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是不是傻【白狄&方狄,AU,更新至14】

倒数第二更!这么一看都更了将近一个暑假了呢QwQ
本章有大量剧情,所以如果你们看到bug或者觉得李瑶智商欠费的话,那基本是我的锅QwQ
正文:
14.
李瑶走进来的时候只看到方起鹤一个人。他的三好员工正斜靠在一堆建材原料上看着手机,听到声音后抬起头来瞄了自己一眼:“李总。”
“那两个脑残呢?”李瑶环视了一周发现整个场地凌乱又安静得有点诡异,看来方才确实如方起鹤说的那样出过些乱子,“被那个白元芳弄死了?”
“那倒没有,但他弄出的动静绝不算小,只能说那两个货多少还有点脑子,叫上了后援。”方起鹤直起身子绕到他之前靠着的那堆东西后面,李瑶出于好奇也跟了过去,于是他看到了被捆成一团堵住嘴巴五开六肿的“临时工”。他有些疑惑地挑眉看了看身边的人,后者则起身拿起了地上的枪递给他:“事实上,这俩的脑子可能比您想的还要利索点,之前后援没来时估计是被揍得怕了,就想着要把咱们好不容易要到的东西拿去换条生路。就算他们不是咱们公司的,但李总眼里恐怕,也容不得这样的沙子吧。”
李瑶接过枪在手里掂量了下,看着地上两个眼神无比惊恐的人毫不犹豫地就各送了他们膝盖两枪。完事儿后他熟练地把手枪收好,整整衣摆后转身朝摆在仓库中央的电脑走去,动作不带一丝犹豫。
“资料呢?”
“都在电脑里。”
方起鹤看了眼又痛又怕正在努力嚎出声音的绑匪二人组后也跟了上去,脚步不紧不慢,仿佛他早就见惯了自家老板动不动废人膝盖的纯黑帮做法。他站在李瑶身后,跟对方保持着合理的上下级之间的距离,眼神甚至都没往屏幕上瞟一眼。
最后李瑶终于满意地关上电脑拔下优盘,他这次转过身面对方起鹤时脸上甚至有了点似笑非笑的表情:“我让你清除的狄仁杰和白元芳呢?”
“已经处理了。”
“白元芳你必然是恨之入骨的。”李瑶得意地跟了这么一句,完全不想掩饰自己对于他们三人之间那本子烂感情帐的了解,“但狄仁杰你也处理了?”
在得到对方的再次确认后他放心地朝门口走去,顺便志得意满地丢下一句调侃:“我还以为你多少还在乎他呢,看来我以后用你也得长个心眼啊。”
“噢?原来李总知道啊?”枪支保险被打开的声音对于李瑶来说再熟悉不过,他速度极快地转身拔枪,但面前还是正对着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方起鹤哪怕举着枪还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然而他眼中的阴狠似乎弥漫到了嘴角的微笑上。
这幅模样李瑶无比熟悉,然而他更熟悉的是这个状态下对方的不择手段和从骨子里渗出来的冷漠无情,自己当初将他挖到麾下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他一边将自己的枪口瞄得更准了些,一边在心里抽了自己好几个耳刮子。果然是养了太久的狼,都忘了自己平素圈在笼子替自己咬人的根子里究竟是什么样的货色了。
方起鹤完全无视了对方的瞄准和瞬间狠戾的表情,还是不紧不慢地说完自己的话:“那既然李总知道我在乎那狄仁杰,您再派我去借刀杀人,就有些不近人情吧?”
李瑶冷笑一声,开始尽量不动声色地往后退:“哼,你以为我不了解你么方起鹤?你要真舍不得动手那狄仁杰自然能活命,只能说你高估了自己的情义,那些东西在你眼里就是那么分文不值。”
“李先生,你前半段还真是说对了。”就在他打算趁对方不备开枪走人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在自己背上,李瑶猛地回头,看到的是狄仁杰那张怎么看都有些狡猾的笑脸,“他方起鹤不想杀的人,不仅他不会动,还不会让别人动他一根毫毛。”
“起死回生”的侦探向后退了几步歪七八扭地站定,有意无意地堵住了李瑶的去路。他看了眼方起鹤后朝着绑架他的幕后黑手张开手臂,挑衅意味明显得就差直接在脑门上书“你打我呀”四个大字了。
“看来你知道我狄仁杰就是他念之护之的人,所以想拿他对你的忠诚去拼他对我的旧情,还那么笃定地觉得自己肯定会赢。李先生,你这个太过自信啊,是病,得治~”
李瑶瞥了眼这个胸有成竹得都有点得瑟的私家侦探,又把目光转回面前不动如山的方起鹤,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一阵烦躁。先是方起鹤突然反水,再是狄仁杰活得好端端的手里还可能攥着自己不知道的底牌,李瑶觉得整个形势正在逐渐脱离掌控。
他必须趁着情形还处在两相僵持阶段时尽快脱身,不然鬼知道后面还会出什么大麻烦。于是李瑶清了清嗓子,满是嘲讽和不屑地开口:“所以你是打算给你的旧情人出气吗,年轻人?”
