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论助攻的多样性【夏乐现代AU】END

之前写给@西風 的生贺,随便取了个名字丢上来存个档w
涉及设定:现代AU,某种意义上的逆师徒,其余更多的请看文
涉及西皮:夏乐&一点点阮羽暗示w至于有没有沈谢,心证了w
小甜饼一发end~您看了高兴我就高兴~

正文:
1.
“这样是不可以的哦。”
“可以的……!”
“不行的。”
“可是——”
“谢衣小朋友,你为什么会觉得把灯泡拆下来给爸爸是一个好礼物呢?”
小朋友抬起头看向他老师,认认真真地回答:“因为我在家里拧灯泡的话,爸爸都会表扬我的!”
这什么爹啊?
夏夷则头疼地看着一桌大小各异的灯泡,终于意识到为什么所有同事在欢迎他入职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要小心中班二班的谢衣小朋友。
对于第一天当幼儿园老师的自己而言,面前这个长得又可爱又乖巧的小孩子,可以说是level hell了。
夏老师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第一个加班的内容居然会是装灯泡——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么多灯泡是从哪里拆下来的。
“夏老师……我是不是犯错误了……”
小朋友发现幼儿园里的动静逐渐安静下来,而他却还得坐在新老师的办公室里干等,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被留堂的事实,开始熟练地装乖。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下次不会了!”
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向很容易让人心软,夏夷则的强硬外表在这种视线的攻击下也自然无法多支撑一秒。他叹了口气暂时放下手里的灯泡,在谢衣坐着的椅子面前蹲了下来:“能告诉老师,你爸爸是怎么表扬你的嘛?”
“他说我真厉害!”
确实挺厉害的,这一桌里唯一能确定来源的是从大厅最高的那盏顶灯上摘下来的。夏老师相信自己如果目击了现场可能会当场表演一个心肌梗塞。
“嗯……老师知道谢衣很聪明,但是幼儿园里的灯都很高,你去摘的话会有危险。下次不能这么做了知道吗?”
“可是这是送给爸——”
“没有任何理由,不行就是不行哦。”
小男孩瑟缩了一下用力猛点头,眼泪却开始在眼眶里疯狂打转。
果然自己长得太严肃了——并没有发火却把全园最熊的孩子吓哭的年轻幼师默默扶额,又一次质疑起自己这一次的职业选择。
2.
“小祖宗诶!!你又干了啥好事儿啊??!”办公室的门被风风火火地推开,生生打断了夏老师刚组织好语言的道歉。
冲进来的是个墨镜都挡不住帅气的年轻人,谢衣扭头一看到他就跳下椅子扑了过去,口里“爸爸”“爸爸”地叫着不算酝酿许久的眼泪也终于掉了下来。
而默默站在一边的夏老师,已经比较悲观地在开始替下一份求职简历打底稿了。
“朋友,你都会装哭了??”
“啊……?”夏夷则疑惑地应了一声才发现小帅哥询问的对象并不是自己。
而方才委屈得不得了的小谢衣,现在又一秒笑得像一个没心没肺的小太阳:“爸爸生日快乐!”
“同喜同喜——诶桌上灯泡是你拆的吗?”
“给你的生日礼物!”
“???谢衣你怎么这么厉害……”
小男孩蹦蹦跳跳地转过来对老师指指形神都很ORZ的爹:“看!老师我没有说谎!”
……这孩子以后大概九成九是个理科生吧。
夏夷则一肚子的吐槽碍于身份不适合说出来,他清清嗓子示意这屋里还有一个人,毕竟让学生家长这样跪在办公室里只会加速他的离职。
“您是谢衣小朋友的父亲?”
“您好您好!”年轻的爸爸赶快起身,几步走过来一边握手一边熟练地说着惯口。
3.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家谢衣给您添麻烦了您合计一下损失我回头就找——夷则???”
4.
“………你是——”
“乐无异,我乐无异啊!”年轻人比划了两下后一把拉掉自己的墨镜,一双英俊的眼睛里全是发着光的热切,“这才过去没多久啊你别说不记——”
“小叶子。”
以前的夏夷则从来不会用这个阿阮起的小名,但现在这三个字被他带着一点笑意和惊喜念了出来,竟然一点都不显得幼稚:“你回国了?”
“都回来好几年了!”乐无异把一脸好奇的谢衣拉到身边,兴奋地将同样蜜汁兴高采烈的小孩揉成鸟窝头,“我说夷则,在国外的时候你从不回我们邮件,我回国这么久也没见着你人影,你这不讲义气的是不是真把我给忘了啊!”
