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你是不是傻【白狄&方狄,架空】

完全就是被憋出来的QwQ实在是找不到狄受的肉于是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呜呜呜呜
本文唯一的目的就是花式艹狄侦探OwO
现代架空,我已经写不来古风了呜呜呜呜呜

有爱总受厨和all狄党的小伙伴的话,请来勾搭QwQ

正文: 

1.

“我帮你总结一下。”

“您讲。”

“你的前男友是个变态,现男友是个傻逼,小姑子是个脑残而她男朋友是个精分,而现在你作为一个不要脸的宅男觉得当你交友圈里唯一一个正常人实在累的慌,所以想请一个带薪长假卷铺盖跑路对不对?”

“白元芳蛮聪——总之他有智商的!”

“哦就算如此还是不能改变你两任男朋友之间在智商上的巨大落差啊。”

“不是领导……这跟我请假有什么关系么?”

狄仁杰看着他上司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觉得头痛得更厉害了。他一脸陪笑地拿过桌上装着凉白开的纸杯,趁机再看一眼自己医生开出的假条,确定上面写的是压力过大导致的心因性头痛,而不是他的人生故事小结。

武月空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唯二的手下小口小口地吸溜着杯子里的水,寻思着该怎么在准假前再好好压榨他一下。

当然,作为她有过的唯二两个优秀员工之一,狄仁杰表现得简直无可指摘。虽然只是来这里打个兼职,但他表现矜矜业业且智商明显超过公司内部平均水平——也就是保安冷面和保洁孔师傅,更何况由于他已经被白家小少爷包养所以对工资的低要求已经体贴到武总自己都快不好意思的地步了。这样价廉物美的中国好员工简直是每一个像武月空这样创业未半就花光预算的老板可遇而不可求的对象,自己如果把他逼上天台显然是毫不人道的,然而轻轻松松放他去休这个归期未知的长假也是毫不人道的——自从她曾经的优秀员工方起鹤,也就是她刚刚口中的变态,被李瑶撬走后她这律师事务所的运行难度便凭空增加了好几个等级,直到狄仁杰出现才得以好转。现在他一走,凭她自己的一己之力,保守估计三个月里公司就要崩逼。

所以现在看来,无论让他去留都和人道搭不上什么边儿,只不过前者是对狄仁杰,而后者是对自己。

武月空决定通情达理一次,在两者之间取一个折中。

于是狄仁杰在踏出这家事务所的门时包里装着这家公司能收到的所有项目案子,和武总给的五百块钱——没错,这就是他带薪休假中的“薪”部分。

站在门口的街角处等着白元芳的车来接他的狄侦探,心中的感想和即将过元旦三天假期的高三同学是一摸一样的。

这假,还他妈不如没有呢。

1. 完——————————————————————————2.

白元芳心情很好,这位公子哥儿暂时不愁吃喝,自己心心念念开的小事务所在他和合伙人的“努力”经营下也没有倒闭,而且现在他那合伙人兼男朋友也终于决定搬进他家了。

于是心情甚好的白少爷一路上不由载歌载舞,把他那辆小破车愣是开出了路虎的气势,直到狄仁杰揪着他头发让他减速别瞎变道时才稍微收敛了一点。

等他们终于站在白元芳公寓门口时狄仁杰的脸色还是没有从方才的晕车中好转,面色惨白的看上去有些都有些发青了,偶尔抬起的眼神里都是对他男朋友车技的满满怨恨。

白元芳对此毫无知觉,他正在努力试图在两手抱满狄仁杰行李的情况下掏自己钥匙开门,嘴角那丝傻笑和那哼得不成样子的小调从他接到狄仁杰后便再没断过。

于是狄仁杰看着他那无忧无虑的样子也终于放弃生气了,毕竟和白元芳处了这么久,也该知道和智障少年不宜置气,伤肝。

他叹了口气,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钥匙利索地开了门,然后两手空空地进了屋蜷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全然不担心另一个人是怎么把自己的大包小包整进屋的。

他也确实没啥好担心,上帝永远不会忘记给被不幸锁屋子里的人开扇窗,尽管有时候那可能只是一个气窗,但好歹也算是条另辟的蹊径。白元芳智商捉急,但他体育十项全能还曾是武术冠军,和他自己智慧超群但体弱多病的人设形成了鲜明对比。

看来上帝在开窗时还带顺便配个对拉个郎的,狄仁杰抱着胃翻了个身背朝外,有些心不在焉地胡思乱想着,不然他们这两个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人还真没啥可能能够和彼此相遇,更别提能有从同好处成同事再最终处成恋人这种质的飞跃的可能。

就在他快要因这种胡思乱想而昏昏欲睡的时候他身后的沙发明显陷下去了一块,然后一只手就那么没头没脑地摸了上来,在他的脸颊和额头上乱蹭。

“狄仁杰你没事吧?”年轻人直愣愣的声音在他的脑后响起,戴着不加掩饰的单纯的关心,“你是不是刚刚车上把脑袋又颠坏了?”

