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是不是傻【白狄&方狄,架空,更新至6】

啦啦啦来更新啦w
lo主从此不用晚训&早训惹www好开森wwwww
今晚让白洁出场吧www可喜欢她了www
一样可能会很短w大家随便看
正文:
6.
“狄仁杰?狄仁杰你在家吗??”白洁用力敲了会儿门后还是没人应,于是只好努力把手里的东西腾到一只手上后再费劲地掏出钥匙自己动手。
等她以嘴里叼着钥匙手里拎着给她哥家那位买的零食补品的形象艰难地进了屋后,性格爽快的白姑娘已经在心里把狄仁杰骂了个狗血淋头了。为了表达她对狄仁杰不主动自觉地过来搭把手的愤怒,白洁非常粗暴地把东西往地上一扽,然后就叉着腰开始大喊:“狄仁杰你人去哪里啦?!出来帮把手不会啊?!我一路拎过来都要累趴了你怎么不过来慰问一下啊?”
“谁说我没慰问啊?”被身后略带无奈的声音吓了一大跳,白洁转身时差点没掀翻狄仁杰手里的两个小碗。
“狄仁杰你你你躲在这里吓人干嘛?”
被无端指控的狄侦探感觉更加无奈了,他扬了扬手里的东西示意对方朝客厅走去:“谁那么无聊幼稚了啊,我之前一直在厨房忙活呢。”
“那我敲了那么长时间的门你干嘛不出来帮我开门啊?”
“天地良心,你一共就敲了三下门,我勺子还没放下你就自己进屋开始拆你哥哥地板了。”在两人都坐下后狄仁杰把插着勺子的碗推了过去,白洁探头看了看发现是她最喜欢的酸奶,于是方才还气鼓鼓的表情瞬间软化了不少。
狄仁杰看她那个样子也是觉得好笑又好玩,白洁虽然脾气暴了点,但是积极乐观又勇敢善良,还很带着点20岁年轻人特有的单纯——也就是好哄。
“这慰问品你满意么,白大小姐?”
“嗯…好吧,看在你给我做草莓酸奶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饶过你这一次。”白小姐顺利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随后立刻高兴地拿过勺子毫无吃相地埋头猛吃,狄仁杰也拿起勺子搅了搅自己的那份,但确实没什么胃口,于是一边甚是有成就感得看着小姑娘的狼吞虎咽,一边想着过会儿把自己的酸奶再放回冰箱晚上当白元芳被餐后甜点。
正这么有一下没一下地想着些闲事,他的手突然被拍了一下。狄仁杰猛地回过神来,一脸嫌弃地擦掉自己手背上的酸奶渍后更加嫌弃地又抽了几张纸巾给了正盯着他看的白洁:“我怎么觉得你哥吃相都比你好点啊?”
“因为我小时候爹妈没什么空管我啊——唉我说狄仁杰,你今天看上去有些反常诶?”
“我有么?”
白洁闭上眼睛用力吸了口气后咳嗽着点头:“一闻就知道,抽了那么多烟一看就是有情况——不过我哥不是把你打火机给没收了嘛?”
“我这么大人了不会给自己搞一个啊。”
“唉总之你快说,是不是和我哥有关系啊?”
狄仁杰夸张地挥挥手一副想要挥掉对方眼中那闪闪发亮的八卦光芒的样子,也清了清嗓子回应:“白洁你变聪明了啊?还会推理了嘛,比你哥强多了。”
“我本来就比他聪明——不对不要埋汰我们兄妹智商了,快说到底发生什么了?一般雷轰如果抽那么多烟的话他就会变得特别特别深沉,你可别学他啊。”
“放心,我不是精分。”莫名其妙就被她拿去和她的精分男友比较,狄仁杰有点搞不清楚自己是被夸了还是骂了,他甩甩头决定不去纠结这个无聊的问题,转而起身前去开窗透风,顺便想想自己到底要不要把下午不久前发生的事情告诉白洁,他不是很确定以对方的智商能理解成什么样子,但他现在倒真的很需要和人家谈谈,不求理解,只求在这个过程中能把思路理顺。
他开完窗又收拾好碗勺后才重新坐了回来,可能是自己的表情看上去有点严肃,白洁看着他的眼神似乎也是蓦然认真起来。
狄仁杰曲起腿整个人舒舒服服地蜷在沙发里,他摸着自己那撇小胡子沉思着开口:“白洁,你哥有跟你提过方起鹤这个人吗?”
-----------------------------------------------------------
出乎狄仁杰意料的是,白洁在听完他尽可能简单的叙述后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愤怒,她只是皱着眉一副努力思考的样子。
看白家人思考一直是一件让旁观者都觉得非常费力的事,所以作为在场唯一的旁观者他选择扭头看着电视机漆黑的屏幕发白,直到姑娘想通了开始提问时才重新看向她。
“我觉得……如果方起鹤对你来说真的已经是过去式的话,那这件事和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啊?”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他喜欢你是他的事啊?”白洁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你又不像叉教授一样会读心脑控什么的,怎么能控制人家对你的情感嘛。”
