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是不是傻番外【白狄&方狄,架空,更新(2)】

来更新!快来夸奖勤劳的我!【滚


本章还是些小肉渣,但提前预告一下:
下章可能会有道具肉!!不喜勿入!!
下章可能会有道具肉!!不喜勿入!!
下章可能会有道具肉!!不喜勿入!!


一篇肉分n次更新我也是很渣QwQ【哭倒
正文:
-----------------------------------
狄仁杰原先是不喜欢穿衬衫的。
首先衬衫的领子总是卡着他喘不过气,其次方起鹤的老板什么都好,就是喜欢省个空调钱。天生就是易出汗体质的狄仁杰每逢夏天都快恨不得冒着被扣钱的危险钻进公司楼下的咖啡厅呆一天,也好过在诸葛王朗那嫌弃又幸灾乐祸的眼神里汗流浃背地处理工作。因此不透风又难受的衬衫在他的衣柜里一直都是被放在最阴暗的小角落里。
但是和方起鹤交往了一段时间后,他养成了不管天气场合如何都必须穿衬衫的习惯。这个习惯被彻底保留了下来,因此尽管分手时两人都干脆利落地销毁了对方在彼此生活中留下的所有痕迹,自己那满衣柜或便宜或昂贵的衬衫也成了狄仁杰无法改变也无法消去的佐证。
衬衫的坏处有千千万,但它有一个好处足可以抵消掉那些缺陷的负面作用,那就是衬衫特别适合遮挡。
对于狄仁杰而言,衬衫一开始是用来遮脖子的,后来则是遮手腕。
不知情的人都会疑惑为什么他穿衬衫比常人严谨得多,连袖口都滴水不漏地牢牢扣住。好在狄天才毕竟拥有一张帅气逼人的脸和还算过得去的身材,因此大家只当他是单纯的耍帅而已。
只有王朗——没错还是诸葛王朗那个小娘炮——会抓住每次时机一脸暧昧地叫他不要那么浪,要注意保肾保腰。
狄仁杰往往会用一个白眼和几句“死娘炮”呛走对方,但这并不代表他完全不介意王朗的话。
或者说他话背后的意思——他知道自己遮的不是吻痕,而是淤青。
在察觉到狄仁杰在床上那些微的伪反抗后方起鹤并没有任何收敛,也没有变本加厉。他们的生活还是和以前一样,一起上班下班,在餐桌上闲聊几句然后一个回房看书一个继续工作,直到看书的被抽走书进而被搂进结束工作的人的怀里,然后他们就这样熄灯睡去或者做点别的什么。
狄仁杰日后反思时总会沉痛地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发现那个控制狂的温水煮青蛙策略,他总结来总结去也只能用一句经验不足替当年天真大意到以为可以在对方面前毫无痕迹地隐藏心思的自己下个定论。
于是当年他的天真大意和经验不足导致他并没有发现两人在做别的什么的时候跟以往有何不同。在他放弃在体位上做出改变后方起鹤卡住他后颈的力道也小了许多,两人似乎又回到了从前一个默许一个恣意的状态。
方起鹤也还是那个会把前戏和准备工作都做足,确保狄仁杰能从中得到满足和快慰的好情人。
直到有一次,狄仁杰和之前无数次一样被一次次精准的顶撞和颈边的湿热触感搞得呼吸急促临近高潮,于是顺从本能伸手下去想要自己一把。
然而他只是稍稍动了动就被用力抓住手腕,一声痛呼被陡然塞进口中的手指堵住。耳边响起了方起鹤只略带喘息的声音:“怀英,别动我的东西。”
狄仁杰本该泄愤地咬痛正在搅合自己舌头的手指,然后在对方的抽气声中挣脱他的桎梏嘲笑他这种不分时间地点的装逼习惯。
但事实是他彻底僵住了,本来在暗自发力的手腕也软了下来任由对方发力捏住。在对方最后的几下冲刺里他只是低着头发出些含糊的呻吟,自由的那只手抓紧手下的布料指节发白,在被对方货真价实地干射后也没能放松开来。
方起鹤在高潮后破天荒地没有立刻收拾,而是就着原来的姿势圈着狄仁杰躺了一会儿,手上的力道也没有放松多少。狄仁杰背对着他也看不出什么表情,而事后的沉默又是他们一贯的风格,一切看上去似乎又再次和以前的轨道重合。
五分钟后方起鹤终于放开对方的手腕起身前往卫生间,等他再次躺下时狄仁杰已经拉上了灯,黑夜里这年轻人看上去呼吸平稳睡得很熟。
于是他轻手轻脚地把对方拉近了点,狄仁杰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朝他怀里凑了凑。方起鹤闭上眼睛,一只手揽过对方另一只手则若有若无地在方才自己握住的地方抚摸揉按着,哪怕这时的抚慰也无法阻止淤青的形成。
他知道狄仁杰心里很清楚这是自己对他前些日子“反常行为”的回应,他也能隐约猜到自己此刻正安安静静睡觉的男友在心里到底积压了什么样的情绪。方起鹤智商情商双超群,当然知道该用什么办法处理才能让狄仁杰最满意。
但是无论那是什么样的办法,他都无法根治这段关系中一直被他们视而不见的针结所在。倒不如大家都撕破以往的伪装,看看对彼此的感情到底能不能胜过那个正在悄然生长的矛盾。
此后方起鹤每次上床时都会扣住狄仁杰的手腕,有时一只有时两只,无论对方的表情是隐忍还是慌乱还是愤怒和不平他都不会轻易松开。

