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投胎学导论【西陆灵异AU】TBC

灵感来自微博上一位太太w然后我就动笔写了hhhhh
肯定ooc的,在万合系写手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正文:

一.

“哦嚯。”

陆小凤张开五指手心手背来回观察,不禁啧啧称奇:“透明度真的会调高好多啊?”

没有人回答他。他在另一个房里熟睡的室友依然熟睡,他身后的那蓬黑雾依然肃杀得可怕,连他养的鹦鹉都在安静地觉觉。

他自己扑在地上的尸体也特别显安详。

这可能是鸡哥这辈子第一次真·安静得人如其小名。这么一想,他身边的人应该也不会为他的离开而太难过了。

把四肢和垂到脸前的头发丝都研究了一遍后,陆小凤转身笑盈盈地同黑雾面对面,一点不像一个刚被吓嗝屁的人:“这位鬼哥,谢谢您解决了我一个长久以来的疑问。”

“但我还有几个悬而未决的疑问。”

“请问鬼哥,前一秒刚被自己吓死的人现在却在同一境界上正面对刚了,您是不是尴尬里还透着一丝害pia?”
“鬼哥,您刚刚的尖叫是因为人鬼语言不通,还是您天生一副破锣嗓子?”
“鬼哥,您这个雾氪了多少钱啊?我朋友都不太封建迷信有几个甚至很环保,现在给他们托梦让他们多烧点纸供我氪外观还来不来得及?”

“鬼哥,您这个人不开腔的时候真是沉稳、大气、显内涵,我打赌您肯定特别讨小姐姐鬼的喜欢。”

“鬼哥,我觉——”“——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黑雾的声音同它现在的气质一样,是连风都吹不散的缥缈和冰冷。陆小凤耸耸肩,饶有趣味地试着飘去房间的各个角落:“不是您把我的灵魂这么提纯抽离了一下吗?您不知道我接下来到底会去哪儿?”

“正常人的魂魄维持不了这么久,就会被强制送去投胎。你滞留人间,说明你有执念。”这把并不破锣的嗓音顿了顿,黑雾的聚散也突然凝滞了一秒,“和我一样。”

“噢,那我确实有执念。”陆小凤承认地很爽快也很平静,他放弃了更高难度动作的尝试,而是靠在飘在房顶日光灯的边上,双手抱胸打量扑在一堆稿纸里的自己。

他的侧脸看上去英俊沉稳,再点支兰州就是一个有故事的男同学。

“诶鬼哥!当鬼了能抽烟吗?”
“对不起。”

黑雾的道歉和他杀人时的手法一样果断,他的被害人头也没转地笑了一声:“现在道歉我还能还阳吗?”
“不能。”
“那我能以此为据上你们这儿的法庭告你吗?”
“我的行为不违背律例。”
“那鬼哥,您道歉有个几把用?”

“鬼哥”的解释也异样地坦诚——讲道理他的人设和普通会索命的鬼魂真的不太一样:“我从不杀心有挂牵之人,这次是我失误,所以我自然要道歉。”

“那你这么挑剔每个月指标能完成吗?”

“……总之你若有什么执念,我一定替你完成,送你安心上路。”
“我觉得我还没那么凉,还阳考虑考虑?”

黑雾沉默了一秒,据实以告:“不,你凉透了。”

“那我如果我说我现在最大的执念是还阳,你是不是也凉凉了?”
“………”

“骗你的啦,”陆小凤终于飘回雾身边,笑得有点没心没肺:“我的执念就是知道你的名字。”

“我们素昧平生,这不可能是你的执念。”话虽这么说,这团雾气还是突然四散开来,露出一个面色不善的白衣男子,“西门吹雪。”

“我叫陆小凤。敢问西门公子是哪朝的?”

突然的隐私问题让西门皱了皱眉。他本想一飘了之,但面前这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大眼睛小酒窝地笑起来竟然有些蜜汁好看,他就很有点犹豫——毕竟鬼界的居民大多长得各有特色,能做到五官齐全甚至英俊可爱的,西门这么多年来也就遇见这一个。

拯救审美的机会大概是ssr级别的掉落,好不容易捡到一个,西门决定多少善待一下。

于是尽管明知自己答得越多越甩不脱人家,他还是以他最大的耐心一口气解释了个全乎:“我算是冤魂厉鬼,不记得为人时发生的一切事情,只知道有人欠我一笔命债没有还。”

“那综合你面相再四舍五入一下的话………90后?”
“不是这么简单的。”
“有多难?”
“以后慢慢跟你解释。”

陆小凤惊讶地挑挑眉,他说话时那两抹小胡子和他的眉毛一样活跃:“以后?虽然你杀了我,但我不用你负责的——除非我日后发现我有了你的仔,那再另当别论。”

西门突然觉得喉咙梗得慌。

“我要替你完成你的执念,这是我的责任。在此之前,我不会弃你于不顾的。”

“西门大官人,这是你的表白么?”
“………”

“哇噻刚刚杀掉人家就向人家表白,我有点措手不及诶!”

陆小凤摸着自己的小胡子把话说得无比欠揍,嘴角一点若有若无的微笑简直在明示他想同人家干一架的迫切渴望。

当然,西门毕竟是一个涵养很好的鬼,他只是安安静静地飘在原地,试图用眼神把面前这位大兄弟再杀个十七八遍。

“你这几天好好回忆一下你的执念,等想起来了,我替你完成,送你上路,我们就两不相欠。”

小胡子新鬼挑挑眉,叹了口气摊摊手:“好吧,我其实早想起来我的执念了。”

“是什么?”
“我要写完一本教材。”

西门吹雪有些惊讶地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确实在桌上发现了很多纸稿,笔记本上也有半屏幕的字——这个陆小凤竟然是一个老师,他倒着实没能想到。

“什么领域?”
“专业性很强的领域,你帮的了忙么?”
“尽力而为。”

“这个领域非常边缘,目前几乎没有人研究过。我若完成了这本教材,那势必是前途无限。”陆小凤清了清嗓子,突然变得严肃又认真。
导致他人中道崩殂的罪魁祸首于是更加义无反顾。

“这确实会成为一个人的执念。告诉我教材的名字,我必竭力相助。”

“哦,大概叫《投胎学导论》吧。”

TBC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