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锦绣良缘【白狄方狄为主,AU,更新至2】

第二更www这个故事在我脑海里已经多少有点成型了,但说不定到后面变数还是会存在,目前初步定下是一个短篇,可能等人物们都出来后也就差不多结束了2333
正文:
和自己一见钟情,啊不对,满怀敬仰的人合租是什么样的感受?白元芳觉得这世界上大概没有人能够比自己更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了。在和狄仁杰住了快三个月的他坐在沙发上一脸幸福地看着旁边正在看书的人,觉得这感受只能用爽一个字来概括。
这不是说狄仁杰这个人真的是完美无暇双商其高还没有坏习惯,恰恰相反作为一个天才他的毛病真的不能算少。虽然在卫生方面没有太大的执念,但狄仁杰投入进工作的时候往往会把资料摊到无法下脚的地步,而他就跟着他的宝贝烟灰缸坐中间用一个下午甚至一整天的时间把屋内的每一件东西都染上他的烟草味。每每在这种时候回家的白元芳都会被无情地敢去厨房坐着,不等狄仁杰收工他就不能进屋一步。而好不容易挨到对方收工终于能够回房去睡觉了,一向只会做些基本家务的白元芳还必须得把这乌烟瘴气的客厅书房次卧收拾到可以住人的地步,这时从浴室里出来一脸舒爽的狄仁杰才会特别满意地拍拍白元芳的肩虚情假意地说声麻烦麻烦不好意思,不然外面乱多久他就有能耐把那澡洗多久。
这个问题连同对方不爱出门不爱开窗不爱拉开窗帘动不动就把自己关屋里几天不出来还抠得要命水电费能赖就赖的种种其它恶习,足以让除了白元芳外的几乎所有人都大喊受不了,恨不得能早日让狄仁杰卷铺盖走人。然而白大少爷每次却总能毫无怨言地伺候这位爷,还能乐呵呵地觉得自己真是捡了个宝。
能让他这么心甘情愿的因素在排除掉自身心思太过单纯外,还有两个。
第一,这位狄仁杰的工作,是个侦探。作为一个从小熟读各色侦探故事对里面经典桥段如数家珍但就是没有那个头脑去解决属于自己的案件的白元芳来说,和狄仁杰同住可谓是他离梦想最近的一次,字面意义上的。虽然狄大侦探已经不止一次或委婉或直接地嫌弃他碍手碍脚,但白元芳还是特别乐意参与对方的每一次工作,哪怕被差去跑腿也在所不辞。在他眼里,狄仁杰虽然还没能做到福尔摩斯那样一眼就能读出委托人祖宗十八代的地步,但他缜密的思维能力和推理能力已经足够让自己目瞪口呆拍手叫绝,更别提每次一个案子结束后狄仁杰还会非常耐心地替自己解释清楚所有的细节和推理过程,白元芳觉得自己20多年的人生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良师益友。
而这第二个原因,则足以让狄仁杰从良师益友直接升级为白元芳眼中上天派来拯救抚慰自己的大天使。因为自从狄仁杰来后,那些妖怪基本上再没闹过。
狄仁杰初来乍到的第一个晚上白元芳就特别实诚地把闹妖这件事告诉了他,尽管他非常希望对方能留下来同自己合租,但心地善良的白少爷还是不太希望狄仁杰跟自己一样受那帮妖精的气。然而有点出乎他意料的是在听完这个悲哀的血泪史后狄仁杰并没有把白元芳扭动去精神病院也没有夺路而逃,而是非常客气也非常自然地问了一个问题:“那小白,他们平时闹得最凶的是哪间房间啊?”
然后他在白元芳炙热的目光下走进了主卧,反手带上了门。
一刻钟后他又非常客气自然地重回客厅开始询问其他的租住信息,而自那刻之后那两个脱团妖最过分的一次也只是做了把白元芳的内裤挂到了楼下的树上这种毫无杀伤力的恶作剧。
毫不夸张地说,自从认识狄仁杰之后,白元芳觉得自己的生活瞬间从地狱变成了天堂。
“想啥呢一脸痴呆样,口水要滴沙发上了。”狄仁杰突然头也不抬地嘲讽了一句,把手里的书一下子翻过去好多页,“是想着怎么跟我一样帅么?别想了那不可能的。”
白元芳连忙坐坐直身体把电视声音调小了点,难得有这么一晚上两人一个没案子一个不加班都能舒舒服服地闲在客厅沙发里,他应该把握住这个机会给狄仁杰谈谈自己近三个月来的感受和他即将要做下的重要决定。
“你看啊狄仁杰,这不知不觉你也快住了三个——”
“唉唉先讲正事儿再发感慨。”
“……啊?”
被白元芳的发愣脸蠢到的狄仁杰放弃了阅读,他把手里的书丢到一边看向还穿着一身西装的小青年,语气柔和地发问:“你不是有正事儿问我?那问呗。”
“诶诶诶你怎么推理出来的!”
“……冰箱门上的条写着'晚上回来问狄正事',白元芳你现在吃点核桃还来得及吗?”