最后那声年轻人被他念的跟“小屁孩”没什么区别,然而方起鹤和狄仁杰都没有一点被激怒的倾向,前者甚至非常不要脸地认了下来:“李总真是目光独到,总是一眼就看穿了真相。不过李总既然是聪明人,又于我有栽培之恩,这仇我总得报的有点水平,才对得起你的厚望不是?”
“什么有水平没水平,现在拼的不就是谁的手指扣过更多扳机么,这点上你毕竟还嫩着呢。”
“李先生不要着急嘛,”狄仁杰突然非常亲昵地拍了下李瑶的肩膀,一副迫不及待要给人家解密的表情,“你就不想知道你付我的那些钱都花到哪里去了吗?”
“你什么意思?”
狄仁杰摊了摊手,嬉皮笑脸地开口解释:“意思就是你这钱啊绝对没白花,我不仅替你把元丞公司的间谍找出来了,还把你们两家表面敌对实则暗自联手想要做空武氏事务所为首的一批同行的料一起全翻出来了,这买一送多啊简直,你不觉得很值嘛?”
“不仅如此,”还没等李瑶能给出什么反应,方起鹤便直接把话头接过,流畅得好像他们已经事先排练过好多遍了一样:“您涉黑涉赌外加四处行贿的事情我也是略知一二的。”
“你……!”
“李总应该也是因为得悉狄侦探已经查清楚我公司内部高层有人故意泄密,才派人绑架他甚至打算撕票的。然而看来您还是算漏了一步,没想到怀英他已经查得那么深,更没想到我能顺藤摸瓜一路摸出那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吧。”
“诶李先生,你先把下巴托一托,我突然想起我们还漏给你听一样东西了。”狄仁杰从口袋里掏出录音笔按了下播放键,方才李瑶进门后的所有言行包括枪声便再次回荡在了空旷的仓库内。一直等到李瑶的面色变得越来越急躁和心神不定时他才关掉录音笔塞了回去。
“不好意思啊,职业病职业病,听到幕后人物要登场我就会习惯性录音。不过这么一看,李先生你这将来的'头衔'还真得再添上几条啊。”
事到如今李瑶也知道这已经成了个鱼死网破的死局了,所幸这种死局一般还是要靠暴力取胜,而带够了人手的自己至少在这件事上还有着足够的信心。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在掏出手机拨号的同时摆出一张幸灾乐祸的同情脸:“不愧是在一张床上睡过的人,两位的亲密默契我算是见识到了。放心方起鹤,一会儿给你们俩收尸时我保证把你们埋在一处,就当是我以德报怨了。”
为了更好地吓住他俩,李瑶把跟打手联络人的通话开了免提。彩铃只放了一个开头就被接通,接下来一个对于方狄而言无比熟悉的声音蓦然响了起来。
“李瑶对不对?你那帮打手质量不太好已经被我全部撂倒了,就别指望了啊。”
李瑶心下一沉的同时立刻猜出了对方的身份,“白元芳!”他咬牙切齿地挤出那三个字,恨不能对着电话开一枪直接把对面崩了。
白元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微喘,但还是中气十足没有一点大事,就好像他刚刚只是跑了个5公里而不是徒手撩趴下一群半专业打手:“没错是我,李瑶,你给我记住,你最好离狄仁杰远一点不然我——”
李瑶狠狠丢开手机截断了对方的狠话,他这会儿近乎狂乱地扫视着室内,寻找一切能帮他翻盘的机会。
最后他选择的是一把抓过离他最近的那个——两手空空的狄仁杰。
“不是,你认真的…?”狄仁杰在被枪顶住脑门后表情已经可以用无语来形容了。在同一个地方连续被挟持两次,这也可以算是他被绑生涯里的又一块里程碑了,“诶李先生,你确定还要再给你的定罪里加一条持枪绑架?你这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的心态可得改改啊!”
而在他们对面的方起鹤紧了紧手里的枪,表情看上去也竟然有几分无奈:“李总,那我也看在旧日情谊的份上跟你谈个条件吧。你现在放弃这个愚蠢的举动,这两个绑匪就会悄悄地从后门溜走,此后也不会乱说些不该说的话。但你要是还坚持以怀英的安危做筹码,那他们也不介意在法庭上告诉法官,你是如何因价钱没有谈拢和他们发生械斗并用枪打伤多人的。”
“你这算是在和我谈条件么?”
“你不妨将它看作是我的最后一次劝告。”
“你以为我会怕上法庭?”
“李先生的后台是硬,但我东家,也就是你的眼中钉武老板的人脉再加上白家的实力,你觉得你胜算还那么大吗?”狄仁杰好心地往对方最后的猖狂上泼了一盆冷水。
李瑶于是咬着牙笑了一声,勒住他脖子的手臂也更用力了些。狄仁杰皱皱眉,非常配合地发出了一声呼吸滞涩的声音。
“那你就不想听听我这边的条件么?”
