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关家人(上)【关周】TBC

白开水小甜饼一块w

时间线当然是在213一案尘埃落定之后了

p.s.我知道津港的原型是天津,但是蜜汁想写一个看雪的南方人周队www

有一点兄弟亲情w

写一大半了才发现他们父母是合葬在津港,你们就无视文中的这个bug吧2333【被打

预告一下,(下)是一辆白开水车,请不要太期待w

正文:

“嘿别说,还真下雪了!关啊你老家真是名不虚传!”刚从飞机上下来周巡就很惊喜地四处张望了一圈,被老关提前按在头上的帽子像是和羽绒服自带的那圈儿毛边绒到了一处,不用远看都让人觉得他毛茸茸的。

关宏峰跟在他身侧想分给他一个行李包,但看到后者还在对着天空飘落的零星雪花一脸傻乐还是收回了手给自己徒弟难得当次小跟班。他看着拿手接了好几片雪花抓紧端详的周巡想起了之前让小周乐得前合后仰的一句话:南方人看雪,北方人看看雪的南方人。

别说现在小朋友总结得还挺到位——关宏峰的视线跟着一粒雪片融化在对象卷翘的眼睫上,心里也无端化了一点——这人可不就是比雪好看多了。

等出了机场坐上宏宇来接他们的车后,周巡的新鲜劲儿才总算过去了点。他主动请缨坐到后座陪刚睡醒的饕餮玩。三岁的小孩子精力最为旺盛,一路上叽叽喳喳爬上爬下什么东西都要指给这位叔叔看。也难得周大队长这个炸药桶在孩子面前无比耐心,连宝贝刘海被双小手拽得凌乱都毫不在意,只哈哈大笑地把这小东西举得更高了些。

“你悠着点儿别把我儿子磕到了!”

关宏宇只要一逮到机会就朝后视镜张望,提心吊胆得就像任何一个年轻普通的爹。关宏峰看看弟弟这副真收了心的模样,有些欣慰地也去看后视镜。

他看到后视镜里自己的眼睛和宏宇一样柔和,后排的周巡在被小朋友折腾的间隙不忘还抬起头来怼孩子爹两句,可对上来的眼神却笑得毫不遮掩。

这笑容关队长在十五年里见过挺多次也阔别过挺多次。他记得周巡有段时间看自己的眼神不是带着光就是带着钩,当时他脑子里被更焦头烂额的事情塞满,现在这样简单的笑容粗枝大叶地裹紧了他的生命,关宏峰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有多么想念这样的周巡。

没病没灾地好好过日子。小青年都瞧不太上这句话,但这车里的仨大人可太知道它沉甸甸的分量了。


简单放了下行李他们就又带着饕餮上了路。上回陪哥哥来东北查了次线索顺便过了一晚上雪地求生后,关宏宇就突如其来地对这老家有了特别浓厚的兴趣。等到那一身脏水洗了个干净,他不仅把自己的物流公司重新操办得欣欣向荣,还一鼓作气直接在长春开了个分部。这次借着回来给母亲落葬迁坟的机会,他索性把儿子也带了过来打算在这边租的公寓住上几天,照顾生意的同时也培养培养小饕餮对故土的感情。

周巡知道这个由头后本是不想来的,觉得毕竟是关家的家事。虽说难得两人休上同一段假却要两地分居听上去多少有点凄惨,可快二十年形影不离生里死里地处下来,周队长还真没太在意这点琐事。

然而到了出发前三天他正叼着烟替他对象收拾行李的时候,关宏峰还是递来了一张印了他名字的机票。

一起去吧,好赖你也算入了关家的门了。

在唇间的香烟被摘走换上另一双微凉的唇后,周巡还能记下的也只这句调笑了。


现在他和关家老大正并排插着兜儿站在崭新的石碑前,看着关家老二半跪在地上手把手教最小的关家人如何点香、鞠躬、叩头,脑内就无端地又想起了那句话。于是周队歪歪手肘去宏峰支棱在那儿的胳膊,轻声开口去问他:“关老师,什么时候学会开玩笑了啊?”

他站在关老师的右边,对方脸上的疤在雪粒和毛领的双重渲染下看上去温柔了很多。

又或者关队本就温善了很多。周巡突然想到这个可能性,而依然像个火药桶的他心里也跟着一起软和下一块儿。

“怎么,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古板?”关宏峰平静地反问了这个问题,也没觉得困惑突兀。他还在盯着弟弟的背影看,看着看着突然就有点感慨,“还记得以前宏宇小时候一闯什么大祸了,咱妈就让他去跪咱爸的像儿。”

“他这倒还挺听话。”

“怎么可能,倔得跟什么似的打死也不跪,好几次都是我给他活活按下去的。”

周巡想了想哥俩的身手,不相信地斜了他一眼:“那说明还是挺服你管的,不然就你那两下子还真镇不住他。”

“那是他上高中前的事儿了,小时候当然是做哥哥的更能打些——你看这小子,只要是心甘情愿去做的事儿,其实没一件是办不成的。”

“你们老关家不都这样嘛?”

