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是不是傻番外【白狄&方狄,更新至(1)】

于是勤快地来更肉了QwQ
我智商低但信誉高QwQ说好有肉,就是有肉QwQ至于肉好不好吃是不是肉渣那我们。。。且说QwQ
正文:
3.
白元芳和狄仁杰第一次上床后就知道,他身上有些地方是碰不得的。
不是情侣之间那种欲拒还迎纯为增添情趣用的碰不得,而是那种哪怕不小心用嘴唇指尖拂过也会被直接踹下床然后在对方歉疚的眼神里捂着彼此下半辈子的性福在地板上打滚的那种碰不得。
一晚上滚地板时间比滚床单时间多十几倍的白少爷用血与汗记住了他男朋友身上所有不能碰的地方,而狄仁杰也只是坐在床上抿着嘴,破天荒没有嘲笑他的蠢态。
后来在白元芳锲而不舍的精神上当晚他们俩还是成功地把事儿办了。事后狄仁杰靠在床头点了根烟,沉默地抽了一会儿后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白家人自出生起就离家出走的智商这一刻突然回归,白元芳探手过去小心绕过了手腕,只是把那正在微微颤抖的手指握在掌心,简明扼要地问了句谁干的。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方起鹤的名字。
---------------------------------------------
狄仁杰从没否认过方起鹤具有成为一名优秀男友的潜质,他身材挺拔面容英俊——当然比他还差了那么一点儿——智商甚至都能压制身为天才少年的他,除了发型奇怪点外硬件几乎无可挑剔。而且他同样也不能否认方起鹤对自己的感情,至少在他们相处伊始时狄仁杰被照顾得简直面面俱到。作为法律界最耀眼的新秀装逼界最成功的元老方起鹤不是那种会在业务生活上及时提供帮助的暖男型男友,但他会把对方的生活打理得完全不需要任何帮助。
交往第一个星期狄仁杰的工作问题就被轻松解决,第二周的某一天他拉开自己租的小公寓的房门时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正欲跪倒在地悲痛欲绝如丧考妣痛斥世风日下之时却突然发现仅存的鞋垫旁边留了一张路线图和一把钥匙,第三周开始狄仁杰就已经穿着方起鹤的睡衣端着人家的杯子在人家的家里满屋子晃荡了。

方起鹤的行动力可见一斑。

作为一个毕生梦想就是靠一张帅脸吃饭的帅哥,狄仁杰一开始对于这种安排并没有太大的异议,他乖乖地去方起鹤的公司上班,哪怕自己做的仅仅是个闲职没有体现他才华的机会也没有犯错误的风险;他也乖乖地搬进了方起鹤的家,甚至连傲娇都没傲娇几天就老老实实地从客房搬进了主卧和这家的主人同床共枕。并不是说他很满意这种安排,只是狄仁杰的自尊骄傲在当时还没有战胜他的懒惰天性,有一个人能帮他包办所有确实让他省事儿不少。
然而这种压制终究不是长久的,狄仁杰也终归会难以忍受对方对自己全方面的压制和掌控。他怀疑这是不是方起鹤那个装逼货表达自己感情的唯一方式,但是看他工作中的运筹帷幄如鱼得水他似乎也不像是高智商低情商只知道承包鱼塘的霸道总裁那一挂的。
狄仁杰是没方起鹤机智,但他也是属于智商金字塔的塔尖层级的,这样的事情稍稍想一想他也就心如明镜了。
丫方起鹤当然知道如何用正确讨喜不装逼表达自己的心迹,但这样的控制和欺压却能由衷地让他觉得愉悦,而且很明显他压根不介意这种愉悦是单向的还是双向的。


于是为了体现自己的男友力一向很顾及对方情感,方方面面都尽量顺对方意思的狄仁杰,毫不意外地炸了。
----------------------------------
白元芳在床上是很宠狄仁杰的。
倒不是说他生活中就不惯着对方,但作为一个生活常识和智商都欠着费的富二代他经常会粗心大意到让人惊悚的地步。他们刚刚合伙开侦探事务所的那段时间狄仁杰在武总那儿兼职时每隔三分钟就要看眼手机,生怕白元芳因为粗心往办什么事儿导致自己回家后遭遇杀身之祸——没错,他们的很多客户到21世纪了还不知道杀人是件不礼貌的事情。


所以很明显在生活当中即使白元芳有宠人惯人照顾人的心,他也没有那个能力,到头来还得靠狄仁杰的多多照应才能全须全尾地和他一起混到现在


但是到了床上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虽说从经验层面来说狄仁杰还是占了优势,但可惜的是他的经验都是从方起鹤手中得来的,从而导致了他对上床这件事有着深入骨髓的恐惧和抗拒。而白元芳与他相反,作为一个富二代虽然他洁身自好的程度堪称圈内翘楚,但也不是毫无经验的愣头青,而且最关键的是他几次419经历中最后双方都能各取所需非常满足。所以他在心里阴影面积这一面向上就远远胜于对方,也自然比狄仁杰更无所顾忌一点,也更知道怎么照顾好彼此的感受达成双赢局面。