方起鹤抬手看了看表:“看来李总还是没听明白,我们并没有在谈判。而且你,也只有15秒的时间来接受我的劝告了。”
“15秒之后呢?”
“15秒之后再跟你谈判的就不是我的前男友了,”狄仁杰动了动身子让自己站得更舒服些。他闭了闭眼睛,然后在一片警笛声中无比轻松地继续,“而是他们。”
“里面的绑匪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立刻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走出仓库!重复一遍,里面——我操这么啰嗦干嘛哥我直接进去了啊!”
白洁的声音在扩音喇叭里听起来和她平日里犯蠢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虽然最后一句话暴露了她比她哥还要简单粗暴的本性,但她举枪带着人冲进来的架势还是一顶一的专业。
李瑶看着已经放下枪气定神闲的方起鹤,和枪口下已经开始试图和白洁拌嘴的狄仁杰,意识到这次他已经栽得没有任何挽回余地了。他环顾了一下包围住自己的警方,犹豫着是就此投降还是亡命一博。
不过所幸这个决定没有花费他太多时间,因为白元芳非常及时地给他脑后来了一下,也暂时终止了他的一切行动力。
狄仁杰在欢呼自己的人质生涯终于彻底告一段落时也差点被陡然倒地的李瑶拽下去,幸亏白元芳眼明手快一把捞住才避免了他的帅脸与大地过于亲密的接触。
“他又伤到你哪儿了?”白元芳一脸紧张地在狄仁杰身上来回摸索。
“哪儿都没有。”狄仁杰轻轻拍开对方的爪子,余光瞥到了远离人群坐在一旁的方起鹤。于是他把装有全部资料的U盘和录音笔塞进了白元芳手里,然后擦了擦他脸上的血渍:“你先跟你妹妹把事情交代清楚点,我有话要跟那边那个大傻子说。”
他指了指方起鹤的方向,不知为何一脸的忍俊不禁。
———————————————————
“所以他们为什么不追究你的枪?”
“因为是假的。”
“那两个绑匪呢?都嘱咐好了不会说漏嘴?”
方起鹤侧头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正吞云吐雾的狄仁杰,又转了回去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那边忙忙碌碌的警察们:“我没傻到会犯那种错误,怀英。”
“是,你是不傻。”狄仁杰吐出一口烟,眼神顺着它消散的方向看去,“你比你上司聪明多了,他连我男朋友妹妹是个警察都没调查出来就敢下手绑,都弄不明白他怎么混到今天这个地位的。”
“他李瑶的江山都是抢过来的,声势固然大,但根基不稳得我第一天就看出来了。”
“那是,你多目光如炬,什么人你看不穿。”
方起鹤低头,从狄仁杰放在地上的烟盒里抽了根出来塞进嘴里。戒烟多年的他此刻也没有点火,就这么叼着烟眯起眼睛,像是在回忆烟草的味道一样。
“你不去看看白元芳吗?”
“他没事儿,这点人还不至于能把他怎么样。”狄仁杰很快抽完了手里的烟,他把烟头在地上碾了又碾,嘴唇抿得有点紧。
他们之间的谈话最不缺的就是各色各样的沉默,此刻他们各自玩着手里的烟,看天看地看热闹就是不看彼此。在外人眼里这种变扭似乎并不适合出现在两个分手已久的人身上,然而当事人却根本没觉到一丝一毫的尴尬或不安。
“就这么相信我会来救你?”方起鹤在终于点燃烟的同时用一个问题结束了这次的默然以对。
狄仁杰于是也跟着拿出第二根烟塞进嘴里,白元芳送他的打火机从方起鹤手中传到自己手上,金属壳子已经沾上了点人体的温度。“刚夸你聪明立刻就傻了,连李瑶都看出来你在乎我,我会看不出?我只是一时没想到你会真的拿你唯一看重的前程来换而已。”
“噢?那我这一换,是值还是不值?”
“你方起鹤做的决定,可从来没有问过别人。”
刚刚把自家老板送进去的年轻人毫不愧疚地挑挑眉,再次转头直视狄仁杰的侧颜:“那如果我也深陷今天这番窘境,怀英又将拿什么来换呢?”
“拿命。”
狄仁杰的回答没有半分犹豫,但方起鹤清楚地看到他的眼神正跟着远处那个上蹿下跳的白色身影来回转悠。他心下了然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西装裤上沾染到的灰尘,问了最后一个纯粹出于好奇的问题。
“那你这条命既然已打算随时为我而弃,你又想拿什么去保那白元芳的安危呢?”
狄仁杰这回倒转过头来,他仰着头直视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句语速缓慢地回答,好像是在朝方起鹤发一个誓愿一样。

“自然是以我自己周全,去保他安然无恙。”
———————————————————————
TBC

越写到后面越崩逼,你们就当李瑶李大人的思维就是一张渔网吧2333
终于把最困难的部分干掉了!
明天就是完结章啦www
希望大家可以忍受我的神逻辑w因为我真的是傻😂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