被嫌弃的青年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然后立刻兴致勃勃地凑过来,狄仁杰恍惚间还以为自己面前坐了条求表扬的金毛。
“就是我现在这工作你也知道,无聊,事儿多,太闷。我寻思着啊要不我索性辞职然后我俩一起好好经营你的侦探所,你看怎么样?”
“不怎么样。”狄仁杰斩钉截铁地往对方头上浇了盆冷水,“小白我不想打击你,但你这智商不太够啊。”
“但我武力值高啊,你看你这个体力肯定不行也不会打架,不正需要我来帮忙吗?”
“我这儿都是动真格的!”
“唉这我不怕,你知道嘛我以前干翻过5个出来混的,还抢了人家的砍刀,你要看伐我现在就去拿给你看跟你说那个砍刀质量还蛮好——”
“停停停先别走,不是我也发不出工资啊。”来一笔酬金花光一笔的狄仁杰把两个裤兜都大义凛然地翻了出来。
“也对哦…”白元芳想了想后高兴地一拍大腿,“没事儿,我把你事务所买了然后给你发工资好不好?”
狄仁杰被对方这个简单直接的土豪思路震惊了,他愣了好一会儿后喃喃地低头嘟囔了一句:“怎么感觉自己这像是被包养了一样……”
“啊你说什么?”心思单纯听力也不怎样的白元芳非常热情地问了一声,他还是很在意狄仁杰对自己这个宏伟计划的评价的。
后者立刻抬起头来纯良无辜地笑着:“不是,小白这有点不合适哈,你看我们才认识两个多月我就让你破那么大费,我这也有点过分啊不是吗?”
白元芳这回的反应倒是奇快无比,他乐呵呵地大力拍着对方的肩脸上的傻笑灿烂得快能让向日葵朝着他开了:“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狄仁杰你害羞啦?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花我的钱我乐意嘛,再说我看你确实蛮需要帮助的我保证让你在跟我合伙后感到生活质量有质的飞跃,你这下放心了吧?”
放心你妹夫!默默扶额的狄侦探已经不太想同他进行任何语言上的交流,于是只能扒开对方的手表示自己头疼又犯了只想静静。
一般听到狄仁杰旧疾发作时白元芳都会瞬间变得无比听话,这次他倒也不出意外地安分下来,只不过太过兴奋的心情让他即使坐在那儿还忍不住盯着人家傻笑,弄得狄仁杰觉得自己背后好像有一盏超负荷运转的日光灯一样。
最后是敲门声打断了如此火热的凝视,白元芳非常积极地从沙发上蹿了起来,心情甚好地拉开了门。
结果他那句兴高采烈的“你好”直接被来人劈头盖脸的一串话给压了回去。
“哎哟总算是开门了我嫂子呢嫂子呢快把我嫂子还给我啊,你说啊你这年纪轻轻的看着也不像坏人抢我新婚嫂子干啥使啊给你这pe房子压寨呢还是给你暖床呢真是这不管你是人是妖这彼此之间最重要的信任都去哪儿了啊?啊?!”
“啊……啊,啊啥?”
“结巴啥啊我嫂子呢?!听不懂人话啊?”门口的大波浪显然不像狄仁杰有那么好耐心,在看到白元芳卡壳后更是不耐烦地一挥扇子就打算硬闯。
“我去这哪儿的死娘炮跑人家屋门口撕的什么逼啊还吵那么响?”
就在白元芳打算关门重开一下纠正自己的开门姿势时狄仁杰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他如释重负地让开了点,方才当机的大脑也终于恢复运作:“那啥,你找谁?”
大波浪把他们打量了一会儿,突然拿扇子遮住最笑得人直起鸡皮疙瘩:“哦呵呵呵呵不好意思啊刚刚太急有些失态了,我叫诸葛王朗,你可以叫我王朗或者朗朗~我这次是来找我离家出走的嫂子回家的。”
白元芳一秒就相信了对方说辞,非常诚恳地回答:“噢那你可能找错地方了,你看我俩都男——”
“他找的是我。”“我找的呀就是他。”
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让白元芳再次懵逼了一会儿,他一脸僵硬地在诸葛王朗和狄仁杰之间来回看了几遍,然后选择自己比较熟的那个人发问:“你们………认识?”
憋了老半天就憋出这么个没营养的问题,连狄仁杰都无法克制地叹了口气,王朗更是直接翻了个白眼看向狄仁杰:“你姘头不会真是个智障青年吧狄仁杰?你这两任反差也太大了吧?”
“你不知道就别乱说话啊死娘炮!”狄仁杰喷回一句后拍拍白元芳的肩试图解释:“那啥,这我大学同学,他从小罹患抽风时不时要抽两下,不搭理就好,吓到你别见怪啊。”
“大学同学?有意思。”王朗突然把注意力从狄仁杰的身上挪开了,他向前一步顺其自然地踏进屋,再非常亲热地拉住毫无头绪的白元芳的手,一副知心姐姐给你讲八卦的模样。
然而从他嘴里问出的问题,却让白元芳耸然一惊彻底把懵逼状态甩在脑后。
“小白啊,”他笑吟吟地拍拍对方手背,“你家那个狄仁杰有没有跟你坦白过,告诉你他其实不是人类啊?”
TBC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