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SASSY IS NEW SEXY【TOS MCKRIK】

简介: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舰长,寇克发现自己对一个喜好嘲讽毫无上下级观念的医官毫无意见——老实说,他甚至非常喜爱。

分级:PG……?拉灯党吧应该……

背景:TOS

作者语:文笔渣且十分短QUQ

正文:

“沙发还是卧室?”

麦考伊正背对吉姆鼓捣门锁,听到这话后他惊讶地笑了一声:“现在地面时间才下午一点吉姆,而且如果你脑功能正常的话那你应该记得你给我们放了整整三天的假。”

吉姆在他身后满房间的走着,似乎是在找一个放下行李的好地方,等到他两手空空地折回客厅后正对上那双带着些善意嘲讽的婴儿蓝眼睛。他吐出一口气,向前跨了几步消除了二人之间的距离,“如果你刚刚不那么说话的话或许我还能忍过一顿晚饭。”

“我刚刚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表现得像是吞了一瓶奥利安人的兴奋剂一样。”

那道眉毛不出他所料地抬起了,他的医官和大副都有种迷人的,喜欢用眉毛来表达讥笑的习惯,吉姆应该庆幸瓦肯人的不屑不会一样让他一下子性致勃勃,不然舰桥上面的尴尬场面会一下子多了一倍不止。他叹息着又凑近了点,充分利用自己体重超标——他至今相信这形势绝对没有麦考伊说得那么夸张——的优势把对方钉在门板上。他的医生对他翻了个白眼,但很明显也慢慢地有了兴趣。

“我是指你说话的方式老骨头,这种时刻都在挑衅的态度。”

“我知道我脾气不太好,但估计还没到每时每刻的地步。”

吉姆学着他的样子挑了挑眉,金色眼睛里全是愉悦的火花,“需要我背诵一下每次我进医务室时你的欢迎词么?‘噢吉姆我是医生不是见鬼的酒保,吉姆如果你的体重再不降下来下次估计只有母猩猩能被你迷得神魂颠倒了,吉姆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你的尖耳朵妖怪挂到墙上’……还有你和任何人争吵的时候。”

麦考伊在他的舰长模仿自己时无可抑制地被逗乐了,他任由吉姆的手环住他的腰在他的背后上下移动,笑着说:是不是我和你那尖耳朵妖怪的辩论时你就在一旁欲火焚身啊吉姆小子?”

“你绝对想象不到,老天这宇宙里还有比你更无视长官的医官了么?”

“肯定有,如果他有个和你一样会惹事生非的舰长,长官。”吉姆因为这声尊称勾起了嘴角,他身下稍为年长的男人正调侃地看着他,于是他收紧了拥抱直截了当地给了对方一个亲吻,而作为他的医生和爱人麦考伊显然对如何把他挑拨得更加兴奋得心应手。他抬起手臂搂住吉姆的脖子,在轻轻咬住他下唇的同时拇指摩挲着金色的发尾。

吉姆因此而享受地叹息了一声,然后他们各自后退了点结束了这个充满爱意的吻。依旧互相拥抱着,麦考伊摆出平时惯有的嘲讽微笑:“无视长官呃吉姆?需要以后给你更多关注么?”

“这,我敢肯定,绝对是故意的医官。”

“需要我改正么舰长?”

吉姆大笑着摇头,在麦考伊有些恼怒的惊呼下直接把他抱了起来——这绝对能用来说服他体重略微超标不是一无是处的。

“不不医官,请你保持着这张性感的臭脸,然后告诉我是沙发还是卧室。”

“卧室,你这个年轻的小混蛋。”

上完

吉姆把垫子从麦考伊腰下抽出后翻过身躺在他的那半床上,满足地叹了口气:“我得说刚刚实在太棒了。”

“我还得说我的腰快断了呢,”麦考伊没好气地抱怨,他扶着腰坐了起来靠在床头,顺便把吉姆勾上来的手扒开握在手里:“比你大七岁这点可不仅仅体现在阅历和沉稳上,下次如果还想在下午进行任何意义上的激烈运动,至少提前告诉我一声。”

“我会记住的老骨头。”

医生毫不信任地瞥了他一眼掀开了毯子,在行李箱里翻找着他们的衣物。他把吉姆的干净睡衣丢到它那正懒洋洋地躺着傻笑的主人身上说:“快去洗个澡,你现在在我眼睛里就是个大型的细菌培养皿。”

吉姆拿过衣服有些不情愿地坐了起来:“我总觉得你对耸人听闻情有独钟,不管是关于我的体重还是别的任何什么——要我扶你去浴室么?”

