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是不是傻【白狄&方狄,AU,更新至13】

睡不着觉来更文www真的快完结啦w
今天和接下来一章都是方狄糖多噢w
祝大家七夕快乐w

正文:
狄仁杰比较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自己再次醒来后第一个映入眼帘的还是那间破仓库的破房顶。
他盯着生锈肮脏还漏水的天花板眨了眨眼睛,然后有些焦急地想要爬起来去查看他男朋友的情况。
“白元芳你有没有——”
“嘘嘘嘘,我没事儿啊好着呢好着呢,你快躺下别伤到手。”好在这双他再熟悉不过的手及时地扶了上来把他轻轻放倒,不然狄仁杰很难保证自己在这个不甚清醒又过于激动的情况下不会做出点惊天动地的傻事。他看着白元芳那张不怎么帅但绝对令自己安心的蠢笑再次躺平,后者也索性在他旁边坐了下来,非常自然地把手伸过去轻轻托起狄仁杰那只打着吊针的手仔细查看。
也就是这时狄仁杰的睿智头脑才终于回归,他飞快地扫视了一圈,发现自己盖着件外套正躺在一张破床垫上,脑下八成枕着白元芳的急救包,手上也挂着水。尽管这里的环境条件绝对是卫生的反义词,那个装着极可能是葡萄糖的输液袋也以一副摇摇欲坠的态势卡在什么东西上面,但在这无比简陋的治疗条件下他居然也神奇地缓过来了,可见自己的体质再不济也被这些年来的小灾小难磨出了相当程度的抗压性。狄仁杰百感交集地叹了口气,没挂水的手摸了摸那件黑色的风衣。
“方起鹤呢?”
“我在。”
低沉的声音在仓库里回荡了一会儿,碍于躺下的视线有限狄仁杰无法看见对方的具体方位,但一向迟钝的白元芳突然心有灵犀地回答了他:“他在门口守着呢,你跟你说狄仁杰这次没他我还真找不到你啊你说你暗号也不留得全一点…”
“怪我咯?我又不是你一上来就被敲昏了哪儿来的机会留暗号啊?”狄仁杰不爽地捅了人家一下,在后者的呲牙咧嘴里满意地提了第二个问题,“他在守谁啊?”
“李瑶。”“李瑶吗?”三个人同时说了这个名字,除了狄仁杰还因为不能完全确定而带了些疑问外,另外两人都说得信心十足铁板钉钉,尤其是白元芳更是把这两个字念出了杀父仇人的气势,让狄仁杰都不知是该感动还是担心了。
皮鞋在水泥地上踏过的声音由远及近,躺着的青年才俊稍稍偏过头,看到了站在白元芳身后的方起鹤。他和白元芳的喜怒形于色形成鲜明反差,即使现在脸上依旧还是沉静似水,配合他这个戴着手套眼镜手捧电脑的形象看上去更像是一位在参加会议的精英,而非刚刚开过枪而且看上去毫不介意再开几枪的狠角。
“你们俩学那么多年的武术和射击也终于派上用场了哈?”看着面前这俩一坐一站战力都超群的男人,在场唯一一个连水桶都不一定搬得动的狄仁杰不免有些酸溜溜地开口。面对这句有点无理取闹的嘲讽白元芳像往常一样乐呵呵地照单全收,而方起鹤则挑了挑眉毛,直接把手里的电脑倒转过来递给白元芳示意他给狄仁杰看。
“看来你我想到一块去了。”
狄仁杰扫了扫屏幕,不以为然地接话:“这并不难想,元丞公司的人都蠢成这样了还能拿到这些资料,如果不是有你们高层充当内鬼的话我就把你的电脑吃下去——枪哪儿来的?”
“是李瑶的。”
“真的?”
“是真是假,还不就在一锤之间。”方大律师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副胸有成竹的淡然模样。狄仁杰对于这副装逼模样深恶痛绝地翻了个白眼后,稍微用了点力想要坐起来。白元芳于是把电脑放在地上,一手举起吊瓶,沉默地支撑着对方直到他彻底站起来。
狄仁杰一站稳就知道自己还是略微高估了目前的身体状况,于是一向为人坦诚从不强行装逼的他立刻把身边的男友当作拐棍,非常自然地把自己的重量分了过去。方起鹤看着摇摇欲坠的狄侦探稍稍勾勾嘴角,没有一丝要扶的意思。
“毕竟是当初赏识你提拔你到现在的人了,真的忍心?”
狄仁杰看着大开的铁门,随口问了一句。
“他既然养了一群狼,就得做好被撕裂的准备。”
“所以那个娘炮也掺和进来了?”
“李先生既然将泄密这等大事托付给我,我自然得广罗人手,给他一个圆满的交代。”
一直不说话的白元芳突然轻咳了一声,狄仁杰发现他的侧脸又一次变得警惕,便知道一定是有人来了。他抬起手拍拍白元芳揽在自己肩头的手,转过头吻吻对方的嘴角后接过他手里的吊瓶。
“打不过就把人引去派出所门口啊,千万别傻呼呼抗揍,听到没有?”
白元芳眨巴眨巴眼睛,在那个忧心忡忡的人的脑门上用力亲了一下。分开后他满是鼓励和信任地看了眼方起鹤,然后在从后门溜出去前给了狄仁杰一个大大的微笑:“狄仁杰,你别太瞧不起我啊。”
三人中的脑力担当们目送这个年轻人身手矫健地消失在门口后,战力更高的那位斯文地摘下眼镜放进裤兜里开始放下卷起的袖子,一副不知道是打算撕逼还是干架的模样。
狄仁杰一直侧眼观察着方起鹤这一系列不紧不慢的准备工作,在对方终于快收拾完仪表后忍不住笑出了声。方起鹤扣着袖口抬眼扫了他一下,这导致另一个人笑得更加畅快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就是问我想不想留下来吗好好说句话不装逼不行啊哈哈哈哈哈,我算是彻底见识到你有多闷骚了哈哈哈哈哈!”狄仁杰笑了一会儿后突然豪情万丈地一把拔了针头,然后在痛得挤眉弄眼中答应了对方藏在那一系列动作中的无声邀请。
“好好好方起鹤,我就陪你再玩这最后一次,我就不信还有我们俩联手都玩不废的人!”
————————————————————————————
TBC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