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是不是傻【白狄&方狄,架空,更新至5】

教官白天不让玩手机所以还是这时候来更了w
不过不玩手机也不错难得有机会让我静心看完几本书2333
今天我会试着让方须须趁虚而入一小下w希望能保持逗比画风吧w【总觉得一写到须须就逗比不起来了QwQ
还是希望大家能多多评论我www你们的评论让我有了日更的动力!!
正文:
“同学,我该怎么称呼你?”
“那我就叫你怀英吧。”
“好好好,我就叫方长,只要怀英你乐意。”
“怀英,我们后会无期。”

“你别走…你别走别走——!”狄仁杰猛地醒了过来,后半句话脱口而出,“你丫那30块钱还没还我呢!”
这声听上去没什么出息的午夜梦话和方才纷乱的梦境让他坐在床上大口喘息,眉头因脑袋的钝痛而皱得死紧,直到白元芳的手充满安抚意味地拂上他的背时才稍稍缓解了一些。
“不怕啊狄仁杰,只是个噩梦而已不是真的,不怕不怕。”被对方当小孩一样哄劝拍抚的狄仁杰有些无语又有些感激地拉下他的手,侧身过去开了盏小灯。“我没事儿了,你先睡吧,我也马上就睡了。”
话是这么说,但他并没有立刻躺下来,而是戴上眼镜拿过床头的书翻看起来,白元芳依言躺了下去翻了个身面对对方,看了他一会儿后抬手摘了那副自己帮忙配的无框眼镜。
“干嘛?”狄仁杰合上书稍稍转过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白元芳于是也拿掉了他的书,胡乱地往自己枕头下一塞。
“那啥……你快睡吧,晚上看书对你头疼不好。”
“我干啥事能对头疼好了?”话一出口狄仁杰就有些后悔了,这么长时间后第一次梦到方起鹤让他不由烦躁起来,因此听上去不免太过暴躁,所幸白元芳在这方面的抗击打能力一流,此刻他也只是赔了个笑脸,拽着自己的手示意自己关灯躺下。
狄仁杰在这种事情上面一般拗不过他,只能叹口气随他的意思躺了下来面对对方。“睡吧,抱歉吵醒你了。”
“我没事儿,你也快点睡啊…”
“行,有什么问题你白天回来再问吧。”
“我我我没什么想问的啊?”
“那也到时候再说。”他忍着隐隐发作的头疼闭上了眼睛开始数羊,同时由衷地希望后半夜能安然无梦。然而脑海里第一只羊刚跳过栏杆他就被搂进白元芳怀里,对方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捋着自己后脑勺的头发。
狄仁杰本来很想抗议大热天里这种姿势的不科学性和自己被闷傻的高几率,然而从小练武健身的白家少爷怀里实在是温度适宜软硬适中非常适合枕脑袋,他也就嘟囔了两下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结果他果然成功地在数到第三只羊时就睡了过去,而且一夜无梦。
------------------------------
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上午11点了,身边人估计也早已去徒劳地奔波了,为了庆祝这个久违的自然醒心情甚好的狄仁杰打算在吃完早午饭后把家里好好整理一下。
就当他只穿着背心短裤满头大汗地擦地板时门铃响了,狄仁杰抬头看了眼钟估计是白洁按照他哥哥的吩咐以照顾他的名义过来蹭吃蹭喝蹭冷饮了。
随意地抹了把汗,他把抹布往厨房门口的水桶里一丢,也懒得换衣服就那么懒懒散散地走了过去拉开了门,“白洁你来早了啊我还没开始做——卧槽为什么又是你?!”
门口的方起鹤非常无辜地看着正在大喊大叫的男人,“怀英,我这次是不是还得在这里站上半小时你才能赏光让我进去啊?”
狄仁杰犹豫了很久后一咬牙,侧身让他进来了,“不要叫我怀英。”
方起鹤熟门熟路地给自己倒了杯水后舒舒服服地坐进沙发里,微微笑看狄仁杰咬牙切齿地关门落锁后坐在他对面。
“我都快忘了你这样穿的样子了。”方起鹤朝对方都背心扬了扬杯子,“这么一看倒确实有几分社会大哥的样子。”
狄仁杰无视他的调侃,直截了当地进入主题;“方起鹤,我们都不适合那种藕断丝连的活法,当初你甩了我后说好的一拍两散各生欢喜,你现在再找上门来没有任何意义——除非你身患绝症时日无多那我倒可以看在往日情谊上送你一程,否则你就请回吧。”
“噢?可我怎么记得当初是你'甩'了我啊?”
狄仁杰冷笑了一声:“如果这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那估计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分手成功了。”
他本来觉得自己这话说的霸气侧漏帅气无比,正打算趁热打铁地用一个更加帅气的逐客令结尾,他敏锐的观察力却让他发现对面人地不对劲。