麦考伊挥了挥手谢绝了他的好意,“我用卧室里这个,你用楼上的那个。”

“为什么我要上一层楼?”

“因为你才是那个感觉很棒的年轻人——现在快去。”

吉姆目送他进了浴室,在对方关上门前大声提议:“洗完后再过来躺会儿如何?”麦考伊过于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吉姆得说他演得过于夸张了。

等到他把自己清理一新重新走进卧室后麦考伊已经在他那半边把自己安置妥当了,作为一艘星舰的医生他显然和他的大副和其他许多科学家一样把自己的工作当作了业余的兴趣爱好,即使在休假期间他也随身携带了许多医学资料。现在他把自己埋在毛茸茸的睡袍和毯子里舒舒服服地阅读着手里的PADD,眼睛因这些科学发现而兴奋地闪着光。吉姆和他一样半靠在床头并且无法抑制地凑上前去,他靠近了点把下巴搁在对方颈侧,双手也再度环上了对方,“我有没有说过你眼睛很漂亮?”

“至少一天七遍吉姆。”麦考伊微微笑了起来但没有移开视线,于是吉姆温柔地在他身后磨蹭了几下,提醒他自己想要的回应不仅仅是一个微笑。

他的老骨头终于妥协了,他放低了PADD转过头看向正面朝他半躺着的金发男人,那双被盛赞的蓝眼睛对上同样迷人的金眼睛,彼此都带着同等的爱意:“但还是谢谢你小子。”

他们像所有爱人都会做的那样给了对方一个吻,然后吉姆拿起床头柜的纸质书而老骨头继续研究手头的资料。卧室的窗帘紧紧拉着室内的灯光则有些过于温暖了,他们因此并没有读得全神贯注。老骨头会给对方看一两个令他惊叹的数据吉姆则会把正在读的句子念几句出来,或者他们中的一人会突然放下手里的东西有感而发地说些什么,接着两人就会分享一个毫不连贯但十分舒适的小对话。

大概过了地球时间四十分钟左右他们都开始感到昏昏欲睡,最后麦考伊先睡着了,吉姆在抽掉对方手里的东西将他放平躺下并给他盖好毯子后看了眼时钟,决定也躺五分钟后就去厨房找些吃的,只是他总是忘记躺在他的医生时五分钟往往会变成两小时。

所以当麦考伊醒来后室内还是一片昏暗,他眨了眨眼睛发现吉姆正带着观察的眼神看着他,看上去像个干了件令人发笑的恶作剧后的小男孩。

“几点了?”

“晚上六点半。”

麦考伊微微地打了个哈欠:“所以我们真的花了整整一个下午在床上,恭喜你的目的达到了。”

“我发现就连半睡不醒时你的嘲讽才能都有增无减。”

“很高兴你喜欢,现在老实告诉我,你是砸了邻居家的玻璃窗还是踢了人家的小狗?”

吉姆捂住心口演出一副受伤的表情,于是麦考伊轻车熟路地给了他一个讽刺的微笑——他的舰长真不应该把自己对他“招牌表情”的喜爱告诉他的,这简直太方便了。

果然他的吉姆小子立刻缴械投降了,“我想我把厨房里的食物复制机弄坏了,不过你必须相信我我只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老旧的牌子,而人类的求知欲望有时候实在太难克服了。”

“你把这里唯一的食物复制机给拆了?”

“我把它的遗体一样不落全放那儿了,你起床后或许可以去看看能不能给它一针。”

麦考伊的常识告诉他没有晚饭吃绝对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但他在回答时仍然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笑意:“见鬼吉姆,我是个医生,不是个修理工。”

“我充分意识到了,可现在你得听从你舰长的命令和他一起传送到厨房,完成拯救复制机和我们的晚饭的任务。”

“好吧我的舰长,但麻烦把你的医官先扶起来。”

“非常乐意麦考伊医生。”

下完

                                                                    —全篇完—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