被那只乱抚的手弄烦的人猛地转身坐起,皱紧眉头一点也不客气地开始指摘:“白元芳你是不是傻?我从车上到进屋手都没离开过胃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头疼的?”

“不是,你不是最近老头疼吗我想——”

“你想什么呀想,头疼不也是被你和你妹害的?不是白元芳你说你那车怎么就那么破,都快把我颠吐了!”指责到了这地步听上去就总带上了点撒娇的感觉,配上挨骂之人一脸诚恳的歉疚这意味更是明显,整得一向脸皮厚过长城拐角的狄仁杰都有些绷不住了。他又用力揉了揉胃,再次开口时听上去更蛮不讲理,但玩笑意味也浓厚了许多。“帮我去倒杯热水来。”

白元芳于是颠颠地跑去厨房,不一会儿便端了个冒烟的杯子回来。出于对白家大公子生活常识的准确认知,狄仁杰在下嘴之前先仔仔细细地吹了一遍,才让这终于不那么像烫猪的茶水顺着自己的喉咙一路熨贴下去抚慰那饱经颠簸的胃。

身体舒适一点后脾气也自然好了起来,他把杯子放在沙发旁的茶几上,拉过白元芳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这几乎快成为他思考时的必备动作了,雷轰某个知识渊博的人格似乎在某次目睹后吐槽他是当代辜鸿铭,而狄仁杰则把这句评价当作对他学富五车的肯定因此欣然接受了,连带着把这个习惯也更加固化几分。

“白元芳你到底是不是富二代啊?让你爹给你买不好点的车呗?”

“不行,我爹怕我学坏,特意不给我钱让我不要炫富。”正在随便狄仁杰掰手指的家伙诚实地拒绝了,“就现在这车我还打算卖了过段时间当我们狄白事务所的紧急储备资金呢。”

对钱财有较大执念的狄仁杰在听完上半句就有些不快,连忙反驳:“你现在都跟我混了,离学坏道路已经有十万八千里了好伐!让你爹安心给你打钱吧我会好好监督你的!”

白元芳难得给了狄仁杰一个白眼,而后者则回他一个经典爹撅嘴表情以示不满。于是为了表达自己心中又感不甘又觉甚萌的复杂情绪,行动力超强的白公子头一歪就把自家侦探给亲了。

狄仁杰对对方的吻一向都没有什么防备,因为这哥们儿太会想一出是一出,随时随地都能把他按倒开亲。不过鉴于现在不在公众场合,而且和白元芳接吻一直都能让彼此感觉甚好,狄仁杰也就没有反对,从善如流地让他吻下去,后面甚至非常配合地倒在沙发上方便对方解开自己衬衫的扣子。

门铃声响起时白元芳已经把狄仁杰快要弄射了,当然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裤子还勉强挂在腰上但离被狄仁杰扒下也为时不远了。

“别理他…”白元芳在狄仁杰肩头按了一按把他重新按回沙发,随后在对方来得及起身之前就俯身压了上去咬咬他敏感的耳垂。

一向懂礼貌的狄仁杰此时也只能颤抖着深吸一口气,被迫同意白元芳的决定。

然而不管门外是送快递的还是送外卖的,都是一位非常执着的主儿,这每隔五秒钟就响一次的门铃最终还是完全破坏了二人的性致。狄仁杰把白元芳推到一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连衬衫都没拉好就气势如虹地走过去一把拉开了门。

“你到底什——”他同样气势如虹的一段话在看到门外的人后被生生噎了回去,坐在沙发上拉裤子的白元芳明显看到他后退了一步,于是也马上跑了过去。

下一秒他就差点把门砸在来者的脸上,然而为了避免扇到狄仁杰他还是选择回厨房拿菜刀——当然这种以身试法的举动还是被他理智尚存的男朋友制止了。

门口的人显然被表情僵硬的和暴躁跳脚的二位给逗笑了,他非常装逼地整了整自己的衣领,等着两人中的任何一人开口发问。

最终说话的还是狄仁杰,只不过他的问题更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方起鹤,你到底特么想干什么?”

他的变态装逼前男友肆无忌惮地扫视了一下狄仁杰衣冠不整的全身,回答时似乎为了增加他的装逼幅度还特意压低了声音。

“自然是干你啊,狄先生。”

2. 完——————————————————————————









评论(4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