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HoleInMySoul

一个堆积脑洞的地方,什么东西都会出现w 是个软萌和善但缺点多到不适合做朋友的小透明w

给我把门关上!【陆花现代AU】(二)TBC

本章副西皮楚白!!!!雷的话注意闪避哦qwq
这章写了好久,也不好笑,可能还有逻辑错误,最近文力退步好多哦唉………
随便看看吧!!

正文:

二. 《楚留香》

1.
陆小凤在花满楼摸索着开门时突然一个惊觉,自己和花家这大别墅其实已经阔别了十来年了。

2.
他小时候是花家邻居,发现隔壁家有个年龄相仿的小男孩后就天天翻着花样地爬墙过去带坏人家小少爷。

好在花家人除了极个别倒霉哥哥外都特别热情善良,再加上花满楼因为眼睛问题从小闷在家里没个同龄玩伴,当时在小七童面前一个倒栽葱的小凤凰从此就被举家上下当作是老天照顾小少爷心理健康而送的一份大礼。

所以童年时期的小鸡还是能仗着邻居家的宠爱,把他们家别墅的每一间房间都玩了个遍的——尤其是花七的房间,不知住过多少晚的他已经熟悉到可以闭眼说出每一个细节的地步了。

只可惜这种好日子没过太久陆家就出了事,虽然陆花两人的联系一直没有断过也时不时能做到朝夕相处,可花家隔壁的老宅子是真不能回去了。

3.
之后的十几年里陆小凤不是住寝室就是在外租房,等七童也搬出来后他就正大光明地老去蹭他家男票的小独栋住。

这种不仅条件优渥而且还没人管束的日子简直是爽到炸裂。于是两个在小时候对花如令信誓旦旦地保证要在大别墅里住一辈子陪他逗乐的倒霉孩子,在成年后其实压根就没想过再回去住一晚。

4.
讲道理,要不是这次那个可爱的小别墅莫名其妙停了电而陆小凤租的学生公寓依然水漫金山的话,他们下一次回花家的日子很可能只会是今年的春节。

5.
而哪怕是两人都已经很心猿意马的此时此刻,陆小凤在把花满楼半推半搂进屋的同时还能在嘴里嘀咕一句“其实我们大可以在外面开间房”的抱怨。

“刚刚在门口时你还说很想念这里呢。”花小少爷费劲地在男友的纠缠下关上了门,下一秒他手里的钥匙就被拿走抛在了鞋柜上,某只小鸡热切的呼吸也紧跟着打在了颈侧。

“我是在担心会被你那些哥哥看到,尤其是你五哥……那样我肯定会被乱棍打出门去,就只好和你做一对苦命鸳鸳了。”

“他们可都是看着你长大的,怕了你还来不及吧——再说五哥三百年不回一次家,家里其他人前几天又都去国外了,我怕耽误替你过生日才留了下来。”

“哇七童对我这么好,我陆小鸡拿什么回报啊!”非常戏精地演了下感天动地后鸡哥继续在黑暗里孜孜不倦地脱着两人身上的衣服。

他男友现在被他推到了楼梯旁边,陆小凤在索吻的同时顺手摸了下栏杆,确认了七童确实正站在比较水平的那段扶手前面后就直接把人一把举起来抱了上去。

6.
吻得也很热情的花满楼被突然的腾空吓了一大跳,在扶手上坐稳后他单手撑住自己,另一只手非常精准地扇了下自家男票的脑袋:“陆小凤,你发什么疯?”

