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风光大葬【楚陆民国AU】(可能就没有后续了

今晚自娱自乐写的一个段子,题目也是凭感觉瞎取的

小开楚留香/牛郎陆小鸡

吴语写作注意!

—————————————————————————————
魔都风月,十里洋场。一到夜里便是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大半个中国的炮火都穿不过来。

头面人物们最欢喜这里,流氓阿三也欢喜。陆小凤两边都挨不上,两边又都能沾一记。伊卖相好,嘴巴甜,这两天很讨上官家小姐的欢心。

这位大小姐也是上过好几期月报封面的狠角色,这趟倒真是被吃牢了,每天晚上去百乐门白相都将伊牢牢地挎在臂弯里,还要最势利眼的霍经理叫伊作陆老板。

只是陆小凤是较关看不上人家的。

伊当初刚从十六铺码头爬上来就碰着好运气,在花家别墅做了好几年活计。花家一直对下人关照,如今老东家要有这样一位七少奶奶,陆小凤心底是一直不太适意的。但伊是上海滩里最当红一只小凤凰,女人饭吃到现在,戏要演得比电影演员好。所以陪得反倒更加体贴,将伊哄得更加轻骨头,还能揩到较关油水。

像今朝晚上伊本来是要做点水上生意的,结果临出门电话铃一响,大小姐娇滴滴把命一催,陆小凤只好脱掉一身工人行头急吼吼朝戈登路去。

辰光紧是紧的,但伊黄包车竟然还比小轿车要快一些。陆小凤多给了几张钞票,轻轻巧巧跳下车,靠牢门口柱子开始等大小姐。

一根登喜路还没抽好,门口已经有蛮多人开始进进出出了。

陆小凤今晚打扮得较关登洋:头发油光水亮梳到后头,西装大衣挺刮干净,脖子上还围一条羊绒围巾。伊手上戴了副黑色皮手套,夹了根香烟派头浓得不得了,路过的太太小姐统统冲伊笑眯眯。

小凤凰名声在外,伊也就不搭架子,大大方方招呼回去。伊两撇小胡子修得候分恪数,笑起来也会跟了一翘一翘。女人们于是更加活络,不管身边男人的白眼,就要一道拉过去讲讲闲话。

不过男人是不太喜欢伊的。不仅不喜欢,还有看不上眼的心思,背地里有嘴巴不清爽的也会传伊吃软饭的事体。陆小凤听到不大会光火,毕竟伊拉讲的再难听到底也是没瞎讲——最多只能说伊拉看不来山水,想不着万一伊真的不开心了,自己在上海滩的日子肯定也不会太适意。

所以真的也没看见男人过来打招呼,伊拉都不情不愿地和女伴拉拉扯扯进门去,旁人看了眼里就会觉得邪气好白相。陆小凤惬惬意意继续抽香烟,面孔上笑总归是一直在笑的。

这种滑稽戏伊看了一刻钟,随后肩膀就被人拍了拍。小凤凰把烟叼到嘴里,以为是大小姐终于姗姗来迟。结果转过身,看到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花家五少爷穿了一身白西装,面料灵额没闲话讲。伊嘴巴里也叼着根没点起来的万宝路,笃悠悠地盯牢人家。

陆小凤脸色反而难得变了几变,整个人定洋洋的,一句寒暄也讲不出来。

最后还是楚先生先说的话。

伊往前跨了一步到小凤凰跟前,一只手捏住人家的胳膊不让他跑开,脸就这么凑了上去。

“陆老板,麻烦侬借个火好伐?”

两支烟头在风头里碰着一道,一个人开始盯伊脚边香烟壳子横看竖看;另一个人倒从斜兜里打量人家,这眼色跟舞厅里小开撩舞女的眼色,没一点点两样。

TBC………?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