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是不是傻【白狄&方狄,架空,更新至11完】

废话不多说w来更后半段www
后天就回魔都啦啦啦~
本章有一只炸毛朗w
正文:
“你做梦。”狄仁杰头也没抬地回了一句,语气跟大学时回绝对方那些异想天开的提议时如出一辙,只有王朗能够听出来他这句轻描淡写的话到底有多么不可动摇。
“就那么喜欢那个白大公子呀?”
“嗯哼。”
王朗摇摇扇子一脸惋惜地叹气:“你说我才几年没在你身边啊,眼光怎么就那么差啦?就真觉得白元芳好过方方啦?”
狄仁杰朝后靠去整个人都缩在沙发椅里,摆出一副明目张胆的不耐烦的样子:“我可没这么说过啊,但他方起鹤千好万好与我又何干了?犯不着拿我男朋友跟他比较。”
“这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啊?是信任,你看你这方面都和方方一毛一样你们真真儿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嘛~”
“不是死娘炮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那把被王朗用得毛已经掉了一小半但还算油光水滑的扇子猛地拍在了狄仁杰的手背上,后者疼得猛一缩手差点摔到地上,但他还没来得及发火就已经被诸葛王朗一通机关枪一样的抢白骂得愣了神。
“我说话客气点你们都听不懂是吧?行那老娘也不跟你们客气了,我就是看不顺眼你们俩那破锅配烂盖的德性一个把真爱当垃圾一个把牵挂当病治敢情好好说话这四个字儿搁你俩这儿就是个屁是吧?!”
“等等'老娘'……?”
“闭嘴!我告儿你你今天要是敢说你连人家一根头发丝都不想我诸葛王朗就算服了你,不然就老老实实认下来!”
狄仁杰看着双手叉腰火冒三丈的前室友有些无奈地朝周围人打手势道了声歉,他探过桌子去拉王朗的袖子想让他快点坐下,然而这货撒起泼来也是无人能敌的坚挺,根本不理睬狄仁杰的小小暗示。
于是狄仁杰只能更无奈地低声承认下来:“我确实还牵挂着方起鹤,但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王朗一秒钟收拾好表情再度婀娜多姿浅笑低眉地坐了回去,好像方才那个差点把这家店给砸了的人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一样,“来来来我告诉你怎么样,你可能还不知道,虽然方方的表达方式很脑残,但你确实一直都是他的真爱哟~”
“我早知道了。”狄侦探这回表情变得不太自然,仿佛马上要承认一件他根本不想承认的事情一般,这让王朗的眼睛又不禁亮了几分。
“为什么?”
“因为他也是我真爱啊。”
--------------------------------
“行,那你说说你什么计划呗?”王朗在方起鹤宽敞的客厅里来回踱步,手里拿着被他临时充当扇子的文件夹一扇一扇地辅助他思考,“我看当务之急是你首先不要再装逼了,然后试试看傻白甜模式?你看那个白元芳,不就胜在细节嘛~你也有这种意识的话还怕抢不过他?”
“我可不是很清楚你在说些什么。”
王朗停下脚步一脸无语地看着他表情无辜的发小:“都把你底儿给揭了个透了还跟我装蒜呐?你这撬墙角计划是得多精密连我都要瞒啊?”
方起鹤勾起嘴角笑了笑,这笑容难得的看上去有些落寞:“小朗,我马上就不在国内了。”
“所以你是想带他去国外结婚?”
“你觉得有可能吗?”
王朗的心咯噔一下沉到了胃部,他快步走回对方身边坐好拉起对方的手一脸忧心姐姐的表情。
“那你这次莫名其妙跟他联系——”
“我只是听说他身体抱恙,放心不下而已。”
“可你把白元芳支开——不要告诉我你是真的在单纯给他们拉业务?!”
方起鹤点了点头。
“你……你是不是傻啊方起鹤?!”诸葛王朗一脸痛心疾首地锤着茶几的玻璃,“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噢,我的意思就是我从始至终就没想过要把怀英带回来。”
---------------------------------
王朗自诩是他朋友圈的感情专家,由于自身性格设定外加天生情路坎坷他自己经验丰富得可以抵上十个白元芳,然而就算再有阅历和经验他现在也彻底被狄仁杰给搞迷糊了。
“那你跟白元芳——”
“他也是我真爱啊。”
“不是小狄狄你真爱几块钱一斤怎么卖啊?这听上去怎么这么不值钱呢?”
狄仁杰白了王朗一眼后掏出烟往嘴里塞了一根,他一边摸索着打火机一边含含糊糊地回答:“这么跟你说吧,我和小白不出大事儿是要过一辈子的。”
“那方方呢?”
“他很好,”王朗看着对面的人一脸平静地喷出口烟,像是在分析线索一样分析他可能有过的最刻骨铭心的一段感情,“他比小白聪明,我很多话不用说他都懂,但也就止步于懂而已。我们俩都不是能够长久退让的人,久而久之其实谁都没错但谁都累了,就那么简单。”
这段话说完后两人一个专心抽烟一个专心喝茶,在好长一段并不尴尬的沉默后王朗放下茶杯,从包里掏出了一盒药推了过去。狄仁杰接过后看了看,有些惊讶地“哇哦”了一声,把它仔细地收好。
“虽然没什么用但这种药又贵又难找,看来改天必须得去谢谢他了。”
这话说的平静又自然,于是王朗也只能沮丧地叹口气,宣布他纵横八卦界那么多年成功拆散撮合多对情侣未尝败绩的骄人战绩到此为止了。
“方方这次也没想把你从白大公子身边撬走,他让我把药给你的时候跟你说一声,叫你别因此费太大神把脑子烧坏了。”
狄仁杰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叫来服务员结账。在厚颜无耻地和诸葛王朗当着人家的面玩了几局猜拳最后成功逃避付账后,他拿起包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我怎么觉得你一点都不惊讶啊小狄狄。”还坐在桌子旁翻着钱包的王朗忍不住补了一句。
“我早猜到了,他方起鹤毕竟是个明白人,这点道理他不会真的不懂。”
狄仁杰轻飘飘地丢下这句话后就头也不回地走远了,王朗挥手打发掉服务生,手指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那姿态欠佳的背影在路口处徘徊,直到一辆白色的小破车在他面前停下,一个年轻人从下面蹿下来一副雀跃的样子把那个背影的主人搂进怀里。
-----------------------------
王朗觉得事已至此自己这个助攻也八成没什么用了,剩下的两成他打算称去狄仁杰那儿拿自己扇子的契机再试探试探狄仁杰,说不定奇迹发生了自己能说动他无比顽固的前室友。
然而在被方起鹤请出门的前一秒他还是及时地转过身来,看向他方方哥哥的眼神里隐约有了点小时候问对方化学题目时的那种茫然和真诚的疑惑。
“方方,你真把狄仁杰当真爱?”
“没错。”
“你也95%肯定对方也把你当真爱?”
“嗯。”
“我就有点搞不明白了,那你凭什么不想和他再在一起了?”
方起鹤叹了口气将对方再往门外请了一点,在关门当同时把自己的答案塞进那声不算小的关门声里
“那凭什么真爱就一定要天荒地老呢?”
———————————————————
11. 完
拖了好几天抱歉啊QAQ
明天要实习啦祝我好运www

评论(2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