而他在知道方起鹤的存在后更是心甘情愿地牺牲掉自己大部分快感,只求把他男友照顾得舒舒服服万无一失,至少在床上他绝对可以做到这个。


他这样无私的原因只有两个。


第一个很简单,他下面毕竟不是日抛也不可拆卸不可重装,实在是经不住狄仁杰劲道十足的一夜几踹。


第二个更简单,狄仁杰是他男朋友,是他目前为止遇到的最接近真爱的人。白元芳脑子笨见识也不广,他怎么也想不出会有人能不把自己的真爱捧手心里护着——尤其是这种零距离甚至负距离接触的时候。


所以他从来不觉得能在带给狄仁杰在这种事上带来那么大心理阴影面积的方起鹤对狄仁杰是真爱。

-------------------------------------------------




狄仁杰最开始的反抗就是在床上。


方起鹤的控制欲往往都是在那时会达到顶峰。在狄仁杰的印象里从第一次开始他们几乎就没有用过除了后背位之外的其他姿势。他每次都是被对方掀翻按倒在床上,比自己高的男人轻松就能压制住自己,然后那双一年四季都恒温的冰冷双手就会隔着衣服像逗猫一样抚过自己的后背,再绕到前面伸进衣摆或是解开扣子。


他以前几乎会一直默许对方的动作,但那时起他会开始躲闪推拒——然而他的推拒却从来不是拒绝。


他用力地弓起背想要掀翻身上的人是因为他想主动给对方一个吻而不是只有在方起鹤想要时才能接受他充满占有欲的啃咬,他扭着腰想要逃开那些不紧不慢在腰间抚摸的手指也只不过因为他想自己脱掉衣服而不是被对方饱含深意地脱去或更别有意味地留下特定的几件。


他说穿了只想要多一点的主控权而已,至少当时的他还图样图森破地认为以对方的智商他绝对能够理解自己的情趣和意图。


方起鹤确实可以理解,他也没有因为这种企图而生气,但是他不由分说地拒绝了狄仁杰对于主动权的索求,只是用更大的力度制住他。


他最喜欢用的方法就是按住身下人的后脖子,无论狄仁杰的挣扎有多么激烈他都只在那里发力,像是真的在对待一只乱挠乱抓的野猫一样,提住后脖子后它就不能再作祟只能乖乖听话。




---------------------------


白元芳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把狄仁杰轻轻推倒让他躺平——有时他还会因当时的地点而将一只手垫在对方的脑后,直到迫不得已手不够用时才会尽量轻柔地抽出拿衣物做替代品,毫不在意自己那因此被揉成一团的昂贵衬衫或者自己早已发麻的手指。


在放倒的过程中他总是挂上一脸傻笑看着那双睫毛纤长的眼睛,然后在狄仁杰终于绷不住要笑场的时候也倾身下去让他抓住自己的衣领索吻,并且时刻注意不要压到对方。


虽然白元芳比狄仁杰矮上一点,但他还是会担心自己练过武术的体魄还是可能会给男友带去压逼感——由此可见白少爷从来不知道自己天生自带的气场比白兔还无害,也由此可见白少爷的确可以心细如发,只要对象正确即可。


只有当狄仁杰开始不耐地扒起两人的衣服时白元芳才会慢慢把身体放下来。他贴着对方用鼻尖蹭着他敏感的耳朵,在感到肩膀被人轻推后才会凑回去为自己再讨一个吻。他会耐心而热情地舔着对方的嘴唇,也会试探着用舌尖扫过对方的上颚因那陡然抓紧自己的手指而有些些微的得意,他更会注意到彼此之间肺活量的差距,在把对方憋晕前及时断开这个吻,改用手指轻抹拿终于带了点颜色的薄唇。


白元芳这时很可能会笑得更灿烂点——他纵担心这会让自己看上去更傻,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嘴角和心情——然后在对方也充满笑意的温柔注视里开口。 


他总会说狄仁杰你这样真好看,然后一边应着对方“不是好看是帅,是英俊”的纠正一边转移阵地去亲吻抚摸别的地方。


白元芳在整个过程中从不会用手去扣住对方的后脖子,无论这个吻有多深,无论这个吻结束后他有多硬得发疼。 


TBC


——————————————————————


这章没写完!!!没写完!!!


然而今天太困了我明天继续QwQ
没错后面还有肉呢憋急QwQ
你们说后面的内容是直接接在这篇文章后面编辑呢还是新开一篇文章呢?
不过反正我会搞一个汇总贴的所以无论哪种感觉都差不多QwQ
啊我果然太困了开始胡言乱语了大家憋理我QwQ
我们明天继续~~~~
ps.为什么拿手机客户端写文每次换行时都会给我空那么多行,我调的好辛苦也好无用功的感觉QAQ


果然等我电脑好了还是重新都调整一遍吧!辛苦大家了!





















































评论(3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