“怎么会啊,你说笑了。”夏老师都不用看对方皱起来的脸,就知道自己这回应再配上脸上那强笑绝壁是要多尬有多尬。
不过讲道理,猝不及防重逢人生第一个暗恋对象,他怎么可能会不尬。
当然他也不可能忘记这个每天晚上都在自己梦里笑得像个傻子一样的富二代。
然而在梦里晃悠是一回事,这口无忧无虑的大白牙隔了这么多年又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又是另一回事。夏夷则的理智刚刚够用来支撑一下表面的淡定,至于胸口那头疯狂拿头哐哐撞大墙的老鹿,他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怎么还是和以前一样严肃啊,怪不得连我儿子都会被你吓哭。”罪魁祸首此刻倒是坦荡荡,假装嫌弃地做了个鬼脸可唇角的笑意让他看上去和十八岁时的模样没有任何区别。
“……抱歉。”
“怎么了突然又这么高冷?”归国富二代看着老朋友突然又有点紧绷的脸色条件反射地反省自己有没有说错话。但是方才的寒暄一没涉及到他爹二没涉及到他妹妹,怎么看都安全无害,他也只好把这当作是对方的又一波蜜汁傲娇,“今天这么碰巧终于让我找到你了,必须要好好聚一聚!怎么样你是不是快下班了?”
夏夷则抿着嘴唇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内心两个不同的声音叽叽喳喳吵了几秒后其中一个被一拳放倒,于是脑内就只被一个念头填得满满当当。
“好啊,”他觉得自己的答应干脆到有点壮士断腕,“我知道前一条街流月小学旁有一家不错的餐厅,正好我也得去接一下孩子。就去那里吧,我请客。”
“接……接孩子?”
乐无异那一脸的惊讶和犹疑让夏老师蜜汁有几分颇具罪恶感的暗爽。
“是啊,我家的孩子。”
5.
乐无异第二十三次张望着脑袋去看谢衣的时候,夏老师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放心吧,沈夜不会欺负你儿子的。”
“不不不这完全不是我担心的问题。”
“你儿子也不会欺负阿夜的,这样说总行了吧?”
“那确实是不会,我比较担心的是这顿饭吃完我得赔店家多少钱。”年轻的父亲终于把目光收了回来,忧心忡忡地喝了口茶后又打开钱包数了数里面的卡。
这样瞻前顾后甚至会计较开支的乐乐实在是和记忆里那个花钱用撒的傻富帅大相径庭,夏夷则觉得新鲜的同时内心自然也有点感慨,毕竟当了爹的人就是不一样。
想到这一层后,这点感慨里又掺了点遗憾后悔的不是滋味。
他开口调侃的时候努力把这层酸涩压了点下去,不太想给人家徒增烦恼:“什么时候乐少也要担心钱的事儿了?”
“别提了,收养谢衣后我爹妈就以此为契机把我赶出去叫我自力更生,说什么是时候体会一下为人父母的责任了连生活费都给我断了。”
“收养?”
“是啊,我一个男人又没法孤雄繁殖,再说了如果是亲生的话他能姓谢嘛?”
夏老师赶快低头按了几下催单的服务铃,生怕心口陡然升起的那把火一下没搂住直接烧到了脸上。
然而等到他若无其事地再抬起头时,就发现乐无异那双闪闪发光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夷则,我们有几年没见面了?”
“快五六年了吧。”
“被你这么一说,感觉也没有很久。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刚刚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好像我们之间已经阔别了快十几年了。”
“在你眼里,我老了这么多吗?”
“不是老了很多,是变了很多。我真的是做梦都想不到你会做这行,”曾经的警校同窗转着瓷杯疑惑得很认真,“要是被闻人和你妹妹知道了,她们肯定以为是我在扯淡。”
“……阿阮和闻人……还好吧?”
“挺好的,那边的医疗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阿阮早就生龙活虎得比我还能蹦跶了。”
“那段日子辛苦你了。”
“闻人可比我累多了——对了,她们俩下个月就要领证了,这回你再不去的话,阿阮可就真的生气了。”
上菜的服务员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乐无异开始在对面拿着个小碗替谢衣挑点不太油腻的菜。沈夜的年龄却已经不需要这种待遇了,于是在这段静默的时间里夏夷则就一直盯着自己面前的干锅花菜发呆。
他对这件事情总觉得有点恍惚。闻人以前是个好警察,现在肯定也是个好女友,所以不存在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辛酸感。思来想去,这种情绪只可能来源于回忆的凶猛反扑。
曾经的夏警官、现在的夏老师、最初的夏同学一直很清楚地记得,在自己妹妹对着自己搭档发去的短信能发半天呆的那段日子里,他那双眼睛里装得下的也只有他的好室友。
所以只暗恋不表白就会是这种下场,夷则想来想去都有点悔不当初。
“诶夷则,其实我这两天被她俩搞得也一直在想以前的事情。”
乐无异用一句话把对方的神游物外拽了回来。夏老师拿起筷子给自己夹了一筷鸡肉,眼神总体来说还是维持了夏夷则式的高冷。
“想什么?挂了你三次的体能老师?”
