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十五岁【陆花/花陆,高中生& life is strange AU】TBC

两人见面惹!!

三.

课上打了个盹儿醒来发现自己有超能力了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还能他妈的怎么办,粉笔都递到手里了。


陆小凤虽然理科全废但基本能过目不忘,十几分钟前做过的题让他再写一遍绝对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回老师的多云转晴伴随着下课铃一起响起,他把粉笔往地上一丢就冲了出去。

然后在走廊口卡带了三分钟。

陆小凤知道自己肯定不能找老金,他班主任人虽好但办事磨叽,光是盘问来龙去脉本周近况就能耗掉三节课。

也不能直接去厕所堵人,太像个煞笔而且肯定会和霍天青打起来。对方急起来就是一刀,万一新仇旧恨算总账再多来几下,自己这八字没一撇的新能力绝对挡不牢。

直接去他六班找人,那和上一题差的就是个扑街地点。

总而言之,得想个办法把刀搞走,这样好歹闹不出人命。

身后三班的同学陆陆续续地走了出来,几个认识的还亲切友好地打了招呼叮嘱他一句好狗不挡路。陆小凤侧了身靠在墙上,低头对着瓷砖发呆。

和他们班一起上的那节体育课,是上午哪节来着?

四选一要是这么简单能蒙对,他小凤凰也不至于每次数学都挂成狗。

第四次他面前的六班终于门户大开空无一人,而陆小凤也终于对新技能开始驾轻就熟:其实也不难,就是瞪大眼使劲想,然后就会眼睛发烫视野发红耳朵幻听,再恢复正常的时候就已经大功告成了。

简单得连科幻片都不敢这么敷衍。

体育课上溜号虽然方便,但也不能逗留太久,不然下课前集合的时候分分钟被发现。陆小凤动作极快地翻起霍天青的桌肚和书包,留出一只耳朵听着窗外操场的动静。

好在这次运气总算好了很多,他把水果刀从两本书的夹层中抽了出来又小心翼翼地跑回自己班里藏好,才终于能松下口气,若无其事地下楼加入满场撒欢的朋友们。

接下来的半天陆小凤过得警醒又疲倦,之前被插蜡烛时总妄想能预知数理化课上的习题,也不至于废到如此万众瞩目;但事实证明,技能点没点上就是没点上,同样的内容听上再多遍,该不会做的基本上还是不太会做。

尤其是心里掐着点挂着事的时候,更是一错一个准。

和上一遍的今天下午相比,陆小凤唯一优秀的地方就是在物理课上安静如鸡,让他们的物理老师能保持完美笑颜按时下课。

然后他便踩着下课铃,揣了一把刀朝厕所冲去。


半道里他就赶上了一脸焦虑的霍天青,在拐角处一个激情碰瓷就把刀落了出来。


霍同学脸色煞白地推开陆小凤想要走人,后者作为剧社的台柱子就地开演,把围观的同学们吓得直接恭送二人去办公室,战战兢兢地表示他俩中有一人持械来校八成是要反社会。

六班班主任这节有课,于是只好轮到金九龄观摩两个班的杠把子声泪俱下的表演。

陆小凤据理力争,霍天青动之以情,两个戏精都打死不承认这把刀是自己的,并坚持对方在栽赃陷害。

别的老师揣着卷子作业和保温杯都凑过来看起了热闹,老金端着个紫砂杯也越来越头疼。带刀上课这事可大可小,从不小心扫进包里到蓄意想造成惨案,一句话没说对就直接从写检讨跃升至早报头条。

好在认死理的那位班主任不在,护犊子的班主任倒听得一脸严肃认真。于是等到两位都口干舌燥地词穷之后,金九龄果断拍板:小刀没收,两人放学留堂写检查去。


陆小凤五百字。
霍天青五千。


这就是为啥他小凤凰总愿意买老金一个面子,不给他搞出个什么大新闻。

别的老师并没有这个待遇——可以说他和老金之间真的非常君子了。

交掉检查后已经将近六点,陆小凤这一天在精神上其实已经过了二十多个小时。心累外加眼睛疼,回家的路上就开始疯狂走神,满脑子都是家里那张舒适的床。


事实证明疲劳开车就是容易翻,开的是辆二八大杠也一样。


下坡的时候陆小凤手刹一个没捏住,小破车就解放天性地向下猛冲,轮胎卡进水沟前还刮倒了一个人。

老司机在地上趴了一会儿思考着跑路逃逸的成功率,但是右脚踝的剧痛给这个想法泼了盆冷水。他有些踉跄地站起来,一转身却愣在了原地。

厕所里那个男孩的背影,他完全不认识;可是他转过身,陆小凤就能一秒叫出他的名字。

“小七?”
“凤凰?”

哪怕他长高了不少,哪怕他留长了刘海,哪怕他不再戴眼镜也不再眼中有光,哪怕他把校服穿得像个混混。

他们总会一秒叫出对方的名字。


“花满楼,你回来了?”
“陆小凤………你裆线开了。”

TBC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