“过生日当然要发疯啊,一年一次的机会我当然要好好把握。”被巴脑壳的小凤凰完全没有任何停顿地单膝跪地还抬了头朝花满楼坏笑,浪漫感可以给满分了。

7.
至于那只一刻不停在男友皮带扣上忙活的手,流氓感也是可以拿个A+的。

奈何一向知书达礼风度翩翩的花家小七就是蜜汁很吃这一套。

8.
黑暗是他比较熟悉的领地,因此不用眼镜也能想象出男票现在的表情。再配合着已经和关键/部位/亲密/接触的手指,花满楼要是还不意乱情迷地小脸红上一红呼吸急上一急,陆小凤怕不是会真情实感地质疑他自己的开车能力起来。

确实爽到心跳如鼓的小少爷有点恍惚地想起之前刚帮男友摆脱的早x危机,于是体贴地不再压抑下一声呻/吟。

“哈啊……凤凰,我们上楼好不好……”

结果陆小凤这个臭不要脸的不仅手没停下,更是隔着布料把嘴也凑了上去。

“不好。”他拒绝的时候嘴唇正贴着有点濡/湿的布料,接受到非常正向的反馈后又变本加厉地伸了舌头让湿渍变得更湿,“你忘了嘛?你好小的时候我就爱把你抱到这上面,然后像现在这样半跪在地上帮你这小少爷系鞋带。”

9.
你看,这就是挑一个比自己大个两三岁的竹马当男友的代价——你觉得小时候的饭来张口 衣来伸手是妥妥的黑历史,然而他不仅觉得可爱,还要拿出来叨叨,还要专挑办事儿的时候叨。

10.
花满楼在原先的羞耻上又叠加了一层往事不堪回首的尴尬,他抬抬脚尖点了下跪着的人再次恳求他给自己留点脸。

“回我房间吧,这扶手……嗯……全、全家人都用呢……”

小鸡笑着把外裤和内/裤的布料都下拉到对方的膝弯处,准备逞一下口舌之快:“你全家人又不在。”

11.
“谁说的?”

12.
豪华到有点微丑的吊灯突然被打开,整个客厅刹那间亮到连花满楼的眼睛都被晃得发疼。

要是没有陆小凤从始至终都牢牢盖在自己手背上的那只手,花七童此刻绝壁已经摔得很难看了——当然现在虽然没有摔成狗,但衣冠不整还一脸惊恐的表情绝对算不上体面。

13.
而第一时间嚎叫了一声的鸡哥,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段被手机铃声支配的时光。

14.
“楚留香!!!你神经病啊!!!”好好的小情侣干柴烈火活生生被搞成了捉奸现场,这真的是鸡不可忍了。

“哟鸡哥。”

“五哥你怎么回来了??”

“诶妈卧槽鸡师父……?!”

15.
“………小白……”

“鸡师父………”

“都这个时候了还气为师嘛小白同学?”陆小凤一拍沙发扶手满脸的沉痛之情,“下周考核你可以不用来了,我不会让你过的。”

衬衫上还别着个胸牌的小年轻一秒狗腿,漂亮的脸上堆满了虚情假意的怂气:”唉别呀我错了师父我真错了,你想问啥随便了问!”

“还问啥………现在我能问啥问你黄帝内经嘛?!说,你和那个蛇经病怎么好上的?”

“啊……就那什么,随随便便好上的呗……”

当老师的送了口气,欣慰地拍拍徒弟的手。

“那这事儿好办了——咳咳,你们不能在一起!”

16.
“为什么?”

“因为我们同时向爸爸出柜,他可能会受不了。”

“事到如今,你居然还以为咱爸当我俩是直的……”花满楼挑挑眉,千载难逢地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五哥,几年不见,你混成傻子了吧?”

楚留香叹口气,把弟弟衬衫的领子理得整齐一些:“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楼儿还是这么冰雪聪明,得理不饶人。”

“只是不饶你而已。”

“因为我以前总把鸡哥挂树上?你这胳膊肘拐得让我很伤心啊。”

“毕竟我有六个哥哥,却只有一个男友。”花家幺子拍拍裤子口袋没找到眼镜,只好眯起眼睛看杵在面前的哥哥——这表情成功地把他对老哥的嫌弃之情又叠加了三倍。

“看,我挂他果然未雨绸缪。我家最傻的一个小弟弟就这么被陆小凤那个熊玩意儿翘走了,这是当哥哥的失职。”

“熊玩意儿?”花满楼把这词搁嘴里滚了一遍笑了出来,“小嫂子的口音……还挺有趣的。”

楚留香在外面有多风生水起,在自己这弟弟面前就有多憋屈服软。他扶额又搓了把脸,声音从手掌底下闷闷地传出来:“你看,如果你不和鸡哥交往,我们也不至于如此尴尬。”

17.
“有多尴尬?我怎么没觉得?”

