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总之,先气沉丹田【陆花尬车一发】TBC

主要是觉得,挺多陆花车的开头都是下药,然后成品有的很很甜有的很虐有的很辣,那为什么没有很好笑的呢?
于是我就来挑战一下了。
是一个武林外传模式的尬车了,换言之,对话之中会蜜汁穿越w
这辆车里,有两个实习司机233333
可能会有花陆情节,有的话我会标tag的!
目标是一脚油门,一脚刹车,争取不要放外链hhhhhh

正文:

一.

床。

一张很不错的床,有柔软的绸被和床单,深吸口气还能闻到淡淡的熏香。

床上有人。

陆小凤和花满楼。

他们一人坐在床头,一人坐在床尾。两个人坐姿端正腰背笔挺,仿佛手边的不是锦被而是一卷草席。

草席也经常成为一些人的被子,一生中最后的一床被子。

可是这两床奢华的锦被,毕竟比草席暖和得太多、温馨得太多、无害得也太多。

它会成为这两位江湖名士的草席么?

有些人以为自己已经知道,可在此时此刻,其实并没有人知道。

因此,也没有人说话。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这两个人在四目相对又一言不发;这两个本该一遇上便是谈笑风生,言语间充满了友谊的欢乐和温暖、永远不会沉默的老朋友。

可现在,这世界上最安静的角落,一定就是这一个角落。

二.

茶几上的蜡烛噼啪响了一声。

陆小凤的喉结随之滚动了一下,他终于开口说话了。

“捺么死蟹一只了。”

三.

“港普通话好伐。”
“组撒?侬听伐懂啦?”
“侬各样子西伐愣腾额老挫弃额。”

四.

“好吧。”陆小凤切回普通话,“敢问花兄,上过床么?”

五.

“每晚都上。”
“一个人上?”
“有时也和陆兄抵足而眠。”
“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没错。”
“所以我们没上过床。”

花满楼沉默。

“陆兄这心思……有些高妙了。”

“我不和好朋友上床。”陆小凤勾勾嘴角,“那样我们的友谊会变质的。”

花满楼也微笑,他知道陆小凤有话没说完。

“而我认识的男人,都是我的好朋友。”

六.

“换言之,我没上过男人。花兄,你呢?”

七.

“………你也认识老刀把子、蓝胡子、霍天青,他们……不是你的朋友。”

这是花满楼最后的挣扎。

陆小凤于是原谅了他的不理性:“花兄,这个时候请先放过我夸张的比喻手法,直视一个更严峻的问题。”

“你说。”

“我们不能在两个时辰里掰弯自己,就要完。”

七.

“………弯这个说法其实——”

“花兄。”

“你说的没错。”

花满楼叹了口气,他是一个很少叹气的人,当一个人的生命里虽有缺憾却衣食无忧心境澄澈、更有亲朋挚友常伴左右时,这个人会很难有机会去叹气、抱怨。

尤其当他的亲朋挚友里有一位四条眉毛的年轻人时,他每天都不会过得太愁闷。

然而现在,这位四条眉毛的朋友自己却很愁闷。花满楼的叹息让他的两根眉毛紧紧皱起,夜让他另外两根眉毛显得无精打采。

尽管那声叹息里,并没有太多的愁苦沮丧。

“我方才又运功逼毒一次,没有任何效果。陆兄你呢?”

“唉……虽然我四条眉毛陆小凤向来是别人叫我做什么我就偏不做什么,可这次不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做的话,恐怕就真的要变成一只死鸡了。”

“那看来只能照办了。”

花满楼解开了自己的腰带。

“来吧,陆兄。”

八.

………………………

九.

“…………我还是想不明白!”

陆小凤拍床而起,在并不宽敞的房间里转着圈儿。

“若是要离间我二人让我们反目,那只把毒下在一人身上便好;若是要败坏我们的名声,自然有千万种更歹毒又有效的手段。现在把我们困在这里可又不闻不问,这实在是太不合常理。”

“这江湖里不合常理的事情,本身便很多。可他们到了最后,却又能找得出他们的道理。”

“哪怕这件事?”
“哪怕这件事。”
“那花兄觉得,这道理何时才能找到?”
“或许照办他们的要求,我们反而能得到答案。”

陆小凤停住了脚步,花满楼折好手里的腰带放到一边,弯下腰去脱自己的鞋袜。

“看来花兄和在下今天,是逃不过云雨一番了。”

“陆兄一直有所迟疑,想必心中有难过的关。”

“那花兄可就看错我了。我陆小鸡能无牵无挂活到现在,心里的关卡可要比旁人少得多。”

他说得没错,陆小凤是名彻江湖的浪子,一个浪子最早学会的就是抛开一切外物。如果一个浪子的心里背负了太多的情感、太多的责任和太多的牵挂,他不是安定下来成为一个有家的人,就会过得无比伤心、无比疲倦。

陆小凤有时候会伤心,因为他总是很多情。可好在他还有酒、有红颜、有朋友、有知己,所以他尽管伤心,却不会伤心好久。

最幸运的是,他早已不再贪求名声的显赫和无暇。若花满楼和自己的难处要用名声去解,陆小凤同意的速度会快过西门吹雪的剑;若这生路要用他们的友谊来换,那这份友谊在共度磨难后也只会变得更坚固。

他担心到现在的,其实只有一个问题。一个他早就想到、十分微小可又无比关键的问题。

陆小凤坐回了床边,按下了花满楼正在脱去外衣的手。

十.

“花兄,你知道如何和一个男人共赴巫山么?”

十一.

好问题。

十二.

“如果你知道的话,我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花满楼笑得非常冷静。

十三.

“花兄说得一点没错。”陆小凤点头称是。

十四.

“然而我不知道。”

十五.

“一点点都不知道。”

TBC

评论(27)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