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是不是傻【白狄&方狄,架空,更新至7】

明天可以睡到自然醒的窝今晚有点high~
所以更新得晚了点见谅QwQ
这章其实也没想好要讲些什么,所以可能会有点跳跃,见谅啊QwQ
下一章or下下章小白很可能就要和须须直接杠上了w

正文:
“怀英是他给我取的名字。”狄仁杰毫不回避这个问题,他直视着白元芳有些专注的眼神继续他的故事,这是他第一次跟对方这么详细地讲他的过去,“你知道我们俩是怎么认识的对吧?”
“你们大学侦探社举办的侦探大赛嘛,我还去围观过的,只不过可能不是你那一届。”
“确实不是,以你那次搭讪我的尿性我还真不信你当时在场的话能憋住不抱我大腿——总之赛后他问了我我的名字,我让他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
“我原本以为他会叫我阿狄小狄,或者任何诡异难听的名字,以便逼我说出我的真实姓名。”
“然而他脱口而出的就是这两个字,怀英。”
———————————————————
“同学,我该怎么称呼你?”
狄仁杰仍然沉浸在与一等奖奖品失之交臂的遗憾中,因此当那个在他看来用不甚光彩却段位甚高的方式得胜的冠军走过来拍了他的肩讨要姓名时,狄同学的态度并没有太好。
出于侦探社社长的恶趣味本次比赛参赛者都是匿名的只留了姓氏和编号来区分,而狄仁杰也只能从种种迹象推断出面前这个从进场就开始装逼的学生有法律专业背景,他对这位装逼过头的男生的兴趣也只止步于此。
“你爱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吧。”毕竟侦探只是自己的业余爱好,而且作为一个主修历史且拒绝加入任何社团的宅男,狄仁杰自信他在这个偌大的校园里不会再遇上对方了,他之所以需要自己的名字,也无非就是想在同朋友间吹嘘这次夺冠经历时能够让故事显得更真实饱满点而已——如果他有朋友能吹嘘的话。
“那我就叫你怀英吧。”
这两个字让快要走出教室门的狄仁杰停下了脚步,他把这两个字又念了一遍,然后非常好奇地转过身。
“你倒算是给我起了个好名字。”
冠军笑得老神在在朝他踱步过去,把赢得的那个复古造型烟斗塞进了狄仁杰手里,然后稍稍弯下腰在他耳边轻语:“咱们,来日方长。”
狄仁杰有些不太舒服地偏偏头,却也立刻针锋相对地看了回去。他握紧手里的烟斗,给了那个法律生一个自认有些高深莫测的微笑:“那这位同学,我也赠你一名如何?你看我从此称你为方长可好?”