“得了吧就您那二皮脸,能觉着不得出大事儿了嘛?”

白展堂尽管很听陆小凤的话,但嘲讽起自己师父也从来不放任何良心。陆小凤葛优瘫进花家大沙发里送给爱徒一个哀莫大于心死的眼神,方才凌乱的衣领被扯得更乱了一点。

“行,那白大爷您受累给小的讲讲,此情此景怎么就尴尬了?”

“咱俩外人鸠占……占啥巢的霸着人客厅,这俩公子哥倒躲厕所里捣鼓去了。鸡师父,万一这时候楼上下来个家里人,那人家能不报警不?”

“完了呢?”

“完了咱这柜能出到条子面前去,这还不尬出天际?”

当师父的抬起只手揉乱小徒弟的头毛:“尬也是因为你硬要和咱对象他哥处对象啊……”

“那这层关系我从哪儿知道去啊?”小白表示自己有点委屈,“这俩一个姓花一个姓楚,咋就是亲生的呢?!”

“大哥你看脸啊!”

“你给我看过师母长啥样吗?”

“………………扎心了小白。”

白展堂安慰地拍拍师父的肩,又转头瞅着厅另一端的卫生间咬指甲。等十个指甲差不多都啃了个遍儿后他一脸痛定思痛地下了决心,挨挨蹭蹭到依然很想逃避现实的陆小凤旁边狗腿地戳了几下:“诶师父,问你件事儿呗。”

“说。”

“你之前说你和师母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嗯哼。”

“那楚他……也跟你是发小?”

“哼,算是吧。”

“那你俩见面咋这么冲啊?”

“…………朋友,你知道我短跑冠军是怎么练出来的吗?”

18.
“所以?”

“所以你小时候这么欺负凤凰,他现在逮着机会怎么可能不报复回来。”

“我对小白,还是很有信心的。”楚留香不以为意地挥挥手,“两情相悦的事情若是能拆散,鸡哥也不可能还赖在我们家里不走。”

花满楼有些失焦的眼睛陡然一亮:“喔?那五哥你和小嫂子的感情既然如此深厚,为什么从来不跟家里的兄弟们通下气呢?”

“那你又为什么不和家里知会一声?”

“难道你觉得我除了鸡哥还能有第二个选择?”

“……也对。”当哥哥的回忆一下某只鸡幼年时的斑斑劣迹,很痛心地蹭了蹭鼻子。

“我和小白两人毕竟……只交往了两三个月,还真来不及告诉你们。”

19.
“才三个月就这么情深意重了???合着我刚刚那么些血泪史都和你白讲了?!”

陆小凤恨铁不成钢地啪啪拍沙发,白展堂臊眉搭眼儿地盘腿坐着挨训,偷瞄了一会儿后找了个空档强行插话:“鸡哥~!我都多大一人儿了,谈个恋爱自个儿心里还没谱啊?”

“你有谱你找楚留香?等你妈回国咱俩得结伴挨削知道吗!”

“不是师父,你看看我,你觉着听了那么多楚的黑料之后的我,看上去很惊讶么?”

“………来白小朋友,请开始你苍白无力的表演。”

“唉其实就……”白展堂皱起眉搜肠刮肚得找词,但最后还是只能说出点儿模棱两可的大白话,“楚吧,他反正一往我跟前儿一戳,我就觉着自己心气特高。”

“在佟姐那儿干大堂经理这活确实不错,但见着楚吧我就会想……嗯……就自己才二十啷当的人,不能这辈子就图一个不错。”

“哥你好好想想,这种劲头你搁我身上见过没?”