“……你这话听上去睿智得有点不符合你人设了。”
“这不是我说的,这是我哥以前和我说过的。”白家老二眨着大眼睛毫不犹豫地就把老大给卖了,“他当时喜欢你很久又不肯表白,我踹他向你袒露心迹时他就是差不多这么说的,说什么他喜欢你是他的事情不要让他变成你的负担什么的,反正我听着觉得挺有道理的。”
狄仁杰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看来我确实低估了你哥哥的情商……所以你是想说我不该被这件事烦到?”
“啊,反正这也是他的单相思嘛。”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啊你听完不要揍我我是病号扛不起揍的,如果这不是他的单相思呢?”
虽然在说的过程中强调了“如果”这个字眼,但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天才侦探还是在说完后立刻心惊胆战地朝后又缩了点,生怕白元芳这武力值爆表的妹妹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掀桌子打算替替哥哥打抱不平。
然而白洁只是一脸看弱智的神色——说句实话被白家人用这种眼神看,哪怕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依旧是非常丢人的——十分担心地看着他:“狄仁杰你是不是脑子真的坏特啦?你刚刚跟我说了好多没有用的话你知道伐?你不就是搞不明白自己到底喜欢的是我哥还是你前男友嘛?为什么不直截了当问出来啊?诶你是不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卡在哪里啦?完了完了完了连我都看得出来的问题你还看不出来,狄仁杰你脑子真的不好使了我们家的狄白事务所马上就要倒闭了怎么办啊创业失败会被爹妈骂的…!”
“……我已经觉得很丢人了,麻烦你少说两句给我留点面子吧。”狄仁杰扶着额头,感觉自己根本没脸再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了。他一直觉得自己的智商绝对延伸到了他的感情生活,他处理感情的方式也是无比的理智冷静鲜少犯差错,和方起鹤那曾经干脆利落的分手也时常被他拿来跟他的朋友吹嘘自己的清醒和客观。
他从没想过自己竟然要靠白洁才能意识到感情这种东西不是说断就能完全断掉的,白元芳毋庸置疑早已已经占据他内心的绝大部分,然而方起鹤当年种下的那根杂草却也依旧一直存活着,野火吹不尽春风吹又生,它的生命力一样顽强得可怕。
白洁看着眼前低着头一脸正在重塑世界观和自信心的男人,咬着嘴唇试图给出一些好的建议:“嗯狄仁杰,你也不要太紧张,我从来没有一下子喜欢上好多人,呃虽然有时候雷轰确实分裂了一点但他毕竟所有人格都住在一个躯体里所以这个不算,总之我听人家说你一定要诚实,对你自己诚实也要对我哥和那个方起鹤诚实,只有这样你才算真的开始解决问题。”
“那如果我最终还是选择方起鹤了呢?”
“那你选就选呗,这又不是我拿刀架在你脖子上就能解决的事。不过狄仁杰,”白洁的脸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不管你选谁,你那选择可都得是在你对你们仨都已经绝对坦诚的基础上做的。我反正觉得你怎么选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不会对不起谁的,但你要老想着坑蒙拐骗啥的,那才是真对不起他们俩的一片真心。”
---------------------------------------------------------------
“小白啊,你那问题憋这么长时间了也别找时机了,就现在问吧。”
被叫成小白的白元芳一脸惊诧地从饭碗里抬起头看着狄仁杰,他们俩之间一般都是直呼其名的,鲜少会有什么昵称爱称啥的。因此每次被狄仁杰叫成小白时他都会稍微紧张一下,因为这往往代表着对方有些要紧话要说。
“我……没懂?”
“你知道你想问什么的,好好想想,也不要担心,我肯定如实奉告。”
于是白元芳只好放下筷子真心实意地想了起来,而一旦他真的认真开始去思索时,那个问题果然就直接跳进了他的脑海。
他抬起头,看着表情捉摸不透的狄仁杰,心跳如鼓地发问。

“他为什么会叫你怀英?”
6. 完
———————————————————————————
感觉自己把白洁写的太聪明了233333
希望大家能喜欢w

评论(1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