后来方起鹤有一次对他说,自己当时因觉有趣而点头答应时,狄仁杰脸上的表情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不要脸的奸笑。
——————————————————————
白元芳的表情听到这里有些精彩纷呈:“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叫你怀英?你完了还给他起名叫方长?”
“对啊,不然呢?”
“这听上去一点意思都没有啊。”
“噢?那我问你,如果我要你凭空给我想个名字,你会怎么称呼我?”
“………小狄狄?”
狄仁杰一脸悲天悯人的表情揉了揉白元芳的脑袋,“你现在觉得这故事有意思了么?”
再次因和自己情敌之间巨大的智商差距而倍感无力的白元芳乖乖点了点头。狄仁杰于是接过白元芳面前那碗已经冰凉的饭,站了起来打算回厨房热热。
结果他还没推开厨房门就被人从后一把抱住,吓得他在大骂了一句“卧槽”的同时还差点没把手里的碗筷碎光。
“白元芳你发什么毛病?”他费力地用脚尖顶开门,更加费力地伸长手臂勉强把碗稳在就近的流理台上,随后有些不满地用两只手握着对方搂紧自己的小臂朝下扒拉。“不就一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吗你至于吗?”
他男友温热而又急促的鼻息喷在他的颈弯处,这让他怕痒地缩着脖子并且扒拉的幅度更大了些。也就在这时,白元芳听上去声音有些冲动地开口回答了。
“你希望我以后也那么叫你么?”
“不希望。”狄仁杰斩钉截铁地回答,“这是只属于他的名字,按理说早就该随着我和他感情的完蛋也一起入土为安了。现在方起鹤选择把它们再挖出来不代表我们要和他一起掘地。”
他本以为这个回答可以安慰身后的人,但饶是狄仁杰这样才智超群观察敏锐的人也有猜不准白元芳的时候。白家公子在良久后沉默后再开口时声音里竟然有些非常难在他身上找到的慌乱和不安。
要知道,慌乱和不安也是有条件的,白元芳一向是认死理的主儿,一条道上不疾不徐走到黑还觉得挺亮敞他自然不会因不确定感而产生任何慌乱之情。
但现在他因狄仁杰而第一次感到了不确定的可怕。从他的角度她看不见侦探的表情,于是只能徒劳地在不勒痛对方的情况下又紧了紧怀抱。
“那也有什么东西是只属于我的吧…?”这句话被他说的问句不像问句陈述句不像陈述句,但透露出来的意思和情绪却意外得清晰,就像一条害怕被丢出门外的大狗一样。
“有。”狄仁杰丢给了他一个字,然后更用力掰了掰白元芳的手臂,“但你要再这样勒下去估计你就得在去骨科问候我的时候才能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武术冠军想了一会儿后意识到自己在不自觉中力气又用得大了点,于是立刻像触电一样放手看着对方呲牙咧嘴地转过身。
狄仁杰咳嗽好几声才终于打断了白元芳积极的口头和行动道歉,让对方的爪子不再在自己上臂胸口乱摸。这个插曲让他本来想好的台词的帅气度少了一点,但狄仁杰毕竟没有被他前任荼毒太深,没有把逼装到这种时候的恶习。
他抿了抿嘴表情无比平静自然地又重复了一下方才的答案:“有。”
“我。”

白元芳的眼睛因这个字而睁大了,狄仁杰似乎在此之后又絮叨了一些诸如“我目前不确定的不是我会不会选择你,而是为什么方起鹤为什么会再次有隐隐成为一个选项的趋势”这样本该让他心惊胆战的话,但他现在选择不去在乎,不去细究。尽管家里条件优渥得能吓哭人,白家两个孩子却从小都特别懂得知足。现在白家老大已经得到了他最在意也是唯一在意的答案,而且这个答案绝对让他喜出望外,他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早就应该知足了。
已经脱离告白模式开始试图理性地跟他现男友探讨这个问题的狄仁杰被脑后突然炸起的嗙门的声音吓得跳了起来,他抬起头发现白元芳一只手正撑着自己耳侧的门板,于是在发现自己似乎马上就要被壁,不,门咚的同时狄侦探也发现了方才用力关门的罪魁祸首。
然后他一句抱怨或调侃都没能说出口,就被白元芳有些热烈地按在了门板上继而狠狠吻住。比自己小几岁的年轻人似乎是第一次在他面前那么失控,自己也似乎是在离开方起鹤后第一次那么心甘情愿地把控制权交给他人。
在他们后来喘着粗气互相扒掉彼此身上衣物的过程中白元芳一直在听的耳边重复一句话:“谢谢你狄仁杰。”
这句话和他平时那些时不时就冒出来的表白一样简单直接,非常符合他本人的特点,他甚至都想不出来和怀英一样好听的或者至少不怎么难以接受的情侣间的爱称。无论他有多动情白元芳都始终只会叫自己为狄仁杰,只是难免会一声比一声更热切罢了。

只不过他也始终觉得就此时此刻而言,比起那声余音难散夜夜入梦的怀英,自己更甘之如饴的还是那一声声简简单单的狄仁杰。
7.完
————————————————————————
只是想写出小白热情似火的壁咚场面而已QwQ
方大人至少在回忆里出场啦www
下一话写写病弱的狄侦探如何被两人照顾好了www
希望大家能继续喜欢我QwQ大家晚安w

评论(2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