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是不是傻【白狄&方狄,架空,更新到12】

这次有了点剧情,然而我是剧情废so………
总之看在我写了很久的份上,大家将就着看吧QwQ

正文:
12.
“大哥……我真心实意地劝你一句啊,”狄仁杰捂着被踹了一脚的肋骨,虚着声音非常诚恳地好言相劝,“就你们兄弟俩的智商真的考虑考虑转行吧别干绑票了,连老底都透出去了我搭档都比你们俩聪明一点啊……”
“少,少,少他妈废话!”正在看守他的傻大个朝他脑袋上招呼了一下,在察觉到对方居然还有控制力道的意识后狄仁杰真的要开始同情这次的绑匪了。干惯粗活且90%是第一次做劫人活计的他俩遇上身娇体弱却又机智过人的自己,这种一上来就是地狱模式的玩法也只能说是命途太多舛了。
“我告,告诉你,要是过会儿王哥出出出啥事儿你你特么就倒血霉霉了,明明白不?”
狄仁杰也实在没有力气跟他争辩,应付地哼唧了一声后他就被提溜到了椅子上,然后双手被扭到椅背后,绳子在腕间缠紧又放松弄得他恨不得亲自动手把自己捆上得了。
这位连捆绳子智商都不太够的绑匪估计还在思考着更多有威慑力而且说起来不会太拗口的恐吓,然而狄侦探非常清楚倒血霉的对象究竟是谁。
这次绑架在他堪称丰富的被绑史也够得上是特立独行的一次,这次他挨得打真的不多,然而却又前所未有的狼狈,只能说绑匪们低智商的连锁反应就是自己因他们的异想天开而被迫付出后果严重却又多少有点哭笑不得的代价,而他现在半死不活虚弱到不行的状态就是最鲜明的特征之一。
光凭这点白元芳就会掀翻这间破仓库的,狄仁杰半闭着眼睛有气无力地想着。