而那次也是他们最后一次相拥而眠。
----------------------------------------
白元芳其实比狄仁杰更早喜欢上十指相扣这个动作。

一开始他只是单纯地觉得这是一种不会碰到狄仁杰手腕但也可以和对方手部有亲密接触的好方法,后来他则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对方手指对他的吸引力。

在遇到狄仁杰之前白元芳敢拍着胸打保票说他绝对不是手控,但现在他又响亮地打了自己的脸,就好像之前打过的许多脸一样。

狄仁杰让白元芳意识到原来一个人身上真的可以有那么多地方都让人觉得喜欢。不仅仅限于身体的美感或是内在的气质,而是一些以白家智商而言暂时无法说清道明的存在。这种存在支持着白元芳在狄仁杰抽风卖萌时都能一脸崇拜地看着,也支持着他近乎执着地摩挲轻抚对方的手指手背,并因他手指的些许回应而乐呵老半天。

他曾经隐隐担心过狄仁杰会讨厌自己这种过于色气的牵小手,但当意识到自家男友不仅不讨厌反而很喜欢时白元芳立刻高效率地把这个动作延伸到了床上。

他时常一点点吻过对方的手背,狄仁杰曾经觉得这个动作傻得要命,但他在能抽出手前就因指尖被微微含住轻舐而浑身一抖,既而心甘情愿地放弃自己的企图。

白元芳猜得没错,手确实是狄仁杰的一个敏感部位,只不过手指和手腕的敏感原因和程度完全不一样,被碰到后的反应也是冰火九重天的区别。

而作为简单的亲亲抱抱和进入限制级正题的分水岭也往往在白元芳吻上狄侦探手指的那个瞬间,于是这时的白少爷总会抬起头直视对方眼睛,并且努力从中判断出对方的情绪。

他知道脑子笨,极有可能就会错了人家肢体动作的意,还不如采取最直接的方法把他男友表情的细微变化都尽收眼底,从而准确做出最合对方心意的决定。

所以白元芳也就能够把狄仁杰真正动情起意时的那一刻记在心里,详细到每一个细节。他知道那双眼睛会突然眯起,有些探询的目光会从长长的睫毛下面看向他,然后在一秒的慌乱后转变为鼓励和暖意,他熟悉那呼吸的陡然停滞也清楚被亲吻的手指的微微颤抖,他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微微抿出一个微笑的薄唇。

这些反应让白元芳甚有成就感,他也往往止步于此,在吊起对方和自己的欲望后就将更关键也更能带来欢愉的部位作为目标。

他从未料到在某次两人都有点心血来潮的性事——他们是在厨房里做的,事后的清理使得那第一次光荣成吻了最后一次——中坐在流理台上的狄仁杰会毫无预兆地转动自己的手腕,让半跪在地上的人恰好把一个吻印在隔着皮肤的脉搏上。

白元芳看向对方的眼神里只闪过不足一秒的慌张和不解,然后那些情绪统统被那双长睫毛后的眼睛化解为感谢和喜悦。

他从来没有要求过,但狄仁杰终于给了他他最想要的东西。

TBC


——————————————————


大家看在我日更还军训还是拿手机写的份上。。。原谅我的话唠和拖延症吧QwQ【憋找借口!!


好想下一章的肉能好吃点啊啊啊然而并没有什么信心【躺


大家随便看吧QwQ

评论(4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