“还'你们'呐?”

周队长掏到一半的烟盒差点掉到地上,他有些惊讶地看着关宏峰波澜不惊的侧脸,后者蹭蹭有点被冻僵的鼻尖,甩掉肩上的雪花:“我可没承认过自己会开玩笑了啊。”

他从未狡黠得如此年轻稚嫩,一个文字游戏都能让他带上淡淡的笑意。这一句话像是封存了快二十年的岁月,在拆封的那瞬间还留着关小探员的少年意气。

而他身边站着的和二十年前一样,还是周巡。老关这些年来到底还是变了很多,老了发福了萧瑟了,可他转头看看陪自己最久的学生,却觉得这小子就一直停在了当年。

开始纷扬起来的雪花擦过那个不太好意思的大笑和看向别处的视线,其实仔细看看眼角嘴角也都有了细纹,可那双眼睛眼尾细长眼角微红,目光再转回来的时候也还是如出一辙的热切。

眼睛不是心灵的窗户嘛,关大队长这么想着就上手去拂掉挂在睫毛上的两三粒白雪,有这么双窗户,周巡这小子可以永葆二十岁。

挺好的,在自己自觉衰老的当口能有这样的一个人提溜一把,让他关宏峰觉得自己还是那么个二十郎当的小伙子,有那个心气和胆量去给人承诺下一个未来。

关家能有这样的一个人,挺好的。


“哥你们也来上柱香!”关宏宇朝他们招了招手,就拉着他儿子走到一边去接电话。两人走过去的时候听到他们爷俩一口一个亚楠我想你妈妈我爱你的深情呼唤,都有点忍俊不禁又有点欣慰地抿了抿嘴。

关宏峰弯下腰,靠着没燃尽的香火点燃了手里的那几根。他分了三根给周巡后往前一小步,看着小照片里笑得高兴的妈妈发了会儿愣。

老太太在当初弟弟和亚楠闹分手时可是差点被气出了毛病——虽然只看过相片没见过真人,可她一早就无比满意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在病榻上的时候关家妈妈也老不忘揪着那会儿依然倔头倔脑的二儿子,劝他抓紧时间把那姑娘娶进门让她多少能正式见上关家的儿媳妇一面。

可惜的是她没能亲眼看见宏宇和亚楠的婚礼,也没能亲手抱抱她的小孙子。关老太一定会是个很招饕餮喜欢的奶奶,关家两个儿子都对此深信不疑。

而对自己……对自己,印象里她却几乎没提过婚配的一个字。

“老关!要烧着手套了!”身后人嗷一嗓子提醒了一句,关宏峰吸吸鼻子甩掉那些思绪拿着香拜了三拜,然后又跪下来磕了三个响头。

妈,宏宇和我现在特懂互相帮衬了。

妈,宏宇和我弟媳大侄子日子过得可美了。

妈,我也定下来了。

每拿额头碰出一个响儿他就在心里默念一句话,咚咚咚三个响头磕完,直起身的关宏峰心里安宁得如同真看到了老娘的眉开眼笑。

他侧身后撤,身后周巡于是也扎扎实实地拿着香鞠了三个躬。他看着人家把香插进香炉后又对着墓碑踟蹰了一秒,然后用力地再弯腰一拜。

这股子认真劲又让关家长子觉得心里很是软和。周巡后退了一点,看着碑文似乎想说些什么,关宏峰于是抓住了这时机向前跨出一步,一把攥住那只被手套紧紧裹住的右手。

两人就这样并排站着手牵手,关队长察觉了身边人的疑惑,可是他没有回头。

他在清完嗓子之后,只是把对方攥得更紧了些。


妈,这是周巡,就是您一直念叨的小周。带他来您这儿也不是来气您,就是要跟您知会一声,咱老关家新添的人可不止是小饕餮。

我知道您以前其实早看出来点苗头了,您照顾我没点破。我也知道您其实就怕我找不到一个互相把人放心尖儿上的主。今儿您回爹身边了,儿子也把人带回家看您了,您放心,儿子找着了。

从今往后,不管好赖,就跟他过了。


儿子对老娘说话当然不用打什么腹稿,无论多语无伦次,当娘的也总喜欢听。

所以关家大儿子就这么慢了悠悠地隔着重阴阳向母亲介绍自己的归宿;他的爱人在说到半途的时候就转过头来看着他,漂亮的眼睛里是多年来分毫未变的爱意与热切;他的弟弟牵着他的侄子站了几米开外向他的弟媳不知在报哪门子的喜,兴高采烈地说了好几句成了成了成了。

他的手指被手套内衬的绒毛和另一双手的力度烘得很踏实。

关宏峰在想,这大概也可以是生活。

TBC

下一章告诉大家老关算不算周家人~【不

肯定会有各种和原著不符的小 bug,求无视qwwwwq


评论(1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