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总之,先气沉丹田【陆花尬车一发】TBC

存货快没有了,接下来就不能保证这个速度了
在被吞文的边缘试探.jpg
我坚信这辆一步一熄火的车是不用外链的
以及,之前没有明说的一个设定:陆花两人到目前为止都是直男噢~
大家可以有奖竞猜一下花花的x知识大概是小学几年级~

正文:

二十六.

“原来这世上会有人,因为这类事丧命。”

“生命本就是很脆弱的事物,所以你和我才会如此热爱它。”

“也因此,我们现在已经迫在眉睫了。”花满楼翻身躺了下来,胸膛的起伏非常平稳。“有可能丧命和绝无生路,我选择在前者里谋求生机。陆小凤,我相信你也一样。”

陆小凤叹了一口气。他的手指终于不再僵硬,也开始脱起身上的衣服。

等到他们裸裎相对后,他也在里侧睡了下来,和花满楼并肩躺在一起。二人盖上了各自的那床被子,中间无比自然地留出了一条空隙,一切都像平日里的抵足而眠那般舒适。

毕竟谁都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二十七.

“花兄,以我之前的经验……光躺着是不行的。”
“陆兄说的有理。”
“那花兄以为,第一步应该做什么?”
“脱衣服……?”

“………………那第二步应该做什么?”
“陆兄,我一直以为这世间万物都自有牵连;越快明白其中相似之处,就可越早学会一门新技。”

“所以?”
“总之,先气沉丹田。”

二十八.

这显然是没用的。

二十九.

“花兄,你不如就当我是女子,再听我反应行事如何?”

“陆兄经验丰富,为何不当我为女子,再行此事?”

陆小凤看了一眼花满楼露在外面的手臂和胸膛,以及上面非常健美的肌肉。

“我…………想象不太出来。”

“那我也不行。”
“为何?”
“因为我瞎。”

陆小凤有些不解:“那不是正好?”
“我看不见,会伤了你。”
“会么?”

“陆兄想赌一把?”

三十.

陆兄不想。

三十一.

那就只剩一条路可走了。

三十二.

“花兄,得罪了。”陆小凤的左手从一层被子里探了出去,又潜入了另一层被子里。

“无妨。”

花满楼感到一些冰凉的手指在大腿上来回摸索,仿佛在找寻些什么。

他现在除了淡淡的紧张,也开始疑惑起来。

“陆小凤?”
“花满楼,你若是信得过我,便把腿分开些。”

他立刻分开了双腿,把自己紧要的部位毫无顾忌地向另一人敞开。

要知道,一个人活在黑暗里是其实也会很寂寞、很不安;如果没有陆小凤这样可以托付性命的好友,花满楼也不会是这样开心、这样安宁的花公子。

陆小凤非常感动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他心有灵犀的老友也伸手过去,两双手越过了彼此的身体紧紧握在了一起。

三十三.

超别扭。

三十四.

“我们为什么要握手?”
“难道我们的握手还需要理由么?”
“往常不需要。”
“但现在你想知道为什么。”
“没错。”

“因为在床上缠绵的时候,两个人的双手总是要紧握的。”
“这是你和你那些露水情缘的经验。”
“没错。”

“那在这样跨过彼此的身体握住彼此时,你的另一只手就会在被子底下做些不老实的事?”
“比如?”
“握住她的……命根?”
“………她们没有命根。”
“确实没有。”
“有的话,会很可怕。”

二人笑了笑。

陆小凤在笑声里动了动手指,花满楼却皱眉抽了口气。

三十五.

“陆小凤。”
“我听着。”

“你是要我绝后么?”

TBC

评论(25)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