“并没有那个是属于噩梦范畴的请你不要再提起了——我想的是你。”
“当然,也想了很多其他的事情,但主要还是你。”
6.
卧槽???
7.
夏夷则觉得自己要么是聋了,要么就是疯了。
8.
乐无异盛满一碗汤,他拿着勺子慢慢地搅拌碗里的食材,看向夏老师的眼睛还是又亮又坦荡,所有的心意突然就一览无余。
9.
卧槽。
10.
“想我什么?”再三告诫自己面前这个人最擅长无意撩这次千万不能重蹈当年的覆辙,可是再开口的时候夏夷则声音里的颤还是一分未减。
不知道是不是听出了这份压都压不下去的期待,乐乐突然也有点不太自然地低头咕咚喝汤,半碗汤下了肚他才像是突然被梁静茹给了勇气那样一个猛抬头,目光炯炯有神得不同寻常:“主要是在想,我当初真的有那么那么喜欢你。”
11.
夏老师手里的筷子掉到了地上。
12.
尽管在顺从内心的冲动把这句表白说出口之前,乐无异对于高冷前室友的各种反应都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是在夏夷则终于回应的时候他也已经差点就拎着谢衣跑路了。
“只是当初吗?”
算上语气词,一共五个字。可是配上夷则突然绽开的笑意,乐无异觉得自己仿佛被五个亿砸中了脑袋。
13.
玩饿了的谢衣牵着新认识的哥哥来吃饭的时候,发现他爸爸正在餐桌旁对着夏老师笑得像朵花,而自己的老师脸上竟然也罕见地挂着一个浅笑。
谢小朋友爬上乐无异膝盖的时候还在觉得奇怪,他想不出来一向严肃的老师为什么会变得这么不可怕。小男孩坐在年轻人怀里又抬头看了看他,张口吃下喂到嘴边的第一口菜后,觉得一定是因为自己爸爸的缘故。
毕竟在他的世界观里,所有人都会喜欢上这样大笑着的爸爸的。
14.
而作为一个已经十岁的大孩子沈夜,他的思路则要清晰得多。
大一点的小朋友端起了碗,把两个大人和那个听话又可爱的小弟弟都打量一遍后一本正经地开口打招呼。
“乐叔叔好,我和小曦都不是夏叔叔亲生的。他现在还是一个人,你可以放心嫁给他的。”
15.
“夷则,夷则你等我先喂完谢衣!然后我们就回幼儿园!我一定要给沈夜好好证明一下我的男友力!!!”
“去幼儿园展示什么男友力?”
“装灯泡!!”
16.
等到三十五个灯泡全部归位后,谢衣已经在小哥哥身上睡了两觉了。
回家的路上乐无异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儿子身上,又把小孩子紧紧抱在怀里生怕吹了晚风着凉。
犯困的谢衣终于表里如一地乖巧起来,小小的手指揪住爸爸的领子,让身心俱疲的乐乐自欺欺人地享受了一会儿自家孩子是个小天使的短暂假象。
17.
“爸爸,你喜欢我送的礼物吗?”
“喜欢,但爸爸更喜欢灯泡长在灯上的样子。”
“那明年我把灯也拆下来一起送给爸爸!”
“……嗯我觉得吧……你明年其实可以送一点呃……呃自己做的东西!你说对不对!”
“嗯……我本来今年就想送自己做的,是一个小兔子,但是我没刻完……”
“那明天早上爸爸陪你一起刻好不好?”
“好~”
“而且啊,谢衣今天已经给爸爸一个最好最好的礼物了。”
“是灯泡吗?”
“不是!”
“那,那是什么呀?”
“你让爸爸遇到了一个好久没见的人呀。”
“是夏老师吗?”
“对~真聪明。”
“我觉得夏老师很喜欢爸爸的!”
“你也这么觉得对吧!”
“是!因为夏老师看到爸爸就笑了,他平时看到我们都不笑的。”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夏老师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哦,再过几个礼拜,他肯定也会对你笑的。”
“那爸爸亲夏老师,是因为他会对你笑吗?”
“……娃儿啊你又扒房门上了?”
“是门自己开了的!沈夜哥哥绝对没有拧过把手!”
“……好吧,那个……爸爸那啥,亲、亲夏老师,是因为我喜欢他嘛。”
“噢~所以沈夜哥哥也喜欢我呀!”
“对~”
18.
“……………嗯等等????”
“小祖宗你再说一遍???!!!”
END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