“你……你听明白了不?”

陆小凤摸着胡子不说话,他的下半张脸被手指遮了个全乎,只留一双眼睛盯牢自己的徒弟,亮得让小白都有点慎得慌。

20.
“那你可千万不能对不起人家。”

“楼儿,我在你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唔……见一个撩一个见两个玩3p的形象?”

“既然如此,那你以前见过我那些一月情人么?”

花满楼难得被问住了一次。他直起身子不再靠着身后的门板,也稍微收敛了一下对楚留香的一腔怼意:“五哥,小白他和那些人究竟哪里不一样?”

“不一样的地方太多了,可是说出来好像也没有太特殊。”花家老五略低下头挠挠鼻尖,活这么大第一次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说穿了,其实也就是想到他,便忍不住会笑而已。”

“……不是因为他的口——”“——不是。”

花家老小也不由自主地跟着笑了起来,伸手去拍哥哥的手臂。

“恭喜你,终于栽了,我也终于不用担心自己亲哥会当一辈子渣男了。”

楚留香叹了口气,揉了把亲弟弟的头发:“你是放心了,可楼儿,我的心还吊着呢。”

“你知道白展堂为什么要叫凤凰师父吗?”

“他一直在那个中医学校里兼职教课吧。”

花满楼边说边在摸索门把手,转过身像是要打算结束这场没头没尾的谈话。楚留香站在弟弟身后盯着他的后脑勺,蜜汁觉得这傻小孩笑得特别开心。

“那你说像他这么一个笃信西方高科技的码农,学中医是为了治谁呀。”

21.
“所以你今晚也终于把他带回来见家长了?”

“啊?见家长?”

22.
“卧槽?!!我不是啊?!!”

“你不是来见家长的???那你来这儿干嘛??”

“你他妈说我来干嘛?!!我衣服都这样了我难道过来吃饭的啊??”

“那那那那你们俩干啥不开房啊??!”

“他家里人不是除了老楚都出国了嘛?!!”

“???鸡哥谁和你说的这乱七八糟的??”

23.
“你啊???!”

楚留香看着冲进客厅的花满楼和突然从沙发上一蹦窜天脸色煞白的陆小凤,也慢悠悠地跟了出来搂过一脸懵逼的自家小男友,笑眯眯地看另外两人面面相觑。

“楼儿果然还是那个乖楼儿,五哥说什么就信什么,真可爱。”

24.
“老楚你现在知道为什么七童这么爱怼你了吧?!”陆小凤在疯狂系扣子找领带整头发的过程中抬眼狠狠地瞪了眼自己不共戴天的五舅哥,“要还想挽回一点好感度的话,就老实说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25.
然而老楚却只是笑笑不说话,陆小凤从小就最讨厌他这种突然发作式装逼,奈何裤子的拉链卡得纹丝不动让他腾不出手和这货好好切磋一下。

“老楚我警告你啊你特么——”

26.
“呃鸡哥………”“小鸡,看你后面”“爸……哥………”

27.
面前的三个人同时开口,神色各异。

鸡哥的目光从左到右扫了一遍,在七童一脸强作镇定的既尬且惊上定格了几秒后,非常自暴自弃地保持着关前门的姿势一点点转过头,看向了在乌漆麻黑的二楼楼梯旁站成一排笑得各有深意的花家人。

28.
“小凤啊,来啦。”

“…………爸——花爸!!那什么………咱家晚上这灯…………还、还挺节约啊。”

“没有没有,这不是怕吵到你们年轻人办事嘛。”

29.
那一刻,陆小凤觉得自己的未来只剩下了一条路。

30.
所以私奔现在,判几年啊。


《楚留香》END
TBC

评论(11)

热度(87)