虽然只有一秒的不对劲,但狄仁杰还是能看到方起鹤脸上闪过的那丝惊讶与后悔。
他不由晃了一下神,但随即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猜拳大赛的情景,于是在及时定下心的同时庆幸自己没有在同一个坑上栽倒两次。
狄仁杰举起对方的杯子喝了一口后放到了靠近自己的一边,再次开口时语气还是多少缓和了一点:“你这次的案子我们还是会好好办的,我也就当欠你一个人情,毕竟事务所快揭不开锅了武总那边的德行你也知道,再不赚点钱我可能真得卖肾去了。”
方起鹤因他沉痛的语调低笑出声,他理了理他那看上去快要戳瞎他眼睛的刘海满怀深意地接话:“这个人情就当作是我送你的,毕竟欠债,可是要还的。”
“方起鹤你再那么断句你小学语文老师要冲过来揍你的——还有,我还没潦倒到要你送人情的地步。”
“就那么恨我?”
“你知道这和爱恨都没什么关系。”狄仁杰都头突然又疼得有些厉害,他手指有些颤抖地拿了根烟叼在嘴里,可把口袋拍遍都没有找到打火机,于是只能有些沮丧地把它拿在手里转悠:“我们那时候过得不错,但错过就是错过了,自欺欺人也没什么意思。我现在也过得挺好,折就够了。”
方起鹤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嘲讽:“那是,白先生年轻有为,也确实对你体贴入微,只是他那智商还是略微有些…捉急。”
“你给我的东西他给不了我,但他能给我的到你这里也是无能为力。无非就是比起橙子更喜欢吃苹果的道理,我就不信你听不懂。”狄仁杰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坐直身体紧盯对方,“但是我丑话也早说过了,你最好不要对白元芳动什么手脚,我们现在这样勉强还留着份情面,彻底撕破脸皮可就太难看了。”
“怀英,我都没那么小瞧白先生的能力,你怎么比我还对他没有信心啊?”
狄仁杰又一次憋屈地被方起鹤拿话噎住了,他褶着脸尽量不着痕迹地锤了锤太阳穴,打算把自己这么多年来的不长进全部归结到头痛上。
就像方起鹤细微的表情都能被他捕捉到一样,他的这些小动作自然也逃不过方起鹤的眼睛。方律师从裤兜里拿出打火机朝对棉晃了晃,后者不情不愿地再次叼起烟凑了过去,两人之间虽然隔了一张茶几但距离还是被缩近到了可以被外人误会的地步。
方起鹤一下一下地拨弄着火机,但却有意无意地总也点不燃它。狄仁杰因这过于接近的距离有些尴尬地垂下眼睛不去看他,但也像是在证明什么似的拒绝向后退缩,任由他用暧昧又玩味的眼光打量自己。
“你昨晚没睡好吧。”方起鹤一贯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开。
“做了个乱梦。”狄仁杰含糊地应着,知道在对方面前撒谎只会乱掉自己的阵脚。
“关于我的?”
“不然也没资格叫乱梦。”
方起鹤于是笑了一下,终于点燃了那根已经有些弯曲的烟。他随后站了起来,拉了拉衣服。“谢谢你怀英,我们下次再见。”
狄仁杰也不抬头看他只是低头一个劲地吞云吐雾,像是要把某种再次抓住他的烦扰情绪和烟雾一起喷出他体内再弥散在空气里一样。
这种近乎沉思的状态让他忽略了房内另外一人的动向,所以在一双手有力地压上他双肩时狄仁杰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大跳。
方起鹤温热的鼻息喷在了他可能因为丢脸而有些发红的耳廓上,“差点忘了,还有几件事情得跟你说清楚。”
“第一件事,白元芳确实该没收你的打火机,抽烟队你的病有害无益。”烧了一半的烟被从口中取走按灭在了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微凉的指尖蹭过嘴唇,导致狄仁杰的背又僵直了几分。
“第二件事,还记得你们对门的那间空屋么?我今天刚搬进去,以后就是邻居了,记得常常来走动。”一把钥匙被放在他的面前,上面挂着他再熟悉不过的钥匙圈。
“第三件事,你说的很不错,自欺欺人确实没什么意思,我谨遵教诲,就希望你也不要言行不一。”肩膀被轻掰着,力道不大但不容拒绝,于是狄仁杰一点点地转过身去,用一脸僵硬的表情掩埋掉正在他内里翻腾的种种思绪。

方起鹤又笑了一下——这笑容是在他身上少见的不让人厌恶寒战的真诚,然后他低头,绅士地吻了吻狄仁杰的额头。
5. 完
———————————————————————
结果又是严肃的一章QwQ方狄真的好难逗比啊啊都怪须须太爱装逼了QwQ
下一章白洁出场wwww~~~

评论(2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