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方狄bdsm集锦(一)【没错我想不出好名字了

今晚没有更你484撒的原因是因为我在群里各位柜友的熏陶下开了一整天的方狄bdsm脑洞,根本停不下来,于是就开了这么一个简单粗暴的东西QwQ以后可能会跟484撒一起双线更新,但这篇的更速肯定不稳定,关键就看脑子里有木有梗了w
今天先放点没有什么料的QwQ如果明天放有料的被吞的话………我再想办法嗯QwQ
以及这篇里面很多idea都会是我对于484撒那篇的初设,没错那篇文原来是想写成bdsm文的然而我并没有那种功力呜呜呜呜呜呜
只是为了肉而已,只是为了花样草爱总而已………你们不要理我……………
依旧是方狄现代AU,我尽量不把它写得很雷然而自己实在没有什么功底orz
目前想写的有collar play,organism delay/denial,dicipline play,blindfold,prostate milking,viberator和bondage,以后再有梗就再加进去吧QwQ
其实就是个肉段子集锦,但写得多了说不定时间线啊什么的都会出来的QwQ

正文:
1.
“唉方方,你家那个狄仁杰怎么动作那么慢啊…”诸葛王朗一脸无聊地坐在方起鹤的老板椅上转悠来转悠去,“我下午5点还和我家有有约好烛光晚餐了啊你别拖我时间知道不?”
方起鹤翘着二郎腿坐在会客专用的长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手里的资料,对于对方的质疑也只用了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回应。
王朗因此而翻了个白眼:“是你对人家是有一手,但这儿又不是你家卧室,谁知道他会不会搭理你啊,到时候万一没办成这单子生意黄了,我看你怎么跟公司上下那么多口人交代。”
他话音刚落门就被用力推了开来,一个满头大汗的年轻人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把手里的一沓文件摔在方起鹤面前的茶几上。“方起鹤,这下你满意了吧?”
“不错是不错,”方起鹤快速浏览了一遍那些密密麻麻地文字复印件和夹在某些纸页上的照片,然后把这些东西转交给了身边的王朗:“但你好像迟来了半小时啊狄仁杰。”
“我靠你是不知道退伍军人警惕性有多高,我和白元芳两个人都玩不过他一个还差点被他甩到河沟里,你没上就不要瞎逼逼了好伐。”狄仁杰在对方身边坐下后一边喘平气息一边喝了一大口他合作伙伴刚刚泡好的茶,然后因为太烫又差点全喷在正准备离开的王朗身上。
后者大惊小怪地朝后跳了一大步,一甩大波浪那叫一个大惊小怪大呼小叫:“哎呀呀你浇花儿呢喷成这样?!这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都去哪儿了啊我差点被你毁容你知道吗你万一把我喷残了你能对得起这个将要痛失一个美男子的世界么?!”
“你行行好,快出去吧…”狄仁杰咳嗽着指了指门后因为闷热解开了自己的领口,本来还想气势汹汹回上他几句的王朗见他如此突然止住了话头,只是异常诡秘地一笑后摇着文件走出了门。
方起鹤一直安静地维持侧身坐着的姿势看着他们俩闹腾,在他的诸葛总监走后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狄仁杰低着头小口抿着茶也终于恢复他平时大多数时间里的冷静样子。
于是方总趁着他神经放松下来的时候突然开口:“自己说说该怎么办吧?”
“什么怎么办?”对方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努力装出的淡然下是骤然的紧绷,“方起鹤,没搞错的话这是我们工作上的往来,案子没给你搞砸也没违约你可没资格拿这事儿摆谱。”
“我也没指这个案子。”
方起鹤在狄仁杰疑惑又警惕地眼光里朝他倾过身去,一只手轻轻拉开他挡在他们之间的手腕,另一只手则把方才被对方解开的领口更拉得开了一点,然后用手指勾了勾狄侦探脖颈处那个之前被衬衫领子遮得好好的黑色项圈。
“看来你很乐于也很渴望在这个办公室里展示你的位置,那作为你的支配者我觉得我有义务满足你这个需求。”
狄仁杰在方起鹤挑上他的项圈时脸色就已经变得有些难看了,他知道自己和对方事先的约定里最重要的一条之一就是双方都不能在外人面前透露二人的支配/服从关系,除非这种透露经过彼此的同意,这条还是他自己强烈要求加上去的。而现在方起鹤倒是恪守合约从未泄露过分毫,自己刚刚却在诸葛王朗那个八卦集散地面前差点露了端倪。
犯错了自然要受罚,更何况犯的还是这种低级错误,作为服从的一方狄仁杰对此并没有任何抗拒心理。然而看方起鹤的样子他似乎并不想像以往那样在晚上回家后一并处理,而是大有在这里就地解决的趋势。有些紧张地看了看紧闭的大门,狄仁杰不自觉地向后缩了点:“你确定在这种半公共场合?要知道如果玩脱的话那这下违约的可就不止我一个了——而且你还是蓄意的。”
方起鹤耐心地听他说完后松松地把狄仁杰的手腕压在了沙发上:“抱歉我刚才没有表述清楚。你的惩罚我会回家处理,现在我是在提出一个新的建议,你可以把它当作是我们之间的一个信任练习。我在问你想不想在这里做做看,你当然可以拒绝,但我建议你想清楚再做决定。”
狄仁杰如他所料的一般被勾起了好奇心,他偏过头语调微微上扬:“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会蒙住你的眼睛捆住你的手腕,你将什么也看不到同时也动弹不得,外面有任何响动你都将听得无比清楚但你对此却无能为力,你唯一能信任的只有我的判断力,而我也保证你不会被任何人发现。这将是你会经历的,至于我对你的要求在过程中会逐次提出。”方起鹤顿了顿,放掉对方的手装作不经意地拂过那已经有些反应的地方,最后指尖向上扫去直至触及那个质感上佳的项圈和上面刻有自己名字缩写的铭牌,“怀英,你有没有兴趣试一试你自己,看看你究竟能给我多少?”
狄仁杰低着头睫毛微颤,既是在试图平息自己的反应也是在努力运用理智去思考这乍一听风险着实过大的邀约。最后他抬起了头,直视对方的同时微微地点了点头:“我同意,先生。”
方起鹤于是伸手从茶几的暗格里掏出了他当初就备在这里的盒子——当然这种早有准备的架势让狄仁杰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外加含糊地抱怨了几句,但方起鹤决定无视他这次。他慢斯条理地翻了翻里面的东西后把它们又放到一边,于是刚才还不甚严肃的人也立刻收敛了表情从沙发上下来跪坐到他面前,双手腕相靠合拢朝前递去。
“我只说一遍,接下来没有我的准许请你保持绝对的安静,除非你认为有说安全词的必要,届时你可以打破我当时的一切命令,一旦安全词说出我会立刻停止。明白了么?”
“……”
“很好,我现在准许你说话,重复安全词。”
“烟斗,先生。”
“抬高你的手。”
方起鹤拽过对方抬高的手,仔细地将手里的皮革手铐铐了上去。
——————————————
TBC
我还是那个每天产粮的好渣渣!【滚!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