下一秒石破天惊的响声和被踹到脱框的铁门也证实了他的推断。
————————————————————————
狄仁杰这次的被绑架可以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这并不是因为他在过了一段安生日子后警惕性就有所下降,而是他实在不敢相信傻得这么惊世骇俗的人居然也能干得了绑票这种高技术含量的事,只能说现在的“社会人士”们对自己实在是太有信心了。
一个月前方起鹤拜托他们的案子终于有了起色,白元芳较为成功地跟踪到了关键人物并且搜集到了能够指认该商业间谍所属公司的证据,并且较为成功地把这些信息都传给了狄仁杰,随后较为不成功地在获得更多情报前就被对方发现踪迹然后被追着游了两条河才勉强脱身。
私家侦探被发现后一般都代表着危险的临近,因此狄仁杰虽然察觉到手头这些资料并不能把这次商业间谍行为的全貌揭露出来,却也足够他整理出一份让方起鹤满意的答卷了。于是他一边把艺高人胆大的白元芳强行踢上了去外地的飞机避避风头,一边飞快地整合着所有信息只求不要引火上身。
然后他某天在外跑了一天回到家后,便和房间里两个正在笨手笨脚试图翻出那些资料的绑匪面面相觑了。
如果说单拼智商的话十个那样的绑匪都不是他狄天才的对手,然而无奈这种狭路相逢的时刻拼的还是武力,于是本来就手无缚鸡之力最近更是因为操劳太过加头疼又犯而格外弱不禁风的狄仁杰,就只能很无奈地被打晕抗走了。
再次醒来时他已经在一个脏兮兮且一看就非常偏地仓库里了。
动了动手腕发现被极其粗糙地捆住后经验丰富的狄仁杰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后脑勺挨的一闷棍勾起了本就隐隐潜伏着的头疼,正好帮助自己憋出一张愁苦诚恳的脸。
“二位大哥,我们谈谈吧?”
两位绑匪搓着手互相嘀咕了几句,然后其中一个转过身来挤出一张凶神恶煞的脸:“谈个屁!告诉你快把牵涉到元丞公司的资料都交出来,不然没好果子吃!”
狄仁杰低了低头替他们的智商默哀了几秒,再次抬头时表情更加诚恳真挚了:“谢谢啊,本来我还真没确定那公司就是元丞呢,多亏你提醒真是太感谢了!”
“啥意思啊林子?他咋就知道了呢?”开口的那个愣了愣,转头看向他身边高一点的劫匪。
“王王王哥,他他他小子嘲笑我们呢吧?”
“哦!”
王哥在他同伙林子的指点下终于恍然大悟,于是他们俩便恼羞成怒地揍了狄仁杰一顿。
当然,没揍几拳智商永远在线的狄侦探就意识到对方一点都不想伤自己性命,也更没有什么完善的举动,于是他半真半假地挣开一点都不牢的绳子后捂住脑袋痛苦地大叫一声,头一歪就装昏了过去。
而那两个智商感动全中国的劫匪,果然懵逼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狄仁杰被他们俩定性为稍微打两下就可能出人命的病秧子,因此整个被绑时间里他基本上只挨过两三顿只能伤及皮肉的打,其余时间一直被关在一间更加破烂的房间里百无聊赖的干坐着,顺便还能分析分析这桩奇葩绑架案中的种种疑点来打发等待救援的时间,避免自己大脑生锈。
没错,对于救援这件事狄仁杰真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他和白元芳之前有定下过种种暗号,能确保彼此哪怕在外太空都能在24小时内知道对方被绑架的事实,从而在最短时间里进行救援。这次由于被绑时状态欠佳导致暗号没给全,再加上这间仓库又坐落于市内罕见的连被称“活地图”的自己都不知在何处的地方,狄仁杰知道可能白元芳前来营救的时间多少会长一点,难以做到之前那种“当天绑次日救”的速度,但他非常确定哪怕此时他男朋友面前有千军万马堵着,那白元芳也能撞出一条血路过来搭救。
只是他对于自己能不能清醒地等到对方的救援就只抱有55%的信心了,而且随着天数的增长这份信心也在日趋降低。
因为跟复读机似的天天问他要资料的“王林二傻”终于智商上线了一回找到了一个切实能够伤害到他又不会一下子要了他命的方法:如果狄仁杰一天不告诉他们资料在哪儿,他们就断一天他的粮。
对于那么多天只能灌一个水饱的狄仁杰来说,他的意志力确实随着体力一直在减退,但无论他怎么重复“资料已经交给雇主了”这句可信度极高的谎话,对方还是轴到只知道瞪着一双愤怒又无知的小眼睛拒绝相信他的所有话语。
对付这种太过简单粗暴武力值又实在偏高的对手狄仁杰一向站不到什么便宜,这次在生理状况快接近彻底虚脱断境况下更是毫无出路。
要不是后面这两人的低智商作祟终于决定相信他一回给了他一个给委托人打电话的机会的话,狄仁杰真的觉得自己可能要撑不到白元芳来救的那一天了。
电话那头方起鹤的声音还是一样的沉稳而毫无变化,但这通电话中医给了狄仁杰极大的信心和盼头,并且支持着他一路清醒地保持到最后一刻。
————————————————————————
被踹开的除了铁门外还有一个根本爬不起来的王绑匪,要不是被饿了那么多天实在没什么精力,狄仁杰此时此刻一定会好好嘲讽一下那个老是在他面前张牙舞爪虚张声势的家伙。然而此刻他还是明智地选择闭嘴保存体力,只是在陡然增强的光线中眯着眼睛努力想要看清楚正提着根撬棍走进来的人。
“你你你别过来不然我我我我就一刀刀捅了他他他!”冰凉的金属抵在自己的颈动脉旁,狄仁杰也立刻绷紧了身体,不是因为他辨识不出对方正拿着刀背在死命卡自己脖子,而是他看到了突然涌进来的一堆帮手。
“后面……”脖子被卡住说不出太多话,但狄仁杰还是尽量挣扎着试图提醒。
然而尽管背后站了四五个手拿各色道具的打手,白元芳却脸头都没有回,只是死死盯着面前的那个正在作死的林绑匪,本来就面无表情的脸色在看到那把刀子后更是有些发狠。
“给我听着,我给你们最后五秒的机会,五秒后还挡我路的畜生,下半辈子就别想自己走路了。”
把手里的撬棍抡了个花儿,白元芳一步一步朝狄仁杰的方位走去,直到站在他的面前。
“时间到,这是你们自找的。”
脸上沾着点血的他和平时判若两人,然而这个让林绑匪快抖成筛糠的模样却让狄仁杰感到心头大石落地般的安心。
他甚至没有看清楚白元芳是如何攻击的,只是听到身后的绑匪一声惨叫,随后手腕上绳索就被解开,无力站起的他也被轻柔地拉起来揽进怀里。
那些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打手们也算看够了戏,开始吱哇乱叫地冲上前来一副想要借人数群殴面前这个一手护着人一手拎着撬棍的年轻人。
然而他们中间超过一半的人在能迈开腿之前就惨叫地倒在地上,一脸痛苦地捂着膝盖满地打滚。另一半的人愣了愣神后也就错过了最佳的进攻时机,以一种毫不设防踉踉跄跄地姿态跌撞到了白元芳面前,被蓦然转身的后者干脆利落地全部打碎了包括膝盖骨在内的各种骨头。
一场本可能搞得血糊拉擦的械斗在不到五分钟内就尘埃落定,偌大的仓库里只有三个人——或者说两个半人,鉴于狄仁杰现在不甚健康的情况——还全须全尾地站着。
“方起鹤,你负责收拾。”
狄仁杰在被白元芳拉起的时候因为神智的放松已经快陷入昏迷了,然而他还是在听到消音器的声音后勉力保持着清醒,努力在一团混乱中寻找出那个开枪的人的身份。
现在白元芳这句话一出他心中的猜测也被证实了,他看着方起鹤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模糊的身影又往下出溜了点儿。白元芳立刻丢掉撬棍捞住他,表情立刻从冷酷无情开挂模式切换回平时那个对自己一丝闪失都无比关心的白家小少爷。
“狄仁杰你,你没事吧他们对你做了什么啊?”
狄侦探在恍惚中朝对方勾了勾嘴角,嘟囔了一句话后终于放心地放纵自己失去意识,昏倒在对方怀里。

“白元芳,你可算来了。”
————————————————————————
TBC

也是要进入完结倒计时了啊w
希望大家能喜欢www
晚安~~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