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大佬,大佬【陆花陆点梗文,现代AU】TBC

上次参加@陆花搞事小分队 活动后被要求写的点梗文
点梗的@糖炒栗子 要求是:鸡哥女装,两人唱歌,然后陆搞搞花、花搞搞陆的开个互攻车

目前前两项,我勉强完成了,车的话……马上,马上就会有了!【沉默

正文:

01.
“我觉得……”
“请你直说。”
“还蛮……ojbk的。”
“你的表情有点扎心。”

“心还好,主要是扎眼睛。”司空摘星努力把目光从陆小凤的腿上移开。
“不过说句实话,如果你肯把腿毛和唇毛刮一下,再请b612帮你免费整容,应该是可以骗过一部分直男的。”

陆小凤豪气干云地抬左脚踩椅子,撩了把自己的黑长直:“为什么我雅致的胡须被你讲得如此猥琐。”
“还记得那次被路边剧组拉去演鬼子的事故么。”
“偏题了星星,麻烦你再用你的专业技能拯救一下这只可怜的单身鸡。”

“我平时都是帮一线大花化妆的,一般不用挑战你这个难度……”知名妆造师叹口气,看在多年情义上打开了自己的化妆箱,“行了,至少你眼睛好看,还有点救——胡子和丝袜,你选一个。”
“一定要穿丝袜么?太姐妹了吧?”
“你他娘的摸着你的红色露背小礼服裙说话!”

陆小凤乖乖地拿过黑色的网格丝袜,非常费劲地往腿上拉扯。司空摘星在一旁看得毛骨悚然,一向和对方脑波相接的他这回完全无法get到鸡哥这种折磨世人审美的用意所在。

所以花满楼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在回国的第一天就面对这种车祸现场。

在替这位女装大佬贴假睫毛时,他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这算是你对花满楼的报复吗?”
“嗯?没懂?”
“就,你暗恋十三载未果后因爱生恨,决定用这种自损一亿脸都不要的方式辣瞎他的双眼什么的。”

陆小凤的睫毛因为化妆胶的触感而疯狂扑扇,好不容易睁开后一双本就很大的眼睛在眼妆的加成下更显得明亮真诚。

“理性讨论一下……”
“你说。”
“小七他,本来不就是瞎的么?”

盲生,你的华点错了。

02.
陆小凤确实是错了。不仅重点错了,而且连基本事实都错了。

花满楼出国前确实基本看不见东西,但他去美国也不是去陶冶情操增长见识的。
回国的花满楼已经不是曾经的花满楼了,他现在心明眼亮,连镜片度数都只有1000度。

这对他的意义不亚于重获新生,花家老七非常急切地想将这种喜悦之情与他阔别多年的好友分享。所以在陆小凤提出要在ktv聚一聚的时候,他都宽容地罔顾朱停的哀嚎表示同意——毕竟不像以前,现在耳朵聋了可还有眼睛呢。

但是花满楼忘了,陆小凤在赶尽杀绝这件事上一直分外有毅力。

他好不容易可见天日的眼睛是用来看星星玫瑰和心上人的,不是用来看鸡哥穿红裙小高跟还不刮胡子的。

而红裙妙龄少男还拿着话筒全情投入地唱硬核摇滚。

四舍五入,这等行径基本等于蓄意谋杀了。

03.
在隔壁包厢报警前花博士摸到机器旁按了暂停,陆小凤憋了许久的笑也终于随着音乐的戛然而止而突然爆发。

花满楼想要严肃认真地问一下他脑子是否有恙,但还是敌不过这笑声的传染力,一点点地跟着笑了起来。

“小七,我这是舍身忘己地给你知乎提供新素材啊。”
“有一个女装大佬的发小是什么体验么?”
“真的这么大佬?我膨胀了。”
“陆牡丹老师,你冷静一下就会想起来一件事。”
“什么事?”
“你胡子没刮。”

“我故意的。”小凤凰挺直背脊无比自豪,“剃了胡子我就太母了,拒绝。”

…………?

“鸡哥你脱了裙子再说话。”
“好啊。”

陆小凤突然丢开话筒转过半个身子,化了妆的脸在半暗的灯光下还真有种诡异的美——哪怕带着那两撇胡子。
花满楼有些懵地看回去,再迟钝的人都能觉出气氛的陡然升变,更何况是他这位专业级装傻选手。

“怎么了……?”
“我有些话想说。”
“我听着。”
“但我说不出口。”
“那就唱出来。”

陆小凤睁大了眼,花满楼想一巴掌糊自己嘴上。

不是,没有,开个玩笑,自己人。

人家唱歌要命,鸡哥开嗓……那是生不如死。

04.
而且,就严肃不起来了。

05.
这个时刻会在对噪音污染的自嘲和调侃中悄然而逝,就如同他们两人之间无数个没有下文的对话、被打断的注视和心照不宣的打岔一样,被堆叠在房间里的那头大象背上。

人生珍贵,上过手术台的人对此更有体会。他这一次回国不是为了解决任何未完待续的问题,也不是为了继续原地踏步毫无进展。
花满楼有一份新的工作要做,有一个独居的新公寓需要装修,这些都是进步。在陆小凤方面,他也想寻求一个进步。

至少这次,得把大象的不透明率调到最高吧。

06.
所以他赶在对方抄话筒前抢过了麦,很认真地开口:“凤凰,我想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小凤凰没有立刻回答,他搓着自己的裙边低头沉思了好一会儿,才投降似地长叹一口气。
“也对,你回国,我们重聚,是一个直面真相的好时机。”

“小七,你会喜欢喜欢你你也可能有点喜欢但是却很可能不会喜欢也没想过要喜欢的人么?”

…………pardon?

上一次看到这么复杂的句式,还是在本科生的课程论文里呢。

不过好歹是帮导师分忧解难过的好学生,花博士没用几秒就理清了结构get了意思,于是也就笑得很笃定。
“你喜欢我?”
“…………对,概括得非常完美了。”陆小凤揪假发发梢的力度暗示了他的自我延边。

“明白了。”花满楼的笑还是很花满楼,但是他的心却在扑通扑通地跳,“这句话,你想说很久了吧?”

“十三年了。”

“……我当时才16岁。”
“我早发育,尤其是下面的脑子,发育得特别快。”
“………我甚至都不太能判断这句话说得犯不犯法。”

两人都有些发愣,当“很久”被落实成一个具体的年份,当事人们都会突然惊觉它的漫长。陆小凤在昏暗的灯光里看那些握住话筒的修长手指,意识到自己还真就不折不挠地喜欢了这么久。

这本身就已经是件绝望又美好的事情了。

而花满楼则收紧了他好看的手指,仿佛在下一个说出口就不后悔的决心。

“没事,挺好的,陆小凤,既然我也喜欢你。”
他说出口了,还带了扩音。这句温柔的回应在包厢里荡气回肠余音绕梁久久不能散去。

07.
………………………
这他妈不就有点十分尴尬了。

08.
“哈哈哈哈哈天哪噜也太巧惹!”陆小凤把自己也怼到话筒跟前,笑声字正腔圆地也回荡起来。

09.
………………………………………………………………………

10.
更尬了。

TBC

评论(1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