,不然我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如果你真的信任我,那么我应该也有那份荣幸对此知情。”
“………我很害怕。”
这句坦诚之语声音倒不小,但语速终究快了不少。方起鹤在心里记下一笔后低下头,吻了吻狄仁杰的头顶。
“那么我会让你不再恐慌的,我向你保证。”
他随后站起身来,连带着把怀里的人也一起拖了起来。“先去洗个澡吧。”
“我过会儿——”
“我们一起洗。”
狄仁杰于是不再反对,而是乖乖地任由方起鹤把自己牵进浴室。在看到对方选择在浴缸里放水而不是采用更便捷快速的淋浴时他的脸色稍微紧张了一点,但旋即深呼吸了一下掩盖过去。
方起鹤背对着他自是看不到他的神态,但从那突然一滞的呼吸声中也多少听出了对方的恐慌。他确实是故意选择这种沐浴的方式,在能够给彼此更大的活动空间之余也是希望自己能彻底抚平狄仁杰还残存的恐惧,给予他求之若渴的安全感。
在准备完毕后方起鹤走到了正斜靠在洗手盆上的狄仁杰面前,他轻轻地抬起侦探的下巴,一边和他保持着对视一边慢慢解开他的衬衫。
狄仁杰的胸口和手臂上有些不属于自己的淤青和血痕,估计是他在挣扎反抗中留下的印记,这让方起鹤一下子恼火起来,然而他的余光瞥到了对方因此更加不安的表情,便立刻恢复了控制力。
“清洗好后我帮你上药吧?”
“我自己来也行。”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现在可以开始称呼我为'先生'了。”
此言一出狄仁杰又是一惊,他眼睛稍稍张大了些看着对方,有些惊讶和犹豫,但最终还是抿抿嘴重新低下头去。方起鹤看着他微微垮下的肩膀,觉得自己多少看出些如释重负的味道。
“好的先生。”他声音坚定地应了下来,伸出双手手腕合拢向前伸去。
方起鹤不再多说话,只是动作极快地褪掉了两人还剩的所有衣物,期间狄仁杰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多余的任何动作,于是方起鹤在完成脱衣后讲理地在对方额上吻了吻。
“你做得非常好,现在跨进浴缸。”
浴缸里水温水量都很适中,但狄仁杰在完全坐下之后还是条件反射地挣扎了一下,于是后背就贴上了方起鹤的胸膛,再度成了一个被他圈在怀里的姿势。
他们选购浴缸的时候就特意挑选了一个尺寸够大够两人折腾的款式,但毕竟两人身高都不算矮,此时多少有些局促。方起鹤稍微朝后挪动了点,开口在对方耳边低声命令:“把腿曲起来张开不要动,两只手都放在浴缸边上,也不许动。”
狄仁杰异常顺从地照做了,方起鹤于是直接从背后伸手向前探去,一只手从对方的脖颈一点点向下摸索,另一只手则直接朝他的两腿之间探去。
“接下来我需要的是你的回应,我要你对我的每一个动作都给出回应,哪怕只是一声呻吟。如果你被我发现在强忍不发出声音的话,那就算一次错误,你听懂了没有?”
“……”
“一次。”方起鹤这么说的同时加重了点手上的力道,这让狄仁杰的回应与惊喘几无分别。
“听,听懂了先生!”
方起鹤凑得更近了些,咬住对方一向敏感的耳垂舔舐轻咬,任由自己的温热鼻息全部喷在他已经发红的耳廓上:“怀英,我这次要的是你的坦诚相待,把你的所有惶惑焦虑都交给我,不要对我有任何隐瞒。”
狄仁杰这时却突然微微转过头来,方起鹤可以看到他抿紧的嘴角以及颤动的睫毛,这表情他再熟悉不过——这是狄仁杰最犹豫不定时的表情,却也是他即将孤注一掷时的表情。
就在方起鹤以为自己会听到安全词时他开口说话了,不是一个单词,而是一个问题。
“可是方先生,”他一字一句地发问,听上去第一次如此颤抖,“您真的会愿意替我承担这一切么?”
————————————————————————————
TBC
后面会有大块肉的!保证!!
再祝蓝蓝生快~~~~~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